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黄渊普:当当网李国庆,再见!
李阳林 李阳林

分析师黄渊普:当当网李国庆,再见!

【导读】原艾瑞咨询的分析师@黄渊普 离职后,他做了一件在他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事(有待验证):写了《当当网李国庆,再见!》,这和他去年的长微博《当当网,你把我的个人信息卖了》一脉相承。这其中有两个亮点:①互联网公司会不会卖用户数据?②第三方数据调研机构和被服务厂商之间,他们究竟有怎样捉摸不透的关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有识之士前来支持、反驳。

1

 

作者:@黄渊普

昨天从公司离职后,终于可以以独立的身份写一下和当当网的恩怨。当当网李国庆,如果你有幸看到,但这权当是跟你道声再见。

以下关于我和当当网的恩怨,我绝对客观。因为我并不讨厌李国庆,他口无遮拦的性格我甚至很欣赏;而且,我是当当网的钻石卡会员,至少以前我算得上是当当网的忠实用户。

和当当网的恩怨始发于2012年5月,某数据贩子叫卖当当网的数据,我出于好奇去验证数据真假,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对方,对方竟然准确地把我在当当网的邮箱、手机号码以及住址反馈过来。当时我作为当当网的忠实用户,自然异常愤怒,我通过微博发了条《当当网,你把我的个人信息卖了》的长微博质疑当当网,有不少大号转发过此微博。不管原因如何,归根到底是当当网的原因才导致数据泄露,才导致我的个人信息被别人叫卖。我就这个事情通过微博私信李国庆,李国庆回复说会让工作人员处理。处理的结果是,第二天当当网通过公关向我所在的公司施压,要求删除微博。从头到尾我未收到过当当网的任何道歉或直接接触,最后微博被删了。现在想想,当时是我太傻太天真,当当网是堂堂的美国纽交所上市公司,理所当然不应该和我这样的小人物接触,道歉更加是不可能的,删帖是唯一选择。而且,纽交所上市公司CEO当当网李国庆竟然已经回复了我一句,显然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

2013年3月,在某个会议上,有人问我对中国电商格局如何看,我表示TOP3格局已定,腾讯电商凭借强大资金资源优势估计以后能进入前五(注:2012年按营收腾讯电商营收44.3亿,排第七),我强调个人认为(强调过两次是个人观点)当当网的排名可能会下滑(注:2012年当当网营收51.9亿,中国电商里面排第五),估计会跌出前五。没想到会议现场有当当网的一个总监,我的言语显然把当当网惹火了,而当当网之后的所作所为显然把我也惹火了。

当当网这位总监没在现场和我沟通交流,回公司后显然向相关部门报告了我的观点言语。之后好几天我都生活在当当网的攻势里。当当网通过公关部门施加压力,要求把有关当当网的微博言论全部删除:我写过一条当当网和唯品会的数据对比微博,纯客观数据,被要求删除;我在此之前在腾讯科技以个人名义发布的一片当当网财报评论稿(个人名义,并无诋毁当当网的地方)也被要求删除。当当网李国庆甚至以中断业务合作作为要挟,要求消除对当当网的不利影响,要求向当当网道歉。几天下来,当当网各方压力传递到我身上。一个相互认识的当当网朋友私信我,言语间叫我别压力太大。我表达个人观点,发客观数据(当当网的财报数据),当当网凭什么要求道歉;我是分析师,我只对客观事实负责!

在此强调,我离职不是因为当当网的压力。我原先所在的公司对员工很好,一向坚持与人为善的原则。但我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当当网你们一连串的无理要求把我逼急了!当当网还欠我一个道歉,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公司层面向我施压。哪怕是当当网以稍微平和的态度和我沟通,我说不定都会和它好言相对。当当网始终把自己摆成美国上市公司的范,动辄就是通过公关要求删稿删微博,辅以中断合作相要挟。

?当当网李国庆,我说你们现在市值只有3亿,不足唯品会的1/5,这这样的客观事实值得你们兴师动众?我说你转型之路艰难,我说你们会跌出中国电商营收前五强,这话你们有意见?我说如果阿里集团和京东商城上市后,你们将进一步丧失资本想象空间,这观点有错么??我有自知之明,你们的低股价低市值跟我一点毛关系都没有!也不会有什么投资人因为我的言论而不给你们投资!更不会因为我说两句就会导致你们当当网他日被人低价收购!你们确实是上市公司,但空有上市公司的架子,却丝毫没有上市公司的肚量。

我在此知会当当网,我保留上次被你们泄露个人信息的追责权,要求你们公开道歉;我在此向李国庆喊话,你是男人就别以要挟施加压力,敢不敢实打实的辩论,敢不敢以客观事实面对?!你们最愚蠢的地方就是高估自己的公关能力,新媒体时代,依然采取压迫而不是沟通的方法解决问题。当当网李国庆,你们摊上件不小事了!

我以一个钻石用户的身份通知当当网你们,我彻底把你们抛弃了!日后绝不到当当网上购物!至于你们的市值,你们你融资计划,你们的发展前景,跟我毛关系都没有!当当网李国庆,再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