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微信收费,中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是怎么教导腾讯总裁刘炽平的?
王根旺 王根旺

关于微信收费,中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是怎么教导腾讯总裁刘炽平的?

财经国家周刊 曾发了这样一个图片:在现场,只有王建宙和刘炽平两人,王建宙翘着二郎腿躺坐在椅子上,而作为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的总裁,刘炽平则谦卑地只半个屁股坐椅子上,前倾身子,仿佛在讨教。

来源:i黑马

博鳌论坛上,微信收费成为一个必问的话题,@财经国家周刊 曾发了这样一个图片:在现场,只有王建宙和刘炽平两人,王建宙翘着二郎腿躺坐在椅子上,而作为中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的总裁,刘炽平则谦卑地只半个屁股坐椅子上,前倾身子,仿佛在讨教:

微信(Wechat)在全球市场已经获取相当好的成绩,在海外市场已有4000万用户。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在内的东南亚市场上,已经占应用商店的第一位,成为当地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应用。

微信作为基础服务,不应该有额外的收费(吧),因为用户已经在流量上付了最基础的费用。在全球其他国家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于微信这一类即时通讯,发语音、发文字、发图片、群聊等业务收费。

微信业务在不断促进手机的用户群往宽带、往数据上转移,对整个营运商和产业链带来非常积极的作用。当越来越多的用户转向3G和宽带移动应用时,实际上他愿意为流量付费。可以通过这种新的互联网应用让更多的人把其时间、应用、流量放到无线互联网上,制造更多共赢的空间。

而作为副部级高官退下来的王建宙开始“教导”起刘炽平:

很多媒体问我这个问题,我说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但)他们说只要一句话,该收还是不该收。

首先,我本人从中国移动董事长这个位置退休已经一年了。从退休以后,我就不在外面谈论中国移动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基本的职业操守,在过去一年当中我做到了这一点,在今后我也一定会继续这么做的。但是毕竟在这个行业干了将近40年,也可以说一辈子就只做了一个行业就是这个行业,所以对这个行业还是非常非常关心的。再加上今年1月国际移动通信组织GSMA聘我当高级顾问,我又有比较多的机会了解国际电信行业一些情况、发展趋势。既然那么多记者朋友提了这个问题,我想从行业角度谈谈个人看法,完全是个人看法。

第一,刚才都说的很清楚了,OTT服务确实造成了运营商的网络负担的加重。而运营商从最终用户那儿收来的流量费无法平衡网络的成本,这个现象在世界许多地方都存在,今年2月底去巴塞罗那参加全球移动通讯大会,运营商在一起都是谈这个问题,就是OTT带来了移动的爆炸,资金支出增加,但是收取流量费没有办法弥补这个支出。OTT服务商是否应该分担移动商网络成本问题?我不夸大地说,可以说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不光我们碰到,很多国家的运营商都碰到同样问题。前不久GSMA总干事给我专门发了一个邮件,他跟我探讨这个问题,就是OTT服务商需不需要分担运营商网络成本的问题。我们国家发展的特别快,发展最快的就是微博和微信。这是移动的社交网络。我们国家以微博和微信为代表的,他其实是移动为主的,所以我定义为移动社交网络。移动社交网络发展之快出人意料,所以这个问题在我们国家越来越突出摆在我们面前,没有办法回避。政府非常关注这个问题,社会各个方面也非常关心这个问题。我第一句话想说的是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既然是世界性难题,只有通过运营商和OTT服务商共同合作才能解决这个问题。电信运营商和OTT服务商,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他们之间关系应该是一个合作共赢的关系。OTT服务提供商必须要用运营商基础网络。他提供服务的同时也给运营商带来流量,而今天移动通信运营商增收主要的驱动器就是流量,这确实是互相在促进、互相在帮助的。

另外我还想说一点,刚才大家说了很多,我也是这么认为,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能光讨论电信运营商怎么样、OTT服务商怎么样,我们还要讨论另一方面,就是最终用户,广大消费者,还要看到消费者这个事情,这一点在今天显得特别重要,只有各方利益都兼顾了,这才是符合客观经济规律的。这是我想谈的第二点看法。

第三点看法,我跟吴鹰一样,我也是工程师出身,我稍稍说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微博、微信等移动社交网络是一个新生事物,我们今天碰到的问题其实我们的前辈没有碰到过,我们自己也没有碰到过,包括一些年轻的同事也没有碰到过。刚才韩先生、吴鹰也说了,现在说的最多的就是心跳机制引起的网络负担加重,这是说的最多的问题。这个问题只有在无线互联网当中才有,以前我们固定互联网没有这个问题,它是一个线就连上了,只有无线互联网为了更好利用资源,3GPP规定了这个心跳的机制,这个心跳机制给网络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这个问题以前是没有的。我们光靠统计、投票是没有用的,这确实需要运营商、OTT服务商坐下来好好讨论这个问题。巴塞罗那电信展我看到一家软件,他说有些心跳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的心跳,你挂上了微信,我问你还在不在,不断发信号,必要的是需要的,但是过多的话,不仅网络负担加重,也增加了自己的负担。像这些问题我们就要共同商量,用共同智慧解决这个问题,比如优化心跳机制,把无效的心跳全部取消,这样就可以大量减轻信令的负担。这是很实际的降低成本的方法。

毫无疑问,移动社交互联网还会快速发展,相信通过各方合作一定能够妥善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个人观点。

腾讯 微信 中移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