i黑马:投资人,你幸福吗?
王根旺 王根旺

i黑马:投资人,你幸福吗?

【i黑马导读】本文是资深PE从业者@肖恩大侠 根据自己所闻所见,并结合小说《鹿鼎记》杜撰出的奇幻历险记,请勿对号入座!

  “韦小宝”的风投历险记

? ? ? ?【i黑马导读】本文是PE从业者@肖恩大侠 根据自己从业的所闻所见,并结合小说《鹿鼎记》杜撰出的天马行空般奇幻历险记,从爱新绝罗资本投资总监韦小宝,到创投公司天地会,总会有一个情节让似曾相识;从投资圈武林大会,到龙门客栈的房卡,总会有一个故事让你莞尔一笑…

佛言:“人有众过而不自悔,顿息其心。罪来赴身,如水归海,渐成深广。”

… …

我是韦小宝,英文名Wayne Wei,去年这个时候我是爱新绝罗资本的小小PE投资经理,今年大清集团又发了几支新的规模都在十亿级别的产业基金,由于我去年的出色业绩,现在已升为高级投资总监了,手臂上挂五道杠的。不像某些巨型基金,只收管理费,不投项目,我们出手还是比较多的,老板是爱新绝罗·玄总,他一直夸我是“投资圈里最se的”,其实他少说了一个“出”字,是最“出色”,不是“最se”。而我,也花差花差毫不示弱,大家好兄弟,讲义气,总开玩笑说他是蛋上皱纹最多的,故意少说一个“脸”,况且他顶上也锃亮锃亮的,前景那是一片光明啊。私下里,我俩关系挺好的,其实他也知道我是天地会创投的青木堂堂主,而我也知道他在海宁陈家的那些渊源,我还知道五台山和尚的那些事。哼,这年头办事,没几个户口怎么行?

别看天地会只是一个刚起步的小创投公司,乃是直属台湾郑家,祖宗几代以上可是大陆皇族过去的,要再往上趴,八卦还能扯到犹太人那儿。打个小广告,目前天地会创投在全国各地设有各路分支分堂,比那沙县小吃只多不少,起初我还怀疑他跟我们扬州丽椿院有关系,后来证实只是生意上的合作而已,并没有什么VIE结构,也不存在什么再出柜(好像英文叫De Listing)啊、还有啥筹落地的问题,其实这些我也不懂,是有一个外资阁楼基金的兄弟教我的。不仅业务做的相当牛,还深得投资人喜爱,特别是对冲鸡精啥的,回报杠杠的,开始我不懂,以为跟梁山一样,后来听闻虽然累,但员工们待遇相当不错,可令人羡慕呢。不过他们也不知,我韦小宝虽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却有广阔的胸襟和强健的臂腕呢。

江湖高端人士陈近南就是我师父,他告诉我功夫就两个字,一横一竖。真精屁呢!师父说做投资最需要关注的就是风险控制,所以我练得最好的武功就是一个字——“跑!”。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我还在神龙岛、五台山、云南等地以极低的价格拿到了许多优质资产。多重的身份让我赤橙黄绿青蓝紫各条各道都混的如鱼得水,而一般的皇室子弟公子哥儿却也未必能玩转过来。做投资嘛,其实除了收益,最应该关注的还是要稳,要懂得风险控制。然而有时碰到一些流氓企业,你也没办法,特别是碰到流氓企业和千年一遇的地头蛇啊、黑中介、骗子机构的时候,你要么有火眼金睛和金箍棒,要么只能自认倒霉,或者也可以去西天商学院取取精,路上还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妖,要能顺利取jing完毕得了佛门毕业证那就牛了,也不管他喇嘛就是和尚,和尚就是喇嘛的事了,法海再厉害,也终究是无鞭。

你要问我做的幸福不幸福,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有时挺xing福的。尤其是去骊山书院蹭课的时候,这个客官你懂的。那天去太子府食堂打饭,居然拿出了一张龙门客栈的房卡,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能刷,食堂师父告诉我,起初他们偶尔碰到过这情况,后来见多了,干脆就做了个什么卡片识别控制系统,只要是龙门客栈的房卡,可以免费打饭。爷爷的,这信息化果然做的牛,比马鞍山的洗浴公司的信息系统做的还牛啊。不过,如果你要问我们老板幸福不幸福,他可能会说,我姓爱新绝罗,不过有几个做投资的大臣姓福,包括福晋、福尔康、福尔马林什么的,亲,思密达萨哦?靠,从棒子国回来咋就这么贱呢。还不如去新西兰还是哪什么那回,回来带那么多的各地瓜果蔬菜来得实在。哦,现在应该改名叫New Zealand—“新发地”了,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过年要不要去一次?

那天去枢密院听了高太傅的年度总结与来年投资策略会,太傅果然是高人,手抚木琴,边谈边高瞻远瞩地回顾了大清国的宏观经济,远到欧猪危机、中东海盗,近到温州商会、花前月下,噼里啪啦,稀里哗啦讲得真是落花流水、流水不腐,只教晚辈好生佩服,有机会定当当面给太傅多拍马屁。那天只因听众太多,开始还坐在最前排,后来被一挤又一挤的,完了却已到了门口,听得太入神,连流哈拉子都不知。只听一过路扫地大妈,轻声言道“此小哥弦音清奇幽雅,其意高远,然徵声中低迴靡靡,似有悲声。却不知小哥所为何事?”我正要张嘴,边上一黄发老者却已抢着回答“大概意思就是大盘来回振荡,该干啥还是干啥吧。”高太傅最后还用未来天朝始祖的两句诗词勉励大家“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重头越!”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肉到肥时方恨多,我小宝还得努力再努力呢。

过去这一年,我仍然马不停蹄地穿梭在帝都和魔都,同时也把业务拓展到了西域、南蛮、罗刹岛、南洋诸岛等等,倒也收获不少。年初的时候,回了趟国际金融中心扬州洗脚城,那儿照旧生意红火,只是客人们给的小费比以前少多了。然而,洗脚城的规模却是扩大了很多,二期工程、三期工程等建设地如火如荼。股东们正在商议要引入知名PE机构,并准备未来将洗脚城整体上市,高管们则除了交公粮,都纷纷去种西红柿了,不是开在窗台上就是开在温床上。听说,海外某个岛国有一家日月神教的瑶子店成功上市了,但是看了介绍,只有18个房间,好像还是全球唯一上市的瑶子店。虽然也曾听说美国好像也有上市的遥子店,但也还是不太确定。哦,那时还没有美国,玛雅人的后裔土著们还每天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呢,倒是他们的祖先预测了若干年后的世界末日。

哇靠,一下子又扯远了,刚说到日月神教有18个房间,我掐指一算,在扬州,这规模的至少有888家,其中有18家的房间数都在888间以上。能不能上市,就看钦差们愿不愿意去做调查和切身体验了。话说,那天,我们一个分支机构的投资经理跟我说看中了一个做那玩意儿的公司,目前是最大的,业绩也非常不错,正在融资。我说那玩意儿是哪玩意儿,他说就是那玩意儿啊。然后企业还通过敲钟网给我运来了两大箱体验装,你妹的,两箱啊,不是说了匿名寄的嘛,干啥到货的时候外包装还印满了印度神药的LOGO!我说那跑腿的小弟咋还坏坏地对着我笑呢,难不成假公公的身份被他看穿了?后来,我狠狠地训了一顿那个投资经理,当然,为了鼓励他做项目,说了几句赞扬他的话,说“不错,有种撩蚁丝挠的感觉,而且… …”,也不知是哪天听哪个疯流人士说的,反正蹦出了这么几句。

没想到,后来投资经理还把这些话给写进了投资建议奏章,放到了用户体验那一栏。投资建议书中用特大一号字写道“韦总监认为该产品的体验非常好,以下省略5000字。”辣块吗吗的!谁知道你们怎么做的尽职调查,知道我有7个老婆,也用不着这么坑老子嘛?后来,某次正好见到企业的老板,我夸了他几句,以后必能上市,他一听就亢奋了,非要问我他有什么缺点,还让我必须举一个,我只好说“er… 不举!”,完了他还挺美。话说,我还真不清楚那些投资经理们是怎么做的尽调,反正其他投行和基金的年轻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煞是羡慕。特别是那些刚入门的分析师每天工作18个小时以上的,周末也加班的,就特别想出去做这方面的尽调。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否了这个项目,因为我们仔细研究了,他们虽然说号称是纳米级别的产品,但实际产品的天然缝隙在5到70个微米,连2.5微米的PM2.5都防不住。我们也看过一个高端女士连锁SPA的项目,有领导问,这会不会涉huang,我当时一冲动,就说没有,然后另一个投资总监就说了,女士也可以涉黄的,唉,只得偷偷暗自叫苦,居然从小混迹扬州城,连这点都没想到。

好久没见发哥了,不知现在留的什么发型,听说仍然引领着时代的风骚。他家基金一直都是很火的,接近年末的时候,又下了大单,投了个什么数据公司,反正我也不太懂,听说那玩意儿能上测祖宗,近测九族,再造人类,而且公司利润还不错。沐王府的一哥自己去成立了私募基金,并趁行情低下之时,明修贱道、暗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仓给建了。倒是可惜了西三旗那块儿的镶红旗资本,投资了大清国最大的连锁杂货铺,然而数月下来,市值跌半,真是可惜。真心希望这货未来能再涨个几倍,说实在的我还偷偷地买了些股份,反正怎么跌都跌不到我这儿,有镶红旗扛着呢。另一个连锁基金王则是投了几个什么扒鸡啊、酱鸭啊、鹅胗子、糖果子什么的等等的项目,反正是跟鸡鸭鹅干上了,不过听说还不错。

另外,我还听说一个做蜜饯的公司,由于出了些食品安全问题,就被停止了上市。有时也在想,这个安全确实更重要。现如今的大清国,空气已经很差了,直搞得满朝风云。某一天,罗锅大学士刘镛奏了一本“臣夜观天相,@#¥%……!&,恳请皇上再多进行并购型投资”。说要多进行并购性投资,我倒非常同意,但是开始那段气象学研究我还真不敢苟同,罗锅啊罗锅,您这夜观天相还真能看到天相?我咋啥都看不到啊?这云里雾里的,要不赶紧治理,后果很严重啊,到时谁都不幸福,怎么办?要我说,就应该把那些赌场什么的一起给整合了,什么发国、俄罗人都是小儿科,而我大清国人干这行最适合不过了,到时候老子我大杀三方,金银财宝一箩筐,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哈!!

丞相说,过去这一年,是非常困难的一年。而我认为却也是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精彩的一年,股市曾跌破了2000,而等着上市还在排队的公司却快接近1000。有人曾采访一位买菜阿姨,怎么炒股炒的钱没了,你有什么看法?那阿姨说,能怎么看,我就整天趴那窗口上看啊。听说纽约边上的一个县城的商场大火烧死了好多人。阿姨,你能不能着调点?阿姨又说了,好好的钱,就被这个电脑给蒸发掉了。唉,这电脑啥玩意儿,怎么这么没有Fxxking Denfense呢(注:翻译“操守”,原文They have no fxxking defense.)?刚才电脑的炒股软件还自动提醒一条新的信息,说鲁迅姓“周”,真是笑死我了。我想,是丐帮的那位屌丝气息(腋下&脚下)很浓的鲁长老吗?

阿里巴巴叔叔终于回国了,马教主却要说退休了,新教主是个女士。想当年教主带领众教士在江湖可也是风光无限,人称咆哮王子。但也有眼尖的,说马教主只不过是披上假发接着干了,让人不知真假,雌雄难辨。不过,花差花差,那新教主的脾气我太喜欢了,她说,我长什么管你屁事!吓得霹雳手成昆都失禁了。成昆因托运违禁品(不知道是不是椿水堂的仿真文物呢)引发了航班火灾,于是被直接摁了,还被取消了空运的资质,你说圆通法师你这是干啥呢?难道这是七伤拳的苦肉计吗?虽然说你成昆眼睛分的比别人远一点,但看世界的角度也一定会宽一点吗?我倒是背了一句洋文送给你“大爷,请Open你的eyes,不要open你的legs”,做错了事没关系,只要你跑的快,跑的比雷震子的百米12秒还要快就行!

所谓少壮不努力,老2徒伤悲。风流本就是个梦,有人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唱的远比说的好听。这雷震子自打封了投资总监之后闲来无事,于是仰仗着原有的一些背景到处做演说和兼职,捞些零花钱用,其实大家也不知他速度还是那么快,12秒啊!而发现这一神迹的又是武林之中一位红衣女子,有一句歌是这么称颂她的“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pao把营归”说的就是雷震子和红衣女子的爱情。虽然岁月这把杀猪刀把雷震子脸都雕成梯形了,但基本面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请大家无视近期的负面新闻。雷震子曾对红衣女子说“在我最美的时间遇见你,是我的幸运,但是我却没有时间了,只能加速”。红衣女子回到“咬定青山不放松,50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心想着“我是临时工,没有保障,而且又被套牢了,短期也无法解套,希望继续深挖行业,精选各股,也希望能蒙对吧。”

过去这一年,吵架乃至干架的人还是不少,饭后茶余也总不缺各总谈资。话说要结交客户有个乾坤大挪移的神功,比葵花宝典要实用多了。主要是可以不用自宫,当然,即使自宫也未必成功,如不自宫,倒也可能成功。呦、呦,又扯远了,话说乾坤大挪移的神功有四层,第一层是先谈欧猪危机、宏观走势,这个多听听高太傅的讲座就可以了;第二层是宫廷内斗、野史秘闻,这个可以去那些岛国买些秘笈看看,通常而言海外的破坏分子往往可以拿到第一手的信息;第三层是故作高雅,把那些稀世珍宝、山人书画等最好烂熟于胸,这个有些难度,但得熟背几个也差不多;第四层是个人保健,钱和女人,要能说到第四层,一般客户也就差不多很熟很熟了。想来,这几层都练下来,却也难度不小,然而最实用的还是每天上上weibo哈,无论屌丝、无论高帅富和白富美。

投资机构与公司吵的,吵到最后可以握手言和。公司内部偷偷吵的,吵到最后人也偷偷去竞争对手那了。要大街上就直接就干架的,那估计是被黄灯吓的。年初的时候有一租黄包车的公司,吵吵嚷嚷说要去海外上市,后来也还是突然遏止了,倒是那个屌丝男的广告吸引了无数英雄美女。这位屌丝的内功心法就是“无论和谁、无论何时、无论何车、无论在哪!”,难不成先前轰动全球的不雅事件就为了衬托这一句啊?爷爷的,这牺牲也太大了点吧。而屌丝逆袭这个词,也一度成为热门词汇,从古希腊那群穿着破铜烂铁的圣斗士开始就有了,为了维护心中的雅典娜,愣是把穿着黄金内衣、超级武器的神一样的男子给打败了。

不过,高兴的也别太得意,话说投资界的凤凰姐弟(以前叫凤凰兄弟)就因为做了几单巨牛逼的投资就被人给盯上了,自此成为凤凰传奇。今年他们做了一桩生意,乃是在短短半年时间涉及了海外收购、上市公司、定向增发、来回倒腾的大额交易,成为业界前所未有的交易。其实我还真好奇,包括后来另一个叫一人一串的羊肉铺把自己高价卖掉的事一样一样的,冥冥之中总觉得在《四十二章经》中看到过。某天姐弟俩在大街上卖艺的时候被卖葡萄的给带走了,好像那天是这么唱的“要,要,要,糕两块,切开Now… …”这也是今年他们一直非常后悔的事,没听师父莫掌门的话“莫言”。

也有一些非常高调的高帅富由于太出风头了,乃至功亏一篑的,让人想想都害怕。反正有本叫《石头记》里曾有精准的描述“旁人道:他家怎么能败,听见说其父勤劳王事,立下功勋,得了个世职,虽是死了,到底有根基的。况且我常见他们来往的都是王公侯伯,哪里没有照应.便是现在的学士前任的尚书也是他们的一家,难道有这些人还护庇不来么?那人冷笑道:若在平时,那爷是了不得!开牙建府的,哪个不是真真儿的权贵!听说前阵子府里奴才犯了事,怕被灭口,便带了府里的罪证投了官,御史参了,主子还叫查明实迹再办。这会子转了风儿,便连官带爵都革去了。”另外,莎老翁也曾以此改编了一个剧本《一个改变历史的耳光》,并拍成电影《王的盛宴》,票房数十亿。

不过,那些高层的事,我不管,也没太大兴趣。我还是喜欢八卦八卦投资圈的事,开开玩笑,吐吐槽。听说有个奇女子,告某个投资圈的焦姓大佬,说承诺了巨额中介费,后来大佬分文不给,还扬言要杀人灭口。其实,大家不知那事真假,只是传得多了,也就人心惶惶了。不过,我倒是觉得那女子可能还是证据不足,或者说,那位大佬是清白的。如果我是那位女子,必当立势,放出狠话“老娘发誓所说绝对是真的,如果半句谎言,老娘不光名字倒着写,老娘还跟你姓焦!“话说回来,对普通百姓而言,真也好,假也好,好玩才是真的好,倒不知元芳怎么看?料想元芳此刻必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然后一顿呕吐,每天亿万次的访问量,元芳受不了啊,小宇宙没有强大的正能量还真不行。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断桥残雪的场景终于再现杭州,PE投资行业的冬天似乎也一样不期而至,苍黄的天空下竟是横七竖八的几个破厂房,一路通往断桥的踩着雪。然而境外势力新洋鬼子联军依然开始动作不断,各种收购势力纷至沓来。想起罗锅学士那本奏,真是有远见,这一年我大清帝国出海收购虽说也斩获不少,只是有个卖油的公司花了数百亿银子去收了一个西方的卖油的公司,希望以后这用油的标准可以提高提高。其他就不一一列举了,但他们真正的用意其实是去寻找大清龙脉,因为谁也不知道龙脉到底在哪。而那些海外的资本们,也是纷纷到大清来收购资产,比如有两个国内最大的做骨头产品的公司就分别被两个巨头先后收购了,那些早期投资在其中的VC和PE们也是赚了很多很多倍。那天打电话跟师父唠叨的时候说“师父,这种看得准,入得早的本事啥时教教我,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被师父打断,撂了一句“我这做红烧肉呢,晚点再打。”

师父曾给了我3个锦囊,有效期一年,不在关键时刻不得打开。前几天年底开投资圈武林大会的时候,由于内急,实在没办法就打开了一个,上面写了一句话“这是肛需”!唉,师父料事如神呢。松了松淫根之后,就回到了会场。发现这一次武林大会规模太壮观了,齐撸证券、还有贱淫基金、爱贱基金等顶级门派的重量级人物都来了,简直人声鼎沸,呻吟万国啊。这武林大会真是一朵奇葩!有位大佬偷偷跟我说,重仓白酒,必须重仓,如此尚能1夜8次,但是我怎么听那些重仓白酒的总监们说,里面有个什么杂质,搞得那玩意儿可以变小,不信去看看岛国郑家的那位。其实,我说这个好办,回去用尺量一量,有变化的,拿着证据去算账,保证他陪你数亿个潘币!

第二个锦囊打开的有点太仓促,那天坐飞机,我座位是33B,但走到位置时发现一位西域绝色美女坐在那儿,慌的我在掏登机牌的时候不小心把那个锦囊打开了,上面写着“B2B”。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只好问“姑娘你是33B吗?”那西域姑娘突然刷一下脸红了,说“我是33D”。只好默默背诵新的内功口诀“厚德载雾,自强不吸,霾头苦干,再创灰黄!”却又惹得送水的空姐哈哈大笑,我说空姐你真爷们,笑得这么爽朗。空姐道,你去头等舱看看,第二排的A座和B座在吵架,都说自己是2B,吵得欢着呢。但是后舱的一群乘客早已各个摩拳擦掌,谈话间得知坐我前排的是摸根试弹力基金的,后排那个是大力金刚指银行的,大概他们以为把那两个头等舱的2B擒了之后立个什么奖,就可以享用终身免费乘机。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师父写的“B2B”是和电子商务有关的。当日一堆电子商务公司齐聚华山论剑,有两大帮主交战华山某公园东5门,先是一位用黯然销魂掌,破了另一位的七十二路空明拳;然后另一位改打降龙十八掌,却不防前一位伸开右手食指中指,竟是六脉神剑商阳剑和中冲剑并用,又胜一筹。天下武功彼此克制,武学之道玄之又玄!路边又来一个扫地大妈一语道破天机,轻轻骂道:“玩个石头剪子布都说得这般威风!待我前来做空你们。”后来媒体人士报道此事只用了一句话“约架不如约炮来的给力,两位帮主真是基情四射!”

剩下一个锦囊,我通过越狱软件做了处理,可以沿用到下一个年,不过在刚过春节守年的时候,给用了,当时情形倒不惊险,却是热闹非凡,于是就打开了。有词为证,方才听闻爆竹声响及见炫彩艳姿,想必这年的热闹纷然踏至,单就这节日倒也罢了,断不敢惊扰,然再好的年和祝福,唯怕真用心。想来也是简单即美,一个“福”字亦真真是好,而一年来的劳累奔波,百感交集的肺腑之语“健康、平安”也必是极好,祝您“过年好”!客官您是否要问了,这词写的那是百般温馨啊,既无惊险,也不是紧急情况,却又为何匆匆打开锦囊?欲知锦囊内容及当时情形,且听来年分解。

… …

“世尊成道已,作是思惟。离欲寂静,是最为胜。”

… …

风投 PE 韦小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