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专访刘骏:我和即刻搜索的那些事儿
王根旺 王根旺

i黑马专访刘骏:我和即刻搜索的那些事儿

在各种传言和压力下,即刻搜索终究还是做了“傻事”!据报道,2月27日,即刻搜索让副总经理王江暂时接管原首席科学家刘骏分管工作,“换了一堆更不懂行的人来管理一个通用搜索引擎。”

i黑马导读】在各种传言和压力下,即刻搜索终究还是做了“傻事”!据报道,2月27日,即刻搜索让副总经理王江暂时接管原首席科学家刘骏分管工作,“换了一堆更不懂行的人来管理一个通用搜索引擎。”

即刻搜索是刘骏团队搭的底层架构,即刻搜索如想在舆情管理上发力,依然离不开刘骏团队,过早让刘俊团队撤退会让即刻搜索得不偿失。

即刻搜索终究还是做“傻事”了!在各种传言和压力下。

2月27日,综合网易科技等媒体报道,即刻搜索当天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对管理层进行调整,副总经理王江暂时接管原首席科学家刘骏分管工作,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张善菊出任即刻搜索常务副总经理。这是过渡性安排。“换了一堆更不懂行的人来管理一个通用搜索引擎。”

有理由相信,即刻搜索做出上述反应跟近期传言有关:据传不懂搜索的邓亚萍被自己请来的首席科学家刘骏 “忽悠”——耗资千万买数百台服务器,高薪组建了几百号人的团队,号称花费20亿元但还没有掌握核心技术,招致母公司人民日报高层不满。

事实可能不完全如此。

日前,云云网创始人刘骏和云云网技术副总裁孙峥接受了i黑马专访,讲述了他们眼中的真相。

以下为采访节选:

刘骏:

和即刻搜索合作的项目是使我们能活下来的项目。没有即刻搜索的帮助我们的系统要做这么大的规模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要做一个大规模的全网搜索引擎,投资很大的,我们几百万代码都是从零开始写的。并且没有这个合作我们试代码的机会都没有,这个还不只是钱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和即刻搜索的合作还是共赢的,其实现在我们也可以继续合作下去,我们远远不是竞争对手。因为我们是创新,只要是创新的话,我不是复制你,我觉得我们就不是竞争关系,我们可以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由于现在最近的敏感,我不太方便谈到底我们的合作是什么形式,到底有没有钱之类的这种问题。

孙峥:

即刻曾换三次血

(邓亚萍)刚开始的时候是找了一些中科院的搜索专家来帮忙,底子都是中科院的,(搞不定)后来都回去了,接着她又从搜狐、百度招了一批人,技术团队从头到尾换过一次血,这中间你可以想象,他们整体开发能力肯定是比较有限的,因为毕竟这个团队非常年轻。(于是邓找上了云云)人民搜索(后改名即刻搜索)这个项目是2011年2月份说的,5月份要上线,真的只给了3个月的时间。

实际上这是双方互惠的一个合作项目。(当时)人民搜索已经有一个上线的产品了,他们需要把它强力地更新换代一下,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一个比较大的飞跃,也就是说我们主要是帮助人民搜索提供一个通用搜索的底层架构。从2010年创业开始,我们已经干了大半年,有了积累。这是我们能够提供的。

我们跟他们是共同开发的状态,有一个共同的代码库,各自往里丢东西。我们做了该做的事,但很少有一件事是专门为人民搜索做的,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工程师,如果一个需求他们认为非常重要,我们认为不重要,他们的人就会把它做了,很少有我们认为不重要而他们有需要,我们被动做的事,就算有也是工作量比较小的。所以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在做我们自己该做的事,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和人民搜索的技术)发生了一些关联,会有一些交流,两个公司之间交流这事本身就是有点费力。

(三个月后,我们各自把做好的东西)对接起来,发现没有出现很大的纰漏,说句实话,这也蛮(让人)吃惊的。这就好比有很多管子对接在一起,水龙头一放,中间竟然没怎么漏水,最后从末端流出来的感觉。可能我们工程上做得比较严谨,所以不容易出现乱糟糟的事情。

竞争对手在一起开发搜索引擎?

那个时候很累,投入比较多,到现在和他们的工程师还有比较多的交流。这是一个比较独特的现象。原则上讲,人民搜索和云云是竞争对手。正常的情况下,竞争对手(即便是稍错开的对手)是很难能够在一起做这么一个共同开发的搜索引擎的。

当时我们的产品还在设计阶段,用户还不知道在哪儿的情况下,有人民搜索这么一个项目,能够押着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完我们要做的事情,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练兵的机会。从短期看这是好事。但是不是分了心,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

它确实不像国家图书馆的项目那么简单、独立,国家图书馆用的绝大多数的东西是我们整个团队正在做的东西,专门跟国家图书馆项目的同事把国家图书馆的一些内容填进去,提供检索和服务即可。当然,他们要做很多数据挖掘的工作,但是总的来说是相当独立,它对我们整个公司的影响不大。

从上面的描述看,云云搜索帮即刻搜索做共同开发,真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发展(注意:孙峥还有点抱怨即刻搜索的项目让其有所分心),而即刻搜索也是在没有技术能力做完一个通用搜索引擎的前提下,“病急乱投医”,不得已才跟成立没一年的云云合作,进行“练兵”。对双方来说,都是练兵,所以谈不上谁利用谁,都在利用对方。

即刻搜索掌握不了核心代码可以理解,毕竟通用搜索架构本来就不容易搭,但这个“共同开发的代码库”双方都可以看到,如果掌握不了,只能说明即刻自己的团队能力太次。可以猜测,如果即刻搜索没有找到牛人来“兜底”,是不敢轻易辞退刘骏的。因为即刻搜索的底层架构还是用的云云搜索的。

还有,即刻搜索如果想在舆情管理上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详见i黑马之前的文章《即刻搜索的唯一出路是舆情管理》),那么跟刚推出“实时搜索”(实际是微博搜索)的云云合作还是明智之举。从2月27日即刻搜索推出的一些垂直产品看,比如食品、药品曝光台,其中涉及到微博内容结果展示部分,使用的其实还是云云搜索的技术。(详情见《即刻搜索发力舆情管理》)

因为实时搜索还在持续的演变,目前来看只有云云在这方面做的探索时间足够长,新浪作为云云的主要投资方,能最大程度地开放新浪微博的数据,新浪微博目前是舆情的洼地,要想能最好的“舆情管理”,还真离不开云云搜索。就连强悍如周鸿祎,在360搜索结果右侧显示的也是云云提供微博搜索结果。

注:本文为采访节选,全文请见《创业家杂志》三月刊。

即刻搜索 邓亚萍 评热点 刘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