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做管理培训的企业管不好自己?
王根旺 王根旺

i黑马:做管理培训的企业管不好自己?

知情人士爆料,中国拓展培训第一企人众人教育公司发生高管动荡,创始人带一帮人重新创业。无独有偶,聚成也于2009年曾发生过团队危机。做管理培训的企业管不好自己?

i黑马导读】据爆料,中国拓展培训龙头人众人发生高管动荡,创始人带一帮人重新创业。无独有偶,聚成也于2009年曾发生过团队危机,时任高管袁丽军和周嵘因利益分配不均而出走。在获得影响力集团支持后,两人创办盛世合兴,6个月后却又与影响力分手。做管理培训的企业管不好自己?

据知情人士爆料,中国拓展培训第一企人众人教育公司发生高管动荡,创始人带一帮人重新创业。1995年,人众人做到业内第一名。2011年安博集团正式收购人众人。这可能是人众人“厄运”的开始。

i黑马:人众人发生人事地震 创始人带团队出走再创业

业内人士A先生透露,近期人众人教育公司发生高管动荡,创始人带一帮人重新创业。一位人众人员工在微博中写到:“自从安博收购了人众人以后,各种折腾,让我们见识了美国上市公司的功力和功利,眼看着身边的老同事们一个一个的告别,提醒着我现如今安博人众人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人众人。

原来的人众人确实很久远了。

1995年,人众人第一次将体验式培训引入中国大陆并很快做到业内第一名。2011年安博集团正式收购人众人。这可能是人众人“厄运”的开始。

此前,在2008-2009年间,安博花费17.77亿元收购20多个项目,2010年8月5日,安博成为继新东方、正保、弘成等培训企业之后又一家赴美上市公司。上市之初,便有业内人士质疑安博模式,认为安博只是整合国内散乱的培训机构,再包装上市,并不具备内生性增长和长期投资价值。

转型教育服务集团之前,安博一直做教育软件平台,但反响一般。2008年,安博开始并购一些辅导中心和就业培训中心。安博的并购很有特色,一般只挑各地前三名的培训机构,在拓展训练领域,人众人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对于并购,安博通常给出的诱惑是:“给一部分钱,一部分股权,一起上市吧。”这对于大多数商人思维的教育行业创始人来说是划算的。教育培训领域除了英语培训外,各个细分领域都很散乱,没有绝对领先优势的公司一统江湖,此时安博以钱开道,自然所向披靡。

一般情况下,安博在收购品牌之后都会要求在对方的LOGO前加“安博教育”,某种程度上,这将稀释品牌的专业度和吸引力下降。由于安博创始人并不是一个对传统教育培训行业懂行的老板,因此安博每进入一个新领域都会让猎头挖行业的优秀人才出任高管,以成败论英雄,这种机制导致其机构高管频繁变动。

此前,安博对京翰等并购机构除了每月审计财务外,基本不会派员监督。它收购的机构太多了,管不过来。通过股权激励,被收购机构的老板如果希望从美国股市套现更多的钱,只有把业绩做上去。被并购的老板签订有对赌协议,它只要管好财务就不会失控。但是上市之后一年股票锁定期结束之后呢?。一些机构被收购之后,原来比较稳定的股权结构也会发生变化,一旦变化肯定有部分人利益受到损失,这些都是引发人众人高官离职的重要因素。

除投资方因素外,A先生告诉i黑马,人众人在探索自身模式上也遇到阻碍。一方面,培训作为人才密集型行业,并入安博上市公司后,人众人临着盈利、规模的压力。培训行业规模迅速扩张意味着人才专业度不可控。另一方面,培训行业门槛低,人员流动大,培训师稍有名气后大多选择自立门户,同时与多家公司签约、卖课。

人众人一直希望将产品从拓展训练延伸至室内课领域。拓展训练是培训领域里相对低端的产品,由于课程多是通过项目让学员体验感悟为主,因此拓展训练对培训师要求非常低。通常一个培训师从储备阶段到出师最快只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每天收入在五六百元上下,而室内课讲师每节课收费至少在五六千元甚至上万元。拓展训练如果想复制室内课则需要依靠大量优秀讲师,这部分的培养周期和付费规模将是重大投入,以人众人现在的模式,转型没那么容易。

当创始人团队觉得在安博的体系下做擅长的业务,已遇到了严重的天花板,率众离开毫不奇怪。

管理培训业真的难以避免不断裂变,难以长出大公司的宿命?原聚成集团高管袁丽军和周嵘因利益分配不均离职创办盛世合兴,得到影响力集团支持后迅速将业绩做到2亿多元,却在6个月后与影响力分家,8个月后又与宏道智库联姻。2011年7月中旬,创始人或带走人马再创业,或挂冠投奔同行而去,只留下被拖欠数月薪水的上千无助员工。

  详见《创业家》杂志2011年7月撰写的文章:

  原聚成集团高管创办管理培训企业面临生死危局

7月29日上午8点,上班高峰时间,闷热的天突然灰暗起来,一场瓢泼的大雨不期而至,将很多上班族浇透了。李明(化名)也被浇了个正着,他也正要出门,但不是去上班,或者近期内都不会有机会上班了。他跟他的在北京盛世合兴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合兴)工作的60多位同事约好,9点准时在北京市海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大门前集合,一起讨要盛世合兴拖欠他们三个月的工资。难道连天都不帮他们?他觉得很晦气,心更凉了。

据李明介绍,北京盛世合兴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刚于7月7日从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4层搬到北京西四环北路五路桥慧科大厦西区4层北侧,7月25日还正常上班,7月26日,公司在没有通知任何员工的前提下将大门锁上,并贴通知说:“根据集团公司计划,近段时间对公司资产进行盘点,即日起放假三天。具体上班时间以通知为准。”李明和其他还乖乖来上班的员工意识到公司这种举动的意味,当天赶去海淀区劳保局立了案。

大家不要以为只是一家普通的小公司的可能面临的危局。盛世合兴创始人来头不小。

盛世合兴成立于2009年9月,由周嵘和袁丽军两人携手创办,当初这两个人因为利益分配不均一气之下从曾获得联想投资近亿元投资的聚成集团出走(详见《创业家》2009年文章:《刘松琳:野孩子好孩子》http://www.chuangyejia.com/norm.php?id=2352),两人联手,打算在三年内再造一个聚成,做成管理培训行业第一。

2010年4月,周嵘、袁丽军两人成功搭上有着13年培训经验和雄厚财力的影响力集团。擅长打阵地仗的袁丽军和急于求成的影响力集团董事长易发久一拍即合,迅速缔结“婚约”,成立了北京盛世影响力公司,影响力占48%股权,周、袁占52%。双方走上了为期6个月的充满刺激和博弈的“围城”之旅。

袁丽军借用影响力集团的财力,再用“全员劳动股份制,人人享受企业分红”的口号与愿景,短短6个月时间里迅速将团队扩张到近3000人,分公司近30家,还有两家子公司,业绩冲到了2亿多元的高峰(其老东家聚成集团2008年营收不过3.47亿元)。

然而,身居合资公司董事长之位的影响力集团老总易发久对于结果并不满意。因为袁丽军挣的虽多,却没赚到什么钱,甚至于易发久还要往里倒贴钱。这是创办13年来一直保持稳扎稳打作风的易发久所不能接受的。而据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向《创业家》透露,在合作过程中暴露了盛世合兴创始人存在不诚信等问题,值得好好探究。

易发久曾在合资公司内部对袁丽军说:企业不是这么做的,你这样会把企业搞垮的!有着20多年军旅生涯的袁丽军强硬回应:我只负责前线打胜仗,抢战利品,后方空虚不是我的事。我们的战略目标就是今年不赚钱,全力把盘子做大,把市场占稳……

被一次次的胜利冲晕头脑的袁丽军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总裁,影响力才是真正的投资方。易发久终于忍无可忍,决定摊牌“离婚”。

2010年10月初,酝酿已久的“离婚”终于成为事实:40多位分公司总经理和总部高管分为两派,属于易发久的由易发久带走,属于袁丽军继续跟着袁丽军(原盛世合兴北京分公司总经理一度被影响力集团策反,后来又被盛世合兴反策反,现也已离职,投奔另外一家管理培训公司)。北京盛世影响力公司重新改名为盛世合兴,袁丽军继续任总裁,周嵘任董事长。

盛世合兴就像一只被迅速吹大的大气球,没有了影响力集团的资金支撑开始走向疲软,再也没有吹起来过……而袁丽军和周嵘又不愿意缩减已经铺得太大的盘子,盛世合兴举步维艰,人心思动。

2011年初,盛世合兴公司总部传媒中心总经理王富荣、营销在线总经理常占红先后离职并分别创立自己的培训公司,他们走时均带走了相当数量的员工,此外,盛世合兴沈阳分公司和天津分公司总经理也陆续离职并带走大批人马投奔同行业其他公司。

处于严重“失血”状态的盛世合兴找到了广州宏道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简称宏道智库)。各怀心思的(一个想要钱,一个想要一个可以包装上市的大盘子)两家公司掌舵人走到了一起。

经过一番谈判,两家于2011年6月份正式达成协议,袁丽军和周嵘将各自持有的部分股权转让给宏道智库,宏道智库成为盛世合兴的大股东,占70%股份,袁丽军和周嵘各占20%、10%。宏道智库董事长刘志雄任盛世合兴公司法人,宏道智库副董事长兼总裁周东正任董事长,周嵘任名誉董事长,袁丽军继续任总裁。至此,盛世合兴终于真正易主。

在宏道智库的公司新闻页面,还能看到这样一则其总裁办发的新闻:今年7月1日《宏道智库、盛世合兴举行联合协商会议》,会议中心主题是:如何联合打造培训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会议为期三天,由宏道智库广州分公司执行董事朱笑涵主持。

宏道智库入驻盛世合兴时,盛世合兴已经拖欠总部员工2个月工资、全国各分公司1-2月工资。一心想请外部资金入驻的袁丽军对宏道智库抱有希望,他对员工承诺:“资金一进入就给大家发工资。”正因为这个承诺,李明和其他员工一样坚持等着宏道智库的入驻,甚至还幻想着资金进入后公司还能焕发生机,甚至重新铸造2010年那样的辉煌。

很多人奇怪,为何周嵘只象征性地留下了10%的股份?事态的发展让李明恍然大悟!周嵘在盛世合兴跟宏道智库接洽的过程中已萌生退意,合作刚完成,他也离开了盛世合兴,同时凭借其个人在公司的号召力,带走了公司利润最高的“整合天下赢”和“整合联盟”两大产品,还带走了盛世合兴全国各区域公司中唯一处于赢利状态的华南片区的所有分公司总经理。这对于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状态的盛世合兴无疑是雪上加霜。

周嵘的离开让原本觉得盛世合兴还有翻盘机会的宏道智库犹豫了。他们一次次地合计着自己投下1000万元后会得到哪些好处?宏道智库感觉胜算不大。在此期间,盛世合兴总部员工及部分公司员工的工资继续拖欠一个月。7月25日,宏道智库的代表在入驻盛世合兴总部20天后,被已经勒紧裤腰带为公司卖命的员工愤然赶出了办公室。

就在宏道智库试图整合盛世合兴的过程中,总裁袁丽军也已悄然递交了辞呈,据李明介绍,现在袁丽军已找到新东家,职位是副总裁。他和其他同事曾接到袁丽军的短信:“虽然我出于无奈不得不离开总裁岗位,虽然我离开时公司依然欠我的工资讲课费在百万之上,虽然我两手空空回到西安家乡,我还是要感恩过去,谢我的团队与我荣辱与共,谢前董事长周嵘和易发久。更谢现任董事长周东正——他是有责任的人。相信他及他背后雄厚的财力是公司解困的后盾。任何一个辞职的总裁都希望原公司能干得更好。我感谢并祝福你们。——原盛世合兴总裁袁丽军。”

周嵘曾在盛世合兴和宏道智库的合作协调大会上说:“我跟老袁在这两年里忙来忙去,就做了一件事:搞出了一家亏损的公司。”

对于周嵘来说,也许不过就是一家亏损的公司,大不了重头再来。但盛世合兴的员工却感到很神伤:1000多人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地面临可能的集体失业!被拖欠了3个月的工资找谁去要?《创业家》杂志记者打通了周嵘的手机,想询问关于盛世合兴的情况,在一个比较嘈杂的环境里,对方一听说是记者马上将电话挂了。

7月25日,直到公司总部关门的前一天,李明他们还被告知:公司不会有事,困难只是暂时的。“如果这家公司早点告知我们真相,让我们提前有个准备,或者离职,或者提前找工作,我们也不至于到现在三个月工资还没拿到手,紧接着就面临失业!”李明说。

注:本文版权归i黑马网,作者是石海威如需转载,请把网站链接ww.iheima.com和作者都转上吧。

聚成 评热点 拓展培训 人众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