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性创业家在硅谷中苦苦挣扎?钱的问题!
袁嘉璞 袁嘉璞

为什么女性创业家在硅谷中苦苦挣扎?钱的问题!

TheVerge-EdNacional-WomenTech-03-cover_large_verge_super_wide

去年的春夏,Muse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以及 “15 Women to Watch in Tech”之一的Kathryn Minshew在努力的为一个女性集中工作的网站筹募资金。该网站的用户以每月30%的速度增长,在2012年的六月份该网站已有25万的活跃用户。她和她的合伙人找遍了所能找到的所有的风险投资家,天使投资人,熟人以及朋友。尽管她的公司有着坚实的基础,良好的企业文化和充满激情的团队,但资金筹募的效果却不尽人意。一度,这位创始人以邮件的形式被引荐给一个风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但是得到的却是他的一位助手的回复,“他给我们的理由是如果我们是以这种的方式介绍给投资伙伴,那么,他就只能将我们移交给他的助理了,我们这样的回复到‘非常的感谢,我很喜欢交谈,但是我现在正专注于一个产品,我只愿意和一个有决策能力的人交谈。”她说道。这个回复她构思了很久,在发送之前,她还请五个女性朋友也是她的合伙人过目,她们都觉得这种口吻很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她从那个公司助理那而得到的信息却让人震惊,“我得到的是一个大大的巴掌”,她说道,“我收到的回复是这样的 ‘小女孩,不要让你的裤子太大了’这样的事情同样的的又发生了第二次。”当她把这个回复给她的合伙人看时,她们都对这样厚颜无耻的话语感到十分吃惊,她们从未收到这样的回复,她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回应是如此的冷淡和气愤。

寻找资金

asdf_03

达到了200以上的风险投资后,Muse最终于从Y Combinator, 500 Startups, Great OaksVentures以及其他公司筹集了到了120万美元的投资。但这远比其他的公司的融资过程困难的多,这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过程。在每个回合Minshew都不得不面对一个难以逃避的现实,那就是她是一个女人,同其他的女性创业家一样他不得不客克服筹集资金时所遇到的额外的困难。“在困难的时候,你认为每个人都很难。但是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情让人不得不承认如果我是一个男性的话情况会非常不同。”Minshew在联合国大会的会议室里告诉我说,在那里Muse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当她试图筹集资金时,Minshew不得不注意她的脾气和态度。“当我表现的越是脾气好的,安静的,和好说话的时候我越容易成功。但是这很难平衡,在领导公司的时候你要强硬,在寻求投资的时候又不得不表现的温柔。”而女性给人的温柔的、甜美的印象却成为了女性创业家向风险资本家和天使投资人寻求投资时的短板。

有时候注重金钱的男性们很难领会到Minshew和其他创始人背后的经营理念。“有一次我去见了我的一个投资伙伴,他说‘是的,我昨天登陆了网站,但是它并未足够的吸引到我 ’,我多么希望我是现在的我,我会回过头对他说‘没有吸引到你也没有关系,因为这并不是为你而建的’。他明确的告诉我他之所以会与我见面是因为有九个人都说他应该与我见面”

一度,一个信赖的顾问甚至建议她在这个小公司的前面加上一位男性合伙人从而增加信誉。“他的建议是好的,但是他的态度却难以忘记。”这种观念在狗吃狗的风险投资领域普遍存在。诸多因素,不论是体制的还是意识方面的都成为了女性创业家获得同其他男性同样投资数额的阻碍。这不是一个不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需要去探索。

艰难的创业

asdf_07

女性创业家在筹集资金启动公司时会遇到一些独特的问题。但同样的也会遇到其他男性创业家所遇到的挑战。保障风险资本的安全对每个投资者来说都是及其困难的问题。这是许多新兴企业多面临的一道数学难题。孵化器的增加以及注册成本的下降催生了大量为金钱而战的公司。Fred Wilson告诉Verge’s Adrianne Jeffries说, “筹款挑战无处不在,甚至在我们最好的投资组合公司” 尽管早期交易的整体投资额在2001第一季度以来就已达到最高,根据PricewaterhouseCoopers LLP和NVCA的研究,对资金的竞争从未如此激烈。Dow Jones VentureSource 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2012年,消费者互联网公司资金下降了42%,这是一个高调的失败,同时也对市场造成了冲击。

连续创业家也是影响女性筹募资金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成功的创业家经常会在退出他们的第一个风险投资支持的公司后再建立一个新的公司。这就限制了那些第一次创业的人,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获得投资的机会,因为风险投资游戏是在一个极度紧密的联系中进行的。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人更乐意将钱投资给那些曾经立过公司的人,因为他们更有可能为自己带来回报。

女性创业家们在融资的过程中挣扎

在全球范围内,妇女创办企业并为获得资本所做的努力显得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为解决这一问题做了的一系列演讲,许多组织正在致力于解决问题。“因为缺少获得资金的途径,女性所得到的的投资要比男性少70%” Lesa Mitchell,考夫曼基金会的副主席,在纽约时报上如是说。她积极致力于问题的解决和推动改革。

这个问题也同样延伸到高科技产业,戴安娜项目发现,获得投资的企业里只有5%企业的管理团队的中有女性。而设立在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的报道称通过获得风险投资创业的企业中只有9.4%是女性在经营。Dow Jones Venture Source响应了另外一个研究成果,该研究中发现获得2010年风险投资的企业中只有6%初创公司有女CEO,只有7%拥有女性的创始人。尽管女性占不到财富500强企业CEO的5%,但她们占据了2012的商学院学生的31%(比十年前上升了26%),而在2008年女性取得了计算机和信息科学学位的比例达到18%。

部分的问题来自于风险投资领域的社会结构。“风险投资是一个基于人脉的过程。基本上你从你认识的人,或从认识的人认识的人那里获得投资。这是一个非常紧密的联系”, 巴布森学院Entrepreneurship专业教授也是现任Goldman Sachs' 10,000 Small Businesses项目的学术总监Patricia G. Greene如是说。

“这对于另外一部分人也会形成一种偏见”

投资与否通常都是凭借直觉。你是否信任这个人?投资人通常会寻找那些年轻的,聪明的,优秀的创业者进行投资,这是人的本性。而典型的投资这是一个年老的,直接的白人男性,因此典型的资金筹募者则是年轻的,直接的,白人男性。这对于另外一部分人就会形成一种偏见”。 Dave McClure,种子基金500 Startups的创始人说,“我们在进步”。

这不是公开的性别歧视;它是简单的心理学。Alisha Ramos,现在是品牌顾问的她曾是哈弗大学的学生,在大学时就对为女性提供资金进行了研究并获得荣誉。她十分同意McClure的观点,尽管她对女性进行采访时她们都认为性别并不是一个问题,但Ramos却发现,“整个生态系统都是以男性为主的,因此或多或少都会有来自男性的歧视,尽管她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男性性别歧视表现在两个方面,男性在感知特性方面同女性存在本质的不同。“我并不想批判男性,但这就正像他们不同的语言一样” Laurel Touby如是说,Touby 是mediabistro.com网站的创始人,她在2007年将该网站以2300万美元售出。“他们在男性的身上看到的被称作自信,而在女性身上看的到则认为是魅力,他们在男性的身上看到领导的才能,在女性的身上看到的还是魅力,他们为领导力投资,但他们并不为魅力投资。”

“如果我是个男性,你会说我这是魅力,如果我是男性你会说我这是领导力”

当Touby努力的为她的公司筹募资金时,她收到了一位潜在投资者所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是那些男性们不必回答的问题。“如果我是个男性他就会说为我身上具备了成功企业家的品质,但因为我是女性,他就将这些品质认为是其他的东西了,甚至是一些不太正常的事情。Touby,并不愿意接受这些质疑, “我以一个男性的口吻回应他, ‘如果我是个男性,你会说我这是魅力,如果我是男性你会说我这是领导力’,最后我说‘我是一个女性,请让我对此咆哮’,最后他他承认他可能是把我放进了一个模具,通过错误的滤波器来审视我。”Touby称她的回答是“百万美元的备忘录”,因为她的回答为她带来了一百万美元的投资。

Cheryl Kellond在创办Bia Sports,一个制造和销售专门针对女性的GPS运动手表的项目时就亲身经历过了这种类似的无意识的偏见。为了筹集到资金,她会见了很多的风险投资家,但是他们却很难领会她的观点,女性运动员会为没有专门为女性制造的的装备感到失望。“我和他们谈论运动和跑步我所说的都是开放式的问题,有一次我停下来,我问‘你能理解我说的吗?我正在说明一个市场的空白,而所有你问我的却是Garmin是做什么的?这就是为什么还有一半的市场正处于空白状态,你的问题恰恰证明了我的观点’”,她继续说道“如果我让我高大英俊的丈夫去和他们谈同样的问题,那他们就会毫无疑问了。”

此外,当Kellond真的找到一个愿意聆听她想法的投资商时她又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们听到了很多这样的回答‘让我告诉我的妻子,看看她是怎么想的’,但我不想找一个每做一个决定都去询问他的妻子的投资者”,最后她转向了Kickstarter并获得了40万美元的投资,Bia Sports 终于可以开始运营。

“我认为投资者所担忧的是,女性怀孕后就会回家照顾丈夫和小孩,这是我们经常听到的”, Greene说道“我真的不认同那种‘小女人不能做这样的事情的观点’,但我也能理解他们的那种担忧‘我把钱投给你,我怎么能知道你真的会真正的关心?’”

TheVerge-EdNacional-WomenTech-03-jump

解决问题的方法

对于这样的问题,并没有单独的简单的回答,而是由许多部分组成。首先是意识,男性投资者们很难从女性的视角来看待世界,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他们很难克服对女性的偏见。这体现在男性于女性的对话之中,体现在这一个个相似的故事当中。“我想知道那些有女儿的投资者是否会用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的。”Nemessanyi说道。

另一个举措就是增加女性风险投资家的数量,Center for Venture的报告指出,在美国2011年风险投资家中女性的人数占到12%,(投资家的种族构成较为单一似乎也值得重视,研究时还发现其他族裔的风险投资家仅占风险投资家人数的4%。)另一份报告则显示,在2011年的投资人排行榜中仅有两位女性,在风险投资公司里女性员工仅占8%

“他们看着我,那感觉就像是他们不知道雇用我可以干什么一样”

但是,这是一个艰难的道路。正如风险投资倾向于资助自己,他们雇用像他们那样的人。在出售掉mediabistro.com网站后,Touby试图在基金会里工作,但是她发现这同样非常困难,即使她是一个成功的富有经验的女商人。“同我竞争的是同样想获得这样一份工作的优秀的美国男性,我并不像他们,我不是一个银行家,我没有像他们那样的背景,我没有受到过像他们那样的培训,我只有和他们不一样的人生经历,因此我想要进入这样的公司工作是非常困难的。他们看着我,那感觉就像是他们不知道雇用我可以干什么一样”。

Untitled-3

女天使投资人是这个问题答案的另一部分,正是因为这个原Natalia Oberti Noguera建立了Pipeline Fellowship,她开展了为期六个月的培训教授参与者们如何对公司和创业者进行评估。在这个项目的最后每位女性都承诺为一个由女性领导的盈利性的投资公司提供5000美元的资助。

最后,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应该对女性创业这加以支持。37 Angels的Joanne Wilson,Ben Horowitz(以女性的视角发表博客文章),"The Lean Startup"的作者Eric Ries,和Dave McClure 都是很好的例子。“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Dave McClure推动了这个问题的解决,不仅仅是女性在讨论它,它使更多的男性也加入到讨论之中,这将是商业案例中所存在的问题更加明显,这不仅仅是性别和女权主义。”Oberti Noguera说道,Minshew说Cathie Black的投资为Muse公司带来了新的希望。Hearst Magazines的前主席号召其他的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家对于该公司加以关注。再过不就,这些创业者们就可以拿到那120万美元的投资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

机遇对于女性创业家公司获得投资非常的重要McClure说道,“女性创业家可以选择的投资公司其实有很多”,在他所投资的公司中有大约有20%是女性创立的公司,Ramos发现在过去的十年中在高科技领域有超过125家的公司有女性的合伙人或高层领导,这些公司进行了进行了公开募股,并有5亿美元的资金输出。

asdf_11

变化虽然缓慢,但最终将会实现。真正重要的是成功,成功就意味着金钱,意味着资金的的增加,大量的资本输出,大规模的的公开募股。这样的成功是有,但是还远远不够。“极少数的女性创业家会失败除非例外” Nemessanyi说道。

那一刻就在不远的将来

Untitled-4

每年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创业家们获得成功。经过数月的努力,Minshew完成一轮的融资。这是一个转折点?公司的成长和期望值的增长,不管Muse的领导者是谁,Muse成为了风险投资家们难以忽视的投资对象。对于一个风险投资公司,比一个糟糕的协议更糟糕的是错过了下一个大的机会。“3百万人的力量要远远大于七万人的力量”, 群众的力量可以为女性创业家们带来更为美好的未来。

Via TheVerge

硅谷 找灵感 女创业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