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吴仁宝和他的争议华西王国
王根旺 王根旺

企业家吴仁宝和他的争议华西王国

面积35平方公里、3.5万人口、524.5亿元、上缴国家税收8.59亿元、人均收入8.8万元、家家有别墅、户户有轿车……这是华西村华丽的数据。而华丽数据背后也有诸多隐忧

i黑马导读】面积35平方公里、3.5万人口、524.5亿元、上缴国家税收8.59亿元、人均收入8.8万元、家家有别墅、户户有轿车……这是华西村华丽的数据。而华丽数据背后也有诸多隐忧:41名党委副书记中,吴仁宝家族成员占据近半;财富集中化;转型困难;管理混乱……华西的集体经济还能走多久?

 

3月18日,原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因病去世,享年85岁。他被称为“中国最有名的农民”,曾将贫穷落后的华西村建设成为中国公认的“天下第一村”。他曾于2005年作为封面人物登上美国《时代周刊》。

1928年11月,吴仁宝出生在江苏省江阴县华墅乡吴家基。33岁开始担任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党支部书记,直到2003年卸任。他的儿子吴协恩经过选举,成为他的继任者。

年入524亿元的江南小村

在吴仁宝治下,华西村走上“集体经济,共同富裕”道路。1999年,华西村股份公司在深交所上市;2004年,华西村将周围的华明、泾浜、前进等十多个村合并进华西村,组建大华西村,面积达30平方公里,人口3万多人。

到2006年,华西村已由原来的0.96平方公里、1600多人口,扩展到35平方公里、下辖13个村、3.5万人口。2012年,这个江南小村现销售收入524.5亿元、上缴国家税收8.59亿元、村民人均收入8.8万元。村民家家有别墅,户户有轿车。

光环背后

看起来华西村是一个典型的集体企业,然而有传言称华西村已成为吴仁宝家族控制的企业。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有研究者统计后指出,吴仁宝4个儿子可支配的可用资金(可用资金被定义为扣除所得税后的净利润)占华西村资金总量的90.7%。

而《21世纪经济报道》2003年7月16日曾报道,从党内职务来看,华西村党委的五十多人中,“以吴家为核心的圈子达到36人,占党委总人数的72%”。有学者整理了42年来华西历任村干部的名单,一个不变的事实是,华西村最高掌权者始终是吴仁宝。

华西的集体经济还能走多久?黑马哥摘选《中国经营报》?2011年12月精彩报道如下:

转型困难

目前,华西村面临的困难是钢铁、纺织等传统产业日趋衰落,而新产业里,也无IT、新能源等高科技型企业,发展也屡陷困境,一时间进退两难。

此前,在华西的产业结构中,钢铁产业始终占据龙头地位,其收入一度占华西总收入的60%~70%。但在2008年之后,钢铁行业利润已越来越小,也因高能耗、高污染而成为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调控对象,吴协恩曾表示,自2008年起,已经先后关闭了八家相关的企业。

不过据记者了解,剩下的钢铁企业也日子难熬,已处于存亡之边缘。

“原先的四大产业,钢铁、纺织、物流、旅游均效益不好,其中最为核心的钢铁工厂多数处于亏损状态。”一位钢铁厂内部人士透露。他表示,目前华西最为赚钱的就是房地产公司,该公司以并村过程中的征地起家,目前,在华西村和江阴市均有地产项目,但这也弥补不了钢铁等企业亏损带来的财务亏损。

一位安徽籍的华西不锈钢厂员工向记者表示,该工厂自今年10月份起已放假整整一个月,11月份工人来干了六七天后又接着放假,到现在一直没开工。停工期间,一个月工资750元。“效益不好,厂里也不说辞退你,就每月给你750元,让你熬不住了自己走。”

钢铁等传统产业的衰败也让华西村高层有所察觉,这两年,华西村开始在金融、投资、航运等诸多领域投入重兵,吴协恩曾称:“陆上有仓储,江边有码头,海上有巨轮,这就是华西村目前转型的成绩之一。”

吴仁宝也曾提出“西南建工贸钱庄,东北建六畜粮仓,中间建人间天堂”,欲将旅游、金融、海洋运输等服务业提到华西村半壁江山的位置。

不过这些新产业多数并未给华西村带来多少收益。2009年,华西村投入巨资在香港注册成立了“宝力海运有限公司”,目前已拥有5艘远洋运输散货船,2010年又新购了8艘货轮,“十二五”期间新船交付使用后,年运输能力将超过400万吨,将成为江苏省最大的远洋船舶运输企业。

但此时航运危机却已经来临。仅今年上半年,中国远洋就亏损约27亿元,而据长航集团总经理朱宁称,航运企业形势很严峻,未来一段时间将有倒闭潮。知情人透露,华西远洋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旅游业是华西村的另一重要产业。2010年夏天,华西村花费9000万元,购买了两架直升机,又花1000万元修建了停机坪。据村民说,由于机票昂贵,平日里鲜有飞机升起,“没有生意,有时就会让工厂的干部去坐,费用就从奖金里面扣。”

尽管新旧产业从经营上看都不尽如人意,但华西村的产值却一年比一年庞大。2010年华西村对外宣称,其产值已达500亿元,个中虚实,只有吴仁宝等少数几个高层才知晓,一位钢铁厂内部人士说,这个数字有注水嫌疑。

管理混乱

华西钢铁厂内部人士说,华西钢铁厂设备落后,产品性价比不高,又被附近的上海宝钢、张家港沙钢双重夹击,生存困难,“不过,更多的原因是来自管理上的混乱,裙带关系掏空了工厂。”

人们质疑的是,华西村并没有将由此带来的财富大量反哺给村民,却留在集体而被内部人控制。

据上述人士透露,钢铁厂每年要购进一定数量的废钢作为冶炼原料,而当采购的废钢原料进张家港河码头后,就会有人在废钢原料中掺入一定比例的石头、垃圾等物,大约在10%左右,“比如说,他们在外面买了100吨废钢,在村口的码头加了石头后,重量就是110吨,多出来的10吨石头就能以3500元/吨的废钢价格进了采购者的腰包。”

而这些买回来的废钢,由于掺杂了垃圾、石块,都要清捡出来,费时费力,往往会延误了生产周期,而即便验货员发现猫腻,但也没有人敢拦截、揭发,因为采办废钢的负责人就是华西村某位领导之亲属。

财富集中化

据记者了解,从上世纪90年代末,吴仁宝家族几十人陆续进入了村领导的核心岗位。

从华西村的村党委成员可以看出,41名党委副书记中,吴仁宝家族成员占据了二十多人。而华西集团八大公司负责人中,除了杨永昌是外来人员,其余都是吴仁宝的嫡系近亲。

而根据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怡的研究数据,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在近期的一份“华西特刊”上,华西村88位先进人物头像排成“金字塔”状,吴仁宝一家22人处在“金字塔”的顶端。

据记者了解,吴的大儿子吴协东执掌着目前华西村盈利最好的房地产公司,其去年仅奖金就达1.1亿元;老二吴协德主管钢铁厂等重工业,还负责设于香港的远洋运输公司;老三吴协平负责华西的旅游产业,老四吴协恩担任村书记,除负责村里业务之外,也负责部分金融投资;其女儿吴凤英则负责华西的物流和码头。

依赖土地财政

2001年以来,吴仁宝开始组建大华西。从这年开始,华西村陆续兼并了周边的华明村、前进村、泾浜村、三余巷等20个村庄,之后这些村被划分为13块区域,依次命名为华西一村、华西二村,一直到华西十三村。

这让华西村从原来的0.92平方公里,扩张到35平方公里,人口也从近2000人增加到了3.5万人。不过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合并,土地的所有权仍归属原来的集体组织,原先的13个村委会仍独立处理村务。吴仁宝将此称之为“一分五统”:村企分开;经济统一管理,干部统一使用,劳动力在同等条件下统一安排,福利统一发放,村建统一规划。

“并村后,华西村获得了大量的土地经营和规划权,这为华西新增了一条财路。”当地一位商界人士说。在并村之前,华西仅剩下800亩耕地,而并村之后,增加到了28000多亩,如今地价高涨,在苏南地区,每亩地的价格在35万元以上,这为华西增加了巨大的财富。

而并村之后的土地问题也成为了如今华西最为尖锐的矛盾,外村村民曾为此与华西村领导爆发过多次冲突。人们质疑的是,华西村并没有将由此带来的财富大量反哺给村民,却留在集体而被内部人控制。

谁之华西

吴仁宝主政华西50年,由他一手主导的财富分配制度,集中小钱办大事,曾给华西带来辉煌的过去。

不过如今这种由集体经济所带来的分配制度正遭受空前争议,面对财务不公开、分配不合理、财富向吴家集中等种种指责,光环之下的华西村究竟该何去何从?

华西村简史

1957年,江阴县撤区并乡后,现华西村地域由原属瓠岱乡改属华墅乡,取名华墅乡第23高级社,吴仁宝任华士乡第23高级社党支部书记。

1961年10月15日,华墅人民公社17大队,分为华西(因在华墅人民公社最西边,故名)、前进、向阳、立新4个大队。吴仁宝任华西大队党支部书记。

1983年华西大队恢复为华西村,吴仁宝继续担任村党支部书记。

1999年8月10日华西村股分公司发行的3500万A股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开盘价为每股21.6元,比发行价增160.48%。华西的资本经营进入新阶段,成为全国第一家农村经济综合开发的上市公司。

2001年6月,华西村通过“一分五统”方式,将华明、泾浜、三余巷、前进4个周边村纳入华西,面积由原来的0.96平方公里增加到6.53平方公里,人口由原来的两千多人增加到7400多人。

2002年2月12日,华西村开始实行村外人士投资10万元(此时,华西村人均固定资产127万元)“买”一个华西村户口活动。

2002年11月,吴仁宝儿子吴协恩任华西集团公司总经理。

2003年7月,吴协恩当选为党委书记。

2005年1月8日,华西村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到2004年底,全村销售收入达到260.3亿元。

评热点 华西村 吴仁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