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少年的“美”梦!
老雅痞 老雅痞

乡村少年的“美”梦!

dream__8_1

i黑马网?将推出特色小店系列文章,以展示中国大地上最原生、动人的创业生态,如果你有认识这样的小店,欢迎爆料luxucheng@chuangyejia.com

i黑马 导读:在北京大望路地铁站旁边的某商场顶楼,我意外地发现了一家美发店,生意还不错,且有几个老外顾客,这让我感到惊讶:一般只开在底商的美发店怎么开到顶楼了?这种中高端美发店怎么生存?带着好奇,我探访到了一个叫李辉的美容美发师从乡村到巴黎的成长、创富故事。

以下是李辉的口述:

6个月前,我带领自己的原班人马开了这家店,圈里的朋友听说我要开店,也都愿意过来帮忙。前两天一个顾客一次办了5万块钱的卡,他跟前台说了一句话,“如果这个店有困难的话,我那还有100万元给他留着呢。”

我这家店其实还是在试营业,正月16那天,风水先生让我必须进场,我说我还没有准备好,他说没有关系,你只要进场之后动动剪刀,哪怕你回头不开业,继续准备都行,听了风水先生的话我就来了,动了两个剪刀后就停不下来了。我本来想重新弄好之后再开业的,但已经停不下来了。现在每天都有客人在约,以现在的进度,再有两个月,就能收回成本。

一个人在一个行业里已经做了18年,而且在专业角度已经走到了很多同行都羡慕的高度,而你的客户永远是约你约不上,如果开一家发廊的话,就是看你想不想开而已。对我来说,创业并不痛苦,痛苦的是成长的过程。

我15岁就开始做这行了。我母亲是个裁缝,在镇子里是公认的心灵手巧,别人家做衣服也都找她去做,我可能也遗传了这点,就爱美呗。

那时镇里最贵的一家理发店,5块钱剪一次头发,我母亲每天给我1块钱零花钱,就得省着点花,攒够了5块钱,去那家发廊剪一次,当时流行郭富城那个蘑菇头。

当时也不太爱学习,就盼着早点不上学了,好出去挣钱。我姐姐那时已经在县城里面做衣服了,15岁中学毕业了,就去投奔了我姐姐,去学做衣服。但是做衣服挺闷的,我的性格属于好动的,做了半年多之后,就觉得有点受不了了。

当时就跟我母亲谈判,后来我母亲说,要不你就去做厨师吧,但我又不喜欢烟熏火燎的。后来我有个婶婶,她是剪头发的,我母亲也跟她诉苦,我婶婶就说,她知道县城有很出名的一家,让我跟这个人去学。我母亲问我要不要去这个地方,我说只要不做衣服,不让油烟熏我,不做修理工,反正不做这几件事,那就去吧。最开始做这个职业,就是这种情况,万般无奈,没得选。

县城这个老师确实是当地很有名的了,而且生意很红火,县城这些领导也都是他的顾客。还算很幸运,起步的时候就跟了一个还算有能力的老师。从跟他学习到自己最后动手剪头发,用了半年多吧,还算是快的。

第一次剪头发反倒没感觉,脑子空白地就把这事给办了,当时被身边的人鼓励嘛,都说挺好的,这些年自己也在带学生,能体会到当时应该属于惨不忍睹。那个时候,即使是真正剪头发了,也没喜欢。因为年龄小,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跟了这个老师两年,到了17岁,懂了一些事了,也开始不安分了。听身边的顾客、朋友聊,说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于是就一个人非常冒失地,买了张车票就去了抚顺市,到了城市里面。

那有一个中学同学,他那有地方能睡觉,接下来就到路上,逢理发店就去问一下,要不要人,找了10天半个月,最后还真有个人用我了。当时赚得还没在老家多,钱不够的时候就少吃点,吃点便宜的,再少一点,就没的吃,就得省一顿饭。

当时觉得外面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不还是回去吧,回去还挺受欢迎的。但是那时候有个朋友,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说,回去干嘛呢,回去就那样一种生活。我自己也在想,已经出来了,虽然苦了一阵子,但你得总结原因啊,为什么苦,是因为没有能力赚钱嘛,那怎么办,那就要学习,所以生平第一次自己决定要学习。

于是鼓足勇气,在自己最拮据的时候,跟父母要钱了,老人还是支持,就给拿了2000块钱,我去了沈阳,在一个叫标榜的学校学习了3个月。现在回头想,其实学的也都是三脚猫功夫,但至少算是正规军了,是一个有专业证书的人。

3个月后,我又重新杀回抚顺,找了一份工作,这次收入略有好转。那个时候正是人生完全无知的时候,无知就无惧,不怕,就觉得自己反正也没钱,已经很穷了,就不怕再穷。

那个时候脑子里唯一想的事就是赚钱。从镇里到县城,再到省会城市,虽然知识还不够,能力不够,但是胆子变大了。那个时候信息也多了一些,大家都说去北京吧,那特别好赚钱,于是三五好友,几顿酒下肚以后,就拍桌子说我要去北京,就来了。

1999年,我投奔了北京一个熟人。他是做这个行业的,在外交部后面的三丰胡同。我还记得当时有很多浙江人、俄罗斯人在那做服装生意。在那做了不到一年,不断接触新的东西,自己对此又是特别渴望,19岁到22岁,我都回忆不清楚换了几家店了。

2002-2003年,我一个月的收入都是1~2万元了。而刚来北京的时候,我一个月才1000块钱,这个行业还是能让人快速致富的,像我这样的当时有很多。

这中间出于好奇还去了上海,发现自己更喜欢北京,北京更包容、更丰富。以我的性格更喜欢北京。就像汪峰的歌一样,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感受,里面确实有很多感情。

我从2004年开始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把美发作为我终身的事业。当时在这个行业也做了7、8年了,也想过开一家店,但还是觉得自己没有真正学会剪发,挣扎了半年,就放下工作,重新学习。当时找到了行业内一位很棒的老师,学费3万元,学了3个月,学习了一套更符合这个时代,更正确的方法。那个老师也在开发廊,他开第二家店的时候,我就去那工作了。

之后在那一直做了8年,8年之间重新做回到学生,也算是一个舍得,重新把自己归零,从最基础学起,重新走了一条更有效地,更正确的道路。

现在回头想,没有经过这次学习的话,我依然有很多顾客。但是,你看到山上的公路,是很蜿蜒的,2004年之前,我攀爬的道路一直是蜿蜒的,有时是在绕着圈走。2004年后,当你内心已经把这份工作当成了事业,而且也从中有了自己正确的看法,学习了正确的方法,那个时候,别说剪头发,做任何事都具备了成功的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从那之后我走的基本是直线的爬升。2006年,我加入了欧莱雅专业美发小组。我的这个老师本身也是欧莱雅的技术人员,正好欧莱雅也需要更多这种专业的人,就一起做了。当真正进入欧莱雅这个平台之后,随着接触的信息国际化,对自己的要求提升到另外一个角度,已经不局限在一个城市了。

通过这些年对日本、法国等一些国家的观察,我内心对发廊承载了很多的想法,希望通过和原有的品牌的合作来实现,但最后没谈成,就自己一个人做。

我希望有那么一间温馨的店,一群专注的人,做一件帮助别人,快乐自己的事。从进门的一刹那,就闻不到太多钱的味道。这是我喜欢的模式,我相信我喜欢的模式也一定有人喜欢它。消费有一种状态是自然消费,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我喜欢自然的东西。

于是,6个月前,我带领自己的原班人马开了这家店,圈里的朋友听说我要开店,也都愿意过来帮忙。前两天一个顾客一次办了5万块钱的卡,他跟前台说了一句话,“如果这个店有困难的话,我那还有100万元给他留着呢。”

从年少无知,到年少轻狂,到迷茫无助,再到今天,身边这些朋友,这些成熟、成功的人对我的帮助很大。

自己的人生一度低迷过,人无知,胆又大,常常遭到很多挫折。曾经兜里只剩几块钱,没钱做公交,还曾经跟警察打过仗,被关进派出所。从青源县,抚顺市,沈阳,到北京,人生每一次思想的蜕变都是很痛苦的,所以人往往不愿意蜕变思想,但是思想不变,一切就很难改变。

现在回头来想,别急于定多高的赚钱目标,尽早找到正确的目标,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找到正确的方法,钱自然而然会来的。

22岁之前我是不想回去,22岁之后是不想停下。

i黑马点评:中高端美容美发店做的还是熟客生意,靠的是老板之前积累的“口碑”,老板凭借好的手艺,往往很有号召力,自己的店开到哪里,顾客跟到哪里。当然,这种服务型的业态,便利性也很重要。这家店的老板之前在世贸天阶服务于他的顾客群,而选择自己创业后,他同样要照顾到自己这群高端顾客群的“便利性”,于是选择在金地广场——开车方便到达。

本文系 i黑马 作者 毕维尹 转载请注明出处:ww.iheima.com

挖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