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珠海打印耗材业600家企业的营收不及惠普打印1/6
王根旺 王根旺

悲催,珠海打印耗材业600家企业的营收不及惠普打印1/6

最悲催的行业莫过于,当新的技术浪潮来势汹汹之时,自己还在中低端市场徘徊分食着可怜的汤水,还没有实现产业升级便已面临彻底被新时代抛弃的命运——中国便是如此,而珠海的打印耗材行业是其中一个鲜明的例子。

i黑马导读】最悲催的行业莫过于,当新的技术浪潮来势汹汹之时,自己还在中低端市场徘徊分食着可怜的汤水,还没有实现产业升级便已面临彻底被新时代抛弃的命运——中国便是如此,而珠海的打印耗材行业是其中一个鲜明的例子。

珠海打印耗材业在国际上还是有“一号”的:据耗材行业细分媒体《再生时代》报道,珠海600余家打印耗材企业,供应了全球70%以上的色带、60%的兼容墨盒、30%的再生激光碳粉盒组件。虽然业绩辉煌,但从20年多前原始模仿起家的珠海打印耗材行业却是典型的“小、散、乱”,因而综合实力不强。有数据显示,2012年度珠海打印耗材生产企业累计产值超过200亿元,但这仅相当于同年珠海格力电器营收的1/5,而打印巨头惠普IPG(打印及成像系统集团)在2010年营业额就已达到260亿美元,珠海打印耗材整个行业的产值连其1/6都不到。

造成这个局面跟以下原因有关:

珠海从事耗材生产的企业产品同质化强,技术门槛不高,近年国际经济环境动荡,不少大企业节省开支,而再生耗材领域不需要大量固定资产和技术研发投入,同时规避了与原装品牌的专利纠纷,因而最近两三年有大量的作坊式小企业进入该领域,结果加剧了“只拼价格”的恶性竞争。与此同时,国际原装品牌则屡次通过更新型号的方式变相涨价。《再生时代》出版人、策展商李广连认为,这从深层次反映出本地企业在依靠核心专利、自主知识产权支撑的产品定价权方面,能力依然较弱。

技术是提升产品附加值的有效出路,珠海耗材行业已拥有4000多项专利,但原装品牌利用知识产权与兼容耗材生产商的“博弈”也日渐增多。

去年年初,日本打印机供应商再次提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诉讼,指控30多家再生企业及销售商违反美国贸易法,进口、出售侵权专利的硒鼓,其中珠海企业赫然在列。早在2010年7月,佳能也以相同的两项专利对珠海耗材龙头企业纳思达提请ITC调查和侵权诉讼,双方于次年6月达成和解。假设此次ITC颁发普遍排除令,禁止涉案硒鼓和相关耗材进入美国市场,将对行业造成不小震动。

据了解,佳能的专利产品平面为三个放射状分隔,而纳思达则将其改为两个分隔,并申请了技术专利。正是这个仅几元成本的小零件,却让诸多企业栽了跟头。可见,产品细节与技术背后所代表的知识产权壁垒,已成为珠海打印耗材产业参与全球中高端竞争需要逾越的障碍,技术革新刻不容缓。

珠海最大耗材生产商天威的创始人贺良梅,据说曾在一次全国经销商大会上告诫经销商:“假如还不走进电子商务,很快就会被淘汰。”其公司旗下的一站式打印耗材网购平台——好彩快线,去年销售量达到3000万元,较3年前创立时增长了10倍。当地不少企业经营者对于通过虚拟电子商务平台来宣传品牌和开拓新市场,饱有热情并积极实践。一家小微企业“灰太狼”,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建立了多语言版本的国内外销售平台。其负责人表示,推广自创品牌的电子商务,能提供企业更好现金流并主动规避价格战。在去年的低迷行情下,这家企业仍维持了10%—15%的净利润率。

惠普 打印耗材 珠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