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贝贾国龙:我是如何被“机场大师”击倒的?
王根旺 王根旺

西贝贾国龙:我是如何被“机场大师”击倒的?

“机场培训大师”是一些荒诞的骗子。但大陆人普遍不具备常识,而且渴望被引领。在中国,这样的“培训大师”总能成功骗到人。

来源:i黑马 作者:和阳

【i黑马导读】“机场培训大师”是一些荒诞的骗子。但大陆人普遍不具备常识,而且渴望被引领。在中国,这样的“培训大师”总能成功骗到人。

上世纪80年代,贾国龙是个小商人。他在大连水产学院念书时就从大连向老家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临河县兜售过“大重九”香烟获利数百元。大学退学后,他又跑到石家庄买入小商品,卖回内蒙古,从中赚取数倍甚至10倍的差价。

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中国当时封闭的流通体制正在被市场力量渗透,贾生于1967年,时代机遇让二十一、二岁的贾国龙进阶为万元户。不过他不愿意跑动跑西的做小生意。贾国龙见过外面的世界,自觉前卫,他打算利用中国东部与河套平原腹地之间的品味、信息落差,成为临河的餐饮之王。

贾说,“我开很前卫的东西,咖啡厅、酒吧、西餐厅。在小县城,我就舍得请很有名的设计师,投巨资装修,我们在临河的服务一直是有口碑。我处处都是引领潮流。”效果也不错。部分由于贾国龙的活跃,临河的餐饮业在1997年左右的内蒙算是小有名气。据说内蒙古人前往临河这个农畜产品生产基地时会吓一跳:临河还有那么好的餐厅?

既然见过大世界,贾国龙显然也知道自己只是个小城之王。他说临河终非久留之地,他早晚还是要出来的。1997年,他跑到深圳开海鲜餐厅。在深圳那个“不一样的世界”做了9个月,“怎么也做不起来”。贾亏了100多万后撤出。

他仍然有攀登大场面的决心。回临河巩固了一年根基后,1999年贾国龙来到北京。他盘下了海淀区一处2000多平米的海鲜酒楼转卖蒙古菜。他请了蒙古明星当代言人,又颇具开创性的在北京本地媒体上花几十万元大投广告。他汲取了过往的失败经验,不再畏手畏脚的按临河的消费水准给大城市的消费者定价。在内蒙古白送的酸黄瓜,贾在北京卖6元;在内蒙卖2块的一笼莜面,贾在北京卖18元。

成了。贾国龙说,10年前西贝莜面村的平均客单价就是50多块。2001年,贾国龙把在北京的餐厅统一改成西贝莜面村。2002年底,西贝莜面村在北京的营业额已经在1亿元上下。它与当年的俏江南不分轩轾。那时的俏江南也只是个名声有待鹊起的餐饮业细分区间(高端川菜)新秀而已。

本质上,俏江南的打法与贾国龙在内蒙临河的打法也是大同小异:重金打造格调洋气和貌似有内涵的店面气场,再以合适的价格嵌入追求这些符号的人群中。区别无非是选址北京国贸还是内蒙古县城而已。

但俏江南很快开始异地扩张,2008年还从鼎辉融得两亿元。张兰收购名画,汪小菲回国后出入各种秀场。俏江南声势渐起。创业十年时,俏江南的直营店数就高达四五十家,西贝莜面则是“一年一家店”的速度慢跑。

贾国龙乐于当个小企业主,他要享受生活。贾有十几辆越野车,与一干朋友出入沙漠和草原。到处走、到处吃。他专程去鄂尔多斯杭锦旗的某个餐馆吃了十几次阿尔巴斯山羊肉。贾说,“我一年有一个星期来公司就已经不错了。”

餐饮业至今尚无巨擘。不过,只要店面生意好,让你成为小企业主、实现财务自由倒并不困难。顺利成章的,目标不同,结果也不同。俏江南早已成为餐饮业的头牌明星,而西贝莜面村长期固守着“细分市场小玩家”的品牌形象。俏江南2007年的销售额已达10亿元,西贝莜面村2011年的销售额才刚突破10亿元。

张兰并不值得餐饮业同行艳羡。人生之路没有定式,玩的快活已属难得。问题是,对于事业成就贾国龙仍有向往。贾曾对海底捞创始人张勇说:你就是我的榜样呀。他佩服海底捞在创业之初即选择服务为差异化竞争的武器。贾称张勇是天才。

贾国龙回看这十年,觉得自己创业以来的最大的挑战就是懒惰。贾承认自己的懒惰。“什么叫懒惰呢?反正就是把大量的时间安排在了和你工作无关的事情上。”懒惰的源头很多,其中之一是厌倦,贾的解释是:“经对工作产生厌倦了,玩一玩可能很投入。你的兴趣不在工作上。在玩上。”

问题是,因为厌倦而失去工作兴趣的人,恐怕无法靠自己从厌倦和玩乐中转换人生轨迹。他需要外力的刺激。

奇诡的是,这个刺激并非来自同行、朋友、时代的财富英雄,也不是来自同为创业伙伴的妻子,而来自培训机构思八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一秒。刘一秒即是培训“大师”,大陆有层出不穷的培训大师。他们大多携带耀眼的头衔横空出世,气场惊人、信心满满的为他人指点人生之路和企业经营之法。

他们的学识基础大多脱胎于成功学。《创业家》认为他们与叱咤风云近20年的气功大师、具有特异功能者、成功学教练、张悟本、李一、马悦凌等人无异。他们用自信串联起完全经不起事实验证和逻辑推敲的廉价励志童话、植物、正确的废话、几句典籍。详情见创业家杂志之前的封面文章《机场里的大师》。

稍有常识的人听其只言片语,即可判定他们为骗子。但大陆人普遍不具备常识,而且渴望被引领。

沉溺于刘一秒这样的培训大师又对其否定的中小企业主亦有。蟹都汇创始人胡海平2011年5月参加过了刘一秒在广州体育中心的《运营智慧》课程宣讲。胡分析刘一秒的股权改革理论:“太片面了。这么多人都讲这一招,我觉得一大半是不适合的。他收了钱,教大家一门功夫,自己都没练过,人家听你这个回去之后用了,会练成什么样?”胡海平曾在8、9年时间内相信培训大师的言论,其后才意识到培训大师们片面的断语没多大用处,自己“学歪了”。

培训大师和其受众是大陆之所以光怪陆离的象征之一。以下蓝色字体段落为贾国龙自称被培训大师改变人生的瞬间:

2009年,思八达有个姓孙的小伙子对我死缠烂打、贴身紧逼。他发短息骚扰你,一天发三十条吧,不是就一天,是持续的发。他在门口等你,给你塞资料,你臭骂他一顿,第二天又来了。有一次,他拿着刘一秒的光碟《宗教智慧》给我看。我接到就扔了,扔得很远。我说我不看这些东西,这小伙子笑了笑。晚上下课之后,他还在那。

我说你这个人……

他说贾董,我真觉得你应该听这个课。

我问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这就真是麻烦的不行。

于是我说冲你这个执着劲,我去试听一下。现在想来,我是对不起这姓孙的小伙子。因为他没有完成规定的业绩,最后辞职了。在思八达,如果你没有完成业绩,就要裸奔,或者辞职,或者干些什么。

7月份,刘一秒在呼和浩特就有课程。我去听了一下。听的是5000块钱的课。

没到十分钟,我就和业务员说,这根本就是个流氓嘛。二人转表演时非常的卖命,讨观众喜欢。刘一秒讲课也有这个劲,他往讲台那么一站,穿着花衣裳,说话满口东北人(忽悠人时)的调。哪有老师是这样讲课的?

听了半个小时,我觉得这个家伙有东西。他的讲课风格就是无章法。他随便找一个学员上来,问你有什么问题。学员把问题一提,他就开始批,开始打组合拳了。太多条(让我印象深刻),哪能说出哪一条来?

听完之后我就觉得这课适合我。听完三天的课,一下子报了22万的课程。我是思八达发展史上第一个把他的所有的课都报满的人。我把他所有的课都听了。

他们业务员说,为什么刘一秒能记住你呢?因为你说他是流氓,秒哥又多了一个外号,流氓教授。我们都称呼他为秒哥。他就叫我小贾。他叫七十多岁的老汉也叫小什么。我们那期有个人,我们都叫他老张,他就叫小张。他那种强势真是目中无人。

你要是近距离接触刘一秒,你就发现他只在讲台上有话,生活中无话。我最早听他课的时候,还是他学生不多的时候。最早的时候他很会营销的,每一个三弦学员,他都要和他一起吃饭,后来三弦学员多了,他跟谁也吃不过来。现在他是不得不躲开这样的情况,他本身喝酒是喝得烂醉。

刘一秒是红尘中人,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我听和他玩过的人说,他赌博,那是玩的很大。但人家刘一秒跟我们说:“赌博,我随时可以停呀,我赢了一百万,掉头就可以走,你不行吧。你不好意思走,我好意思,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我随时都可以开始,随时都可以走。”人家就是具备这样的能力。真的。

刘一秒基本是个天才。他的理论绝对不是看哪本书看到的,按他的话说就是生发出来的。不一定他哪一句话就把你一拳击倒了。

我当时身体不太好,胃病。在北京时,我和几个同学跟他有会议,碰红酒的时候他跟我说:如果你把你自己的身体管好,你是可以成点事的。在肯尼亚上课的时候,刘一秒领着学生做那个三通操。他就说: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管理不好,还说要干事业,鬼才相信呢。他不是说我,但说的太有道理,一句话就把你击倒了。他是73年的,看上去和他实际年龄相符。他有练气功,他的身体很好,至少我看上去觉得很好。不过他天生的体质就很好。

对我个人来说,最大的挑战还是惰性。以前我的兴趣不在这上面了。我一直爱玩,我是排的满满的玩。我们和朋友一起去库不齐、乌兰布和内蒙那几个沙漠,花两三天时间穿越沙漠。

餐饮业的老板压力都不大,因为他开个店,生意火了,要挣点钱不难。难的是往大了做,至今餐饮业都没有大企业,连30亿营业额的都没有。不断清晰公司的战略,这是个脑力活,落实到现实中去,那根本就是个体力活。其实这个行当很辛苦的,真的很辛苦。

刘一秒对我的影响,主要体现为两个字:排满。他说如果一个人想做一些事,没有其他的技巧,就看你能不能把你的时间在一件事上排满。刘一秒又激发起了我的创业激情。做事,就是聚焦、持续、排满。

刘一秒自己就是排满。他讲课非常投入。就他一个人,一教就是教三天课。他2009年全年就十天不讲课。上课时有中场休息,学员们抽烟的抽烟、方便的方便、遛弯的遛弯。刘一秒需要休息15分钟到20分钟。他讲课累到什么程度?课堂后面有个休息室,他进去以后,就往床上一躺,就像是一只病猫。下边的人帮他换袜子、鞋子。这个鞋,一脱就能倒出水来,有时候还得换新鞋子。他真疲惫的不行了。但15分钟以后,他就完全又是另外一个状态了。用他的话说,就是绽放。

那家伙绝对是个神人。

在撒谎的基础上夸夸其谈,以此催眠自己和受众,刘一秒堪称大师。但刘一秒基本上是个骗子。据《南方周末》报道,刘一秒1993年考入哈尔滨艺术学校,1998年到深圳后迷上了成功学和演讲。2003年发现了由地方民营企业代理成功学课程开拓市场的模式后迅速复制,如今思八达的规模已经选超过台湾的成功学大师陈安之。思八达介绍刘一秒为国民素质研究院培训总监、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曾受过中国首席策划大师王志纲的特别辅导。事实上,《南方周末》并未找到一家叫国民素质研究院的机构;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目前有50多个,均为会员企业的负责人;而王志纲的秘书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1998年或1999年,刘一秒曾来拜访过王志纲,进行了40分钟的谈话”。

贾觉得餐饮这游戏“又好玩了”。西贝莜面村的高管听他们的老板表过态:“我未来三年就是排满。全年无休。你们能不能也跟上?咱们辛苦三年考个清华!”不知道西贝莜面村的经理人是否知晓贾老板言中“排满”的出处,但贾说大家都鼓掌了。《创业家》记者见到贾国龙时,这个身材中等的企业家一脸蜡黄。“我是真疲倦。开了三天会,昨天一点睡,今天六点起。中午要见媒体,也不能休息。”

他想脱离小企业主的状态。2010年他找到特劳特分析西贝莜面村的未来。“特劳特战略也要求什么迅速抢占市场,靠多开店让更多的顾客知道你。其实这个理论不是那么简单,只是维持你过去的品质,消费者他不会捧场的。”贾国龙将旗下的菜式集中称为西贝西北民间菜,要求西贝莜面村的食材得有90%来自西北的乡野与草原。

现在他的公司上下都忙着寻找牛羊肉的原料产地以改良产品口味。他还准备去西安开上20家店,以便名正言顺的说“西贝莜面村就是西北人最喜欢的西北菜”。贾国龙还研究厨师的烹制方法,“西北菜基本上是烤、烩、炖、煮、闷,相对容易标准化一点”。西贝莜面村已经在全国有了超过50家门店,贾国龙要前往北上广深开店,未来三年内要开出100家店,实现30亿元的营业额。他说西贝莜面村的目标是在2015年上市。

注:本文作者为《创业家》杂志记者和阳,本刊记者李传涛、实习生潘宇萍对本文亦有贡献 。

西贝 贾国龙 机场大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