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移动互联网会怎样改变金融行业?
王根旺 王根旺

i黑马:移动互联网会怎样改变金融行业?

世界将转向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2020年之前,5亿~10亿人的手机里将安装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芯片。也就是说,80%~90%的全球购买力将通过人们的移动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设备实现。

移动互联网会怎样改变金融行业?

i黑马导读】移动互联网会怎样改变金融行业?世界将转向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2020年之前,5亿~10亿人的手机里将安装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芯片。也就是说,80%~90%的全球购买力将通过人们的移动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设备实现。

钱包:智能货币就要到来了

无线射频技术:条形码就要过时了—新一代身份证:天衣无缝—超级安全的移动钥匙—现金已经过时了—信用卡—新型银行:一个真正的大苹果—折扣卡:不仅仅是团购—让抢劫不再发生

当希腊英雄珀尔修斯来到阿特拉斯山时,他以为自己到了一座雕塑公园,因为到处都是人形的石头。事实上,他们都曾经是人,因为看到蛇发美女梅杜莎而变成了石头。珀尔修斯就是来除掉她的,这时发现她正在睡觉。他从盾牌的反光中看到她,因而没有被石化,并将她的头砍了下来。珀尔修斯意识到梅杜莎的头颅会使自己成为世上最强的人,于是将它放在口袋里,也叫“神袋”,而学者们将这个词翻译成“钱包”。

钱包是用来装值钱的东西的。在1世纪,钱包就是旅行者的背包,用来装食物、工具和商品。事实上,钱包和它所装的东西通常是一个人赖以生存的重要物品。人们用一个小袋子[中世纪英语里称其为bowgette,并由此衍生为“预算”(budget)]装钱币并将其挂在皮带上。

在17世纪,值钱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小巧,这要归功于荷兰人约翰·帕姆斯丘奇。荷兰政府将他关进债务人的监狱,于是他移民到瑞典,并在那里建立了斯德哥尔摩银行。在经历了30年的血腥战争之后,瑞典经济摇摇欲坠,而且由于瑞典的黄金和白银储备不足,它不得不铸造铜币。每个钱币重达4磅,这并没有改变钱包的大小,而且1644年斯德哥尔摩银行发行了43磅重的钢锭,这几乎比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还要重。

帕姆斯丘奇游说推行纸币,而到1661年王室才同意。起初这项试验进行得颇为顺利,但是到1668年纸币过量导致崩盘。王室下令将他处死,幸而最终减刑至终身监禁。

尽管帕姆斯丘奇出师不利,但是纸币还是在欧洲推广开来。

最终,纸币带来了小巧的现代钱包,最早出现在17世纪。钞票可以轻松地插进钱包,还可以对折放进口袋。它还有夹层可以装“贸易卡”。“贸易卡”最早出现在17世纪末的伦敦,用来借贷,即信用卡的雏形。而如今钱包装的东西更多了—现金、信用卡和借记卡、贵宾卡、身份证,但随着移动技术的出现,我们小巧的钱包将很快不复存在。

无线射频技术:条形码就要过时了

1948年,伯纳德·西尔沃和诺姆·伍德兰听到当地超市负责人抱怨结账的麻烦。他说,结账很慢,收银员常常出错,而且收款机不能收集产品信息。为了应对这些问题,西尔沃和伍德兰发明了条形码,消费者直到1968年才在辛辛那提的一家克罗格超市见到它。如今这些熟悉的黑白条码无处不在,而且结账变得更加简便、快捷和可靠。

条形码也存在缺陷,其中之一是必须直对着扫码,而无线射频识别技术弥补了这个缺陷。有了无线射频识别技术,货品上的电子标签通过无线电波将数据传输到附近的读码器上。无线射频识别技术标签通常由一个小型的无线射频发射机和接收器组成,可以在几米远外读码,无须直对着。

无线射频识别技术标签的概念是新兴的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的基础,这使得无线设备可以在几英寸间的距离交换信息。这和熟悉的蓝牙技术有所不同,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不需要累赘的配对流程。由于简便易用,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适合所有潜在的“感应式”应用,从和朋友们交换照片到移动支付或者交换票务或赠券信息。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还是一种非常安全的通信技术,因为设备间的近距离和无线射频信号的近程覆盖使窃取者很难截获数据。

截至2012年,Google、微软、维萨和美国运通等大公司联合领先的移动设备制造商及无线运营商,将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推向市场。安卓系统的手机已经安装了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芯片,而下一代的苹果iPhone也将安装。世界将转向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2020年之前,5亿~10亿人的手机里将安装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芯片。也就是说,80%~90%的全球购买力将通过人们的移动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设备实现。

新一代身份证:天衣无缝

你是谁?你有多值得信赖?你有什么权限?

你知道,但是陌生人不知道。一个好的身份证不仅可以证明你的身份,还可以显示你的性格,而且能详细列出你的执照和资格证书。

甚至在19世纪,人们就已经通过烙印、刺青和对罪犯实施人身伤害的方式让社会识别他们。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出生证明就已经存在,人们可以凭借它来证明年龄、区别公民与非公民。那时的记录残缺不全,而且直到今天身份证依然不是100%准确可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法律要求飞机制造公司只能雇用美国公民,然而1/3的适龄人口根本没有出生证明。

随着世界互联越来越密切,我们的钱包里装着身份证明,驾照逐渐成为出生证明的替代品。虽然可以假定只有本人会持有自己的驾照,但是为了避免被盗,它还显示照片和体重身高等体征。

在网上,你的身份证明一般是通过密码认证的,但是众所周知,它并不安全可靠。很多人真的将“password”用作他们的密码,这连最蠢笨的小偷也能破译。更糟糕的是,随着加密账号数量的增加,要记住所有密码几乎不可能,于是很多人给每个账号设置了同一个密码。如果电脑黑客知道其中一个,他就中大奖了。

随着移动技术替代品的出现,驾照和密码都会消失。他们将被一系列生物识别技术取代,它们比密码更快捷,而且无须记忆。随着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开创在手机上进行商业交易的机会,这些新的移动识别技术将以无与伦比的可靠性,保障我们的交易并确保我们的数据安全。

下面这些识别手段未来将广泛使用。

指纹扫描?早在8世纪的日本和中国的唐朝,指纹就曾经被作为身份证明。我们的手指指肚包含很多信息,每个纹形都是独一无二的。遗传基因决定了大部分差异,羊水里的胎儿活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指纹的形成细节,因此即使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指纹也会有所不同。

1905年,伦敦警察试图破获店主托马斯和安·法罗的暴力凶杀案。证人们暂时指认出两个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年轻人,然而无法在法庭上确认。除此之外,警察就只有指纹证据。英国刚在一年前允许法庭采信指纹证据,而在这起凶杀案中它们成功地帮助警察找到了凶手。

移动设备由触摸驱动,所以你或者其他任何人使用了你的手机,都会在屏幕上留下指纹。应用软件可以识别、储存,并且可以基于这些指纹采取行动。例如,一个安全应用软件可以在非注册用户企图使用时锁定设备,或者根据使用者的指纹设定不同的权限。

这些功能不过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每进行一笔交易(无论是在亚马逊网站上购买除草机或是通过贝宝汇款给朋友),指纹扫描都可以调动个人信息或者商业信息,授权并简化交易流程。扫描仪还可以分别识别每个手指指肚。这样,用你的小拇指触摸屏幕会启动音乐,而食指触摸会发送短信,而无名指触摸会自动呼叫你的爱人。

视网膜和虹膜扫描?曾在电影《黄金眼》(1995年)和《碟中谍》(1996年)里出现过的视网膜扫描是一个听起来神秘实际上相对简单的技术。它最初被应用在政府部门、私营监狱和联邦监狱、银行以及其他需要高度安全的场所。它肯定将出现在iPhone和安卓平台的手机上,通过手机内置的相机对用户进行视网膜扫描。

视网膜位于眼睛后部,是由感光细胞组成的“屏幕”。由于视网膜还预处理图像,科学家将它视为大脑的一部分。出现在照片里的“红眼”其实就是视网膜,而视网膜扫描之所以有实用价值,就是因为不同的视网膜有着不同的血管分布模式。

虹膜也可以用作身份识别。虹膜是瞳孔周围一圈彩色的光环,而且它很复杂。每个人的虹膜都不相同,就连左眼和右眼都不一样。纽约警察局运用虹膜扫描登记嫌疑犯,而墨西哥的莱昂市,在拥挤的公共区域使用虹膜扫描仪可以同时识别多达50个人。

便携的安全相机?你的脸是你的主要识别元素,抛开好莱坞的化妆技术,人脸相对来说还是难以造假的。由于移动设备内置照相机,你就可以将你的证件照发送给快递公司作为交易中安全保障的一部分。快递员可以保留这张照片,注明日期和时间,然后找到试图进行可疑交易的人脸。

声音识别?语音识别在智能手机上已经很常见。用户可以说“打给妈妈”,然后手机就会执行这一语音指令。但是,语音识别不同于声音识别。声音识别不是要知道你在说什么,而是要知道这个说话的声音到底是不是你本人的。声音识别的软件已经有了,而且可以成为移动设备一系列识别技术的有效补充。

设想你在开车时被警察拦下来。警察走到你摇下的车窗口,要查看你的身份证明。你在车窗边触摸你的手机,他也同样触摸他的手机。通过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你和警察的移动设备相连,你的手机提示你按下大拇指指纹,并进行快速视网膜扫描。几乎同时,警察将你的信息从宽带网络上下载下来,确认你的身份,并获取所有相关数据。

为了绝对安全,这些不同的技术手段可以叠加使用,结合你的个人识别编号。例如,你可以设定虹膜扫描加个人识别编号登录才能使用移动设备,或者它只接受指纹扫描和带声音识别的声控密码,或者手机只有在你用你的小拇指、大拇指、无名指和食指依次输入个人识别编号时才会允许进入你的银行账户。移动安全可以采用各式各样的定制化的形式,而且你无须记忆一大堆密码。

通过内置于你手机内的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和生物识别匹配技术,你的数码身份证还将同时成为你办公室的钥匙、家的钥匙、车钥匙、保险柜钥匙以及其他私人领域的钥匙。

超级安全的移动钥匙

钥匙不过是确认身份和准许进入的一种方式。然而,传统的金属锁和钥匙缺乏灵活性,它们无法被调整,很难快速更新。而且,复制也是个麻烦的程序。传统金属锁和钥匙的局限性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多年来它们一直困扰着酒店。

1979年,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首先亮相于亚特兰大的桃树广场酒店,答案是房卡—一张信用卡大小的塑料卡。最初的房卡是机械的,并使用打孔模式,但很快房卡配备了磁条和无线射频识别技术的芯片。

和死板的金属钥匙相比,房卡的确是前进了一步,但房卡自己也即将成为古董。事实上,整个流程将会不同。在你订房之前,你将看到哪些房间可供预定,浏览房间的视频,检验房间的设施和景观。

“我想住在万豪酒店的549号房。”你可以这样说,而你将得到确认以及一个加密的房间钥匙进入代码。当你到达万豪酒店时,你无须登记就可以直接穿过酒店大堂,乘电梯到549号房间,然后点击你的手机进入房间。

退房时,你将用手机对着一个近距离无线通信读码器刷卡,删除你的房间钥匙,并用你的信用卡或银行账户付款。

你的移动身份证将成为保险箱的钥匙、办公室钥匙、楼层钥匙、一部分楼层钥匙、一栋大楼的钥匙或者通往停车场的电梯钥匙。你将在你的家中使用超级安全措施。你可以给房客48小时访问权限,然后关闭它。你可以控制谁能进入哪个房间,例如,不让你的孩子和他们的朋友进入你的私人书房。如今很多人没有使用高度安全措施是因为使用尼鲁斯·耶鲁当年所发明的金属钥匙实现这一切十分烦琐,而且当你弄丢它们时会十分麻烦。

但是,简而言之,用你的手机设置的钥匙,你可以在几秒内重新设置,而你将更安全地锁住东西。

随着酒店钥匙从实体的变成电子的再变成移动的,车钥匙也同样在变。金属钥匙有很多缺陷,中控锁也不例外。1996年之后几年生产的福特汽车只有不到2 000把不同的钥匙,而每把钥匙可以打开几千辆车。车门很容易被打开,而一旦小偷进到车里,他就可以进行电启动然后将车开走。

随后,应答器钥匙出现了。它有一个黑色的塑料头和锯齿状的两边。很多人以为这个头只是起装饰作用,但事实上它发送一个独特的编码到发动机控制单元,这样这个钥匙变得独一无二,而不是1/2000。而且,由于汽车没有接收到这个信号就不能启动,电启动就不可能实现了。遥控锁很快替代了感应器锁,它使司机从远处可以同时打开所有车门。和金属钥匙时代相比,汽车盗窃犯罪数量急剧下降。2009~2010年,它下降了7.2%,美国国家保险犯罪局将这一下降归功于智能钥匙。

移动钥匙比起以前的钥匙可强多了。钥匙在你的手机上,没有人能够使用它,只要你的手机设置了密码,就算他们偷了你的手机也没用。而且,你可以设定它的使用权限。例如,你可以有一辆车只供你或你太太使用,而你的儿子不能用。这钥匙可以运用酒精含量测试来防止酒驾,它还可以拒绝为驾照被吊销的人启动汽车。移动汽车钥匙还带有汽车文件夹的功能,它可以存储从汽车注册到保险信息等所有数据。

移动汽车钥匙成就了热布卡公司。成立于2000年的热布卡公司到2010年拥有550 000多名会员,而且它改变了租车市场。它分散了取车地点。被租车辆停靠在主要城市的路边,而不仅仅在停车场,一个移动应用显示它们的具体位置。你可以按小时付租车费,而不是按天,这可以省很多钱。

2011年年初,芝加哥市政府将100多辆政府用车换成了热布卡租车服务,政府官员预测到2012年年底他们将节省油费和修车成本400 000美元。热布卡公司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你的身份可以被认证,钥匙是数码的,所以热布卡公司可以将它发送到你的移动设备上,无论你在哪里。这省去了柜台登记的麻烦,甚至连服务人员都省了。

剩下的只是车、你和你的手机。

新的途径让这个流程更加简便。汽车租赁网站 Getaround提供一个保险平台让有车族出租自己的车辆,所以根本无须拥有自己的车队。车主设定租车价格,通常要求得到其中的2/3,其余1/3归Getaround所有,它提供补充保险,解决客户服务问题,并且管理付款程序。如果2/3的租车费超过了车辆的磨损,那么三方均获益。

现金已经过时了

马可·波罗在他1296年写的《马可·波罗游记》中描述了一个用纸做货币的国家。他在书中写道,每年中国的元世祖忽必烈都要制造“大量的此类货币,成本几乎为零,但却价值连城”。

中国从1024年开始使用纸币,但是很多欧洲人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可笑,以至于将马可·波罗的书当作小说扔在一旁。然而,如果马可·波罗穿越到当今世界,他也许会描写更多奇迹。他的家乡意大利以及地球上的每个国家,现在都使用纸币。在华盛顿,参观美国联邦铸印局的游客可以透过厚厚的玻璃观看印制美元钞票的两个40英尺大的凹版印刷机。如果游客在那里待24小时,他们将看到16 650 000张1美元的钞票被印制出来。在2010年,美国联邦铸印局印制了64亿张纸币,面值大约2 400亿美元。每年,这些纸币中的95%用于替换流通环节的纸币。

这是“无中生有”的财富。这当然不是真正的财富,因为钞票印得越多就越不值钱,但是游客享受着白纸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变成财富的过程。

马可·波罗的威尼斯同乡们认为货币必须体现价值,就像黄金,但是如今货币和它的后盾都隐形了。以往总是囤积金锭,而现在我们将财富作为信息,以开关模式储存在机器里。大多数消费者只在购买小额商品时使用纸币,在售卖机上使用硬币,而这两种形式都即将消失。

和印刷机一样,现金曾经也是一个好东西。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猜想,最早硬币大约在公元前620年出现在吕底亚(现在土耳其境内)。和易货贸易以及贝壳一类的商品货币相比,硬币有着三大优势。由于硬币被广泛接受,因此它们极大地推动了贸易。它们不仅方便存储(放在银行或者藏在垫子底下),而且方便计量。所有这些优点加速了财富的流通,也造福了吕底亚。硬币直接推动了吕底亚的迅速扩张,以至于它的国王克里萨斯王成为财富的代名词,就像谚语所说的“比克里萨斯王还富有”。

纸币让商业更便利。钞票更轻巧,而且几乎没有重量,美元钞票只有0.004 3英寸厚,而且每张仅重1/30盎司。于是,人们可以轻松地随身携带,这对于货币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的终极目的是流通。

美国联邦铸印局从1877年10月1日开始至今制造了所有美国货币。它最初设在财政部地下室,只有6个人,用蒸汽动力的印刷机印制现金。如今,美国联邦铸印局的全部印刷机每天要消耗18吨油墨。在华盛顿占地25英亩的土地上,雇用了2 300名员工,另外在得克萨斯州的沃斯堡还有一个印刷厂。它有160名保安,并采用极度安全的设施。铸印局还雇用了十几位雕刻师,他们用两个多世纪以来没有变过的雕刻刀将线条、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复杂网络雕刻在镀铬的金属板上。他们透过高倍放大镜雕刻图案的镜像翻版,一旦谁出错,整个金属板就报废了,然后他们再重新开始。

这会耗费好几个月的人工劳动。

尽管纸币重量很轻,它却已经成为一个经济负担。交易耗费时间。钱币会被弄脏、撕破,并且很快磨损。制造美钞的纸取材于没有做成牛仔裤的碎片,但牛仔布本身更加耐磨。一般来说,5美元钞票能用16个月,10美元能用18个月,而1美元能用21个月,这样我们事实上在花钱让纸币退出流通。每年,美联储要漂白和销毁7 000吨破损的纸币,其中10%做了屋顶木瓦,而剩下的运到垃圾场,占据了其他空间。

鉴定假纸币需要复杂的技术手段。在美国的13个殖民地中,一些印刷厂将纸浸泡在云母颗粒里,防止假冒仿制。裸露的肌肤似乎可以防止假冒,于是一些19世纪的纸币上出现了简洁的裸体画面。即使如此,在安德鲁·杰克逊时期,在美国,大约1/3的美元是假币。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朝鲜大量制造“超级美钞”,造假非常成功以至于美国政府不得不自1928年以来首次重新设计了它的货币。头像变大了,因为表情很难复制,还采用了新的水印、安全丝以及变色油墨。

现金很难追踪,于是帮了毒品走私和盗窃犯罪的忙。而我们都在为此付出代价(那里面有我们纳的税),其中包括:起诉和关押犯人的开支,监督官和教习所的开支,以及最终经济生产力的损失。

硬币也有它的缺陷。2010年美国大概有6.4万亿枚硬币在流通,尽管硬币比纸币保存的时间更长(大约30年),它们同样有着高昂的制造成本。2011年10月,1美分币所含的金属价值比其面值贵50%,而5美分币则贵101%。硬币已经从交易的基本标准变成了一个麻烦。在收银台点算它们需要时间,而店员需要确认手边一直放着零钱。商户需要整理并汇总所有硬币,将它们运到银行,而银行职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整理它们。

拉斯韦加斯曾经是世界硬币之都。当地的赌场每周从本地银行提取几百万美元,大多为5美分币、25美分币和50美分币,由装甲运钞车武装押送。几十年来,赌场不仅要为运输花钱,而且还要为修理硬币卡住的老虎机花钱、为数硬币窗口的人工花钱、为装载和清空老虎机里的硬币花钱,以及为管理货币库存花钱。

到20世纪90年代末,硬币已经成为巨大的负担,以至于赌博业开始寻求解决方案。最终,它采用了“票进票出”系统。玩家将一张钞票或票券塞进一个老虎机,选择赌博的金额,然后拉动手柄。机器汇总金额,如果玩家赢了钱,机器就会打印一张新的票券,可以在任意一台自动兑换机换钱。一项估计认为,“票进票出”系统至少为赌场节省了40%的成本。

正如“票进票出”系统所证明的那样,金钱并不一定要以实体的形式存在。货币完全可以成为纯粹的信息、一堆可以来回交换的数字。如果我从你那里买东西,我的账户会减少20美元而你的账户会增加20美元。硬币、纸币甚至过去的贝壳都不过是这些账户的实体象征物而已。如果我们相信这些账户本身,我们就根本不需要这些象征物。

随着数码现金让这些象征物无用武之地,它还可以让凹版印刷机、雕刻师、保安、油墨和纸张消失。它将不再需要将废旧的货币运送到垃圾场,将不再需要安全丝和变色油墨,而且不用再担心“超级美钞”。如今每张钞票需要花费9.6美分的制造成本,未来它将不花分文。

数码现金还可以让货币在全球瞬间流通。它是零阻力的,而且不仅仅是纸币的替代品,它还可以设定多维的流通性。例如,它的用途可以限定为具体的项目,这样父母可以给孩子只能被用于购买学习用品的钱。它也许只能在晚上9点之前使用,或者只能在家附近两英里的范围内使用,数码现金可以随你所想设定用途。

以城市停车为例,移动设备使停车计时器更加智能。不是将硬币塞进投币口,而是利用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你可以通过手机联通计时器,而且中央处理器会记录费用。在你停车时点击一下,在你驶离时点击一下,而且你只需为你停车的这段时间付费。

计时器还可以让交通更顺畅。对市场而言,理想的停车费会减少寻找停车位的时间,使停车位得到充分使用。这就实现了经济学家所说的“价格平衡”以及供需关系的完美对等。但是需求是不断变化的,理想的停车费总是在变化。通过移动技术,计时器可以估算它所控制的停车位的使用量,估算城市里其他停车位的使用量,然后算出一天中不同时间段哪些停车位最有价值。它们可以自动地在高峰期和拥挤地段增加收费,然后离繁华大街越远的停车位收费越低。这样,计时器让所有的停车位都更加物有所值。

移动技术使得这一切得以实现。

而且,计时器同时还是违章停车监管者。中央数据库知道你是否超时,而且可以自动地开出传票。罚款也会改进。司机停车超时越长,罚款额就越高。市政可以节省人力和计费系统,增加税收,并且更好地治理交通拥堵情况。

谁还在依赖现金呢?主要有三类人群。

“只有穷人才用现金。”作家阿纳托尔·法朗士在20世纪初说过这样的话,“这并非出自美德,而是因为他们没法获得信贷。”低收入消费者进行小额消费更多,于是他们占据了现金经济。然而,同样这个人群已经将移动设备用作上网的廉价工具。这相当于把自动柜员机放在他们手上一样,于是他们能否获得信贷不再重要。

匿名是当今使用现金的另一个主要原因。现金很难跟踪,所以毒贩追捧现金。美国政府印制的钞票面额不超过100美元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防止走私者将超过400 000美元的现金藏在普通的公文包里。同样,恐怖分子喜欢现金而且通常以抢劫的方式获得它,就像1907年在第比利斯抢劫的340万美元一样。逃税者也喜欢现金,于是2010年经济困难的希腊禁止所有超过1 500欧元的现金交易。

你很难在移动设备上隐藏交易。如果你可以,那么现金将会消失,而自动柜员机也将随之消失。

现金在新兴市场仍然盛行。中国每百万人才有530个销售终端刷卡机和自动存取款机,其中大多数还设在城市里,而美国每百万人拥有10 000个销售终端刷卡机和自动柜员机。7.5亿的中国农村人口几乎所有交易都用现金支付,整体来说,中国人交易量的83%使用现金支付,而美国该比例仅为21%。这种对于实体货币的依赖导致买方难买、零售商难卖。而且这个情况并不只存在于中国,在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和墨西哥,超过95%的零售交易是使用现金支付的。

这个问题对于西方人来说难以想象。新兴市场的人们不得不跑到城市里存取款或付账。一旦来到银行或邮局,他们不得不排队,一般需要等待两个多小时。这样的行程可能会花几个小时,而且会浪费半天的潜在薪水。

通过使用移动设备和数码现金,这样的交易可以瞬间完成,不用耗时耗力。在手机上,他们可以买到更便宜的商品,而且这些商品可以产自世界上任何地方,它们的市场会从本土延展到全球。

尽管依赖实体货币,新兴市场的移动技术却发展迅速。中国和印度在2010年增加了总共3亿新的手机用户,这几乎是美国人口的总数。在全球实现数码现金交易势不可当。

如今,全球90%的人口可以接入移动网络,这个比例超过了拥有洁净水资源的人口比例。他们可以一跃进入21世纪,至少在金融的基础上。数码现金将开放新的市场,并加速整个社会的前进步伐。

信用卡

你钱包里可能就有一张信用卡。每个美国人平均拥有4张信用卡,而且1/10的美国人有超过10张信用卡。如果将美国6.1亿张信用卡摞起来,就有70英里高,超过12座珠穆朗玛峰重叠起来的高度。在美国,有超过1.75亿人拥有信用卡。信用卡是一种国际货币,其中维萨卡几乎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国家使用,覆盖商户超过2 000万。我们每天在各种商店使用它,而且使用信用卡比使用现金考虑得更少。

汽车业引领了家庭信贷的潮流。亨利·福特公司的T型车是所谓“大多数人的汽车”,在1916年售价360美元,这大约是美国普通人半年的工资。绝大多数人无法付全款,一个允许分期付款的体系顺势而生。于是在1924年,美国人所购买的车中有3/4是分期付款的。事实上,分期付款计划在为汽车开拓大众市场方面的重要性堪比组装流水线。

果然不出所料,大量的家庭贷款者很快出现,从通用汽车金融公司到百货商店、信用合作社,再到补充信用合作社。

信贷使得财富成倍增加。一个存款人将30 000美元存进银行,然后银行将它贷给另一个人用于购买一辆车。在这种情况下,有四方从这30 000美元中获益:存款人(得到利息)、银行(得到更高的利息)、贷款人(拥有车)以及车商。如果这个车商用车款又去买了一幅画,而这个画家用卖画的钱从一个女人那里租了一个阁楼,而这个女人又把租金存进了银行,这样这笔钱就增值了6倍。而银行则两次得到了这笔钱。

美国联邦铸印局在印刷钞票时似乎是在创造财富,而事实上信贷在这方面更上一层楼,所以增加信贷覆盖面世界将更繁荣。

1949年的某个傍晚,汉密尔顿信贷公司的老板弗兰克·麦克纳马拉在和朋友们吃饭时发现,他把钱包落在家里了。要结账时,他不得不给老婆打电话,让她把钱包送来。这件尴尬的事让他意识到现金的局限性:在一个特定的时刻,你只能使用你带在身边的钱,不论你银行里有多少钱。于是,他创立了大来信用卡—第一个被商家广泛接受的信用卡。

麦克纳马拉和他的朋友们次年再次到那家餐厅就餐,而他们都用信用卡结账。在信用卡行业,这顿饭被称为“第一顿晚餐”。这个故事就是这样,而且有可能确有其事。

但它的结局是无可争辩的。1951年,大来信用卡公司处理了3 500万美元的交易。7年之后的1958年,它处理了4.65亿美元的交易,毛利润为4 000万美元。

其他公司也争相仿效,于是信用卡发行数量激增。早期的进入者包括美国运通公司,它在1958年推出绿卡,以及希尔顿在同年将它的公司卡拓宽成为蓝卡。1966年,出现了万事达卡和美国银行卡(它在1976年变成维萨卡),而今天它们占据了主要市场。颇为讽刺的是,大来信用卡如今只占信用卡市场的0.5%。

这些全球通用的信用卡使得信贷成为一站式服务。与其保留无数不同商店的信用账户,消费者只需要随身携带几张卡片,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使用。信用卡不仅使付款更加快捷和便利,而且它使新服务得以实现,例如网上购物,而且为酒店和租车公司提供了安全保障。当你将租车公司昂贵的车开出停车场时,赫兹租车公司要知道它能否从你那儿收到钱。

在我们的钱包里,信用卡地位显著。1970年,仅有16%的家庭拥有信用卡,而通过信用卡进行的平均年家庭消费为564美元。2010年,美国人口调查局估计,年信用卡消费额达到2.7万亿美元,即平均年家庭消费额为25 714美元。到2010年年底,美国信用卡债务总计为8 005亿美元。这比金融危机前2008年8月的9 740亿美元有所下降,但是它很可能会反弹。

我们依赖信贷生活。然而,卡片本身却阻碍着市场流通。

信用卡制作成本为每张1.1美元,仅就美国而言,信用卡制作成本达到6.71亿美元,而且每隔3年左右还需要更换卡片。它还需要读卡器配套使用。信用卡公司每月为你提供一次对账单,所以很容易透支。信用卡公司投入大笔资金以确保卡片使用安全,但是小偷仍然可以盗窃信用卡,从用过的收款联上获得卡号,以及瞒骗自动柜员机,同时盗取你的卡号和个人识别号码。

不算人工成本和管理成本,美国信用卡诈骗金额每年至少有160亿美元。

数码信用卡消除了所有阻碍。制作信用卡片和生产读卡器的费用将降为零,不再有需要到期更换的实体卡片。由于你永远在线联通互联网,你可以随时查询你的账户余额。通过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和生物识别保护,数码信用卡交易非常安全。不同于实体信用卡开放的磁条,移动应用可以为每笔交易提供专门的认证码。这个潜在的影响如此巨大,以至于信用卡公司可以为每个美国人免费提供一个移动设备,因为从信用卡欺诈金额减少上,它们就能轻松赚回所有开销。

就像数码现金的情况一样,成为移动软件之后,信用卡可以变得更加灵活。如果你想让你的儿子使用你的信用卡账户,你可以限制他的花费。你可以将它限定在某一个商店,让它临时扮演古老的单一公司信用卡的角色。你可以进行预算管理,将各式各样的消费限定在预先设定的范围内。

这并不只是大多数富裕国家的发展方向,数码信贷也将在发展中国家实现,也许最初以小额信贷的形式出现,即几十美元的商业和个人贷款。

“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是由分期付款实现的。”历史学家丹尼尔·布尔斯廷说过,而电子信贷将为对此一无所知的世界贫困角落带去财富。

新型银行:一个真正的大苹果

1317年,英国教堂计划运送一大笔现金穿过欧洲去梵蒂冈,但是途中经常有强盗出没,所以这段旅程危险重重。于是,意大利银行佩鲁吉和巴蒂的伦敦支行收取了现金,给罗马发了一张收据,称之为“汇票”。这张汇票就像一张支票:对小偷来说毫无价值。

当它到达罗马之后,罗马教皇将它交给银行当地的分支机构,并收到现金。银行最原始的目的就是确保安全。

如今,当现金消失,自动柜员机逐渐失去存在的意义,并且70英里高的信用卡大厦轰然坍塌时,银行的功能将怎样转变呢?

银行还将继续存在,原因和它当时出现时一样,保障资金和交易的安全,但是形式将完全不同。假设你的手机上存了100 000美元数码现金。手机如果丢失,数码现金也就没了。好消息是,由于你有手机安全防范措施,持有你手机的人不能进入你的账户。不幸的是,你也没办法进入账户了。要取回你的数码现金,你需要在另外一个服务器上保留账户记录,那就是银行。在新世界,银行将把你的货币价值作为记录保存在一个数码金库里。

你需要一个银行账户还另有原因,你将需要使用它处理每个月所有的借记卡和信用卡交易,你还需要将它作为信用证明,担保你是值得信任的。

银行将一直存在,但是支行将会消失。在旧世界,如果你需要抵押贷款,你要去你家附近的银行网点。你走进一栋大厦,大厦里银行职员坐在防弹玻璃后边,有办公室,需要供电供热,而和你谈话的人有着优厚的医疗保险和一部公司派的车。而你为所有这些银行的日常管理费用买单,它将被算作按揭利率的一部分。于是,你不是支付450个基点,而是480个基点,或者正如你所知道的,你要多付20%的利息。

正因为所有这些费用,你的房子每个月的月供可能会从1 800美元涨到 2 000美元。

通过数码信贷,你可以用你的移动设备访问一家荷兰的网上银行。如果这家银行愿意为你提供按揭利率为4%的贷款,而你的本地银行只给你提供利率为5%的贷款,那么本地银行也许就不是最佳选择了。我们正快速进入一个新时代,阻碍金融全球化的只有规章和法律,而不是物理定律。

像亚马逊这样的高科技公司开始进入金融服务业,而这很可能代表我们经济中的一个大转变。亚马逊公司可以进行这样的跨越,是因为过去的前提条件不再必要,例如自动柜员机网络、实体的银行网点、贷款办公室、信用卡及其数据处理技术。随着它们的消失,准入门槛降低,新公司便可以进入了。银行也成为一个关系业务,而亚马逊和苹果公司拥有充足的关系资源。它们将很自然地把金融业务看作它们现有业务的一个延展。

苹果公司比起其他公司来说有着更直接的客户付款关系。iTunes商店拥有2亿用户,而每个用户都使用信用卡,这样苹果公司可以直接从2亿人的信用卡上划款。这个数字超过亚马逊和沃尔玛,超过任何一家电话公司,甚至超过任何一家银行。

而且苹果公司现在所处的位置很有意思。如果它可以从信用卡账户划款,它也可以提供贷款。由于每个iPhone都联通iTunes,它就是一张信用卡。这样,苹果公司可以绕过维萨卡。它可以成为一家比美国银行大很多的消费者银行,因为每天都有新的用户加入这个网络。按现在的进程继续发展下去,不用太长时间,苹果公司将会有5亿用户并且可以进入他们的账户。它们今天是信用卡账户,明天就将成为直接的银行账户。如果这真的实现了,苹果公司将允许你通过手机输入别人的号码,实现转账汇款。

每个iPhone都可以成为另一个iPhone的自动柜员机。

当然,这样一个由苹果或Google主导的变化(它们逐渐变成一个全球化的不受管制的银行)不经历一个颠覆性的挣扎是不可能实现的。传统银行和信用卡公司可能不愿加入近距离无线通信网络,或者和一家高科技公司分享利润。然而,它们即将失去增值功能,从而失去影响力和经济实力。最终,它们会在这样的挣扎中精疲力竭,束手就擒。

它们抵抗得越坚决,它们的结局就越悲惨,因为它们会落后得更多。

折扣卡:不仅仅是团购

你钱包里还有什么呢?你可能还会有一些折扣卡,要么是优惠券,要么是会员卡。一个是为你之前的消费提供的奖励,另一个是为你再次光顾提供的奖励。

如今,我们看到一个“折扣券达人”暴增的趋势,他们都自称是“超级折扣券达人”。其中一个原因是受2009年经济衰退的影响,折扣券的使用在2010年达到有史以来的峰值,这年美国消费者兑换了3 320亿张价值37亿美元的折扣券。然而,折扣券世界却在发生飞速的变化。尽管87%的折扣券还是老式的裁剪券,但是数码折扣券增长了37%,而且崭新的形式出现了。

大多数折扣券出现在报纸的周日版,但是它们最早出现在一个更复杂的金融领域。在19世纪初期,如果你将钱贷给一个组织,也就是购买它的债券,你就会收到一个证明,它的底部有些小方块。要获得你的利息,你需要剪下小方块,将它交到这些公司办公室。这些小方块的名字来自老式的法文colpon 或者copon,意思是“裁剪下的一小块”。

一个折扣券那时候就是索取价值的凭证,而现在它还是同样的功能。

总部设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可口可乐公司是最早采用折扣券这个市场营销手段的公司。1888年,在公司成立没多久时,高管弗兰克·罗宾逊听说一个顾客拒绝品尝可乐。作为应对措施,他印制了免费的饮料券,可以在冷饮柜台兑换,然后将这些折扣券邮寄给了亚特兰大电话簿上的每一个人。这是个绝妙的主意,当收到折扣券的人选择购买产品时,这个折扣券就成功了。于是,可口可乐踏上了经久不衰之路。

折扣券还实现了经济学家所称的“价格歧视”。统一定价不一定适合每个人,对于同一商品,不同的人愿意支付的价格并不相同。如果你能够找到不愿多花钱的人并且只提供给他们较低的价格,你仍然可以从这群人身上赚到利润。折扣券恰恰能够让你做到这一点。

但是,折扣券会占用你的时间和精力,对于那些愿意多花点儿钱购买商品的人来说,他们不愿意花费精力收集折扣券,把它剪下来,去商店时还要记得带上它们。更重要的是,对有些人来说在结账时掏出一堆折扣券是令人尴尬的事,而且消费者也许根本不需要或者不想要那些折扣券促销的商品。所以,大多数折扣券没用过就作废了。仅2002年一年,美国公司就派送了2 480亿张折扣券,价值超过2 210亿美元,但是消费者仅仅兑换了其中的1.5%。

纸质的折扣券同样存在隐性的成本和固有的阻碍。公司不得不设计它们,购买报纸版面,或者付费给独立印刷公司和邮递公司。当你在结账柜台掏出折扣券时,结账的队伍停了下来,减缓了交易速度。当你掏出折扣券时,别人被迫等待,收银员要检查和扫描它们,然后将其放在一边。商店也要管理它们,将其上交以获得返点。而且一些客户只购买打折货品,其他都不买。

通过手机派发的数码折扣券将这些成本一一清除。

公司不再需要花钱印刷或者购买报纸版面,客户只需下载折扣券到手机上,然后通过收银台的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兑换产品。它快捷、简单,而且别人还看不见,因而不会损伤客户的虚荣心。零售商和服务机构保留交易的记录,并且将客户放在不同的目标客户名单里。它们可以为每个人设计特别的商品和报价,并且根据客户不同的品味和购买习惯制作动态、个性化的折扣券。

数码化还催生了团体折扣券。超过5 000万美国人曾经注册几百家已经倒闭的网站。它们是同质的,所以最终会陷入混战,而只有几家公司能占据市场主导地位。要加入这样的网站,你得上网注册,并将自己的邮政编码告诉这些公司。这些公司每天将寄给你一个地理定位的邮件、Twitter或者Facebook信息,提供一个50%~90%的折扣,你可以去当地商业机构兑换,例如一家中餐馆。麻烦是必须有足够多的人接受这个交易,才能实现折扣。如果他们都接受,那么当晚你和其他人将挤满这家餐馆。对于餐馆来说这是一个坎坷的体验,因为除了提供50%的折扣,它还要和折扣券公司平分剩余的50%的收入。

最后,零售商只获得25%的收入,只能寄希望于团购的人中能有一部分再次光顾。

那失去的75%的收入是一个巨大的赌博。如果这家餐馆平时晚上收入为28 000美元,那么它付出21 000美元的折扣获得7 000美元的收入。这个非个性化简单粗暴的方式也许能提高上座率,却并不一定能提高客户的忠诚度。

要达到培养客户忠诚度的目的,餐馆通过客户忠诚计划也许效果会好得多。

会员卡是如今客户忠诚计划最常用的手段。基本理念是客户得到一张卡片,然后客户每次消费时零售商会在上面打孔或者扫描消费记录。在累积一定次数的打孔或者扫描之后,忠诚的客户会获得某些免费的东西。

如今,超过75%的消费者至少有一张这样的卡片,而2003年,美国公司在这样的计划上花费了12亿美元还多。不幸的是,很多计划彻底失败了。如果所有竞争对手都使用类似的卡片,这个计划将失效。如果很难得到回报、回报太小或者兑换条例频繁变动,消费者就会对这样的计划失去兴趣。一项研究显示,43%的消费者表明他们在1年内从未使用过会员卡,而36%的人使用次数不超过6次。

一个客户忠诚计划还有可能过分有效,正如我们在“布丁哥”这个案例里所看到的一样。

健康选择食品公司为所有买它的布丁蛋糕的客户提供航空里程,而位于加州戴维斯喜欢折扣货的工程师戴维·菲利普斯发现了其中的漏洞。他花了3 140美元买了这种甜食,然后获得了125万航空里程,估计等值为25 000~75 000美元的免费机票。当然他要处理这12 000个布丁蛋糕,他将它们全都捐给了慈善机构。

为了得到所有的潜在好处,会员卡和其他塑料卡片一样浪费我们钱包里的空间。由于每个商业机构都在发行自己的卡片,你的会员卡越来越多,在不经意间,你的钱包已经变得鼓鼓囊囊,乱七八糟。最终,你会逃避客户忠诚计划,只为免于陷入这个混乱的局面。

数码钱包可以像它为信用卡所做的一样改变会员卡。免除了实体的束缚,钱包可以装下海量的卡片,你只需要通过扫描二维码将它们下载到手机上。随着它们的增加,你可以像管理音乐播放菜单一样管理它们。你可以在商店通过近距离无线通信技术兑换你的会员积分,或者在收银台显示并扫描你手机屏幕上的二维码。

如果有一个为会员卡建立的全球统一平台,那就更令人欣喜了。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专家正在研发一种会员卡的全球通用的软件平台,名叫Eclectyk,它将不再需要每家公司制作自己的卡片、应用它们自己的派发和维护系统,这些都成本高昂,而且不断重复。麦肯锡的一项调研发现,大型零售商若要建立和维护它们自己的客户忠诚计划,第一年需要投入高达3 000万美元,而之后每年需要花费500万~1 000万美元来维护。

Eclectyk将提供一个简单的平台,供所有客户忠诚计划使用,于是将消减建立和维护它们的成本。

数码会员卡更便于回馈那些能够带来客源的顾客。这样的会员卡能够记录(并且回馈)那些将朋友带到酒吧、餐厅、零售店和健身房等,并让他们加入客户忠诚计划的顾客。精确的保存记录使商户可以有创意地设计它们的客户忠诚计划,基于客户消费的时机和频率调整回馈。与其采用团宝的折扣模式,在某个晚上提供大减价,餐厅或者俱乐部可以针对特殊的顾客,比如那些在他们的社交圈特别有影响力的人或者微名人,进行定向促销。一个基于软件的移动忠诚系统可以记录微名人邀请过谁,以及哪个被邀请的人签约了,这样他就会获得回报。

我们也许还看到一套新的金字塔市场营销理念,类似于安利公司或者玫琳凯公司的追加销售。你签约5个人,他们每个人再签约5个人,以此类推。当你开始征召新人的时候,你会获得你下线销售的25%,再下线销售的10%,三线销售的5%,四线销售的2%,以及五线销售的1%。运用实体媒体和卡片是无法有效设计这样的计划的,因为保存这样的记录实在是太烦琐了。

将会员卡变成移动软件比起信用卡的变化更具优势。它让消费者携带的东西更少,需要管理的东西更少,而且在使用“卡片”时更加方便。商户将减少会员卡欺诈并增加会员卡的使用频度,而且能创造出更多新颖的市场营销活动。这些好处将会使得纸质或塑料的折扣券和会员卡,以及团宝都统统出局,取而代之的是在移动设备的全球平台上运行的客户忠诚系统。

让抢劫不再发生

2011年1月13日,一个小偷从一个在汽车配件商店上班的人那里偷走了5 000美元。当时,受害人拿着这些钱去参加当天的一个汽车拍卖会,小偷走到受害人旁边讨论某个汽车配件,从而得手。“她走过来说‘出个好价吧’。”受害人哈维尔·梅迪纳说,“这事发生之后我就一直失眠。”

17世纪以来,薄钱包一直就是小偷们顺手牵羊的对象。他们不再需要割下钱袋,然后飞快地逃走。相反,他们将薄薄的钱包夹走,等失主发现时,他们早就跑远了。偷钱包实在太容易了。小孩就能做,而在19世纪的纽约,儿童小偷曾经到处都是。这种犯罪简直就像变魔术。转移下手目标的注意力,通常是撞他一下,然后他就不会感觉到钱包被拿走了。“一个大动作掩盖一个小动作。”正如魔术师所说的。每偷一个钱包,小孩平均得到10.30美元,而那时候上班族的平均周薪只有5~10美元。

2009年,美国发生了133 000起偷窃和钱包抢劫案件。

相应地,43%的美国身份证件被盗案件是由钱包被盗引起的。2009年一年,身份证盗贼从美国人身上偷走了310亿美元,而全球商户每年在此类身份证件诈骗上损失2 200亿美元。这个危害可不仅是金钱意义上的。大约一半的受害人被拒绝贷款,大约一半的受害人被讨债公司骚扰,大约1/3的受害人无法删除记录上的虚假信息,而1/12的受害人突然有了无法澄清的犯罪记录,这全都是因为身份证件被盗。

“我那时害怕得六神无主。”唐娜·彭德格斯特在2009年说,她曾是身份证盗窃集团“大炮奇才”的受害人,“我真担心他们用我的身份证买了房子。”

对于每个犯罪案件来说,其产生的代价除了失窃的物品本身价值之外,还有大量的附加代价:追捕罪犯的人工费,司法费用,监狱费用,缓刑犯监督官和法律顾问的工资,保险索赔的程序,精神上的伤害,损失的生产力,加强安保的费用,等等。估算方式各不相同,而且根据三项最新调研的平均估算来看,每次抢劫或武装抢劫的代价是67 277美元,每次家庭入室盗窃的代价是13 096美元,每次汽车盗窃的代价是9 079美元,而盗窃(其他偷窃)的代价是2 139美元。

司法部的数据显示,美国社会在2009年为此类案件付出了330亿美元的代价。我们曾竭尽所能想要遏止它们,游街示众和当众鞭打都未曾成功,关押收监也没有效果,教育改造也收效甚微。

我们何不从根本上消除盗窃的机会呢?

事实上,犯罪案件已经有减少的趋势。更严密的安保以及公众逐渐提高的警惕意识已经帮助减少了身份证件的盗窃率和它造成的损失。2000~2009年,抢劫案件下降了35%,其他财物犯罪的案件也下降了28%。为什么?答案是复杂的,但是科技肯定是其中一个因素。并不仅仅是摄像头无处不在,这还要归功于手机,每个人口袋里都有一个紧急按钮。如果一个窃贼在人行道上打劫一个人,证人可以马上拨打911报警。被打劫的人还可以给劫匪拍照甚至录像,然后立即将证据发给警察。

有了数码钱包,小偷和劫匪就都没有了诱因。入室盗窃和汽车盗窃这类的犯罪案件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能够获得钥匙、身份证件、纸张和现金等实物。有了数码钱包,就没有钥匙、实体身份证件、现金、信用卡、钱包或手提袋可偷。

你也许可以偷走一部手机,但是你无法进入应用软件。

那么数码盗窃呢?如果歹徒用枪指着你的头,逼你进入你的手机账户将钱转入他的账户,你可能不得不这么做。但是这样还是会留下电子途径,能够找到这些数码货币,于是警察就能够追踪到他。窃贼们处理数码货币是有风险的。

假设一个小偷盗取了你的数码设备。数码钱包所收纳的财富可大大超过一个皮夹,那么他会将钱转入自己的账户、偷窃你的私人信息或者植入键盘记录器或其他恶意软件吗?

答案是,都不可能。

首先,他必须突破所有的生物识别安全设置。如果移动设备不经虹膜扫描就不能开机的话,它对于盗贼来说就是废品。另外,当发现有非法用户入侵时,内置安全措施会迫使它自动关机。如果移动设备将盗贼拍下来并传送给警察的话,这个移动设备对于盗贼来说就是祸害。而且全球定位系统可以跟踪到它,于是盗贼的位置很容易被定位。还有,随着手机越来越便宜,人们越来越没必要为了倒卖而偷窃。

小偷拿着一个钱包有什么用呢?是一个打开的金库还是一个需要处理的危险材料?如果一个犯罪案件是无目的的,人们就不会犯罪,而且如果它会让人自投罗网,人们是绝对不会以身涉险的。因此,我们将提高整个社会效率。监狱关押的犯人会减少,法律诉讼会减少,而且缓刑监督官的工作量也会减少。受害人减少,社区更加安全、繁荣,生活质量也得以提升。

这又带来移动技术的另一个方面,一个会令很多消费者停下来思考的方面。如果使用一个偷来的移动钱包对坏人来说不是匿名的,那么对于它真正的主人来说也同样不是。我们所有的交易都有可能被记录存档,公开地和我们联系在一起,而这些信息会被公司用来更好地了解我们的购买习惯。

在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中,“老大哥”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如今很多人担心公司窥探他们的秘密,并且滥用收集到的信息。在埃森哲公司2011年进行的一项针对全球1 100位“支持技术进步”的人士所进行的民意调查中,73%的人说用手机进行支付让他们担心隐私被侵犯。

这个担忧完全没有必要,我们可以详细解释。

公司通常收集关于我们的信息是为了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也就是了解我们想要什么,并将它提供给我们。如果它们成功了,我们会从中受益。例如,谁会反对亚马逊使用数据推荐书籍呢?但要做到这一点,亚马逊必须分析你的消费行为,它对于你阅读品味的了解远远超过了巴诺书店,甚至超过了你的朋友。

因此,你将因此得益。

公司一定会尽量善用它们采集的数据。首先,如果被发现滥用消费者信息,客户就会离它而去。“老大哥”不需要担心这个,因为他又不用卖鞋给人们,但是Google、苹果和大多数公司是非常在意消费者信誉的。市场是复杂的反馈网络,而消费者的强烈对抗可以摧毁一家公司。而且滥用信息还会引起媒体关注,甚至政府的制裁。

因此,大多数商业违法行为都将很快被制止,而且新科技会消除人们的其他忧虑。

通过评估消费者所做出的选择,我们顾虑的范围可以根据经验来估算,我们几乎总是为了得到更好的服务而贡献更多的信息。信用卡公司知道我们购买了什么,但是我们还是选择使用这些卡片。手机公司可以测算到我们的位置,甚至可以监听我们的谈话,但人们已经购买并使用了50亿部手机。消费者得到的好处是巨大的、实实在在的,而且是即时的,大大超过那些顾虑。

公司滥用并侵犯消费者隐私的案例非常罕见,以至于几乎想不出几个。相比而言,地方检察官似乎更可能侵犯你的隐私权。公司是受管控的,而政府却不是,它们是管控别人的。政府缺乏那些限制公司的制衡,事实上,政府是可以要求进行监听的。

真正应该担心的并不是移动钱包所产生的消费追踪问题,更大的问题是由互联网带来的隐私侵犯。这个问题和互联网的特点息息相关,人们在互联网上都是出版商,制作内容并且分享给大家。然而,这个记录是被永久保存的,而观众来自全球。于是,即使一张被公开的照片是完全断章取义且充满误导性的,也有可能永远地成为某人生活记录的一部分。

法律还没有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

隐私权的现代法律理念首次出现在1890年,由哈佛大学的两位教授华伦和布兰蒂斯在他们所著的《隐私权》一书中提出。1960年,美国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侵权方面的学者威廉·普罗瑟论证了4项不同的隐私主张,超过一半的州采用了它们。然而,普罗瑟生活在一个手机出现之前的世界,他的3项侵权(歪曲报道、侵扰个人生活安宁和公开披露)只适用于那些发生在关闭的门背后并远离公众视野的行为。

第4项“盗用”通常是指滥用一个有着切实商业价值的名字,例如嘎嘎小姐,因此主要影响名人。

2010年,一个意大利法庭裁定3位Google高层侵犯了一个自闭儿童的隐私权。他们被指控允许他人将这个孩子被人欺侮的视频上传到网上。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Google从此限制了它的“Google图形搜索”功能(它让你拍照并获得所拍对象的信息),于是它只能被用在物品上,而不是人身上。

法律体系也许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但是科技进步是飞速的,而法律的发展却很缓慢。科技进步是基于突破创新的,而法律发展是基于历史沿革的。所以,虽然法律体系最终会适应变化,但是却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或者以何种方式得以实现。

本文内容由i黑马摘自《移动浪潮:移动智能如何改变世界》,作者为[美] 迈克尔?塞勒 译者:邹韬,由中信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

金融 移动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