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胡鸿海 三星想从夏普得到什么
王根旺 王根旺

拦胡鸿海 三星想从夏普得到什么

d10e0b2a7c1df4293f6618e74cf157e1

三星电子2013年3月6日宣布,将通过其日本子公司向夏普注资约100亿日元(参阅本站报导)。这使夏普暂时避过了致命的经营危机。而另一方面,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富士康)原定于3月26日接受夏普的第三方配股增资一事却正式延期。对于净资产规模为2000亿日元(截至2012年底)的夏普和10兆日元的三星,100亿日元有着不同的价值。三星注资夏普的意图究竟是什么?德国证券公司分析师中根康夫就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9f6f4d3bcfb96b22152df7a293722513

对于夏普,100亿日元价值巨大。中根列举了三点好处:(1)获得约100亿日元的现金。(2)为今后筹措资金提高信用。(3)规避龟山第二工厂的减值处理风险。中根指出,其中的(3)“龟山第二工厂的减值处理”是夏普一直以来面临的短期风险。

估计龟山第二工厂资产负债表在2013年3月底时的余额为800亿日元左右。按照判断,这条生产线开工率不足,不能产生现金,举例来说,如果今后的平均开工率预计为5成左右,则帐面价值的一半,也就是400亿日元就可能必须实施减值处理。在中根看来,通过此次注资,在来自三星的订单增加的前提下(暂且不论实际情况),至少在制定下个会计年度的生产计划时,可以增加该厂的设想开工率,2012财年底的减值处理风险已经大幅减少。

按照推测,该厂2013年1~3月的月产能为8万块。主要生产(夏普以低功耗为卖点主推的)IGZO(In-Ga-Zn-O)液晶面板和既有的非晶矽液晶面板。单月最多可生产IGZO面板3万~4万块,非晶矽面板4万~5万块。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IGZO面板最多时,月产量也仅为2万块,所占比例较小,非晶矽面板占据了大半。

而且,在非晶矽面板中,估计有3万块是供给三星的。绝大多数的尺寸为32吋。32吋液晶如今已经无利可图,南韩和台湾的企业都在竭力减产。三星的电视部门现在也很难从集团内部(三星显示器)和台湾采购到需要的数量,因而增加了夏普的订单。而夏普以提高工厂开工率为先,对于这笔订单,在接单、生产之际,估计是把(不考虑折旧,使手头的现金流为正的)现金成本设定在下限,没有指望借此实现营业利润转亏为盈。

IGZO喂不饱生产线

倘若真如中根所说,那么,夏普将接下连生产成本低于日本的亚洲企业都不愿接单的32吋液晶,不顾营业利润的亏损,填补生产线开工率缺口,借此在2012会计年度(截至2013年3月)规避龟山第二工厂的减损风险。然而,对于夏普而言,IGZO面板可以说是宝贝疙瘩,倘若能够借此提高龟山第二工厂生产线的开工率,该公司就有望实现健康发展。

作为IGZO面板的用途之一,针对“iPad”的供货量的增加低于该公司的设想,超薄笔电每笔订单的数量也微不足道,恐怕还是喂不饱龟山第二工厂。而且,受到苹果需求减少的影响,经营LTPS面板的企业正准备涉足过去从未关注过的平板电脑市场。今后,在成本低廉的非晶矽与高精细、高功能的LTPS面板的夹击下,IGZO面板很可能陷入被动的竞争之中。而且,IGZO面板虽然号称“低功耗”,但其中不乏缩小彩色滤??光片厚度等面板设计综合能力的功劳,并不都是IGZO自身特性的效果。

因此,对于夏普来说,利用三星订购的32吋液晶填补生产线是最保险的选择。最近的日元贬值趋势给夏普带来了良机,有望起到提升利润的效果。

在与海外客户交易时,日元贬值的确是件好事。但从夏普的角度来看,包括其电视、手机部门在内,针对日本企业的业务尝不到日元贬值的甜头。而且,在面板企业中,受益于日元贬值的不只是日本企业。南韩、中国大陆及台湾的企业也在日本采购零组件,其中不乏用日元结算的玻璃基板之类。因此,日元贬值对海外企业也大有益处。夏普的生产规模本就小于台湾企业和南韩企业,但是,如果日元贬值到1美元兑换110日元以上,(竞争力的)情况说不定会发生改变。

没有白给的钱,回报预计超过100亿日元

中根认为,对于三星而言,此次注资的长期利益相当大。注资额相当于夏普总股份的3%,回报也不上不下。

仅持有3%的股份,三星很难派董事进驻夏普。在三星看来,夏普应该没有“希望三星参??与经营”的意思。对于秉持这种态度的夏普,估计三星也不觉得参与经营是上策。

对于三星而言,能够了解经营资讯才是重点。该公司将成为夏普第五大股东。假设夏普考虑转让液晶以外的其他业务部门,那么,三星很可能通过夏普及其主要贷款银行,在早期阶段就能了解到相关资讯。也有可能根据银行团的判断,主动提出收购。

有看法认为,三星注资是因为看中了夏普在IGZO面板等领域高超的技术实力,或是对其技术感兴趣。

我觉得三星决定注资并不是因为看中了夏普液晶面板的技术实力。三星应该知道,夏普对IGZO技术的前景充满了信心,估计也明白“即使注资,对方也不会提供技术资讯”。就像前面说过的那样,考虑到与LTPS面板的竞争等因素,IGZO面板的需求能否(如夏普期待的一般)增加还不得而知。另外,我认为三星会向夏普采购12吋等级和尺寸更大的、用于平板电脑及笔记型电脑的液晶面板。这些面板应该主要采用的是IGZO技术。当然这一采购战略双方应该早就讨论过了,与这次的出资没有直接关系。

鋻于各面板企业都在减少对于液晶面板产能的投资,供需比过去更容易趋于紧缩,三星集团的面板制造商——三星显示器也将把未来的投资集中到OLED面板。而另一方面,三星经营电视、手机、个人电脑等成品的部门今后仍将奉行积极增加数量的战略,因此在我看来,向夏普注资、确保面板的稳定供应是三星的短期目的,其出发点并非面板业务,而是成品业务。

破坏夏普与鸿海的关系

100亿日元只相当于三星净资产的0.1%左右。就算全打了水漂也不会影响到经营。因此,此次出资对三星来说,风险近乎于零。而且,该公司应该设想到了种种情况,分析了利弊。其中也包括对夏普最不利的情况。

也就是说,三星估计已经做出了判断,将来,无论夏普的经营步入正轨也好,陷入僵局也好,对三星都有好处。当经营无法维系,转让业务部门的时候,由三星或其他公司收购或提供协助之类的都在讨论的范围之内。资本主义社会没有白给的钱。既然投出了100亿日元,在三星看来,回报当然要更高。

与高通的注资相比,性质似乎不同。高通为MEMS显示器量产化技术的开发外包支付了约100亿日元,可以说与技术部门建立了关系。而三星的注资并不是以合作开发面板技术为目的。正如前面讲的,其目的可能是获取夏普面板技术的资讯。应该将其视为与夏普主体的合作。

夏普与鸿海的关系将会如何发展?

按照我的想像,鸿海应该会觉得“先承担风险的明明是我们”。而且,鸿海实际注资的对象是堺工厂。三星注资的则是总部。如果鸿海不注资,堺工厂必将承受庞大的减值处理,收益也不会恢复到现在这样的盈亏平衡状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鸿海觉得自己有恩于夏普也是情理之中。而夏普按照时价接受了三星的注资,而对于鸿海,夏普则坚持一股550日元,接近于市值的两倍。可以说,这次注资基本等于夏普亲手破坏了与鸿海的关系。

但夏普承受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不仅得不到预定的670亿日元,也给资产转让这一紧要课题蒙上了一层阴影。具体来说,夏普把设在墨西哥、南京、马来西亚等地的电视及液晶模组工厂转让给鸿海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而对于鸿海,单纯依靠集团内部(群创光电)的资源,将LTPS和IGZO技术运用于量产也并非易事。双方相互需要的状况没有改变,其中一方通过某种形式做出妥协的可能性依然存在。(记者:三宅常之,Tech-On!)

Via ? 商业周刊

三星 夏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