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已死!
王根旺 王根旺

天使已死!

死亡不是个体的消亡,而是旧模式的终结。当泡沫破裂之后,我们呼唤天使投资人能在逆境面前,重新思考天使投资的意义。

来源:i黑马 作者:@龙真

i黑马导读】死亡不是个体的消亡,而是旧模式的终结。当泡沫破裂之后,我们呼唤天使投资人能在逆境面前,重新思考天使投资的意义。

龙真:天使已死

风险投资对未来趋势最为敏感,其产业链上的每个环节有一个细微的波动,都会引发从业者们对于重构价值链条的浮想联翩。大洋彼岸天使投资浪潮的兴起,严重刺激了风险投资行业所有人的神经。而Andreessen Horowitz天使基金融资25亿美元、近年来几乎所有顶级公司里都能看到它的影子的神话,更是亮瞎了中国风险投资行业所有人的眼!

几乎所有的风险投资人都有一种神经质的恐惧,对于自己生存方式的恐惧。他们害怕来自任何一个方向的攻击,害怕失去生存的根基,害怕被卡住喉咙。而野心家们看到的都是被盲目放大的机会。所以,不管是个人天使,还是PE和VC们,都选择了迅速向前延伸,从抢A轮项目到抢天使期项目,再到抢Pre-angel项目,甚至疯抢只有一本商业计划书的项目!

但天使和VC/PE是截然不同的玩法。VC和PE阶段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方向业已明晰,收入结构也基本形成,估值模型相对完善。但天使期公司是完全不同的思路,它们一无财务数据,二是团队能力很少经过考验,三是趋势判断不清晰,而且没有严格的估值标准。这是一个更需要经验、更依赖于直觉决策,也更容易让你“血本无归”的行业,它更需要从业者的冷静和理性。

不过,行业里的每个人都坚信,天使投资是一个巨大的事业,是一个颠覆现有价值链、垄断整个行业的事业,是一个至少自己不能缺席的事业。所以,我们看到了这些“最绝顶聪明”的一群人的疯狂。他们在这个并不熟悉的领域里漫天撒网,以期砸中下一个Facebook、下一个Google、下一个QQ。他们一边紧盯着科技博客的每一篇文章,一边如狼似虎地寻找着中国的模仿者,甚至创造着中国的复制者。供给和需求,价格和价值,这些最基本的商业常识在他们眼里都熟视无睹!这种天使投资已经沦为彻头彻尾的赌博,上当受骗者不在少数。

终于,世界风险投资史上最惨烈的一次“风险投资大屠杀”,在去年5月Facebook上市的同时上演了。2012年,中国天使投资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情景,上半年还火热的态势,至下半年急遽转冷。原先蜂拥而至的各路VC、PE如同潮水般快速后撤,“退出早期”迅速成为投资界的趋势,资金流向几乎一夜之间发生逆转,天使投资活跃度随之大幅下降。

这一年,许多天使投资人猝不及防,大量已投项目积压在自己手里,无人接盘、损失惨重。他们不幸成为泡沫破裂的牺牲品,他们会回归理性的状态吗?

经济学上有个很著名的理论“二八原则”,指的是20%的人拥有80%的财富。天使投资同样遵循这个规律,李开复、徐小平、薛蛮子等超级天使跻身20%之列,并且开始升级到基金形式,不断向下游VC盘踞的领域扩张。其他人,不管是个人天使还是具有VC和PE背景者,自然不甘心沦为其余的80%,充当磨刀石的角色。他们采取的对策是:第一,合投;第二,抱团。

其实,国外天使投资人制胜也是靠合投与抱团,但二者的动机迥然不同。国外天使投资人更多地是以风险投资基金管理人、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和创业者们联合起来发挥冒险和探索精神,尝试满足人们的一个固有需求。而国内的天使投资人更像生意人,眼里最看重利润,即使合投与抱团,很多人也是希望借此分散风险,同时提升自己在圈子中的地位。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我们大胆提出“天使已死”的结论,宣告中国天使投资旧有模式的死亡,以此来呼唤天使投资人能在逆境面前,重新思考天使投资的意义,再次更好地重生!

中国的风险投资业什么时候克服了恐惧,中国的天使投资人们什么时候重拾了供给和需求、价值和价格平衡的价值观,什么时候实现了从需求来寻找而非通过抢夺来竞争优质项目,什么时候明白了专业和专注的意义,什么时候把天使投资看作职业而非荣誉,什么时候真正理解了“天使”、“冒险”、“探索”和“改变世界”的意义,那时就是中国天使的重生之日!

天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