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请解决真正的问题!
inside inside

创业者,请解决真正的问题!

1

本文摘译自"Inspire Talk",作者为 openfi.re 技术总监 Joshua Ellis。此为他参与美国创业家 Tony Hsieh(谢家华)的“Delivering Happiness”计划所发表的演说笔记。

几个月以前,一个初创公司开发者朋友跟我说:“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穷人家的小孩或贫民窟的孩子,不想办法创业以摆脱贫穷。”他是个好人,我也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不过让我直话直说,他的谈话里面有一点千真万确:他确实不怎么明白。

我观察 2013 年的科技产业创新所谓何来─有个让你租私家车从旧金山机场开到 Moscone Center 饭店的 app,只是叫一辆出租车有那么麻烦吗?或者请人来你家帮你送干洗衣物,只是下班回家途中顺道到洗衣店,像个大人一样,有那么困难吗?我很确定,这个世界实在有太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们称自己为“创新者”,不过大部分人只不过是个迭代器(iterator,程序语言用语);我们说自己的使命是解决问题,不过仅限于存在于“第一世界”的麻烦事。

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因为我们想要大发利市,这无庸置疑,这也没错。但就像电影《大国民》中所述:“发财没什么诀窍,只要你一心一意想着这件事,你就能赚大钱。”那就去做投资银行家吧。如果真想在科技产业轻松致富,就弄个色情网站,我说真的,低成本高收益,色情网站是不二选择,如果金钱是你的唯一信仰。

不过,技术人员曾经致力于解决“大问题”,不只第一世界问题,而是整个世界的问题─把人类送上月球、终结贫穷、遏止疾病。做这些事没有 IPO 黄袍加身,也无法登上科技新闻网站头条,更不会获得他人奉承。

他们的付出,是因为科技关乎改善人类生活条件。

而改善,还有很大很大的空间。

很久很久以前,我曾为《Las Vegas CityLife》写专栏,我的编辑有一天打电话给我,问我想不想知道城市下水道里头藏着什么东西。我的自保能力是出了名的脆弱,但我仍一把抓着手电筒向黑暗走去。

我在这座霓虹炫烂、纸醉金迷的城市地底看到的是,几百个人住在里头。他们有些是染上毒瘾、或赌博成瘾、或酒精上瘾。很多人都疯了,很难说是不是因为精神错乱将他们带来这里,总之,这里的人多不胜数。

但是,他们存活下来了。他们从建筑工地或家得宝(编按:Home Depot,美国家饰公司)的垃圾箱偷取建材,凭借己力建立了自己的庇护所,即便只是狭小的屋子;他们用煤砖渣充当架子,他们把自己的床架高以防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冲走。他们存活下来了,纵使境地看起来恐怖悲惨,他们为自己打造了一方空间,即使那彷彿地狱般诡异肮髒。

这是我对创新的定义。

另外一个比较近期的例子是我在 SXSW 上遇到的创业家 Susan Qguya,她是肯亚奈洛比的新创公司 mFarm 的创办人。透过 mFarm,肯亚农夫能立即得知他们的农产品目前在市场上的价值。虽然 90% 的肯亚人都有手机,不过大多都不是智能手机,因此 mFarm 是以短信的方式传送通知给农夫。

mFarm 既不热门又不迷人,硅谷创投家肯定对它兴趣缺缺。不过 mFarm 正在改变肯亚的农业经济,这是真挚的创新,这是紮实的破坏性(disruptive)。

那么为何我不这样做?为何你不这样做?为何我们不这样做?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跟我的朋友疑惑为什么贫民窟小孩不出来创业一样。如果您正在阅读这篇文章,您很有可能是诞生在充满资源与机会的环境里,而那是一个 95% 的地球人无福享受的世界。您拥有获取资讯与力量的管道,令众人钦羨不已;不过地位、资源与机会却反倒可能令我们盲目而行。我们的视野被孤立在育成中心和骇客空间内,看不见他人的面孔,看不见真正的问题。

今晚下班路上,不要再走原路回家,不要马上回到那座专为科技人打造的安全区域 East Fremont。改变路线,去 Maryland Parkway 绕绕,到 Sunflower Apartments 晃晃,买杯啤酒坐在路边喝,提高警觉,观察周遭地区,观察当地人,观察他们彼此怎么互动,观察他们的生活环境,跟他们说说话。

接着想想,你该如何运用你机智的脑袋、丰富的资源、强大的力量,改善他们的生活。我不是要你开一间救济厨房或者成为泰瑞莎修女的接班人,而是一个礼拜花个一天,甚至一个月一天就好,你可以尝试解决这些人的问题,真正的问题。

这里就有几个点子:开发一个巴士到站通知 app,让民众上完大夜班后不必孤单的坐在站牌底下枯等公车。协助人们得以用便宜的 Android 手机就能进入的社区网站。成立课程班级让没钱上社区大学的人们也有机会学习科技。想办法引入 Raspberry Pis 或小笔电到连教科书都买不起的学校里头。

这些做法并不是无利可图的慈善事业,如果你的产品价格他们负担无虞,他们会由衷感激。每当你为 Facebook 的估值恼怒不已时,想想营收超过奥地利 GDP 的全球第三大企业(编按:作者应是指沃尔玛超市),目标客户瞄准的是蓝领阶级,他们赚的钱买下十几个 Facebook 都不是问题。Susan Oguya 跟我说过,金字塔底端宽广无比。

我们能运用心智、技术、资源,为缺乏机会的人们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吗?我们小小的付出,可能带来无与伦比的改变。

我们会更好,我们会更惊人,我们会成为英雄。

Via inside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