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3D电脑桌?其实就是个错误!
dengmengxi dengmengxi

真实的3D电脑桌?其实就是个错误!

jinha lee 3d desktop2002年的电影《少数派报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些设计师们总是拼了命的想要设计出电影中的展现的界面。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3D空间电脑桌。?Jinha Lee,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前微软实习生,在这周在长滩市举行的TED演讲中展现了这个新技术。用户交互界面处于美丽的保护伞中,虽然在技术上没有什么必要性。通过一系列摄像头和投影图片创造出一个“真实”的三维影像:用户们可以将手放“入”电脑显示屏中,“抓取”文件和文档,并将他们移动到其他地方。手势识别可以通过更复杂的动作实现,本质上来说就是将其作为一个宏储存起来。(见下面的视频。)

技术的一次超炫应用?确实不可否认。具有可行性吗?在一般的电脑环境中,应该是可以的。那致命的缺点是什么呢?键盘。

触摸屏:要么有点多余,要么就是不明智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使用Chromebook Pixel——一款Google出品的非凡但却定价过高的笔记本。Google所做的很明显:做一个让ChromeOS开发者想要拥有和想要为之开发的所谓“渴望”的Nexus风格的设备。但是Google选择的路径之一就包括触摸屏,相比于电脑来说,这个技术就增加了其最基本的成本。

在其发展路径的这个节点,Pixel是绝不应该使用触摸屏的。所有想要通过触摸来实现的事情——移动窗口,定位光标、切换页面——都能够通过触控板或者外接鼠标更快且更精准的得以实现。正如我以前就提到到的那样,允许触摸的应用如微软的 Contre Jour?或者新的ExploreTouch.ie site(需要在win8上才能实现,所以在Pixel上也没有用)提供了网页上触摸应用的最好的展现形式。而Google却什么也没做以至于这些应用都不能用。(是因为有潜在的合作伙伴关系吗?)

在我看来,Pixel所做的就是非常有力的证明了Win8在触摸屏上所做的是何等的不明智。触摸屏让微软重新定义了交互界面的设计——将屏幕上的元素放到高度集中的位置,而手指稍胖的用户却无法将他们区分开来。相反的,每个元素都应该有独立的空间,虽然这也会导致页面空白不断增加。

(这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了。我曾经因错误的点击了“X”而把Chrome里的标签页关掉,但是我至少不会因为把标题栏向上拖的时候把标签页关掉。)

再说说成本问题。正如微软的Tami Reller所说的,现在整个行业都被对于触摸屏笔记本的短期需求控制住了,这一点我非常同意。而触摸屏又是体验win8的最好的方式。但是即使价格也正在往下降,但他们始终是溢价产品,且成本还是比较高。其背后隐形成本还包括当你回家坐到桌子前面的时候,你发现你买的那个win7的桌面显示屏已经过时了。换个新的大概要300多美元。

然而从人体工学的角度来看,触摸的显示屏就是一个混合体——至少是你坐在桌子前面的时候。为了维护自身声誉,微软设计win8是为了使触摸体验能有个自然的过度;通过触控板左右滑动也不会减少体验性。加入触摸屏的一体机对于win8来说就是完美的操作平台。

另外,键盘仍是PC输入时的首选。你们大多数人通过键盘打字速度应该在60字/分钟,或者更快。在某种意义上,手指一离开键盘,就没有什么效率了。手不停的滑动,然后输入,你知道的。所以就是在这种时候我才会喜欢上Tobii,这是一项可以代替鼠标的眼球追踪的新技术,它和键盘非常巧妙地一体化了。

 

键盘的羁绊

而问题就是键盘其实是一个累赘,作为底座使得win8的愿景无法实现。

《少数派报告》的3分48秒,我们看到了John Anderton的电脑的第一个愿景:一片弯曲的镜片,作为电视墙的覆盖层。Tom Cruise扮演的角色从不同的视频窗口和数据传输线中穿越而过,同时将“证据”传送给法官和目击者。没有键盘。

相反的,Anderton通过语言进行交流,让他的电脑或者助手提供相关的信息。协同作用融合了人与机器,在Anderton使用的经典背景音乐中显得如此和谐。

不管是win8还是Google生产的什么东西,《少数派报告》中展现的这种未来只有在我们可以用真正的语音识别来代替键盘之时才能实现。在技术上这并非不可实现,但是从人文角度上看,确实比较难实现。

我们知道不管是苹果的Siri还是安卓自己的基于云的语音识别都还不够完美,但是也确实在不断的改进。Google也一直在打磨?Google Glass,试图制造出语音控制系统和口令控制的交互方式。

我们也知道我们正不得不在这之外继续研制。一个纯粹由语音控制的交互是有问题的,不管是在交易大厅嘈杂的环境中还是在像我的前老板的销售团队喜欢的那种安静的环境中。随着数据库的缩小——并且如果像雅虎这样的雇主还要求员工们在网站上协同工作——问题可能会更糟糕。要通过语音控制写代码这件事,我就连想都不敢想了。

当然将来还有可能带来个人隐私的泄露。在旧金山,你可以看看:那个人自言自语是在用蓝牙还是精神错乱了?在街上我们可能还比较适应用这么个东西。但是在办公室就不一样了。

虽然另一种设计也可能使得未来更像科幻小说:默读,或者在喉部植入一个传感器,用户可以安静地进行指令控制。关于这个方向的研究也需要我们对由语音控制的未来有一个预期——不幸的是,我一点都不想看到这样一个世界的到来。

 

这就是关于Jinha Lee的透明3D电脑桌的视频:

3D电脑桌

3D 抄本质 Chrome Pixel Windows 8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