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大师Steve Blank对话i黑马:失败一点都不可耻!
王根旺 王根旺

创新大师Steve Blank对话i黑马:失败一点都不可耻!

Steve Blank被誉为硅谷创业教父级人物。他创办过8家企业,其著作《四步创业法》《创业者手册》影响了全球一大批创业者。日前,他接受了i黑马专访。

来源:i黑马 ?作者:史翔宇

【i黑马导读】?Steve?Blank被誉为硅谷创业教父级人物。他创办过8家企业,其著作《四步创业法》《创业者手册》(已译为中文)影响了全球一大批创业者。他也是《创业家》杂志的专栏作者。3月下旬,Steve?Blank到访北京,接受了i黑马的一次专访。

 

Steve Blank

看他是怎么点评微信的国际化和中国割裂的创业生态:

中国的硬件产品在国际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例如华为),但是互联网企业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产品、智商无关,主要是观念上的障碍。很多中国创业者在细节上并不了解互联网文化,太缺乏在整个互联网上的连接、互通,和外界太割裂了。微信国际化的障碍肯定不是产品本身,也不在于中国的创业者和工程师是否比其他人优秀。

i黑马:在硅谷设立办公室能否跨越这种障碍?

我举个例子来说明:当第一个日本产品在美国完成时,你能立刻就能分辨出那是日本产品,因为他们使用的英语像是用日语写的,产品设计思路和当地文化完全不相符。再举个例子,对于中国网民,美国的网站看上去像是半成品;而美国人看待中国网站,别提文字了,全是浮窗广告、动态图,乱七八糟一大堆。

这不是物理上能够克服的缺陷,他们的文化和外部世界太割裂了。这要花费他们好一阵子去追赶,就像美国公司对于中国本土文化毫无概念一样,障碍之一是母语上的障碍,第二是因为我们没法调查研究,甚至很难去评估,什么样的公司是好公司,什么技术是好技术……

当然最终中国的产品会很好地实现国际化。但中国创业者和外部互联网的割裂状态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当然有人会通过翻墙工具去接触外部互联网。你们现在完全是按照政府的意愿建立一个中国式互联网,那么在国际市场中能否像在国内那样快速地扩张?或许出人意料,你们做的很好,但是我认为会比人们预期的都要艰难。

i黑马:如果采用本土管理团队呢?

如果是硬件生产,没问题。问题是网络和信息每天都在变化,上个月还很有竞争力的东西,这个月变得毫无优势;昨天很火爆的东西,今天已经无人理睬,如果不是生活在这种文化中,就很难越过这个障碍。

不是中国的创业者不关注这个网,而是没有融入到这个网。由于人为设计,这两个网络太割裂了。中国创业公司进入一个不同的互联网中,可能会有一些无法预见的后果。

过去一周令我非常惊讶的是,中国所特有的互联网文化,防火墙对两端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可能对这个国家有好处。

i黑马:微信在美国会像Google、Facebook在中国一样遇到政策风险吗?

Google和Facebook是中国政府比较担心的东西。美国人在忙着互相大喊大叫,没有时间关心这个。我们可以说、读任何东西,这是不同的文化。所以问题不是政府管制,而是要面对一个从未面对过的竞争市场,而且还没有关联纽带。因此首要问题就是建立连接,然后在自由市场竞争。

马化腾有大量的资源,你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不是我们真的应该担心下?(笑)或许你们在上面投入大量资源,最终在某些地方实现控制,或许我们太慢了,或许我们认为最好的情况是它会偷窥我们所有的邮件,因为我们都不这么做……但我不认为这是首要考虑的问题,或许将来要考虑,为军方服务等,但眼前这绝不是要关心的。你的问题是适应全球范围内的竞争。

我认为这将会是一个很棒的故事,关于未来将发生什么,你要追随什么。我的观点是会让大家惊讶的,让它在中国发展壮大的东西,可能在全球化竞争格局中并不起作用。但是他们也不笨,马化腾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们也会考虑这些问题的。

i黑马:有一种理论认为美国在PC互联网阶段的成功经验很难移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反而会变成他们的负担,而中国则没有类似的经验,也就没有类似的负担,因而中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处于对等的竞争格局下。

我认为情况可能更乐观。在美国,我们花费了上百年的时间建立电话系统,但是在中国,跳过了这个环节,直接进入移动通信时代,很快中国的移动通信甚至比美国还要完善。另外,我们花费了150年建立分布于全国各地、各种品牌的实体零售店;而在中国,电子商务的爆发跳过了这个环节。从这些可以看出中国比美国更加充分地利用互联网,因为起点不同。

我不确定这会给你们提供优势,只能说是不同的的形式。因为刚才提到的分裂,我认为这种在中国内部运作的实验非常创新,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美国。确切地说,因为几乎没有Google、Facebook、Twitter,中国的市场都留给了国内公司,从而掀起一股创业大潮。现在大多数公开领域都已经被占领,于是创新开始在大公司顶层发生。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这种创新和发生在外部世界创新差不多,甚至更激进。但是走出去的障碍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回到刚才令我最印象深刻的事情,中国不缺乏创新。相比之下,日本就像是一个睡大觉的老爷爷。我喜欢日本,但是令人兴奋的创新源动力在中国,对于企业家,中国或者新加坡才是创业天堂。在二战中,美国摧毁了日本的经济,日本必须在废墟中重建,那时他们没有商业。自1850-1880年,日本面临的危机是重建,必须要有企业家出现来搞建设,当他们变得很成功的时候,形成了一套固化的系统和组织构架,底层的创新很难影响到上层组织。当然日本还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但必须要跟固化的组织去抗争。中国从1979年开始就很像2000年的感觉了,一切都是新的,非常美国(very America)。资本主义是最好的,日本不应该忘记这一点。

毫无价值的APP

以前在美国创办一家公司要投入数百万美金,买硬件、软件,各种服务等;现在创业公司的成本几乎为零,你可以仅仅作为爱好做出一款APP来。中国的创业者还在学习阶段,要知道开发一款APP和做一个盈利的公司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这正是我在教的东西。一个公司不仅仅是一个APP,还包括客户、营收、合作伙伴,中国还包括各种关系。除非创业者学会区分产品和商业,否则在这一波浪潮中他们将消耗殆尽。

中国很多创业者看到国外被Google、Facebook收购的小创业公司就想把他们的模式抄过来,这对整个商业系统伤害很大,抛开这个不谈,为什么不做些别人做不了或者没想到的东西?我认为还是有很大发挥空间的。

i黑马:有观点认为原因是笨蛋天使太多了

是的,他们也在自我消耗。上次我和徐小平沟通,谈到客户开发流程的,他恍然大悟,说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他说我投资了创业公司,他们甚至不和客户沟通。我要说的是,尽管他已经很成功,仍然不知道这其中的方法论,仅仅把钱拿给你喜欢的人是不行的。第一代创业者会当炮灰,天使投资人也一样。然后他们会去学评估体系、投资程序。在硅谷,并不是说我们有多聪明,只是多了50年的实战经验。

最开始我在硅谷创业的时候,传递信息、获取智慧的唯一方式是喝咖啡。但是你一个月通常只能喝一次咖啡,效率很低。今天除了中国,其他人都习以为常的是,当我发布一篇博文的时候,有25万人阅读。但是因为语言障碍和防火墙,中国人获取信息有障碍,很多信息还需要通过物理介质传播,所以中国在全球化信息学习过程中处于一个很不利的状态。

自媒体

你们可能知道,在美国传统媒体每天都在滑向死亡,每个人都在挣扎,试图证明纸媒是一个可以盈利的商业模式。但目前盈利的报纸只有华尔街日报,甚至纽约时报都在亏损。所有的印刷出版都要变成数字出版。我要向中国学习自媒体,因为所有的记者都在尝试做自媒体。

我把在斯坦福大学的授课内容全部发布到网上,成为公开资源,甚至我的商业伙伴都说,这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内容。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华盛顿的政府人员在读,他们打电话给我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过去30年,他们尝试训练科学家把科技成果商业化,现在他们希望我来教这门课。这些人分布在全国各地,我需要通过视频软件来上课,后来干脆提供录制好的课程。

硅谷不成文的文化

第一个叫做“pay it forward”,意思是你有责任不求回报地帮助创业者,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我每个月必须要和我认为有趣的年轻创业者一起喝3-4次咖啡,多数是我的学生。

第二个非常美国化,叫“帮助你的对手”,这是一个很大的概念。50年前硅谷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式的竞争,很少有合作。这个文化起源于一个关于做芯片的故事:芯片生产过程很复杂,有时候你可能会丢了配方,这个礼拜做好了硅,下个礼拜所有麻烦都来了。那时所有人都曾经在一家公司工作过,他们离开后变成了竞争对手,但仍然在同一个地方吃饭喝酒。一天有个人抱怨:我们停工了。另外一个人问:这个礼拜是不是有女工更改了板型?我们发现她在使用特殊型号的板型,去检查下谁在使用特殊型号的板型。第二天他来说:问题解决了。这件事发生在1958年。从那时起人们开始互相帮助,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也是苹果起家的方式,在一个叫做“home blue computer club”里,是一个分享智慧的俱乐部。这是“pay it forward”文化的一部分,它能够让每个人都变得更加智慧。我想指出的是,在第一代竞争格局中,人们很难有这样的意识。但我认为最终必须要这样做,因为这样会让从整体上提高大家的智慧。

第三部分是关于失败。你知道在硅谷我们把失败叫做什么吗?经验。在硅谷以及美国,如果你失败了,你会得到另外一次机会,甚至两三次机会;如果连续失败5、6次,他们就对你无语了。但是失败一点都不可耻,这是非常重要的观念。

我上一次创业,登上了《连线》的封面,融了3500万美金,然后钱全亏掉了。以前投资我的两个VC又给了我1200万美金,后来我分别回馈给他们10亿美金。

我认为失败的部分从长远来讲对于构建文化也很重要。我们并不会因为科学家的失败而惩罚他们,创业也是一种重要的科学实验。

在线教育

在中国,在线教育将会成为一个非常巨大的产业,这将会是另外一个领域,中国将会超过美国。使用在线教育课程资源可以快速提升中国的教育水准,远远比建立实体学校要快。

i黑马:有观点认为教育不仅仅是听课,更是一种社交行为,必须要到哈佛去、在哈佛有同学和教授,你才真正是哈佛的学生, 而不是说你听过几节哈佛的公开课就成为哈佛学生了。

我认为这个观点的误区在于认为在线教育只能自己对着电脑听课。或许可以在一个空间里,同样有教授,也有同学,只是部分利用网络上的课程资源。我认为在线教育甚至还没有开始思考到底该如何利用这些课程资源。我认为潜力非常巨大。的确亲自去哈佛上学、建立社交关系很有价值,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这笔花费(当然这个资源本身是非常有限的),我更关心的是其他的亿万大众,这个市场想象空间更大。

想象一下针对创业者的课程,因为外部变化速度很快,你每个月都要学习新知识。

i黑马:继Android在智能手机领域占据很大份额后,谷歌相继开发无人驾驶汽车、google glass、智能鞋等,未来这些智能终端联合起来的势能将非常巨大,那iOS的未来呢?

这是一个宏观的视角。苹果是一家围绕着有远见的创始人建立起来的公司,但别忘了,除了要有一个有远见的创始人,还需要具备多种人格类型:公司里没有其他有远见的人,有没有顶级的生产、销售、供应链等。Tim Cook是一个伟大的供应链专家,苹果的命运掌握在一个伟大的供应链专家手中。

i黑马:有人认为Android未来将成为掌控智能终端乃至物联网的超级大赢家

我同意。我认为再有两年时间苹果将变成下一个微软。

中国的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硬件厂家和软件厂家不在一个地方。硬件厂家集中在深圳,软件和硬件分离。在硅谷,要做一个蓝牙芯片,会和开发软件的团队在同一幢大楼里工作,就像是在一个生态系统中一样。

创新大师 微信 国际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