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艺男青年对互联网的吐槽!
老雅痞 老雅痞

一个文艺男青年对互联网的吐槽!

Ireland's+Kevin+Doyle+celebrates+scoring+the+winning+goal

i黑马 导读:上周六,有朋友在微信里分享了篇名为《重生的,不仅是音乐和天堂》的文章,起初黑马哥没有在意,以为是把音乐比作天堂的文艺稿,但不一会又有另外一个人分享了这篇文章。好奇心害死猫,黑马哥不得不点,原来说的是一本停刊多年的摇滚杂志以APP的形式复刊。这到底是本怎样的杂志?黑马哥找来身边的文艺青年,结果却惹来他的吐槽。

相对大多数音乐爱好者,我其实更是一名小众的音乐听者,书架上堆的都是每期发行量小于一万册的《重型音乐》和时刻面临“政府强拆”的野鸡杂志《我滚》(《我爱摇滚乐》),可得知《音乐天堂》重新归来的消息的时候,也十分兴奋。这样的兴奋是一位普通音乐爱好者纯粹的喜悦,是对一本有十几年历史的音乐杂志的尊敬,是对那群被时代所淘汰却终又重拾理想的音乐人的感动。

《音乐天堂》始终怀着向中国人传递欧美流行音乐文化的理念,那些泛着青春光泽的铜板纸页,磁带和CD不知道拯救了多少迷惘中的80后孩子,安慰了多少孤独困苦的心灵,然而,当它再次出现在人们目光中的时候,并不是像个老朋友一样躺在熟悉的校门口报刊亭,而是穿着崭新的服装昂首站在app store的门口,它摇身一变,从被互联网淘汰的失败者变成了一位重新在互联网里攻城略地的战士。对此,有人欣喜若狂,因为他们觉得当年的《音乐天堂》回来了,虽然是在互联网上,可内容不会变,也许会更加便宜甚至免费;有人感觉到难过,因为他们突然领悟青春不再归来,突然领悟被互联网淘汰的一切都将被互联网所替代。

国外传统媒体与国内的现状类似,也许还要严峻,比如苹果公司和谷歌音乐都签约了不少大牌音乐人,发行了很多专辑,可不同的是,欧美国家的版权制度以及互联网规则方面要比中国发达得多,无下限的盗版,抄袭,浑水摸鱼,恶意竞争,虚假信息广告等等不良现象要少的多, 这些现象会严重影响互联网的正确发展,阻碍了各类互联网产品的良性竞争和进化,会使得面对和使用互联网的人们无从判断以至于怀疑,这样整个社会对互联网的看法又反过来阻碍了互联网的发展。

诚然,互联网化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无论是报纸,书籍,杂志等等都像患了同一种癌症似的慢慢走向没落和灭亡。如果你面对一个愿意拥抱互联网的人,关于互联网的好处,他能够跟你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他会说更加方便、快捷、便宜、开放、自由等等,他能够讲到时代的潮流是新媒体,能够讲到互联网让你随时随地感受信息的通畅和社交网络的无处不在。然而,对于我和一些人来说,在知道这些优越性之后,依然有些无奈和失落。

我从不贬低互联网,也感谢能够从网络下载到现实中无法寻找到的mp3,可是那种落寞感却无法通过这些抵消掉。互联网带走了无数的杂志,带走了无数的书店,带走了无数的报摊,又带来了微信、QQ、微博、陌陌和不计其数的APP,它让人们猛一抬头,发现自己不是活在自己的渺小世界里,而是活在一个交叉繁复的庞大网络里。可以自由的发言,如果愿意,可以让别人知道自己每一刻的位置和情绪,也可以获得任何想得到的资讯,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做到这些能更加满足和幸福吗,不会。嘈杂之后,人们继续埋下头玩空虚无聊的手机游戏,爆炸的资讯轰炸之后,大脑里能记住的却少之又少,移动互联网像一栋栋高楼大厦,让人们有了更舒适更安全的在住所,有更好的后勤服务,只不过,我们之间的墙却变得更厚,我们见面颔首微笑,却谁也不相信谁。

回到《音乐天堂》APP,创办者胡思科说整个互联网产业已经朝着利好的方向变化,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是更健康的生态,比之早期互联网用一种摧毁性的方式去完成开疆扩土,移动互联网更像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对传统互联网的一种修正,会更顾及传统行业的游戏规则。我相信以胡思科为首的这群音乐杂志创办者,因为音乐会给予他们一定的理想操守和价值观,我也希望他们不要轻易地流入粗陋简单的互联网炮制大潮,通过增加数量和噱头吸引流量,或者被广告毁了杂志的名声。

也许我们不能再回到那段黯然时光里淘得一本杂志如同觅得一丝阳光的日子,我们不能再获得在失败阴影里获得一张CD如同获得一个世界般的喜悦,我们必须在耀眼的LED屏上阅读乐评,摸不到磁带的质感只能从ipod里听到声音。可是我们没必要沮丧,因为毕竟没有人可以拒绝互联网时代的真正到来,我们能做的,是希冀重得一份纯粹。

本文作者为 i黑马专栏作者 ?@_曾游?转载请注明出处:ww.iheima.com

找灵感 吐槽 文艺男青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