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的恐惧:很发愁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王根旺 王根旺

马化腾的恐惧:很发愁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马化腾认为,近两年移动互联网给互联网造成了很大冲击,但目前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在手机上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这是令我们更恐惧的事情。”

i黑马导读】在日前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腾讯CEO马化腾就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关系、腾讯和运营商的关系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马化腾认为,近两年移动互联网给互联网造成了很大冲击,但目前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在手机上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这是令我们更恐惧的事情。”

图文: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以下为马化腾的讲话摘录:

互联网受到移动互联网的很大冲击

互联网的历史其实并不是很长,也就是20年时间左右,但是我们过去所有的全球互联网包括中国互联网公司商业模式,还是建立在PC互联网上,也就是说现在比较成熟的广告、搜索引擎的广告,包括增值服务,现在的网络游戏,还有很多音乐、影视等等,也包括其他的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

最近两年,互联网受到移动互联网的很大冲击。那这个结果怎么来的?可能要追溯到2007年的时候,苹果推出了第一款的iphone开始,虽然当时已经有很多智能机了,但是感觉和现在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很不一样,直到那个时候开始逐渐演变,再加上谷歌收购了安卓大力的投入了智能机的研发,直到现在进入了井喷期。尤其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几乎一夜之间所有的手机升级换代,以前只有少数是智能机,在一年之间新增机器销量基本以智能机为主,尤其最近半年,在中国安卓智能机降到一千块以下,这又是很标志性的事件,极大的推动了在中国数亿还没有升级换代的用户转向智能机,我觉得这是它的基础,离开这个基础我们很难谈后面的发展。

很发愁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

我们作为一线的做互联网业务的公司,我们看到最大的冲击就是,第一我们原有的模式是受到很大的冲击了,比如说我们从内部的组织架构来说,我们原来做PC的和做moblie两个团队是分开的,后来发现不行,然后做一个产品必须要从PC到手机一体,才有可能形成很连贯的体验。

第二是商业模式我们很发愁,不仅是腾讯,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在PC上的流量和使用时间已经是持平,甚至可能略低一点,但是与此同时,在手机上的使用量和使用时间是高速增长。然后中国的互联网的人口虽然我们还是中国网民最多的国家,但是我们网民数已经到5亿多了,最新的是5.8亿,手机网民是4点多亿,我们感觉到它的增长已经进入到一个瓶颈期,也就是说它的增长单位数是十几个百分点这样的速率,相比过去是很高的增长,也就是说中国享受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经过去了,同时面临往移动互联网方向增长。但是我们很恐惧的是没有发现太好的商业模式,我们在手机上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这是令我们更恐惧的事情,这个问题全球都遇到,包括谷歌。

那么最好的效果,包括在韩国也测试了,在手机上的变现率和PC上差3—7倍,也就是说只有1/3和1/7。那我们在再看品牌广告,过去网站上很多很大的广告,但是你在手机上很难容忍,因为手机流量很贵,不可能来一个很大的广告,而且手机这么小的终端,而且很耗电,这个很难接受,我们都很发愁这个广告怎么做,所以带来很大的挑战。所以我想这种新的格局让我们感觉到未来有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现在最新的一个,国内大家说给我们一个比较好的说法,我们拿到了的第一张门牌,就是微信,这个可以说是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制作的产品,我们发现它有很大的潜力,它集合了即时通讯、流媒体的方式,而且有很新的生命力,实际上我们也看到这是一个中国最有机会走向国际的产品,所以我们今年也会花比较大的成本和投入在全球做推广。

手机越来越像电脑,而且比电脑存的东西更多,你可能有很多的照片。的确说便利性和安全性经常是矛盾的。过去在用PC时已经有这个问题了,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大家的使用习惯,意识越来越提高,应该会逐渐得到解决。我倒是更担心用手机用的多产生一个不叫安全,但是对健康会有害,你看现在用ipad、iphone,用智能机越多,小孩子很早接触电脑对视力有伤害,包括大人,包括我自己,会感到视力有下降,而且消息老是到来,每几分钟到来,人会感到焦躁。所以这些都是新的课题,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出来必然会有新的解决方法,因为总归会到动态平衡,所以我对科技发展有信心,但是也要正视我们面临的问题。

微信没有收费这一说

我们跟运营商应该是越来越多合作的关系,因为产生大量流量,运营商也会从过去语音转向数据流量业务经营为主,未来绝对是合作空间越来越大。因为你看到国外,包括香港运营商,基本上套餐里的话费的短信时间根本用不上,主要是数据流量不够,在增加UP。以后会以数据流量为主,剩下的电话和短信是互动的。

腾讯 移动互联网 马化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