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家Semil Shah:“我们只是少数人”!
老雅痞 老雅痞

硅谷创业家Semil Shah:“我们只是少数人”!

ryan_bennett_brown

编者按: Semil Shah是 TechCrunch的一个投稿者。您可以按照他的Twitter上在@ semil。

在本周的专栏中,我想要写的东西与往常的的市场趋势和产品的分析完全不同,你会看到一个“循环”在2010年中期,我回到加州,我刚刚刚刚花了18个月的时间做咨询,并试图让一家剑桥的生命科学公司关闭。我搬到这里,但是我并没有真正确定自己到底想做什么,能做什么。我对硅谷的活力和竞争知之甚少,尽管在生活在波士顿之前,我曾住在旧金山一段时间。那时我并不在科技中心。我尽全力每天提醒自己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而我,只是非常幸运的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理所当然。

这使我想起了几个星期前在奥斯汀的生活,遇见老朋友和没有生活在硅谷的新朋友,听到他们的愿望是打算搬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当我2010年搬到这里的时候,认识一个我在Palo Alto(帕洛阿尔托)的一个朋友,他的名字是Ryan(贝内特)。他曾经参加过大学棒球赛,我们俩也在老体育酒吧一起看过比赛。我帮助他和他的创业公司,但最终他不得不将其关闭。不过很诡异的是,他现在的产品与非常火的Pinterest比较类似,这个网站可以让方便人们在网站上收集整理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这太疯狂了,回想起他创业的发展,感觉很不容易。在2011年的季后赛中,我曾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约他一起看棒球,他回复我,他关闭他的公司了。那时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一直非常想念他,于是和他约了一个访谈。我发现他真的是一个非常诚实,认真,善良的好人。他伸出这个Q&A,因为花时间与他,我发现他是一个非常诚实,认真,善良的人。我建议他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经理,我认为这对我们所有身在硅谷的人都是一个宝贵的提醒,我们拥有的都是幸运的。

1)你什么时候到的硅谷?什么时候离开的呢?

在2010年2月我来到Palo Alto(帕洛阿尔托),并在2011年夏天离开。

2)当你在这的时候你会更专注什么呢?

我全身心的建立了一个互联网公司Liv(丽芙)(Livthis.com),主要是为大家提供便于收集,整理和分享自己所喜欢的产品的方式,这个和现在的Pinterest非常相似。(见下文结束时,丽芙的旧网页的截图。)

3)在硅谷期间,有没有哪三件事情是让你觉得最引以为傲很有成就感的?

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是否在硅谷做过三样成就,但是我想我作对了三件事情。我在Saint Louis大学完成了我的本科商业学士学位,然后当我决定搬到加州继续学习,然后半路读了MBA。我个人并没有技术经验,但是我能够招聘一个优秀的团队,团队成员所具备的知识和能力恰恰是我所缺乏的。这些人相信我的眼光和决策,并且相信我有能力去设计一个伟大的产品。我曾经做过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学习如何编程(HTML,CSS,javascript)。尽管我做的并不好,但是我至少能够更好的去和团队成员交流,更重要的是,从我学会那天起,我也加入到产品开发行列帮助开发产品。可是,当我再回首时,我最感到自豪的时刻发生在我关闭公司的时候。在我解散员工后,团队的每个人都很快找到了工作。我们始终保持着很密切的商业联系,直到今天。他们加入Liv(丽芙),贡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然后把Liv(丽芙)作为一座连接新大陆的桥,今天,他们得到的一切都是他们应得的,我很高兴他们能从中获益它的工作为他们。

曾经有哪三件事是你不得不去面对和经历的?

我决定从堪萨斯城搬到美国加州,曾经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因为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又哪个认识的朋友住在加州本地。最难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我谁也不认识的情况下,我要重新建立我的社交圈子,我不得不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重新交朋友。我没有很长喘息的机会,有一个很好的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名为Kevin Holmes(凯文·霍姆斯)的人,Founder Network的创办人。Kevin(凯文)给我介绍了一些人,我就从最简单的给朋友买咖啡和午餐开始和人聊天去认识人。另一件很难的事情是,在我住在加州期间,我让我的团队失望了。我们当时被邀请到参加Liv(丽芙)的一个名为创始人大会的活动。我准备了几个星期,然后我觉得我准备好了,但是当我意识到我忘带我的幻灯片时,我本来准备的10分钟仅仅说了说了两分钟。站在讲台上,当着数百个投资人的面,我完全忘了自己到底要说什么。在活动休息后,我记得人们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像躲避瘟疫一样躲着我。毫无疑问,这是我当时职业生涯的最低谷。我知道早上太阳升起,一切都会过去,然后我要继续设计我的产品,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会对自己很失望,我觉得我真的让团队所有人失望了。最后,当我意识到我的公司已经没影足够的资金去度过最难的时光时,我不得不告知我的团队我无力支付他们薪水,他们都失业了。我不得不收拾我们的办公室,解散团队,然后制定了一个旅行计划搬回堪萨斯城和父母一起居住。

4)当你意识到你不得不离开谷吗?有多快你离开呢?

我并没有意识到要离开非常确切的日期,但当时我每天都要检查我们的现金状况并且我知道我们可能已经偏离了正规。最后除去我的个人租金,基本我没有什么花费,待的最后一段日子我非常非常努力的工作,最后入不敷出,然后我告诉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5)你花了多久时间去平复商业的失败?

这是一个从来没被问到过的好问题。坦白说,当时经历的商业失败和失去爱人的感觉一样痛苦。我整整经历了五个阶段的心理变化。我花了两年半时间亲自去做分析,做研究,做战略决策,做领导,然后建立公司。我的团队和我都全身心投入到创建一个成功的企业中。然后某一天,你醒过来发现你自己一无所有,然后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这确实是需要一段时间去处理这种感伤的情绪。可是,我并不确定你是否能够完全想开,不再沉溺于创业失败,继续向前。

7)是什么驱使你回到中西部发展呢?

中西部地区的堪萨斯城,有着非常优秀杰出的人才,他们会为了你不顾一切去奋斗,这真的是一块隐藏很久的宝石!然而,几乎在每一个城市,失败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这是硅谷挺不一样的地方。硅谷的人们不怕失败,就算是一个失败的商业点子,也依旧能够平心静气的接受,不但不会避讳,反而会更加重视。在硅谷,当你失败了,人们会认为你与众不同,然后会把你看着特崇高伟大,好像你赢了一场比赛一样。这个真的非常与众不同,除了硅谷再也找不到世界上哪个地方会这样。所以,对于搬回中西部发展,我感觉非常难的一件事就是要面对当我告诉家人朋友自己创业失败的事时,他们的态度。他们看不到“Ryan Bennett(赖安 贝内特)是一个为了创建一家公司每天工作14小时以上,两年来除了工作一无所有的工作狂。”相反,他们认为我是一个loser,我就是一个什么也做不成的失败者。幸运的是,我当时的心理状态已经在慢慢调整,而创业团体在堪萨斯城日益壮大,气氛非常浓厚。

8)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你是否还会想念硅谷呢?

当然!硅谷是一个非常疯狂的完全无法复制的系统,当我搬回到堪萨斯城时,人们会问我如何描述在硅谷的经历,对我而言我很难去完全描述,所以我一般会告诉大家一个故事。在Palo Alto,有一天,在结束斯坦福的一个会议后,我走在大学路上,看到自己周围的那些很有名的公司,比如Google,Facebook等,还有我隔壁那么多为了实现自己的商业点子全力投入的创业者们。当我走完这条街,咖啡店挤满了工作的社交的人们。我继续向前走,然后我看到Guy Kawasaki(盖伊·川崎)从我身边向左边走去然后一辆兰博基尼在我的右侧。你能再世界上的其它街道上看到这些非常非常聪明的创始人,天使投资人,最顶端的风险投资家,创业者,还有各种已经成立公司然后又出售公司,所有所有的这些人,都能再加州这么个小镇看到。这就是我认为的硅谷。

9)根据你在硅谷生活的那段经历,你认为令你印象最深的的趋势是什么

我才刚回来没多久所以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然而,对于企业家而言,不断的阅读新闻已经变成一种时尚。我觉得并不是每一个大学毕业生毕业后都要开始创业。创业很难,我很担心当年轻的创业家面对艰难的创业事业时,很可能他们会没有耐性坚持下来,逃之夭夭,留下一个烂摊子。

10)你认为你还会重返硅谷重新开始么?

我曾在硅谷度过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我非常喜欢再重返回去工作和生活。但是我的家在中西部,所以我不能再回去。硅谷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创业中心,不过堪萨斯的创业氛围也非常浓厚,另外,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

11)你认为在硅谷的人们有资格在硅谷么?为什么呢?

我觉得是!硅谷把一群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聚集到一起,有些是来自世界上最优秀的科技大学。硅谷有着非常舒适的天气,然后经常会有那么一些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疯狂地做一些想改变世界的事,这种氛围非常开放和自由。我非常开心我曾经在硅谷有过创业经历,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我当时并不觉得,直到我搬走,我才发现硅谷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

12)生态系统的问题

虽然我不认为生态系统是惊人的,但我认为我们平时大概习惯了居住的空间,我们很难跳出来然后意识到我们愿意支付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当我在那里(过去这几年可能已经变了),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在建立同样类型的公司住在那个泡沫的缺点包括事实,即它是难以脱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般人的需要和愿意支付的。当我在那里(可能已经改变了在过去的几年里),每个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正在建设的同类型的公司。当我离开硅谷后,我才意识到我们有时候只是为了盈利而忘了我们当初为什么创业。也许是因为我在堪萨斯城出生,长大,这个城市的很多公司比如Garmin, Cerner, H&R Block, AMC,Sprint和Kauffman Foundation, 这些企业家创业的目标都是是构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在盈利的基础上还能解决问题的公司。当咨询其它企业家得到一些建议时,现在他们会说他们应该对销售渠道和开发产品的可持续盈利上给予同样的关注。这就是我希望能做一些不同的东西。

13)现在你主要在做什么呢?

我现在在一家新型创业公司,名字叫Idle Smart。我们有一项自主研发的专利产品,它可以减少当司机夜里睡觉的时候,卡车放置的空闲时间。这个和自动调温器很相似。夜里,司机会先设置这个驱动程序的温度然后再睡觉,我们可以通过自动开关卡车的发动机,监控室内温度,以保证司机所处环境的舒适度,减少高达70%的隔夜限制时间。

Via TC

找灵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