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管理层震荡内幕:创始人与盛大利益失衡
王根旺 王根旺

起点管理层震荡内幕:创始人与盛大利益失衡

一神秘机构承诺给予资金支持另起炉灶的传闻,让早已危机四伏的起点中文网团队与盛大决裂——骨干集体出走几乎已成定局。这意味着处于IPO缄默期的盛大文学来说,无疑是个麻烦。

  一神秘机构承诺给予资金支持另起炉灶的传闻,让早已危机四伏的起点中文网团队与盛大决裂——骨干集体出走几乎已成定局。这意味着处于IPO缄默期的盛大文学来说,无疑是个麻烦。

  来源:腾讯科技 雷建平

  起点中文网与资本方盛大的矛盾终于爆发。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昨日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起点部分员工提出辞职,董事会已批准他们请求,自己将直接负责起点工作。这也意味着在盛大文学筹备IPO的静默期,因突然爆发的一场“大规模辞职”就此戏剧性收场。

  不过,精彩的故事或许刚刚开始。知情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盛大文学高层曾与起点编辑们进行沟通,面对可能上市的诱惑,起点的编辑们本来达成妥协,恰巧此时,一个神秘机构入场与起点高层建立联系,承诺给予足够的发展资金,资源和独立性完全满足起点团队对于网络文学未来发展的自由和需求后,让起点管理层最终选择决裂。

  此前传闻称,以起点创始人吴文辉为首的管理层不仅拉着核心的骨干出走,连起点的作者也一并要拉走,准备另起炉灶,做一个与起点类似的文学网站,直接与盛大文学对抗。多方消息显示,这一传闻已基本可确认。

  知情人士向腾讯科技指出,吴文辉团队早在2个月前就开始四处寻找融资,而最终该团队获得了来自百度的高达亿元的投资意向。一旦吴文辉团队获得巨头扶持,盛大文学难免会受到影响。这或许是侯小强在邮件中强调“遵守职业精神和商业伦理”的原因。

  此次盛大文学离职门风波早已埋下伏笔。早在去年国庆节前夕,盛大文学任由榕树下公司总经理“共和国裁缝”公开抨击CF0梁晓东不懂业务却一手遮天,并指出“江湖有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盛大文学旗下聚石文华总裁“没刀皮匠”也公开宣布提交辞呈。

  一位盛大文学旗下网站高层当时就指出,文学子公司与盛大资本方矛盾由来已久,最主要的就是利益分配问题。此前网络文学并不赚钱,甚至很长时间处于亏损状态,随着正版化提升及无线阅读持续赚钱效应呈现,盛大和文学旗下子公司管理层矛盾加剧。

  祸起无线阅读赚钱效应

  可共苦,但不能同甘,这是起点管理团队与盛大资方的真实写照。当初,起点管理层与盛大资本方也曾有蜜月期。2007年,起点出售给盛大时,创始团队出手了大部分股份,失去了对起点话语权,盛大也放心大胆投入,通过系列收购,让起点迎来发展高潮,一举奠定行业老大地位。

  2008年盛大文学成立时,起点虽然也曾有初创员工出走,也闹着要独立上市,但依然统一在盛大文学的旗帜下。在那个网络文学盗版泛滥,文学网站艰难生存的年代,起点千字二分到五分;分成比例为作者一半,网站一半。起点可谓是举步维艰。

  那时候,即便如此的商业模式,侯小强为维系尚存的收入,不惜与百度等巨头较量,公开发狠话,像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的打盗版,起点的管理层则享受着盛大鼎盛时期光环的荣光。不过,随着手机付费阅读时代到来,一切发生改变。侯小强去年7月曾透露,2011年仅在中国移动一家,就有超过6800万读者阅读盛大文学内容,其中2100万用户付费购买。云中书城不到一年时间总下载量超过800万,总订单数超过千万,被付费下载的图书近47万种。

  去年7月盛大文学又宣布云中书城付费订单数超1000万,移动客户端安装激活量近800万。云中书城Android端和云中书城lite版分别登上Google Play和App Store相应排行榜榜首。

  营收方面的变化更说明问题,盛大文学财报披露,2012年第一季度在线业务划分为在线付费用户、无线服务、在线广告、版权许可及其他业务,这五项业务第一季度的净营收分别为5212万元、5278万元、1677万元、851万元和204万元,在营收中所占比重分别为27.2%、27.5%、8.7%、4.4%和1.2%。

  无线服务营收已成非常重要的一项营收。而来自运营商的阅读基地业务分成则是其中主要部分。侯小强曾表示,未来从版权销售渠道来说,移动互联网将是最大的一块。

  

 

  无线服务营收增长趋势非常明显(图片来自i美股)

  网络文学的地位在日趋呈现,盛大文学的赚钱利益在增加。反观整个盛大集团,游戏业务停滞不前、创新业务很多是浅尝辄止或失败告终、各个业务线高层动荡不堪,盛大文学在盛大内部的价值毋庸置疑,起点作为文学核心,地位也应当日趋牢固。

  不过,起点管理层的地位及收益并未有明显提升。一位网络文学界人士指出,吴文辉团队当初并没有从出售起点的过程中太多受益,可每个管理层仅仅获得几百万的现金价值,这在当下动辄估值上亿元的公司出售中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也使得这些管理层心生不满。

  云中书城的快速发展也并没有让起点管理层收益,相反,使起点在集团业务中越来越被边缘化。一位知情人士抱怨,不仅仅很多本属于起点的权限被收取(比如手机业务及版权业务),而且在利益待遇上更是被彻底打入冷宫。云中书城和起点相比,相同工作岗位以及职级的员工,云中书城的工资可以是起点的数倍。

  上述人士指出,尽管盛大文学前景很好,不过,资本市场根本就不看好,盛大CEO陈天桥又一直想将文学卖个好价钱,不愿意流血上市,这也导致文学上市计划拖延至今。盛大甚至找百度谈过,想将文学卖给百度,也因为估值方面的因素并未成功。平时的摩擦,对业务发展的分歧,以及对利益分配的不满,怒气的堆积逐渐变成量变过程。恰好在此时,外界抛出了橄榄枝,给了种种许诺,最终让吴文辉等管理层选择出走单干。

  吴文辉并不愿就团队出走一事作出回复,仅表示需找盛大文学公关部回应。侯小强表示,对于外界指盛大文学上市无望的说法,没有兴趣做任何评论。据悉,盛大文学是一个由众多文学网站和出版社构成的控股公司,此次起点大规模离职事件在文学成立这几年并不多见。

  出走团队傍大佬 盛大文学或受制

  吴文辉率团队出走,很可能在产业资本的助推下,搅动整个网络文学市场。这对于一直上市受阻,却渴求上市的盛大文学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去年盛大招揽前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邱文友加盟担任总裁,并出任盛大文学董事长,当时就有猜测称其任务之一就是推动盛大文学上市。

  盛大文学内部人士透露,盛大正在对市场行情进行考察,一旦时机成熟也将启动暂停的IPO计划。对于当前的盛大文学管理层来说,当务之急,不仅要紧急摆平这件棘手的内乱,也要为可能出现的新对手搅局做好准备。

  侯小强则对腾讯科技强调,起点发展到今天,平台建设和作家、用户体系已经自成一统,建立起比较高的壁垒,起点历史上也经历多次变动,并未对起点造成冲击。言下之意,吴文辉团队出走创业后盛大文学地位依然不会动摇。

  不过,这起团队出走事件也让盛大文学管理层反思。侯小强表示,这次变动对盛大文学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会,起点将会提供更多机会帮助员工成长,更好地探索由编辑到经纪人路径的可能性。让员工的成长成为起点中文网的企业目标。

  盛大文学也将迎来更大变革。一位内部人士表示,起点文学此前也进行过多次改革,因为种种原因,这些改革成果在外面看来并不显著,此次事件后,起点文学也进行更大调整。

  比如起点将以更大的力度建设平台,在用户体验和社区建设上投入足够;更开放的姿态和渠道合作;起点还会探索更具有创新性商业模式。在声优、编剧和漫画等衍生产业链上做足工作。此外在福利制度、作家的品牌建设和未来的成长上投入更多。

  这也并非是场面话,在百度、360、奇艺等互联网企业上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做推广后,盛大文学正在筹备举办一场类似活动。这一次盛大文学旗下众多作家如“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柳晨枫”等将一并出席。侯小强的想法是,让这些作家参加更多文学研讨会,参加湖南卫视等活动,提升作家品牌,帮助其获得更多收益,更大程度增强起点的吸引力。

盛大文学 起点中文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