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少年一条微博私信搞定了周鸿祎的投资!
dengmengxi dengmengxi

黑客少年一条微博私信搞定了周鸿祎的投资!

这个广州少年编过木马,玩过网站,和美国黑客练过对攻,直到被周鸿祎发掘,他的互联网生涯从此转变。

未命名

来源:iheima ? ?文/王雨豪(名片碰碰、人人猎头的创始人,上海市外来务工人员)

题记

他从未读过计算机专科,他曾是广州城里最年少的黑客,他以岭南韩寒自居,他的创业公司被360资本慧眼赏识。他说:周鸿祎给他最大的帮助就是不管他。他正在实践一个伟大的梦想:人人都有一个App。他是钱科铭,一个少年追梦者。

雨豪评述

科铭的广州微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个投资人正是周鸿祎,于是我先是不怀好意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怎么看360特供机?科铭如是作答:呵呵,战略布局,战略布局。我喜欢他的狡黠,80后孩子中不多见的狡黠。他不是计算机科班出身,十年黑客,名校的辍学生,似乎具备了美式IT企业成功CEO特别的履历。难道这是周鸿祎投他的原因?中国互联网界是不是也在重复着类似彼岸“拳怕少壮”的定律,抑或是截然不同?为什么过去数年来,中国IT产业圈绝少有初创成功者?是不是这个领域已经进入了“棍怕老狼”的残酷竞争阶段?科铭的创业历程能诠释如上提问吗?让我们一一看来。

钱科铭自述

我1986年出生在广州。1993年一年级时我开始接触电脑,1997年申请了第一个邮箱,直到有一天我在一个铺摊上读到一本叫做《黑客攻防在线》的杂志,从那时候开始我对两个事情比较感兴趣,一个是网页设计,一个是黑客技术。恰好当时是暑假,我每天中午12点钟起来,晚上12点钟睡觉,整个暑假都这样,装了很多木马程序,装了各种测试软件,上网找到了我第一个师傅,他带我进入黑客世界,学编程,写软件。慢慢地通过两三年时间,建立起了一个组织叫“黑客力量”。

到了1999年,南斯拉夫大战,美国导弹袭击了中国大使馆。我加入了当时的“红客”组织,上美国的政府网站找美国人算账,一逞年少痴狂。2001年、2002年的时候我有了自己的网站,一个非常简单的网站,但每天有很多访问量,基本上每天都会收到起码10封邮件,跟我说想拜师学艺,当然也有很多说你能不能帮我偷一个QQ号码。

然后,2004年年底吧,我当时在玩儿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大家现在都知道了,叫3G门户。当初我在上面做一个版主,玩着玩着张向东就找我了,说你有没有兴趣跟我聊一聊?我说好啊,很有兴趣,就去了。当时的3G门户在广州一个很小的民居里面,就两房一厅。他们刚刚开始创业,一共四五个人。后来,3G门户拿到了IDG的投资,跟IDG签约是在广州二沙岛一个很漂亮的餐厅里,18岁的我就坐在张向东旁边,对面就是高翔。那时我还在读高中,也迷恋韩寒,写了很多文章批判中国的教育体制。2005年我考入广外国际贸易专业,从未毕业,却一直心系互联网。

大学期间,我去了北京读雅思。北京给我最大的刺激是,我发现我跟北京的高材生们差距很大,这就是眼界的问题。当我跟他们一起上课,一起交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落后了很多,已经无法在那种读书、留学之类的跑道上追赶上他们,我就想到另外一种途径,就是创业。2009年我回到广州,没想太多,找到以前的同事、朋友就开始干了。我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第一年做外包,第二年做产品,第三年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做平台。

第一年做外包,很幸运地有一个客户给了我20万元,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利润。后来万豪酒店市场部的一个人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做他们集团公司的App,我就用了一种技术去解决,近似于现在的HTML5。那一刻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能延续以前网络建站那种思路,去快速生成App?当时做一个App太贵了,而且找不到人做。那一年是2010年吧。所以,我们其实是中国最早做快速生成App的公司。当时的解决方案非常好卖,我们就猛招人,猛招销售。但不久,随着同类公司、团队剧增,我们的日子就变得非常苦了。快速扩张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公司的成本急剧攀升,订单又接不上,总之那段时间我们很惨。不得已,我们就裁员,从20多人裁到10个人、8个人。但我没放弃的原因是,我觉得每个互联网公司都有成功的机会,但是中间一定会有很多节点。每个节点的过程中都会有很多人说你这个东西没用,譬如说雨豪你的名片碰碰,我相信如果没有名片碰碰你就不会想到人人猎头—移动招聘的创意,我相信你如果不经历这个节点就永远去不到下一个节点。后来我觉得,App开发这件事情,我已经看得很懂了,知道天花板在哪里,也知道下一步怎么做了。我就想,能不能做一件好玩、创新的事情,那就是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App。

2012年年初,360投资的张凯峰微博私信我,说要跟我见一面。见面后,凯峰说,有没有兴趣见老周(周鸿祎)?老周问我在搞什么东西。当时我一直觉得,没想过跟360会有这种交集,他们貌似只投工具类的应用,我当初还没有把自己定义成是工具类的东西。也没聊太多,老周就说:好,我投你。老周的确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产品经理。

老周后来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不管,从来都不管。既然我拿到了钱,产品就要有绝对的优势,我要通过一段时间把产品做得非常好。现在我们能做到的这种技术,在业内肯定是没有的,在国际上我也暂时没看到谁能做,就是所见即所得。我的想法,就是微窝。一个窝就有点像以前的个人空间,我的卖点是任何人都能创建你的App。当然,这个功能可以扩展到很多地方,我们现在只是针对明星,往后可能会针对企业用户、商家、社会团体。我们降低了所有企业做App的门槛,任意App都能标准化以后放到里面去。我最终商业的逻辑就是,App对于企业来说,一是制作,二是推广、运营,我想在推广上建立个生态系统。

最后,针对移动互联网创业艰难的问题,如果我能代表创业者的话,我想跟大家说不要放弃,其实还是很有希望的。现在媒体不断说因为有腾讯在,你们已经没机会了,但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在任何一个行业,你去创业难度都不低。假如你去做汽车,你对着宝马、奥迪、大众这样的品牌不是更难?只要移动互联网这个饼够大,就算腾讯两千亿、一万亿市值,我一样会去做。每一次大的行业飞跃,都会洗一遍牌,或者诞生新的公司,3G门户也是这样诞生出来的,当时有新浪、有腾讯,但3G门户也出来了,不管它现在做得怎么样,它总归影响了很多人,我希望事实是这样的。

 雨豪评述

仅仅两年之前,我们还在讨论乔布斯和盖茨谁更伟大、扎克伯格的 Facebook 和多西的 Twitter 谁将最终称霸社交网络。两年之后,人们已经开始猜测 Larry Page 和 Elon Musk谁能把人类带向更科幻的未来了(埃隆·马斯克,英文名Elon Musk,出生于南非,18岁移民美国。他集工程师、企业家和慈善家各种身份于一身,并且是贝宝、空间探索技术公司,以及特斯拉汽车三家公司的创始人,目前是空间探索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技术官,特斯拉汽车的产品设计师)。美国的创新机制沧海横流,令人敬畏。

反观今日中国,由于缺乏有效的创新机制,太多行业在演绎着零和游戏,创造的价值和损害的价值加在一起,结果不过是个平手。从这个角度出发,我无比希望和支持科铭一样的少年能在创新的路上行进愈长愈久,真正打开一个“拳怕少壮”的美好局面。钱科铭的“人人皆有App”的畅想是其中一个大胆尝试。同时,我也不无担忧,担忧复杂的商业环境对他的影响和左右,担忧复杂的商业模式是不是会干扰他前进的步伐。

话题回到商业模式上,还得拿周鸿祎说事。老周曾在私下吐槽其团队管理层的执行力度不足,其实这事怪不得旁人。自从奇虎创立以来,老周设计的商业模式无不精巧奇妙、匪夷所思,实不是一般人物所能企及,但这也正是问题所在,奇妙的商业模式一定是需要超一流的执行团队,论及百度、腾讯的巨大成功,盖因其商业模式的简单有效。简单的商业模式,普通的人才也能全力而为,脱颖而出。如此说来,简单致命的商业模式反到是世上最佳的商业模式。科铭此事的商业逻辑足够简单吗?能够给他留下足够的生长期吗?需要多大的成本去教育用户和客户?这些都是问题。我没有答案,你有吗?

创业 周鸿祎 挖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