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全球创业动态——全球创业观察2012报告要点
老雅痞 老雅痞

把握全球创业动态——全球创业观察2012报告要点

编译:卢远添 谢涛 冉伟

【导读】2013年1月17日,GEM(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全球创业观察组织)发布了第14个年度报告——全球创业观察2012年度全球报告。超过19.8万名成年人参加了本年度的调查。他们来自69个经济体,代表着全世界约74%的人口和87%的GDP。

报告发现:纵观全球,人口结构变化、技术变革、经济波动以及其他动态力量正前所未有地改变着这个世界,并且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会。应对这些动态变化的重要响应之一便是政府、组织和公众对创业精神的日益重视。

报告认为:虽然创业不是万能的,但它必定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然而,仅为了增长而增长是不够的。以创业促进经济增长需要解决包容性问题,并且确保创业活动能够增进社会福祉。

报告关注创业对社会的积极影响,重视创业环境的重要性,幵就如何创造良好的创业环境提出了政策建议。

本年度报告还有一个特别的关注主题——移民创业。

2012年的春末和夏初,来自69个经济体的19.8万位成年人参加了全球创业观察(GEM)的调查。这个群体代表了全世界约74%的人口和87%的GDP。

第一部分 主要发现

报告的主要发现如下:

1.1 创业态度

在一个经济体中,积极的创业态度表明人们对参与创业活动的偏好。此外,创业态度显示出一个社会为创业者提供的文化和金融支持的程度,并且催生潜在利益相关者来为创业者提供必要的帮助。GEM考察个人对机会,能力,惧怕失败以及创业意愿的认知。在很多经济体中,调查还关注:社会对创业作为一种职业的认可,以及创业家的社会地位和媒体关注等相关问题。

1.1.1 机会与能力认知

平均而言,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体的个人对创业机会和能力拥有很高的认知度:70%的受访者认为未来6个月有良好的创业机会,76%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具备必要的创业技能和知识。该地区经济体大部分为要素驱动经济体(经济发展的最早阶段),其积极的创业态度与较高的创业率是相符的。

虽然均主要为效率驱动经济体,拉丁美洲在创业态度方面的的认知度水平要远高于非欧盟地区(non-EU,指本项研究样本中的俄罗斯、土耳其、波黑、克罗地亚、马其顿等国家——译者注)。这一结果表明,除经济发展水平外,还有其他因素影响态度认知。而在另一方面,亚太/南亚地区的研究结果表明地理因素并不是影响态度认知的决定性条件。该地区较为富裕的经济体(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对机会和能力的认知度低于平均水平,而处于更早期发展阶段的经济体(如中国,巴基斯坦和泰国)的认知度高于平均水平。

一般来说,对机会和能力的认知度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呈下降趋势。调查结果表明,要素驱动经济体的认知度几乎是创新驱动经济体的两倍。

1.1.2 惧怕失败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体的惧怕失败率最低,只有24%的受访者表示因惧怕失败会阻止他们创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经济体的平均水平也较低。

一般而言,经济发展水平阶段越高,惧怕失败率也随之增加。调查中,惧怕失败率最低的是马拉维(12%),最高的是希腊(61%)和意大利(58%)。

1.1.3 创业意愿

从经济发展水平看,平均创业意愿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发生大幅下降,要素驱动、效率驱动和创新驱动经济体的平均创业意愿分别为48%,26%和11%。从地理位置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创业意愿最强(53%),这与其对机会与能力的积极认知相符。然而,对机会的良好认知并不一定促成必要的创业意愿。举例来说,在亚太/南亚地区,约30%的人认为有创业机会,但只有17%的人表示在未来三年里有创业计划。非欧盟和欧盟地区的创业意愿也较低,分别为18%和11%。

1.1.4 创业认可

在拉丁美洲/加勒比海,中东/北非(MENA)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超过3/4的受访者认为创业是一个不错的职业选择。值得注意的是,在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大部分人认为创业家的社会地位不高,并觉得媒体对创业缺乏正面关注。这表明,也许创业具有实际的吸引力,但很多经济体中创业者的社会地位和被媒体关注的程度并不高。

欧盟在上述三个方面的测量值均较低。只有约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创业是不错的职业选择,并且获得正面的媒体关注,而2/3的人认为创业者的社会地位较高。其原因很可能是,在这些发达经济体中,人们有更多的职业选择(为现有公司和政府部门工作)。

1.2 创业活动

早期创业活动指数(TEA)是GEM的重要指标,它衡量一个经济体中创业者数量在成年人(18-64岁)中所占的比例。人均GDP较低的经济体,其TEA指数往往较高,这与其较高的“生存型创业”动机比例是相关的。相反地,人均GDP较高的经济体TEA指数较低,但其”机会型创业”比例较高。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经济发展水平对应着一定的创业活动类型。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的TEA指数最高,在这些地区中,赞比亚(41%)和厄瓜多尔(27%)的TEA指数最高。亚太/南亚地区较为复杂,该地区TEA指数最高的是泰国(19%)和中国(13%)。

虽然要素驱动经济体的TEA指数通常高于既有企业指数,但创新驱动经济体中二者差别较小(前者略低于后者)。希腊,西班牙,瑞士,爱尔兰,芬兰,日本,韩国和台湾的既有企业主数量比创业企业高出至少1/3。从地理位置上看,非欧盟和中东/北非地区的TEA指数和既有企业指数均较低,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两个指数均处于较高水平,且TEA指数比既有企业指数高2倍。

企业终止的原因也表现出地区性差异。例如,融资问题被认为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企业终止的主要问题,但在亚洲却是个次要问题。在美国和欧盟,企业终止往往有更积极的解释(如新的工作或创业机会)。

1.2.1 生存型和机会型创业

从经济发展水平上看,生存型创业比例随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呈下降趋势,而机会型(亦为改善型)创业则反之。从地理位置上看,即使处于同一经济发展水平,也存在地区性差异。例如,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大部分属于效率驱动经济体,其机会型创业比例是生存型创业比例的两倍。相反地,非欧盟地区虽然也主要属于效率驱动经济体,但机会型创业和生存型创业的比例相当。

1.2.2 年龄分布

报告显示,在所有经济体中,25-34岁年龄段的创业者比例最高,其次是35-44岁,二者之和约占创业总人数的50%。在智利,韩国,新加坡,荷兰,英国和美国,35-44岁年龄段创业者人数比例最高。年轻人创业在非欧盟地区较为普遍,一半的创业者为18-34岁年龄段。中国的创业者年龄分布特征显着:57%的创业者为18-34岁年龄段,不到1/4的创业者为45-64岁年龄段。

1.2.3 性别差异

在不同的经济体中,参与早期阶段创业活动的性别比例差异较大。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创业者男女比例相当,而在中东/北非地区,男性创业者是女性创业者的2.8倍。在埃及,巴勒斯坦和韩国,近1/5的创业者为女性。更值得注意的是,巴基斯坦的女性创业者比例仅为5%。在各经济体中,女性创业比例高于男性创业比例的国家只有厄瓜多尔、巴拿马、加纳、尼日利亚和泰国。

1.3 增长预期

如果说TEA指数是表示一个经济体中创业家的数量,则增长预期(主要指:对来年增聘员工人数的预期——译者注)是对创业活动的质量进行衡量。不同的创业者的增长预期目标有所不同。对于一个经济体而言,这对其就业增长以及竞争优势有很大的潜在影响。

调查结果发现,虽然非欧盟地区的TEA指数较低,但近1/5的创业家表示预计将增聘20名或更多员工。此外,对于一个创新驱动经济体而言,美国的TEA指数和增长预期都很高,这集中表现在创业的盛行及创业精神的影响力上。相对于所属区域的其他经济体而言,土耳其,拉脱维亚,新加坡,中国和哥伦比亚的TEA指数和增长预期均较高。

1.4 专家调查

本国专家调查(National Experts’Survey,NES)考查了本国专家对创业框架条件(Entrepreneurial Framework Conditions,EFC)九个方面的一些见解:影响创业环境的因素以及创业活动的水平和表现。

总体而言,几乎所有经济体的专家都认为物理基础设施是一个积极的因素。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东/北非、亚太/南亚以及非欧盟地区的大部分经济体中,内部市场动态被看作是一个积极因素,但该因素在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欧盟和美国影响较小。

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大部分经济体认为创业教育是一个积极因素。相反,创业融资在该地区是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负面因素。虽然鲜有经济体把融资看为最负面的因素之一,但也极少被看做是积极因素。

文化与社会规范、研发转移被看做是美国创业环境中的积极因素。相反地,其他地区大部分经济体均认为这两个因素是本地区的不利因素。大部分欧盟和非欧盟经济体则把商业基础设施视作积极因素。

1.5 创业与移民

2012年,GEM的调查增加了一个特别的主题,即创业与移民。当今世界有2.1亿国际移民,且预计在未来十年内还会进一步增加。通过知识与信息传递,全球贸易,创造就业机会以及其他效益,移民创业对移民目的国和来源国经济均可能带来显着贡献。在创新驱动和要素驱动经济体中,移民的TEA指数要高于非移民的TEA指数。效率驱动经济体则相反:移民的TEA指数要低于非移民的TEA指数。

调查结果突出了移民创业者的潜在影响(尤其是相于对发展定位和国际销售而言)。在要素驱动、效率驱动以及创新驱动3种经济体中,预计能创造10个或更多就业机会的移民创业家比例分别为23%(非移民为9%),25%(非移民为16%)和20%(非移民为14%)。

在效率驱动经济体中,一半以上的移民创业家表示他们在本国以外的国家销售产品和服务,而非移民创业家的比例仅为1/3。创新驱动经济体中的移民和非移民差异较小,但移民创业者的国际销售绝对比例更高。然而,在要素驱动经济体中,移民创业者的国际销售比例不比非移民创业者的国际销售比例高。

第二部分 结论与启示

2012年度GEM全球报告强调全球创业的多面性和动态性。虽然相同地理区域和同一经济发展水平的经济体存在一些共性,但每个经济体的创业家各有特点。随着制度环境的改善以及政治经济环境的转变,这些特点很容易发展变化。

2.1 创业态度

  • 创业态度是潜在创业家的重要指针,且反映出公众对创业活动的社会支持度,通常说明了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水平。例如,要素驱动经济体的创业态度水平通常更高,因为创业是一种较为常见的收入来源。
  • 积极的态度反应创业家的雄心和社会的支持。这应该维持在一个广泛的高度,因为一些经济体在发展,而另一些则正可能遭遇周期性的困难。
  • 对于要素驱动和效率驱动经济体,尤其可以把支持集中于更有潜力的企业。所实施的计划应满足各种水平的创业活动——小型、中度增长以及高潜力商业活动。

2.2 创业活动

  • 总体而言,TEA指数在很多经济体都呈上升态势。但TEA指数中的性别差异在世界范围内依然广泛存在。女创业家们未能获得充分的权利或支持以投入到新的创业活动中。原因可能包括文化、社会态度、可获得资源和机会等方面。那些促进社会态度改变,以及培训、支持和鼓励女性创业的政策,将改善社会的包容性、促进经济的增长。
  • 社会可以受益于任何年龄段的创业家的能量。不管年龄几何,当有创业机会且就业不足时,创业可以为他们自己以及他人创造就业机会和收入。就年轻创业家来说,他们具有新鲜的想法、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对技术的悟性,以及日渐成熟后所带来的经验、网络和信誉。然而,相对于年长的创业家来说,年轻创业家更需要各种不同的支持措施。
  • 哪怕是创业失败,其带来的丰富经验,对于创业者从事新的创业活动,或是参与到既有组织以及(以顾问、投资者等身份)支持其他创业家的活动均是一笔宝贵财富。有关数据表明,连续创业者往往能够比新的、缺乏经验的创业者获得更大的成功(同时也更有影响力)。

2.3 创业与就业机会

  • 定位于高增长的创业活动将创造就业机会,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增长预测会受创业者愿望、业务质量、内部市场需求、劳动力供给、国际市场准入和其他因素的影响。努力改善劳动力市场,发展国内市场,并为进入国际市场提供便利,可以更具体地满足创业者的特定需求。
  • 在诸如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些地区,失业和青年人口不断增长已经成为一个主要问题。通过制定和实施相关政策以鼓励年轻人创业、支持那些拥有高员工增长预期的企业,是创造就业机会、保证经济增长及社会稳定的关键。

2.4 创业框架条件

通过对本国专家的访谈发现,中小学的创业教育水平很低,这表明各国和全球需要努力以改善这一因素。对于其他创业框架条件,每个地区有各自的优势,但各自也有需要改善的方面。虽然某个经济体的成功政策并不能保证在其他经济体中也能取得成功,但在跨区域借鉴方面,它们都值得学习和探讨。

2.5 法律框架

建立公平和可预测的规则,从而塑造经济与社会交往的基础,与机会型创业活动的水平有着很强的正相关关系。高增长期望的创业家对法律制度尤其敏感。如果法律薄弱,准入制度虽然仍可以增加新创业家的数量,但极少能够获得增长。因此,如果一个经济体的政府只是通过制定简单的准入规则宣称支持创业而没有强有力的法治,创业实体的质量将因此受损,最终地,创业对经济的影响将减弱。

2.6 移民创业

移民创业家对移民国以及来源国的经济增长和全球竞争力均可以做出重大贡献。GEM的研究结果表明,在所有发展水平的经济体中,移民创业家都有更高的增长期望。此外,在效率驱动和创新驱动经济体中,他们更倾向于将商品出售给国际客户。因此,移民创业家可以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全球竞争力以及影响资源、信息和技术的转移。移民接收国的决策者应该认识到移民在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商业环境国际化方面的价值,而移民来源国经济体则应该尽力建立和增进与移民的联系。


资本实验室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