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歌手》为何走红?
王根旺 王根旺

《我是歌手》为何走红?

同样是音乐类节目,如果说2012年是《中国好声音》的天下,那么2013年则是《我是歌手》先声夺人,《中国达人秀》、《我爱记歌词》等都有点“垂垂老矣”的感觉。 《我是歌手》是怎么成功的呢?

来源: i黑马 ?作者:卢旭成

【i黑马导读】如果说2012年是《中国好声音》的天下,那么2013年则是《我是歌手》先声夺人:收视率2.57;收视份额10.13%;全国同时段收视率第一;一条15秒广告由8.6万元暴涨到13万元;某选手商演身价飙升20倍至50万元……《我是歌手》是怎么走红的呢?请看解读!

最近在微博上,在生活中,总有人不断提起《我是歌手》,一些创业者也看得兴致盎然,比如猎聘网CEO戴科彬在微博里这样说:

在微博里一扫,发现不少人都在看《我是歌手》,林志炫还是我在大学时候的感觉,幸亏他出来了,抒情了一番,他是为音乐而生的。羽泉改这首小虎队的歌很有感觉,虽然是老男人,但是卖萌卖得很有创意!大家觉得如何?

同样是音乐类节目,如果说2012年是《中国好声音》的天下,那么2013年则是《我是歌手》先声夺人,《中国达人秀》、《我爱记歌词》等都有点“垂垂老矣”的感觉。

《我是歌手》是怎么成功的呢?I黑马总结了7点原因供行内人士拍砖。

1、重拾创业精神和准确品牌区隔

当2012年《中国好声音》红遍大江南北之时,恐怕不少人都会觉得浙江卫视对湖南卫视造成了巨大的挑战,因为浙江卫视除了《中国好声音》外,还拥有了有周立波加盟的《中国梦想秀》(实际上是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的山寨)、由华少主持的传统K歌类节目《我爱记歌词》,如日中天。曾靠《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牢牢占据了音乐娱乐类节目头把交椅的湖南卫视似乎没有还手之力,只能靠《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节目苦苦支撑。当然,《百变大咖秀》也算受欢迎,但怎么在音乐秀类节目重拾旧山河,重树自己的江湖地位?湖南卫视提出的口号是“领show2013”,显然就有重振河山的意思。这恐怕是需要有点“再次”创业的精神,不能躺在超女和快男的功劳簿上睡大觉。最简单的反超就是引进国外成熟的节目,这次引进的是韩国的《我是歌手》,赛制几乎都一样。

此外,湖南卫视要想在“草根音乐选秀”红海超越《中国好声音》有难度,独辟蹊径是明智的。《我是歌手》的定位是成熟的歌手之间的PK对决,这就跟其他音乐选秀节目进行了区隔,很容易做成这个细分领域的老大,而且《我是歌手》不是海量的草根选手选拔,组织成本更低。难就难在刚开始如何说服已功成名就的歌手来像草根选手一样来PK和选拔,来讨好观众,所以说节目组的创业和奋斗精神尤为重要,不管刚开始怎么妥协,可以找一些不怎么出名的选手来撑场子,但还是要有一些知名歌手的。《我是歌手》的总导演刚开始甚至连黄绮珊这样的“过气”选手都要苦苦哀求,更何况别的知名歌手了。

2、粉丝是收视的基础

跟《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快乐男生》等草根选秀类节目不同,这些节目的参与者之前都鲜为人知,完全寄希望于通过参与节目平台来成名,节目如果起不来,选手也很难出来。《我是歌手》的参与者都是成名的歌手,无论是尚雯婕还是林志炫,都有自己一批铁杆粉丝,可以说有观众基础了,剩下的只是怎么利用好这个基础。

3、制造话题,炒作节目

一档节目如果不通过炒作话题很难出名的,无论是《非诚勿扰》的宝马车上笑还是自行车上哭,还是《非你莫属》主持人对求职者的“刁难”、《中国好声音》选手背后的各种故事,莫不成为节目爆红的重要原因。《我是歌手》的成熟歌手们天然具有话题性,也愿意配合这种话题的炒作,比如齐秦的离开等。湖南卫视还炒作过“泪点女”和“陶醉哥”等。

4、核心:一场场视觉盛宴让观众很享受

草根选秀类节目选手实力参差不齐,观众对他们完全是未知的状态,唱好了自然是惊艳,唱不好也正常,节目难以始终保持高水平。而《我是歌手》的选手,都是实力唱将,在舞台上浸淫多年,每一次登场都是“视觉盛宴”,容易获得观众的快速认可。

5、竞争机制让歌手卖力表现

《我是歌手》完全引入了韩版节目的竞争机制:每场都有排名,连续两场综合排名靠最后的歌手要离开,这种机制让有名气的歌手们自然不能示弱——不能丢人,不能被淘汰,要赢。这就要全心投入准备节目,这可能比他们开自己的演唱会或者参加一些所谓的春晚等节目的表演估计还要用心,只要用心,观众是看得到的,收视率迅速飙升为全国第一就不出奇了。

6、不断展现变化和“熟悉”的新鲜感,讨好观众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成熟歌手通过演绎其他歌手的成名曲,展现不一样的风格,这给观众带来新鲜感。如果说《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等草根选秀节目是通过“陌生”的脸孔和他们的表现给观众带来新鲜感,那么《我是歌手》就是通过歌手对不同歌曲的演绎来展现熟悉(大部分是老歌)而有趣“新鲜感”,这种新鲜感来得更“专业”“亲切”,更带给人享受。观众每次都会期待自己心目中的歌手下次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7、淘汰机制和利益诱惑搅动音乐圈

《我是歌手》通过不断淘汰歌手,引入新的歌手,比较容易搅动音乐圈,比如近期引入了零点乐队的周晓鸥,既为节目注入新的风格,同时又能吸引新的零点的粉丝和观众来关注这个节目,一举多得。

《我是歌手》刚开始使用的是一些名气并不是太大,有点“过气”的歌手,这些歌手难得有这么好的曝光平台,会卖力表现,随着节目收视率的飙升,他们的身价也急剧上涨:

据公开报道,黄绮珊与那英同期出道,曾因为爱情远嫁台湾,事业上几度沉浮,婚姻失败后甚至想过自杀。2000年发行专辑《只有你》时,并未获得市场关注。之后,黄绮珊这个名字渐渐淡出歌坛。据称她是在《我是歌手》的总导演洪涛洪涛三番五次的围逼下,才勉强答应参加节目的,如今,她的商演身价据说已经飙升20倍,达到了45万元至50万元,以往的专辑在网上被炒到千元一张。

这种示范作用是很明显的,刚开始节目组也有意炒作这种效应。因为在中国环境下,歌手主要还是靠商演来获取收入,所以节目组现在可以选更多更有名气和实力的歌手来把这个节目推往更高的高点。

创业 评热点 我是歌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