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败局】民营企业和政府是共生,停业通知遭损失谁承担
王根旺 王根旺

【小败局】民营企业和政府是共生,停业通知遭损失谁承担

创业者把自己的生死寄托于垄断和政策性资源,这样的创业不但难有大成,还有可能陷入一个无底的黑洞,把一切统统吞噬。

来源:i黑马 作者:和阳?

i黑马导读】创业者把自己的生死寄托于垄断和政策性资源,这样的创业不但难有大成,还有可能陷入一个无底的黑洞,把一切统统吞噬。本文主角洪俊对此有刻骨铭心的感受,凭借与政府的合作,他一度用数千万元撬动了价值5亿元的商业地产。数年后,他的杭州子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子鑫地产)濒临倒塌,“政府要让你死是一分钟的事,让你活也是一分钟的事。”

109504537

 

那些试图攀附资源来创业的草根,决策时会不由自主地降低风险的权重。子墨集团创始人洪俊在2008年与杭州市余杭区高新农业示范中心(下称高新中心)在商业地产项目上合作时即有类似体现:“很多事情是这样,如果我什么都考虑到,那这个机会就不是我的了。”

也因为草根们没见过“世面”,合作伙伴能量之间的悬殊对比,会让创始人心里先是一阵晕眩,其后还会衍生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小幸福感。比如求职帮创始人朱郁丛在2011年与联通合作时的心情:“有这么大的平台作支撑,蓝领招聘这事儿一定能成。”

创业需要经历的未知实在太多。若不时刻提防自己明天会死于谁手,创始人恐怕就会把自己前进的方向交给别人(比如下文提到的联通和地方政府)。对试图靠创新来创业的人而言,真正严肃的问题只有一个,明天你的企业是生是死。创业者把自己的生死问题寄托于他人,这样的创业难有大成。

创始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也理当如此),已属不易。如何左右联通的行为?如果联通出了些许错讹……依据墨菲法则,这结论就豁然开朗:他人一定会出错,而你的企业就会死亡。

不过,创业是自己的事儿,把所有的失败经验看遍,也无法准确预测自己面对与联通合作、依靠地产参与时代“大事”时的激动心情会如何影响自己的创业方向。

如朱郁丛所说,“你真正遇上了失败,在上面栽过跟头,痛过,你才真的会往心里去。”亲身演绎这个逻辑链条的案例堪称无数,庞大、闪耀如12580(参见《创业家》2010年4月刊封面文章 《异种12580》)。后续案例想必还会继续出现。

政府要让你死,一分钟的事

2007年8月,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由洪俊控股的香港汇联集团有限公司和余杭高新农业示范中心举行招商引资签约仪式,希望他的上海子墨能入驻位于杭州余杭高新农业示范中心,在当时还是一片农田的土地上建一座五星级酒店。

上海子墨不大,资产额不过数千万元。洪俊2003年创立这间园林公司以来,并没有房地产从业经验,但洪俊认为高新中心的提议是子墨集团进军商业地产的机会。他一直想快速做大企业的规模。香港朋友与洪俊沟通:“你拿块地,我给你投资。”当时政府要宾馆,是政绩,那就造宾馆。但企业要做的是花木基地,是市场,双方达成共识,宾馆与花木基地可以合二为一,建一座建筑面积为9.2万平方米的涉农商业地产。现已完成土建工程,经国家一级资质江苏金宁达恒土地房地产估价咨询有限公司对整个项目评估市场价值为51637万元,其中建筑物价值为25728.53万元,土地评估价值为25908.47万元。

这栋楼的建设是配套不成熟情况下,从一块农田上建造起来的,需有勇气和胆量,因当时政府比较积极,才有可能在得到国家商会和当地政府支持下,找来国研中心等国家级的专家研究自己基地的方向。专家们认为中国缺少茶叶的话语权和定价权,洪俊的花木基地和中国绿茶第一市场同时来运作,农业总部经济的概念可行。要成为中国绿茶第一市场,高新中心的资源明显不足。但洪俊当时创业精神可佳,认为“这个地方天时地利人和,没有市场可以创造市场。”

他相信头衔和其暗示意味。洪俊说,“国家级的专家提出这个概念是非常不容易的。” 尽管从事房地产行业的四证仍然不全,这个高新中心当年的重点项目还是快速通过了立项流程。2008年6月21日的奠基仪式之后,洪俊就开始边施工边销售。洪俊称这个“违规情况”得到了当时政府的默许,“一个分管的副区长口头承诺,‘同意你们打第一个砖’。”

洪俊生于1963年,浙江金华人,上海恒大集团 (不是许家印的公司)前副总。他业务员出身,长于招商引资、开拓市场,在老东家有救火队长的称号。这位前救火队长从副区长处捕捉到的暗示是:你可以销售,但要尽快,几个月卖完后,他就能收场。

2009年夏天之前,子鑫地产已将农业总部基地的楼宇售卖出了几百间。问题来了,商户发现自己所购商铺的证件并不齐全,他们开始投诉:“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能拿到房产证吗?”

2009年浙江卫视报道后,经杭州市政府牵头,高新中心与相关部门试图协调证件问题。子鑫地产缴纳了罚款,2010年夏天到来前办好了除房产证之外的四证。回忆当初,洪俊仍不愿将自己划离弱势群体的范畴,“名气比较大了,就发生矛盾”。但洪俊评价当时“政府这个干涉也是有道理的”。子鑫地产已合法得到证照仍继续修建它的大楼,直到2011年10月25日。

这一天,先是让企业提出审计,再是调查组进入,然后发出一纸停业的通知。这份通知要求子鑫地产停止一切营业活动。洪俊和子鑫地产“遭受了灾难性的打击”。

“法院判决我们要给其中施工队赔500多万,而我有两个施工队。我整个项目有1亿多的融资是跟民间资本借的,最低的利息是2分,7分、8分我也借过,就是按照2分算的话,我每个月是200万的利息,停工至今15个月也有3000万。我预售出2亿多的合同,当初说是要给商户每年8%的回报,这就是2300万左右,还不包括违约金。再加上我15个月来的工资等开支,差不多也是1000万。停工造成我们直接损失大概有7000多万,差不多每天损失有一辆大众汽车就开到黄浦江里去了。”

洪俊表示,高新中心只是政府的派出机构并没有执法权,停止营业的通知并无印章,而且“这个中心发文不规范,还通报给两个施工单位和购21层大楼的蓝都酒店管理公司。他们当时骗我们企业,说企业公章暂时在他们这里保管一下,需要的时候来盖章,最后不还给你了……律师认为这是侵权”。高新中心的负责人则告诉洪俊,“你们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我们是在帮助你。先不要请律师,如果要打官司,我们就不管你这个事了。”

他同时表示无奈:“它不让你卖房子,但要你退钱给商户,我之前销售的目的是回笼资金,再造后面几万平米的房子,现在资金链全部断掉了呀,(这么要求我)本身就是一条死路啊。”

子鑫地产也试图启动工程,但2012年夏天开始,洪俊称自己经历了被锁门、员工被讨债公司威胁、砸办公桌等事件,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过。子鑫地产从40人左右减至8人,“就是留下来看看门,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们有将近七八个月都没发工资了。”

洪俊认为自己用数千万元撬动价值5亿元的商业地产,将附近地价从数千元炒至一万元的结果惹人眼红,“用这样的方法去赚钱,还轮得到你?政府要让你死的话一分钟的事,让你活也是一分钟的事。现在这样停工是把我腾空吊起来,让我自己去死,这样它不是没责任了吗?”高新中心试图拍卖这栋大楼,800多业主不同意而停下来,洪俊认为这会损失掉债权人的大部分利益,只会中饱个别人的私囊。

洪俊颇觉冤枉,他想到了这地方的的历史,“余杭是发生小白菜冤案的地方,当地这种事大大小小是非常多的。”洪俊选择性地忽视了领导的口头承诺和当初的违规行为,他大概觉得在当下的中国,他的行为仍属善良和正义的范畴,“我认为我站在正道上,但人间正道是沧桑,要修成正果是不容易的。”

不过,他仍说了一句不无暗讽自己意味的话:“口头承诺,最后没有一个人承认,这个事情从商业上的角度,我们不去说什么。”

今天通过这个案例经验教训,能唤醒社会的良知。

创业败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