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马化腾的欢喜和疼痛
王根旺 王根旺

微信,马化腾的欢喜和疼痛

微信,成为马化腾现在的最大欢喜和疼痛,他既无力反抗运营商对微信收费(无论多少)的注定结局,马化腾决定学习马云,通过国际化发力另辟蹊径。

i黑马导读】微信,成为马化腾现在的最大欢喜和疼痛,他既无力反抗运营商对微信收费(无论多少)的注定结局,马化腾决定学习马云,通过国际化发力另辟蹊径。

马化腾(资料图)

尽管今天马云安排了演讲,而马化腾和李彦宏只被安排了对话环节,但马化腾还是因为微信而成为今天举行的深圳IT领袖峰会上的绝对焦点。当马云靠“人生导师”般的分享获得网络上一片喝彩之时,拥有微信的马化腾却可以欣慰地谈起微信是怎么成功的:

“当有一个新的商机出现的时候,你可能也很难判断这个到底重不重要,是试探的做还是交给谁做。当时微信出来的时候,很多团队都想做,但是动作和投入度都不一样。当时我们说有三个团队(可以做),最后两个团队都做了,而且产品都是一样,都叫微信,一个在我们无线部门做(另外一个是张小龙团队)。(双方)都不知道对方进展怎么样,同时启动。最后我们广州的团队(张小龙)先跑出来了(而不是我们真正做无线产品部门的团队做出来了),而且一看他(张小龙)的产品设计思路,水平高很多。

(为什么不是无线部门做出微信来?)这里面看到很多(问题),不是人的问题,是它的组织架构,是我们原来设计的组织架构不合理。

比如我们原来的QQ,我们手机上也有QQ,但是我们PC上是最早起来的,所以服务器后端都在PC产品部门,无线则是由无线事业部门来承担这个业务,割裂了。包括我们即通性和社交网络,微信是把(朋友圈)社交网络是耦合在里面的,原来是分开的。(朋友圈)是另外一个事业部门(的产品),它的手机版本也在另外一个部门,所以分成四块。四块团队怎么做一件事,从产品需求很难归纳,而且速度很慢,组织架构是一个很制约的问题。所以,我们当时说要多路并进,说不准哪个团队会起来。

有问题我们要做决定,内部组织架构要快点干。我们在去年“5.18”和今年年初都做了两次变革,去年变得最厉害。随着移动互联网变化,逼着组织架构要变,才能适应后面发展,这是最重要的。

产品攻坚期一定要全力上。我们产品决策成型的时候,最关键那一个月(基本上是两个礼拜),我们所有公司高层都卷在里面,天天谈到(凌晨)3~5点,一用发现有什么问题,立刻改,都是按照小时计算。最关键的时候生死时速确实是这样,这种打法很重要,也是互联网常见的,关键的时候全部压上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会输。一开始差一点,结果就是天渊之别。”

据业内人士传,做出微信的张小龙为何不能升为“高级副总裁”,那是小马哥为了继续让这个团队保持创业的“饥饿感”,保持创新力。马化腾不止一次谈到微信有可能让腾讯一举获得国际化的成功,并称之为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次机会。

但抱着微信这样一个宝,也怕人惦记啊。

尽管之前“警告”微信“喝水不要忘了挖井人”的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今天也表态说,运营商跟微信这样的OTT之间的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而是“雨水交融”的关系。这话一说,马化腾自然要顺杆上啊:

“常小兵董事长讲得很好。我觉得(运营商与微信)绝对不是水火的关系。我觉得用雨水、水乳交融,更加促进发展,谁也离开不了谁这样(来)理解(彼此的关系)更贴切。

最近这个月最多人问我这个问题,包括网上每天也有很多文章出来。我也纳闷怎么这么多写手写这个话题。我们本来还是尽量希望低调,更多是一个和谐共赢的思路。但是确实很多的观点会蛮具有挑战性的,很多人还是不理解……

事实上,微信是一个新生事物,它会演变到什么程度,以及会产生什么问题,其实我们也在摸索中。关于很多的流量和一些运营商会反映产生流量不匹配,我们对信令的占用更多的是传统2G2.5G网络上,像3G网络应该游刃有余了。但是我们也不会这样就滥用,我们对信令使用时间会占用多少流量,我们内部也做了一个调研。我们发现运营商统计错了,(它们)只统计自己服务器流量,事实上还有很多流量是图片包括我们的头像,那些服务器我们是分部的,是CDN网络分(发),所以统计的时候没有算这个,把这个算上实际上还有3倍空间,但是这样可能利用率还不够高。

还有一个应该纳入计算,就是我们的外链。你用微信(可以)看到很多链接嵌入了音乐、视频,这都是微信带来的流量,但是因为这是外链没有统计上,我相信还会有1倍的空间增长。随着产品越做越好,带来流量增长绝对不仅仅是微信本身消耗的流量这么简单,是数倍、数十倍的增长。

占用了通道是很有价值,带来很大流量,当然我们也希望说在网络优化方面尽量减少我们对(运营商信令的占用),因为永远在线对网关的冲击和压力还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们希望在3G4G时代,这个没有问题。但是眼前我们还是在2G网络上有大量优化工作(要做)。”

小马哥解释半天的原因恐怕他也预感到了微信收费不可避免,既然不可避免那就来个求饶吧:真没那么多,老大们,即便要收也要少收一点啊!

果然,其实常小兵还埋伏了后半句:一个企业要可持续发展、一个行业要可持续发展,违背经济规律做事都是难以长远的,不管你用任何的创新模式、基本的经济规律在创新当中仍然有效,“今天免费是为了明天的收费。

这边常小兵还没说完,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就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在协调运营商微信收费一事,他们会考虑运营商的合理需求。苗部长发话了:

之前微信也不是说不收费,而是只收流量费,现在“(运营商)说我维护这么大一个网络,还要投资还要运营,除了流量以外还应该有这些方面的收费,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绝不能占用垄断这个地位,卡死像腾讯这样一个非常好的企业。”

苗部长表示,目前工信部已要求运营商指定相应的解决方案提交工信部,微信有收费的可能,但不会大幅收费。

看来监管部门和运营商早有默契了。

这难怪马化腾在深圳IT领袖峰会的现场那么“迫切”和“虚心地”向马云请教,阿里怎么会敢大张旗鼓做阿里金融,挑战银行的权威呢?

“我也知道(阿里在做)小微金融。现在很多银行也会很警觉,马云你讲的银行没有做好的事你来做,但是从挑战银行业这个角度来看,大家还是觉得(你)胆子挺大的。至少不像我们,我们对运营商都很老实,从不敢说过份的话。你用什么底气说这些话?”

马云大手一挥地回答:

“我不想挑战谁,阿里巴巴13年来没有挑战过谁,而是创造谁。在座企业家我们问自己问题,你成功是因为你挑战了别人吗?不是,而是你希望完善别人才有今天,挑战别人的人基本上不太久,终有一天倒下。

对我来讲,我的第一职责不是帮助金融机构,帮助金融机构、帮助穷人是政府的事。但是帮助客户是我的责任,帮助无数淘宝卖家,如果我能找到一个方法我就一定走下去。

当然今天银行有(点)紧张,我觉得紧张是好事,不紧张才奇怪呢。就像我看见你(的)微信我也很紧张。紧张是正常的,紧张促进社会进步。金融行业不紧张,我们的小微企业就很紧张,所以我觉得假如阿里巴巴能够让现有金融体系紧张一下,也是互联网企业对社会进步的重要贡献。这是我的看法。”

小马哥自然不会像宣称自己都要退休了的马云那么潇洒,背景可能也没有马云硬就是了。

据雷锋网的报道,吴鹰能每年3月把三大互联网巨头的CEO都笼络到深圳来开IT领袖峰会,是因为吴背后得到了“太子党”的支持,而马云跟吴的关系相当密切,也是圈内人。

不过小马哥估计也在曲线救国——那就是国际化。

“国际化的确是一个新的课题,尤其对中国互联网界来说,过去经验很难帮助自己,所以还是要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现在是港澳台、然后也开始尝试到美国、西班牙等地推广。

但是我们发现一个问题,中国标签制造业很好用,但是信息服务不好用,比如我们在其他国家,包括在越南,我们竞争对手会制造一些话题让当地用户反对使用微信;包括在台湾,一推广,就有电视报道说这是共党的监听工具。

我相信很多国家也会有这个疑虑,中国对信息会过滤等等。包括我们记者招待会,香港记者就会问会不会有过滤?我们说任何国家、任何企业都要遵照当地法律执行,他还是追问到底有没有过滤?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回答。

我们走出去很多这种问题会接着而来。所以政府管理互联网的时候也要有国际化视野,海外的用户应该以当地国家法律标准来判断,这样会比较好一点,这能够让我们走得出去,否则的话,可能就会把我们拽回来了。因为每个国家法律确实有一定差异化。

所以我们也是希望在技术、产品上,包括公司架构、底层的数据库、IDC布局尽量按照国际化标准实现,跟中国网监的互通也是按照中国的标准来实现,这是面临第一个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长远发展来说我们有没有创新性、有没有竞争能力。我觉得移动互联网的确是千载难逢机会。

我们看到很多国际大的互联网巨头在这方面也和我们曾经或者差点犯的错误有点类似,就是包袱很多,PC的产品和服务太多、太强了,导致移动互联网的时候你是希望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完美把两者统一,不愿意自己跟自己打,或者不愿意革自己的命,有这样的侥幸心理,所以做出来的东西会走样,内部、团队可能大部分精力是内耗。

所以这方面我们还做的比较干净。我们宁可自己革命自己。我们微信出来,可能会感觉到打击的就是我们自己的QQ,但是我们说,如果它代表一个潮流,我们就让它去做,不要因为有可能自我竞争,我们就把它掩盖掉,我们是抱着这个思路做。在国际上目前可能还有一定机会,但是有文化,有刚才(提到的)很多(可能)遇到的问题,我感觉反正是一半一半机会吧,也跟媒体讲了,这辈子能够走出国际化的,在腾讯来说,在目前来看我就只看到微信这个产品。”

从上面可看到,不管是遇到意识形态的阻力还是别的什么阻力,马化腾是铁了心要押宝微信的国际化,这一点估计也是跟马云学的。阿里巴巴自成立以来就是国际知名媒体的频繁报道对象,把阿里巴巴塑造成为来自中国的最牛的电商公司,马云也成为中国新经济的代表人物,其名气一度比在国内还大。

而营收和利润都不差于,甚至还高于阿里的腾讯却在国际上没有多少名声,反而被称为“山寨大王”。如果腾讯能凭借微信这款产品,一举攻破东南亚、欧美等市场,一方面摆脱(或至少平衡了)了对国内运营商的过度依赖;另一方面,腾讯也可以得到“国家级”的关照,运营商要想卡腾讯,不要说工信部部长不答应,连国家主席都不答应。

所以,微信是马化腾的欢喜和疼痛,微信国际化成功与否决定了马化腾下半辈子的幸福和疼痛的程度,或者过程越是痛苦,未来的回忆越是甜美呢?

马化腾 微信 国际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