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锤子ROM发布会之前
老雅痞 老雅痞

写在锤子ROM发布会之前

还有几个小时,@罗永浩 将要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锤子ROM”发布会。据说此刻会场有一批黄牛,以每张票加价200元的价格倒卖发布会门票。锤子ROM能够赢得粉丝们的心 吗?知史明今,我们来盘点下点心OS、MIUI、云OS等过去几年几个OS的命运。

0937245vtsxw9s4p59f0yw

i黑马导读】还有几个小时,@罗永浩 将要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锤子ROM”发布会。据说此刻会场有一批黄牛,以每张票加价200元的价格倒卖发布会门票。锤子ROM能够赢得粉丝们的心 吗?知史明今,我们来盘点下点心OS、MIUI、云OS等过去几年几个OS的命运。

自从2011年11月宣布做手机、中途跳了一次票,老罗终于确定在3月27日这样一个时间让自己的产品面世,不得不说,老罗成功地吸引了公众的持续关注,据说此刻会场附近有一批黄牛,以每张票加价200元的价格倒卖发布会门票。

被那么多人质疑,老罗以强大的心理素质宣称要做“牛逼驱动型”路线。他在微博上宣称要全面颠覆目前公认最优秀的操作系统iOS,例如:

五年半啦,每天面对满屏幕的圆角矩型图标,不腻歪吗?

还在为了寻找你的162个应用程序中的某一个,在屏幕上像傻X一样划来划去吗?

他对Siri的评价是:大家刚开始只会图新鲜玩两天,没有人在大街上像个傻×一样对着Siri问:今天天气如何?他号称锤子ROM的语音系统会让大家每天都会用,但就在几天前,最终调用谁的语音包还没定下来(顺便替老罗吐槽下科大讯飞,虽然产品做得不错,但运作机制还是像史前爬行动物一样行动缓慢)。

今晚我们关心的是锤子Rom能否惊艳众生,明天我们关心的是它要如何生存。

我们来盘点下过去几年几个操作系统的命运:

点心OS

点心OS诞生于2010年,是创新工场孵化的第一家企业,点心OS由于最开始并没有大范围适配,而是抓着夏普这棵大树,几乎沦为夏普的rom部门。尽管后期调整路线,开始做大范围适配,但适配机型有很多非主流机型,整体拉低了品质感。点心OS最开始应该主动去适配,把量做起来,(有创新工场和金沙江的投资,并不需要过早盈利);量最起来之后就有很多赚钱的途径,例如应用商店、下载排行、预装程序,虽然是一个创新的公司,但走的路子还是很传统。

MIUI

MIUI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子,一开始就采取免费开放策略,只要是正规品牌手机,来着不拒,尽可能地去适配。2010年8月第一代MIUI开发问世,中关村鼎好地下一层有很多刷机店铺,帮“小白”用户刷手机系统。刷原生Android系统60块,刷MIUI系统150块。MIUI帮助鼎好大厦的刷机店赚了不少钱。由于MIUI对原生系统进行优化,用户发现的确比原生系统要好,因而小米迅速积累起一批用户,这些用户形成了后来小米的粉丝文化。

拥有了一批忠实粉丝,小米自然想到要推出自己的一款智能手机。从软件到硬件的过渡是极其痛苦的,第一代小米手机的丑陋不能全怪在设计师的头上。再好的想法,如果供应链跟不上,拿不到必须的部件、代工厂工艺达不到也是白搭。据说当时雷军为了抢到高通的芯片首发,去和美国高通谈判,差点没被折磨死。先交专利费,再交授权费,还要一页一页研读高通从美国寄来的十几公分厚的英文合同。

提升小米手机用户体验不是MIUI部门的最终目标,他们的目标是向业界证明MIUI是有能力赚钱的。事实上MIUI通过应用商店、游戏中心(可以充值米币)已经开始赚钱了。

云OS:

阿里推出的云OS系统本身不太完善。阿里的目标太过宏大,想做Android、iOS之外,能够与之相抗衡的、独立的操作系统,其难度不言而喻。点心OS、MIUI、魅族、包括锤子Rom都是基于安卓的深度定制rom,相对做一个独立的操作系统,难度要小很多。且江湖有阴谋论者传闻内部涉及无间道。

(至于Flyme我还不是十分清楚其背后的内幕,欢迎爆料)

锤子ROM

这是目前唯一一个我们还未见其真身的操作系统。不过业界人士对其还是有信心的,至少老罗的审美水平是比较高的,做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太差。也有人往死里黑,昨晚吃饭时,朋友调侃:别明晚去发布会现场老罗真拿出一只锤子,一只真的锤子……好吧,我会告诉你在某一瞬间我会有某种错觉吗?!

上文关于点心OS环节我们探讨了操作系统的赢利模式,如果锤子ROM的确能够赢得粉丝们的心,前景自然一片光明。最后,认真严肃地探讨一个问题:锤子ROM至今没有论坛,或许老罗想用自己伟大的大脑和审美颠覆众生,但这样毕竟不利于充分发挥粉丝文化。虽然有微博,以及一个自称 “民间组织”的网站——老罗手机网,依靠这样的力量毕竟松散薄弱。不多说了,坐等开幕!

本文作者为创业家记者 史翔宇

评热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