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符号的好生意:4个月Line赚2300万元
王根旺 王根旺

表情符号的好生意:4个月Line赚2300万元

小小的表情符号里,不仅藏着精妙的设计构想,而且也给商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生意。在过去的18 年里,许多 12×12 像素的表情符号从日本传向世界各地。目前,中国等亚洲国家的表情符号发展已远超欧美。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小小的表情符号里,不仅藏着精妙的设计构想,而且也给商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生意。在过去的18 年里,许多 12×12 像素的表情符号从日本传向世界各地。目前,中国等亚洲国家的表情符号发展已远超欧美。

“如果有人说‘Wakarimashit’(日文:我明白了),那么你不会知道这是语气平和的‘我了解了’,还是可能比较酷的、有点烦躁的‘是是,我知道了’。”但表情符号可以告诉你。

在一次采访中,Emoji 最初的日本设计者栗田.崇解释了绘文字表情的设计初衷。在过去的 18 年里,这些 12×12 像素的表情符号从日本传向世界各地。

2011年,苹果在 iOS5系统键盘中加入了Emoji表情符号,用户可以把它添加在键盘当中,也可以去APP Store购买下载最新的Emoji应用。事实上,Emoji能够与其他国家语言一起放入“语言键盘”选项当中,在当时还引起了小范围的讨论。“比起Emoticons(标点符号组成的表情符号),Emoji不需要人们再侧着脑袋去读文字……它在美国掀起的热潮远超它的发起国日本” ,《纽约时报》一篇文章评论道。

今年2月,Facebook意识到系统自带的传统表情符号太平淡,于是求助于皮克斯(Pixar)插图画家麦特.琼斯(Matt Jones)设计全新的表情符号。但是如何在一个微小的数字图像中描述各种细微的情感呢?琼斯说:“在皮克斯,我们在制作每一幅图画时都会考虑到人们每天的情绪状态。这些年,我们不断研究人们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手势和表情。” 琼斯举例道,为了某部新动画片的制作,他必须研究一位女孩在不断成长过程中的各种面部表情。

Facebook重新设计表情符号的新闻并未引起国内读者的强烈关注,除了不是 Facebook 用户外,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中国等亚洲国家的表情符号发展远超欧美。

新浪生“花”

触碰到了用户的内心和感情软肋的表情符号,才是好的设计。

在国内,大型的网络公司都拥有自己专业的表情设计团队,特别是聊天、社交等软件、应用。据《21CBR》了解到,在新浪微博的团队里,一个隶属于用户体验设计中心( UDC)的 “浪小花”设计团队就专门负责微博表情符号的开发。这个团队由 UDC 总监严纪年带领,由一名指导老师、两名主设计师、一名表情上线负责人员和一名公关组成。团队开发的微博表情符号“浪小花”于 2012 年 1 月上线,在微博上广受好评。

“浪小花”诞生之际,微博表情符号市场中不乏表情达人,团队只想就原有线上默认表情进行优化。但他们发现默认的表情已跟不上市场的发展和微博的特点,“比如微博中的‘转发’、‘关注’、‘看右边’,这些都无法在现有的默认表情符号中体现出来。流行词汇如‘围观’、‘路过’,当时也没有表情可以表达。”团队主设计师于朝蓬向《21CBR》记者介绍。

开发一个小小的表情符号并不简单,需要很多道工序。首先,团队得先对产品使用功能和场景进行分析,随后进行设计,此后要经过几十次改稿后才拍板定稿。根据用户需求,UDC给浪小花团队安排了几个设计任务:功能性表情:如“转发”、“求关注”;互动性表情,如“相互膜拜”、“射箭”和“中箭”;常规表情,如“哈哈”、“哭”、“汗”等传统表情的多样化;流行词汇表情,如“路过”、“走你”、“江南 Style”;非“浪小花”表情,如“赞”。

尽管“浪小花”是新浪的,却与官方公司形象“小浪人”完全不同,因为“小浪人”的单只眼并不适用于表情符号使用,将给设计带来限制。

在设计过程中,浪小花团队重新考虑了五官和整体设计。UDC 团队选用了粉肉色,这是因为色彩的选择对用户的使用影响很大,也突出了表情本身的气质。肉色可以衬托浪小花的“贱”和可爱的定位,同时肉色也是人的肤色,使用起来更有亲和力。而在22×22 像素的格子里不太可能到位地表现整个身体,团队只截取浪小花腰部以上的位置进行表现,头部比例拉大,形成“肉嘟嘟”的可爱状。

“浪小花”上线后受到许多读者欢迎,团队又继续为它打造了适应节日的表情,如“圣诞节发礼物”、元旦等。在伦敦奥运会期间,为了配合微博上网友为奥运健儿加油的需求,浪小花团队开发了一套奥运加油领取勋章。根据浪小花线上表情使用数据和用户反馈意见,团队经过几轮设计方案讨论,确定了奥运浪小花造型风格并进行设计。

“浪小花的性别定位其实可男可女,所以处理起来更简单,类似体操、网球等运动项目,就把它处理成女版,阳刚些的项目则是男版。”团队向《21CBR》透露了这个小细节。奥运会结束后,根据后台数据,团队整理了领取量数据排行,其中,浪小花游泳勋章以 843 万领取量位列第一,这与孙杨、叶诗文、焦刘洋等奥运冠军的精彩表现息息相关。

“现在浪小花拥有大批忠实的粉丝,他们中多半觉得小花很像自己或者身边的某个人——表情动作很传神、可爱,抑或,超级贱。”介绍到这里,于朝蓬不禁笑出声,“ 所以,当一件设计作品受到用户喜欢,它一定是抓住了市场的需要,并触碰到了用户的内心和感情软肋。”

表情符号的好生意

丰富的表情符号就是Line 的卖点,其独家的贴图功能吸引了大部分用户。

除了国内的新浪微博,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也为表情市场带来更多元素,如腾讯微信中,除了移植QQ原有的表情符号外,还加入了许多Emoji表情符号。据报道,今年3月,私密社交软件Path也推出了表情商店开始收费的贴纸表情的尝试。

在40多个国家下载排名第一的即时通讯软件Line已尝到了甜头,它的卖点之一就是丰富的表情符号,其在官网打出“通过有趣的贴图更好地体验Line”的“号召”,“超过250种的特色贴图和表情,传递文字所无法表达的心情”。似乎是在向用户传递与“微信”的差异讯息。事实上,很多媒体给予Line的评价就包括“独家的贴图功能吸引了大部分用户”。

Line也有自己专职的漫画师制作此类贴图,也在官网上寻求与制作公司合作。在贴图商店,用户可以用12元的价格买到“熊大、兔兔、馒头人”等具有强烈日韩风格的日韩流行icon,也可以很快下载到知名歌手、艺人等“大咖”的贴图。Line表情商店于2012年4月底在日本推出,据NHN透露,到去年8月份4个月的时间,这些表情符号给Line带来了3亿日元(约2300万元)的营收。

腾讯相关设计人员向《21CBR》记者解释了各国在表情符号设计方面的区别:“中国的表情形象会比较萌、比较贱,很接地气,很草根。而日本的韩国的表情比较精致,更多的是静态的表情。欧美人则一般很少用表情,Path 的表情商店里的表情比较正统,不可爱,但是很实用。”

不过,他也对国内的表情符号开发提出了担忧:“目前,国内大部分表情使用是免费的。从作者到用户缺乏版权概念,热门形象只是个别案例,缺乏公司扶持,无法发展周边产业,这导致有些作者迫于生计压力,表情得不到后续更新。”据《21CBR》了解,腾讯正进行一个扶持草根作者形象的项目,旨在建立良性的生态链。

相比起表情符号在亚洲的流行,在美国,表情符号市场才刚刚起步。南加州大学文化人类学家伊藤瑞子致力于亚洲和美国青年人电子媒介使用研究,他认为,美国许多用户早期错过了移动信息文化方面的习惯培养,美国用户使用贴纸等更高级的表情符号会感到吃力。不过,他相信美国人迟早将拥抱视觉信息的表达方式。

创业 生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