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骇客传统,恶作剧花招百出
王根旺 王根旺

MIT骇客传统,恶作剧花招百出

110d-hvd-yale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铁路模型技术俱乐部(Tech Model Railroad club)孕育了Unix作业系统,直至今日仍是许多骇客的灵感来源。

骇客在MIT代表的意义不同,既不是Facebook所说「为了好玩而撰写的程式」,也不是美国国家戒备状态「骇客会议」的那种扰乱式程式。MIT的骇客是有创意、充满奇想的,匿名学生常常会暗中策划精准且高难度的校园恶作剧,同时他们也会为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附上解决方法。

传统上,MIT对骇客行为有种心照不宣的崇拜,学校的非官方骇客FAQ网站有这样的问答:

问:MIT校方同意骇客行为吗?

答:否,骇客一经发现可能面临法律惩处或罚款。然而,这不代表事后校方不会欣赏厉害的骇客手法。

MIT教授奇瑟(Samuel Jay Keyser)说:「身为MIT学生会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无法隐藏;你就是会发现自己有多厉害。」因此,MIT学生的骇客行为可以用炫耀、无政府、冲撞体制来解释。奇瑟说:“他们透过嘲笑来回应那些伤害他们的评判,就像在刺眼的阳光下戴上太阳眼镜一样。”

一开始,他们曾把汽车或母牛挪到显眼的大学建筑顶端,日子久了,他们的恶作剧也越来越精密。

car

1982年一场与哈佛和耶鲁的大学美式足球赛上,有MIT学生在场中间安置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气球,并充气让它爆炸。

去年,有学生把校内最具代表性的建筑Green Building改造成俄罗斯方块荧幕。

tetris

2007年12月,MIT媒体实验室一侧的墙上出现了超大的拼字游戏。

scrabble-on-media-lab-3

在1926年,连MIT的学生可能也不会把他们的恶作剧称为“骇客行为”,但他们的概念是不受时间影响的:他们把一辆福特汽车弄到1893年毕业生的宿舍顶端。校园中每个人都很兴奋,除了必须想办法把车弄下来的可怜虫。

techthellnew

1990年10月,MIT校长伟斯特(Charles M. Vest)第一天上班找不到办公室的门了,因为前一天晚上学生搞了个障眼法,用布告栏把门伪装成一面墙。

vest_with_bboard_large (1)

2010年4月8日早上,在MIT媒体实验室拱门下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上下颠倒的精美休息室,正对着媒体实验室。这个休息室里的装潢十分精美,有一张舒适的椅子、一张撞球桌,当然,这也是骇客们的巧思。

4504965363_dce58ee11f_z

Via wired

MIT骇客 恶作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