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前员工讲述离职理由:都是社交惹的祸
王根旺 王根旺

谷歌前员工讲述离职理由:都是社交惹的祸

以前的旧谷歌是一个伟大的工作场所,现在的新谷歌呢?

来源:创事记
以前的旧谷歌是一个伟大的工作场所,现在的新谷歌呢?以前的旧谷歌是一个伟大的工作场所,现在的新谷歌呢?
  去年,曾参与过Google+项目的谷歌前员工詹姆斯·惠特克(James Whittaker)发表长篇博文,讲述了他不久前从谷歌离职的理由。虽是旧文,但在谷歌近期频繁人事变动、产品变动的背景下,仍有借鉴意义。他表示:谷歌在以社交为重点的转变过程中偏离了原来以科技为主导的方向,已经从科技公司沦为更注重商业的广告公司,不再是理想的工作场所,因而他选择离开。

  以下是文章全文:

  好吧,我松口了。最近很多人都在问我为何从谷歌离职,单独回复不容易,我在这里就用这篇长博客做个统一回复吧。文章有些长,你可以选择通读或直接跳到第三段查看主要原因。但事先要提醒各位,这篇文章并不会有戏剧性情节,没有揭秘内容,也没有抨击前同事的内容,同样也没有各位所猜想的谷歌最近所发生事情,以及谷歌最近对用户隐私及开发者所采取态度而导致本人的离职原因的叙述。总之,你们把这篇文章当我的个人随笔来读吧。

  要决定从谷歌离职并不容易。在谷歌工作期间,我对公司充满激情。我曾在谷歌开发者大会上做过四次主题演讲,在谷歌测试自动化大会上发表过两次主题演讲,以及在谷歌测试博客网站上发表过大量文章。另外谷歌的招聘人员还经常请我向他们推荐能力很强的技术人员。当时没有人强调我必须大力推广谷歌,而当我现在不再做这些事后,我自己也为我的积极感到惊讶无比。事实上,我在谷歌工作的最后三个月期间心情非常压抑,且一直无法找回曾经拥有的工作激情。

  我曾经深爱的谷歌是一家创新型科技公司,能够激发员工的创新能力。而当我离开时,谷歌已变成只是一家只会规定任务的一般的广告公司。从技术角度来看,我也觉得谷歌一直就是一家广告公司,但在过去三年的某些较好时段中,谷歌给人的感觉又不止是广告公司。如果要说谷歌当时是广告公司,就好比说一档优秀电视节目是广告公司那样:具备很好的能吸引广告主的内容。

  在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执掌期间,广告一直扮演幕后的角色,谷歌更多表现出的是一家创新公司的特质——创新的运营方式、创始人的激励措施以及20%工作时间可用于其它项目,这些方式被用来激发员工的创新能力。那时,我们的广告营收为我们员工的更多思考、更多创新和更多创造提供了空间。诸如App Engine、谷歌实验室以及开源社区等论坛,为我们的创新能力打下了坚实基础。

  对于绝大多数员工而言,他们或许并不清楚,自己的薪酬其实都来自于网络广告这台现金流机器。或许直接从事网络广告技术开发的工程师会知晓这一情况,但其他大部分谷歌技术员工都认为,谷歌首先且更多的是一家技术公司,是一家聘用聪明人才并押注未来创新的科技公司。

  谷歌这台创新机器出产了多项战略性产品,譬如Gmail电子邮件服务和Chrome浏览器等,这些产品的开发思路都来自谷歌最底层的员工。当然,谷歌这种放任自流的创新方式也不可避免地生产了一些失败的“哑弹”,但如你所知,谷歌总是能快速总结失败教训并从中吸取经验。

  在这种工作环境下,你不必加入到一些高管的内部圈子中,也能取成事业上的成就。你不必靠运气并拿出一项花里胡哨的项目而获得职位提升机会。那时,只要你有创意或技术,都能参与到相关项目。在那段工作期间,我曾有大量机会跳出谷歌,但当时我想不出还有哪些公司的工作氛围能比谷歌更好。

  然而时过境迁,转眼谷歌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了。后来谷歌的情况演变成:一方面谷歌创新机器停止工作,另一方面非常重要,即被卷入了与Facebook竞争。为了应对Facebook带来的冲击,谷歌推出了多款产品,但其中的Wave和Buzz两款非正式社交产品都没有取得成功,Orkut社交网站也仅在巴西受到网民欢迎。就像龟兔赛跑中领先的兔子觉得可以打盹一样,谷歌从睡梦中醒来才发觉对手Facebook已经跑在前面,并对自己网络广告业务构成了威胁。

  与Facebook相比,谷歌仍然能将广告推向更多的用户,但是Facebook更了解这些用户本身,包括活动情况和兴趣爱好等。由于广告主和内容出版商非常看重用户的个人信息,因此他们更愿意将Facebook品牌置于自身品牌之前。以耐克的Facebook主页www.facebook.com/nike为例,Facebook竟然有本事让耐克向其低头,使耐克甘愿将自家品牌放在Facebook品牌之后。这种现象前所未有,谷歌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对待,因此难免意气用事,杠上Facebook。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出任公司CEO后,首要任务就是改变这一不利局面,因此社交网络在谷歌变成重中之重的发展项目,Google+应运而生。这个名称本身就不太吉利,给人一种谷歌本身还不够好的感觉。搜索业务必须社交化、Android平台必须社交化、曾经独立运营的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同样也必须社交化……更为糟糕的决策是,创新本身也必须社交化,任何创意若不能以Google+为中心展开,就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

  突然之间,谷歌员工20%工作时间可用于其他项目的规定已名存实亡,谷歌实验室也被关闭。App Engine开发费用被提高,已免费数年的API(应用编程接口)开始收费。随着谷歌旧传统被逐步废止,“新谷歌”员工不免以嘲弄的口气谈论“旧谷歌”,嘲笑它无法战胜Facebook,目的是想证明新谷歌“产品少而精”的正确性。

  在旧谷歌时代,公司招聘员工的目的是激励他们创造未来,这一切在新谷歌已经一去不复返。新谷歌对公司未来走向有毫无疑问的定义权,如果员工存在不同看法,公司将进行干预,使之回到统一的轨道。

  谷歌此前正式对外宣布,称“基于互联网的共享活动已经破裂”,这就要求谷歌所有员工将思路转向以Google+为中心,然后才能修补这种破裂。当然,如果一家公司感受到自己业务遭到威胁后集中所有人马加以反击,这样的公司我们自然要尊敬。如果谷歌的论断是正确的,它的这种努力自然可视为英雄之举,而我们大多数员工都会主动站出来成为反击队伍中的一员。我个人确实也参与到了Google+项目中,以开发主管的身份参与该项目并编写了大量代码。但结果是,世界并没有随着Google+的推出而改变;共享从未改变。

  如前所说,共享从未改变过,基于互联网的共享没有破灭。共享活动一直运行稳定,只是谷歌不参与其中。Google+推出后Facebook用户将流失的预言也没有变成现实,我甚至没能让我十多岁女儿对Google+多看两眼。在我给女儿观看一份产品样本后,她告诉我:“社交并不是一款产品,社交就是人,而人都在Facebook。”在社交产品上,谷歌就像发现自己没有被邀请参加晚会的一位富家子弟,作为报复自己也举办一场晚会玩玩。无奈谷歌做好晚会准备后,却发现没有人参加,因为人们都参加Facebook的晚会去了。

  说到Google+,我根本就不想和它扯上关系。实际上我一直对广告就没兴趣,从不点击广告。当Gmail能够根据我的输入信息展示相关广告后,让我非常反感。我并不希望自己的搜索结果中包含一大堆Google+帖子(同样也不希望看到Facebook或Twitter帖子)。当我搜索“London pub walks”关键词时,我希望看到比“到沃尔玛购买London pub walk”更有意义的信息。

  旧谷歌之所以能从网络广告获得巨额营收,是因为拥有优秀的内容。这就好比电视那样:制作出最好的电视节目,你就能从广告主那儿获得收入。而新谷歌似乎更专注于做好商业广告本身。

  或许谷歌的看法是正确的,或许互联网未来在于对网民个人信息的了解程度;或许当我购物时谷歌的意见比我母亲更正确;或许谷歌在日历上一再提醒我工作我的工作效就会提高;或许我在回复儿子同其女友分手的一封电子邮件后,谷歌会给我推送一则离婚律师广告,我或许会考虑结束我当前美满的婚姻……又或许,这些生活中的事情,我还是自己拿主意。

  以前的旧谷歌是一个伟大的工作场所,现在的新谷歌呢?

  本文编译自msdn

  (朱飞)

谷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