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微信降降火:半成品设计师张小龙!
老雅痞 老雅痞

给微信降降火:半成品设计师张小龙!

183140kbpkc1ld4ukcckcc

i黑马 导读:最近颇看了些关于微信张小龙的官样宣传文章,读了几句就觉得厌烦。那些标准文案中,有为微信歌功颂德的,说微信如何开创了巨大的商业平台,含金量比得上一颗镶着纯金的大门牙;有说微信发展如何来时汹涌如剑,未来势必一统江湖等等。也有直接把张小龙吹得上了天,居然有位做微信自媒体的朋友直接写了篇文章,问张小龙能不能成为乔布斯……

我真不知道,对于张小龙来说,在腾讯帝国做移动互联网面向未来的核心产品,微信做到现在这个地步,有什么值得鼓吹的?

作为从TalkBox到米聊,从微信到Line,再从KakaoTalk到微信的灰飞烟灭级用户,同时作为认真勤奋的自媒体运营者,我用微信常常用到想吐。但是没办法,身边的朋友都在用微信了。对我而言,微信所形成的社交粘性,来自于QQ的旧有势力,以及来自于读取手机通讯录的功能。这两个,都不是微信团队或者说张小龙先生的首创。再联想到近期记者就腾讯是抄袭王国对马化腾进行的采访,多年来在中国互联网对美国亦步亦趋的大环境下,我不认为抄袭有罪。谢文老师曾言:在一个普遍创新水平不高的时候,一个比较认真的抄袭也能产生巨大力量。

所以,我的疑问就来了:微信,抄Talkbox的核心功能,第一批高粘性用户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得益于QQ的好友列表,接着抄袭Path来了个朋友圈,在市场上把米聊逼到了死角,然后推出个公众平台,然后呢?就开始奋力给自己叫好了。如果我们把腾讯比作一个中央政府,这行径就好比是一个直辖市的市长,拿到了中央的扶持基金,匆匆做了个只是自己觉得满意的项目,然后就要一众媒体过来给自己脸上贴金——列位读者,如果您与我有相同的感受,不妨一起呕吐一番!

说说我在使用微信时的拧巴感受吧!

1、朋友圈我用得比较多。但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到进入朋友圈,要经过3步。我不知道微信是怎么理解用户群体的,不知道朋友圈与添加朋友、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这四个功能,在他们团队内部,是如何进行重要性排序的。弱关系与强关系,求交往与深沟通,采花大盗与自由恋爱,这些难道在他们眼里区别都不大吗?

2、一对一交谈界面上,微信执着地要把聊天双方的头像都给显示出来。于我而言,虽然我的头像是自己PS出来的曾被众多朋友交口称赞,我也颇以为自豪,但看得多了难免审美疲劳,自己的头像也就成无效信息了。移动应用,方寸之地,尽可能呈现更多的有用信息是UE的不二法门。可是,他们忽视了。

3、普通账号库与公众账号库的问题,这个是最令我不爽的地方。自打我整了自媒体,从来就没少了央这个朋友订央那个朋友阅,于是我天天得回答这样的问题:我怎么搜不到你这号?我朋友甚多,三教九流都有,初中生亲戚问这个问题,大公司的公关经理问这个问题,更大的游戏公司的CEO也在问我这个问题,我能批评他们的智商吗?

照张小龙此前在产品经理葵花宝典中所宣扬的,要开发产品,首先要把自己当成个傻瓜。该宝典中有精确的数字,“乔布斯他能瞬间把自己变成傻瓜,我要5-10分钟,马化腾大概1分钟。但我们产品经理经常3天还不行,他们总是太专家。”那么,我辅导我的朋友们查找我的公众账号已经好几个月了,微信的产品经理们花了无数个3天,仍然没有变成傻瓜。

扫二维码?别逗了,我在推广扫二维码订阅我自媒体方面碰到的问题,不比查找名称所出的问题少。

4、朋友圈为什么要长按相机键才可以发文字?好几次了,我想发段文字来着,但不愿意配张无关的图片,只好作罢。我这人,要想说句话说不出来,这无异于要把自己的痰再咽肚子里去,多么可怕的感觉。

照张小龙的解释,他们团队是拿不准让用户发文章是不是正确的决定,所以只出了个测试功能。瞧,多么孩子气的霸王思维。至于把这种拿不准的功能隐藏起来事实上达到了彩蛋的功用,进而在营销上起到了神奇的效果云云,亲,你们这是在故意恶搞吧!

5、然后就是这个公众平台。几乎每一位新订我自媒体的用户,都要问我:怎么看历史文章呀?我能写简单的代码,但要费很大的功夫。每当问我这个问题的人多一个,我就多一层焦虑。我觉得我没有给我的读者提供好的服务。当我对他们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心里是真觉得对不起,恨不得给他们捶捶腿顺顺胸,以弥补我让他们失望的过错。

什么服务可以称作平台?平台就是拥有强大的资源,给你便利,给你支持,然后才成为平台。你以为你在南海画个圈座座金山座座城就能奇了个迹神了个话?你得有服务意识,得有配套政策和设施啊。顺道给各位想在微信自媒体掘金的朋友提个醒儿:腾讯公司在拓展业务范围时,那想法跟前些年政府搞开发区似的,朋友网是个开发区,Qzone是个开发区,移动QQ、拍拍、财付通、搜搜等都是,然后现在微信也是了。开发区要成功,首先领导得有诚意啊,你说是不?在你还没试探出诚意之前,先把自己的钱包捂好啊!

6、还有公众平台里的统计功能,简单到了幽默的地步。我想问问,这几个数据能帮到公众账号的运营吗?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会有肯定的回答吗?做到这种地步就拿出来见人,只能说富于娱乐精神。

7、(此处省略若干字)

对于上述的种种问题,还有与朋友聊天所听到的种种问题,在微信团队或者说在张小龙个人,被归结成了一个自以为天才的狡辩:不被限制定义的微信。瞧瞧这话说得有多么傲娇,多么地东方不败求推倒,又是多么地矫情和恶搞。当所有的创业者都在处心积虑地定义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战战兢兢大汗淋漓,当所有的互联网企业都在承受腾讯帝国压力战战兢兢汗不敢出,你瞧瞧人家这合官富二代于一体的内部创业者的姿态。

你郁闷吗?你气愤吗?

再郁闷气愤,你也别去腾讯上班。我真不是对腾讯的人有成见,我的确认为我下面要说的话非常有道理:腾讯这公司就跟阿联酋似的,靠着一个QQ占全世界十分之一人口的注册用户量,只要一个项目的带头人不是太傻逼,只要能理解上级的意图,甚至偏上个三十七度八也没什么屌关系,那做出个产品就不会太差。但偏偏也跟阿联酋公民似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DNA里就带有贵族成份,这些人出了腾讯,到了别的地方仍然以为自己以前的成绩来自于自己的天纵奇才,仍以为自己坐拥无尽之富矿,沉浸在梦想中,拒绝面对现实,这个就不大对劲了。(参见金山游戏从腾讯请来的两位副总之颠簸经历,请各位自行延伸度娘。)

同理,以微信团队或张小龙为例,是不是应该反思下,除了赤裸裸的抄袭、玩尿泥似的把别人的产品组装进来,你们该怎么对用户秀点诚意出来?可惜的是,未见得他们对我等用户有何积极的态度,反倒是整天热衷于招摇布道,貌似推心置腹地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产品,貌似诚恳地跟你讲他在阅读冷僻书籍时所产生的怪异理念,宣讲自己在做产品过程中富二代谈恋爱一般的蛋蛋的忧伤,以及认真地跟你说他的产品灵感是在开车过程中产生的还是在看电视或者上厕所时产生的。我真不明白,他怎么这么热衷于当“移动互联网产品经理教父”?腾讯公关部门为什么要配合这样一位带有强烈忧郁气质的文艺范儿商业摇滚青年?再来个劝告吧:刚开始学习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品设计与策划的朋友们,千万不要把张小龙说的那些当回事,就如你不要听比尔·盖茨或巴菲特的女儿所总结出的理财经验一样。

雷军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说,“微信是QQ的马甲”,是由张小龙一手打造出来的QQ的一件衣服。而我要接着说,这件衣服还只是半成品。到了我这样的用户手里,当我想遮裆的时候,我屁股露出来了;当我遮住屁股的时候,裆部又春光外泄了。这时候却发现时装设计师张小龙先生在各大媒体侃侃而谈自己的产品设计理念,跟你说微信的原点是一套消息系统,跟你说微信其实是一套I/O系统,跟你说足够基础又拥有无限想象……你于是只能这样说:扯吧你就。

本文由 @李安科 投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ww.iheima.com

微信 评热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