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祝捷:跟顶级VC一起玩
王根旺 王根旺

李祝捷:跟顶级VC一起玩

投聂卫平围棋教室的时候,他跟创始人洪波连续60天泡在一起,决定投资时,他得到的价格是当时估值的一半。

来源:i黑马 作者:史翔宇

【i黑马导读】投聂卫平围棋教室的时候,他跟创始人洪波连续60天泡在一起,决定投资时,他得到的价格是当时估值的一半。

 

QQ截图20130408153159

近3个多小时的采访时间里,我一度十分怀疑李祝捷能否严肃、正经地谈话。“自从雷军颠覆了我的行业(李曾任赛龙手机联合创始人),我内心就十分忧伤,决定去颠覆别的行业,迄今为止已经颠覆了10个行业了”、“大家都误以为我很懂教育,于是我装作很懂的样子在投教育”、“我觉得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改变世界,地上挖个坑也是改变世界嘛”……

这个本应在相声界大放异彩的男人,自称被徐小平忽悠后进入天使投资行业。他的话语经常充满调侃的意味,但本质上,这个年轻人很谦虚。他对陈科屹大加赞扬,因为陈是他眼中2012年最杰出的机构投资者。他作严肃状:“我的成绩是,是要打折扣的,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接着说:“我整天拿着真格基金的名片出去招摇撞骗,哈哈……”第二句没有打嗑巴儿,这才是他的语言风格。

因为徐小平在江湖上的地位,李祝捷得以进入投资核心圈,和这个领域最有权威、最有智慧的人在一起,从而具备了“复合型”经验。“徐老师如何把一个创业者说得热血澎湃、激动得死去活来,我们都懂,但是投了不管是不行的,雷军(投资)的成功概率要高得多。”李祝捷说,“我现在是用创业的精神做投资。”

位于北京慈云寺桥西南角的东区国际写字楼里,有两家公司都是李祝捷投资的。他平时就在这里上班,帮助创业者磨合团队。“楼上那家已经融完资了,估值翻了N倍,我就下来了,再喝3个月茶、见创业者,等把商业模式验证清楚,把下轮钱融进来,再到下一个地方去喝茶。”3个月前,他的工作完全是另外一个节奏:12个月里看了600个项目,办公桌上攒了9盒名片。“天使投资是体力活”,李祝捷说。最近他不怎么看项目了,主要是做投后管理。

他的投资路线十分清晰,一条是早期教育,一条是电商和游戏,都是商业模式已被充分验证的项目。他投资的公司中,两家线下教育公司(彩翼儿童美术馆、贝乐学科英语)、两家电商公司(优曼家纺、找钢网)已经拿到A轮;最近的优肯体育也被几家VC看中,而聂卫平围棋教室去年营收已经达到1亿元。

短短15个月,在外界看来,李祝捷已经像一个成熟的投资人那样:稳、准、狠。对于近期密集在媒体上曝光,他有点不适应,“人们肯定认为新一代江湖骗子出现了。”他很清楚真格基金这个金字招牌对他的帮助,“这样顶级VC才愿意见你、跟你玩,而不是派个投资经理把你打发走。”随着入行越来越深,他发现创投圈最主要的游戏规则是——跟谁玩。

徐小平、薛蛮子、沈南鹏这样的人是爬过8000米高峰的,要指导一个创业者爬到3000米很容易。他们把爬到8000米的风景呈现给一个创业者,这个创业者就具备了成功的基因,再告诉他们怎么去爬山,甚至爬不过去的地方找人托过去,一个很平庸的人可以因此变成商业领袖。如果没有人指导,即使能力很强也可能到处乱撞。“雷军有那么多VC盟友,再做一个项目拿不到投资才奇怪”,李祝捷说,“草根创业者一没经验,二没信用记录,要进入这个圈子还是蛮难的。”

他不同意天使投资越来越难做的说法。“只有笨天使才死掉,他到哪里都是笨蛋!”但他承认,天使投资人的门槛是越来越高了。就在采访的前一天晚上,李祝捷参加一个董事会,旁边坐的投资人是百丽第三大股东,身价100多亿。“都是这种人在指导别人玩,你怎么出头啊?”他感叹到。

李祝捷有自己的玩法。投聂卫平围棋教室的时候,他跟创始人洪波连续60天泡在一起,看项目都带着洪波。当决定投资的时候,他得到的价格是当时估值的一半。某知名投资机构也想投,但觉得这个估值 too good to be true(划算得不真实),就派人去查账。“天使阶段,梦想是不可以被DD(尽职调查)的”,李祝捷说,“你跟别人讲感情,别人就给你兄弟的价格;你跟别人谈估值,那人家就公事公办。”他认为,天使投资可以机构化运营,但不可以机构化运作,规避风险的时候往往把机会也规避了。

“在线教育今年是一个坑儿。教育是一个社交行为,你看过哈佛公开课就能说自己是哈佛毕业吗?你如果真想当哈佛的学生,就必须在那儿,有你的同学和导师,泡里头的女生,孟母三迁就是为个环境嘛,今年有人觉得我傻,过两年会发现是他自己傻。”最后,李祝捷这个“不懂教育”的投资人对2013年在线教育做了一个预判。

天使投资 李祝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