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那些离经叛道的互联网企业
王根旺 王根旺

i黑马:那些离经叛道的互联网企业

中国的互联网圈,有这样一批企业,它们从诞生之日起就要经受传统道德和世俗观念的考量,扛不过来就死了,扛过来就变成了一条好汉。

i黑马:那些离经叛道的互联网企业

i黑马导读】中国的互联网圈,有这样一批企业,它们从诞生之日起就要经受传统道德和世俗观念的考量,扛不过来就死了,扛过来就变成了一条好汉。

如果时间倒退到十多年前,以当时的眼光打量今天一些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它们并非一开始就具备明星气质,甚至很容易和世俗观念中的“离经叛道”、“不务正业”挂上钩。它们在所做的创新,不仅需要智慧和勤奋,还需要勇气;它们不仅要面对市场竞争,还要应付世俗的偏见。因为成长路上的坎坷,它们更加勤奋、更加谨慎。顶着傲慢与偏见,“无意中”,它们长大,变成了成功的公司。

 “野孩子”360

中国互联网企业中最“野”的公司要数360了。360创始人周鸿祎此前曾做过流氓软件3721,后来竟然洗脚上岸,做起了反流氓软件的网络安全公司。因为“出身不好”,360在创业初期为了扎稳脚跟,只能拼用户体验和创新。周鸿祎曾在多个场合讲:“创新就是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敢于放弃大公司不敢放弃的利益。”360开创了免费杀毒软件时代,一举结束了包括瑞星、金山、江民、卡巴斯基、诺顿等收费杀毒软件在中国市场上的时代。360刚刚扛起免费大旗杀入网络安全市场时,被同行厉声质疑:为什么要破坏市场规则?

杀毒软件的市场规则是什么?在收费软件时代,各家公司暗中都有自己的病毒编写团队,定期发布病毒,并抢先于对手发布有效的杀毒补丁,因而市场竞争最激烈时,也是电脑病毒肆虐最严重时,遭殃的是普通用户。尽管从没有人承认这样把道德踩在脚下的卑鄙行径,但对比一下,自从360终结了收费杀毒软件时代后,计算机病毒已经变得非常少了。

2012年美国著名做空机构香橼(Citron)对360发起连续做空行为,但360股价坚挺,最终让做空方损失惨重。尽管360还没有完全甩掉“野孩子”的帽子,但资本市场认可了它的价值。

腾讯:从“山寨之王”到中国互联网之王

“山寨”是马化腾的原罪。有人说腾讯“自打娘胎里开始就抄袭”,不是没有道理的。1999年2月腾讯开发出第一款即时通讯软件OICQ,这款软件是模仿国外非常流行的一款同类软件ICO。当腾讯把OICQ推向市场时,很多人误以为这就是ICQ,经常有用户错用ICQ的账号登陆失败的情况。ICQ一纸诉状讲腾讯告上法庭,腾讯才将名称该为QQ。此时腾讯已经完全击败对手,2000年左右,QQ在国内在线即时通讯市场占有率几乎达到100%。

尝到山寨的甜头以后,腾讯彻底走上了山寨之路,从QQ游戏大厅(抄袭浩方对战平台)到QQ堂(抄袭盛大泡泡堂);从财付通(抄袭支付宝)到QQ旋风(抄袭迅雷等);以及QQ医生(抄袭360安全卫士)等,几乎所有能够抄袭的都不会放过。面对腾讯“毫不顾忌商业道德”的行为,业界和媒体发起了猛烈围攻,2010年《计算机世界》一篇名为《“狗日的”腾讯》更是把这种矛盾推向了空前的高度。姑且不谈腾讯道德上的问题,作为中国三大互联网巨头之一,腾讯的产品研发能力令所有同行都感到不寒而栗。

即使在今天市值达5000多亿港币的情况下,腾讯依然“狼性”十足:市场出现一个有潜力的产品,腾讯内部立刻有数个团队蜂拥而上,那个团队在最短的时间开发出来并比既有产品更好就可以运营该产品,产品成功后可以获得巨额奖励。据称腾讯养着一批程序员,平日里宅在家打游戏、看电影,工资照发,如有需要,一声令下,可以连续半个月、每天16个小时连续写代码。

腾讯今天的所做所为固然存在争议,但如果没有在前几年坚持把QQ做大做强,也无法发挥其今天巨大的平台优势,也就无法实现其垄断、扼杀创新效果。

  “网络红娘”世纪佳缘

不是谁都可以像360那样彪悍。

2011年5月11日世纪佳缘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市值约3.4亿美元。2003年龚海燕花两千块钱搭建网站,在复旦大学一间宿舍成立世纪佳缘网站时,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上市,大概也没料想到,这门生意会招致那么多非议。

在当时很多人眼中,世纪佳缘就是今天的陌陌,是一个“约炮网站”。不仅如此,上面还充斥着诈骗与信任危机。类似“世纪佳缘遭遇信任危机 网络征婚期待法律规范”的报道不断拷问世纪佳缘的管理能力和审核机制。偏见带来的困扰是企业经营中的任何问题都会被无限放大,脱离市场竞争和企业管理本身,上升到到道德层面对企业进行评价。世纪佳缘面临的不是市场竞争的问题,而是如何获取公众道义上的认可。

世纪佳缘不断强调自己作为一家“严肃婚恋网站”的立场,通过验证用户证件资料等完善管理机制,尽管不能做到保证所有用户信息真实有效,但基本控制在可控范围。

世纪佳缘把传统的婚介所和红娘搬到了网上,截止2012年三季度,拥有注册用户7300万人,每天有5000-8000人把状态从“求交往”改为“找到意中人”。

  要上市修成正果的9158

有一家公司——9158。相比起世纪佳缘,9158遇到的偏见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前9158在公众面前的曝光度并不高。随着多玩YY上市,业务模式十分相似的9158被迫站在了媒体的聚光灯下。

作为国内最大的多人视频社交平台,截至到2012年11月份,9158注册用户近3亿人。它提供了一种十分简单的社交模型:草根明星+粉丝。通过招聘主持人和草根艺人来主持网络虚拟房间的社交活动,并吸引粉丝加入。普通用户成为在此平台可以向喜欢的主持人、艺人等赠送付费的虚拟道具。

外界将9158的这种模式称为“暧昧经济”。这让9158的创始人傅政军很恼火,“古代的街头卖艺不不正是靠着围观人群的喝彩与捧场吗?我们只根据时代的需求,将‘perform in the streets’变成了‘perform in the internet’而已。” 批评的声音说9158的有些女主播为了赚钱,就故意穿得很暴露。为了规范主播行为,傅政军说他也绞尽脑汁,开发了一套机器加人工的监控软件,一旦发现违规行为立即关掉房间。“我绝不敢捞偏门,9158已经走过8年,若是靠捞偏门早死了”。

9158的成功吸引了众多竞争者加入,其实但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容易赚钱。“六间房、搜狐秀场、56都来做了现在,没有一家赚钱的,40%的主播费用、20%的销售费用再加上20%的推广费用,还有服务器、研发、监管等各项费用不计其数。”傅政军说。2011年9158被牵涉入“网络吸毒案”中,事实上9158和警方一直保持着密切合作,杜绝类似违法行为的发生,但这样严重的负面消息散播开来时,9158不得不花费巨大的精力去应对。

互联网大潮中很多一出生就受到投资人热捧的创业公司最终都含着金元宝夭折了。而在经历过洗礼的企业在站稳脚跟后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如果说360、世纪佳缘通过上市已经修成正果的话,那么9158还差一步之遥。不久前傅政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今年市场好的话,天鸽集团或许将赴美上市。”

【相关阅读】i黑马:9158的在线夜总会生意

i黑马导语你难以想象,一个由无数个网络演艺吧——KTV视频聊天室组成的视频网站2012年的营收居然近10亿元。但这就是9158这家杭州第二大互联网公司的魔力所在。

据《21世纪商业评论》报道,9158是由傅政军2005年创办的浙江天格信息技术公司运营,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台湾C2创义管理顾问公司、IDG资本和新浪。新浪是9158第一大股东。9158旗下运营着两个视频社交平台,分别是“9158.com”和“新浪微秀”。

9158就相当于是一个在线夜总会的平台提供商,然后将一个个虚拟的在线“秀场”(网络演艺吧)分包给一个个“承包商”。

任何一个“承包商”,只要能找到5个主播,为她们配备好电脑、摄像头和麦克风,并通过9158的官方审核,他就能在9158社区免费开设一个“网络演艺吧”(KTV视频聊天室)。在9158体系中,这些“承包商”被称为“室主”。

9158每天都有上万个这样的“网络演艺吧”开门迎客。一个演艺吧一般由两三名女主播同时主持(男主播非常罕见),她们为成千上万的访客提供歌唱、跳舞、卖萌、搞怪、聊天甚至是调情等各种“才艺表演”。作为回报,她们会收到访客们送出的各种虚拟礼物,每件礼物折合人民币从5分钱到600元不等。9158有两三千万的活跃用户,同时在线人数高达70万。9158平台上,95%以上的用户是免费享受的观众。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不富裕的,他们负责捧“人场”。真正给美女主播、室主和9158贡献收入的是少数“大款”,他们负责捧“钱场”。

images

《21世纪商业评论》曾描述过这样一个疯狂的案例:在一个KTV视频聊天室里,为了争夺一个女主播的芳心,9158的VIP用户苏雷和安楠展开了“斗富”,竞相向这个女主播送出各种奢华的虚拟礼物。而在账户里的虚拟货币用完之后,苏雷打通了傅政军的电话,他准备向这个女主播送出1128架“虚拟飞机”,因为她的生日是11月28日。

这些“虚拟飞机”并不是免费的。每一架“虚拟飞机”标价30万虚拟货币,折合人民币为300元。也就是说,苏雷当晚送出的1128架“虚拟飞机”,价值人民币33.84万元。而收到礼物的女主播可以从中分成75%,9158可以分成20%。9158.com和微秀总计有1万多名主播,平均月收入4000~5000元。

9158模式已被2012年刚在美国上市的YY语音学了个十足,并获取了近亿元的营收,为其成功上市立下汗马功劳。现在很红火的唱吧、陌陌都很适合转向这个模式。这个留待I黑马哥明天继续评论。

?

腾讯 360 9158 找灵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