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联顺达:圈地生财的“马路王国”,年入8亿元!
王根旺 王根旺

京联顺达:圈地生财的“马路王国”,年入8亿元!

祁力掌舵的民企“京联顺达”掌控着北京近3万个路边停车位,年入收至少8亿多元。而最神奇的地方是:祁力曾出200万元拿下了国有控股企业“公联顺达”的56%股份。

i黑马导读】祁力掌舵的民企“京联顺达”掌控着北京近3万个路边停车位,年入收至少8亿多元。而最神奇的地方是:祁力曾出200万元拿下了国有控股企业“公联顺达”的56%股份,而后者拥有北京八个城区500多条道路,3万多个路侧停车位,占北京90%的市场份额。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神奇的企业和行业?

3万个停车位和8亿元收入

去年4月,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公布了截至去年北京备案停车位的状况,北京约有5万多个车位则属于占道停车位。而北京晚报报道,一家叫做京联顺达的民企掌控了北京近3万个有合法备案的路边停车位,占有60%以上的路边停车市场。

这意味着什么?年入收至少8亿多。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估计,“北京市这些停车位主要集中在城区,大概10块钱一小时,第二小时15块,我们就按10块钱来算,每天按8小时算,10块钱乘以8小时再乘以365天再乘以3万,至少有大概8亿多。”

京联顺达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北京市工商局的网站上,京联顺达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主营业务中仅有机动车公共停车场服务和技术开发、技术服务。

“京联顺达”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来说有些陌生,而它的前身为“公联顺达”。新京报2011年7月28日报道,“经过股权转让,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已变更工商注册登记,改名为北京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变更为法人独资。”

而公联顺达又是何方神?百度百科对公联顺达的介绍,大致是:公联顺达公司成立于2002年11月,是由在北京市停车行业占主导地位的多家企业进行资源重组,国营公联公司控股,多方投资的大型专业化停车管理企业。公司现有管理和工程技术人才150余名,基层员工3000多人。作为北京市从事专业城市路侧停车管理的大型企业,负责管理北京八个城区500多条道路,3万多个路侧停车位,占北京市路侧停车资源90%的市场份额。

一个京联,一个公联;一个私企,一个国企;两者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江湖游戏?

以下为民生周刊2012年第2期报道《公联顺达罪与罚》节选:

2011年7月8日,北京市公联公司发布公告称:北京公联公司的子公司北京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原为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因公联顺达改制,公联安达已将其持有的顺达股份全部转让,北京公联公司及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与原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之间已经不存在任何经济及法律联系。

原北京公联顺达已多次向北京公联公司承诺尽快办理工商注册变更登记,并将原公司名称中的“公联”字样去除。这时,人们才发现,原“公联顺达”已悄然更名为“京联顺达”,而原公联顺达这个一直自称国有控股的停车管理公司竟然在三年前就已民营化,变成个人资产,只是双方公司都没有把分家的事实公布于众,以致“京联顺达”还能以“公联顺达”为国家利益收费的名义继续驰骋江湖。

就在公众对这则公告摸不清头脑时,有关北京停车业的两大巨头贾维、祁力之间的贿赂案曝光于公众视野。

贾维,国有企业北京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公联安达)原董事长。公联安达经营着北京数十万个停车位,是北京停车业公认的龙头老大,约占整个行业20%-30%的份额。

祁力,民营企业北京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京联顺达)总经理。目前京联顺达掌控北京近3万个有合法备案的路边停车位,占有60%以上的路边停车市场。

综合检察机关的起诉书和有关媒体的调查,这起案件并不复杂:2006年8月至2010年5月间,贾维收受祁力200万元的贿赂,在原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原公联顺达)股权改造过程中,同意将公联安达所持有的原公联顺达56%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祁力的私人公司。由此,原公联顺达这个国有控股的停车管理公司彻底民营化,变成祁力个人的资产。

正如一些媒体指出,该贿赂案的要害,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国有资产非法转让问题。公联安达转让的56%的股权背后,是北京城八区近5万个路边停车位(备案与未备案的数量总和)的经营权归属。在机动车保有量已近500万辆的北京,“停车难”已成为京城一大顽疾。全市公共停车位仅74万余个,其中,已备案的路边停车位仅5万余个。而贾维与祁力非法交易的,正是这5万多个路边停车位中的绝大部分,以及一些未经备案的路边停车位。因此,有业内人士将本案的标的物喻为“皇冠上的明珠”。

停车垄断的江湖秘籍

2000年左右,随着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停车难问题逐渐显现。北京市效仿国外城市,开始在主城区数百条街道划出占道停车位。因其便捷,这些路边停车位很快便成为车主的首选停车处。“先路边,再路外,然后地下”,是车主停车自然而然的选择次序。

路边停车位被划给公联公司,归公联安达分公司管理并收费。2001年9月,贾维升任公联公司总经理。很快,公联公司发起了对公联安达的改制。 2002年5月,公联安达被改制为独立法人单位。2002年11月下旬,公联公司对停车业务改革,以“马路牙子”(路肩)为界,分割停车业务。由公联安达和祁力任董事长的北京京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京恩技术)共同出资,设立原公联顺达。原公联顺达负责“马路牙子以下”即路边停车位业务,公联安达则负责“马路牙子以上”,即路外停车场和地下停车场业务。当年统管城八区几乎全部占道停车位,以及近半数路边公共停车位、地下停车位。

此后,北京停车场背后的故事大抵都与公联安达和公联顺达有关。

到了2007年,虽然经过不同程度的竞争,公联安达在路外停车场、地下停车场业务所占份额已显著下降。但京城停车位中最宝贵的资源、“香饽饽”——占道停车位,仍然为原公联顺达所垄断。当年,公联安达决定出售手中56%的原公联顺达股权。

2007年9月28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公告,公开挂牌转让原公联顺达56%的股权。然而一个月挂牌公示期中,面对垂涎已久的“香饽饽”,上千家民营停车公司只产生了一家意向受让方——北京京恩顺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京恩投资)。而该公司正是祁力为了获得股权而新设立的公司。

后来,贿赂案曝光,公众才明白这笔著名交易中的种种怪异现象,也才明白祁力那笔200万贿赂的魔力。

据相关媒体调查,北京地区多家民营停车公司都表示,不是不想参加当初的那笔交易,而是无法参与,玄机就在公联安达制定的受让方条件中。北京产权交易所当初的公告显示,交易“受让方应当具备的条件”一共五条,其中,“具有五年以上北京路侧停车管理经验者优先”、“具有世界范围内协助交警进行相关管理工作的历史和经验者优先”、“标的企业股东京恩技术公司不放弃优先购买权”等条件被视为贾维给祁力量身定做。

2007年10月末,京恩投资以约1725万元的挂牌价,毫无悬念地夺得那笔交易。祁力控制的京恩技术,原就持有原公联顺达其余44%的股份。2008年11月,此44%股份被也被划至京恩投资。此番交易后,祁力通过京恩投资,拥有了原公联顺达100%的股权,即原公联顺达由国有控股彻底转变为民营企业。

事实上,完整拿到原公联顺达股权后的两三年里,祁力也不愿与公联安达完全撇清关系。虽然交易合同要求祁力一方于2008年底前修改公司名称,不得有“公联”字样,但直至2011年6月即贾维被调查七个月之后,原公联顺达才正式更名京联顺达。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双达”均不对外强调已分家的事实。以致京城的停车顾客,至今仍然以为路边车位均为国有企业经营。

有业内人士指出,原公联顺达的民营化,并未使北京路边停车位的经营真正市场化。其实质,是由国有垄断转变为民营垄断,而这无益于北京停车业的健康发展。

静态交通能否有静态江湖

2011年11月底,北京二中院传出消息,贾维涉嫌受贿200万元案件经开庭审理后,因需要提取新的证据或传新的证人到庭,已中止审理。而来自检方的消息称祁力将另案处理。

然而“双雄”的落马,“双达”的飘摇,并未能止息停车业的江湖纷争。

路边停车位属于典型的公共资源,其经营权应公开、公平分配,收益归全民所有。然而,北京大量的路边停车位,一开始就被无偿划给国有企业公联安达经营,没有经营权的使用期限,收费数额也并未公开;并且,几经股权变更,被称为“皇冠上的明珠”的路边停车位收费权,几经波折,竟然收归民企囊中。

路边停车位由民企经营,并未带来好的变化。尽管北京近几年机动车高速增长,停车费标准也大幅调高,但路边停车位的收费依然是个黑洞——垄断路边停车位经营的“特殊公司”,年销售收入只有人民币7000万至1亿元,利润最多时每年仅150余万元;而政府得利也不多,2009年,北京财政全年收取的占道停车费为3372万元。2010年收取占道停车费仅仅2110万元。2000多万或者3000多万的占道停车费只占全市2000多亿元财政收入的很小一部分。

有业内人士为原公联顺达算过一笔账:即便按其合法备案的总停车位近3万个、每小时收费2元、白天80%的车位使用率、夜晚50%使用率简单推算,其年总销售收入最保守估计应在2亿元以上。而近两年,随着停车位价格上涨,其总收入至少在5亿元以上。这还不算该公司未经备案的大量私划线停车位的收入。

巨额的停车费,究竟进了谁的腰包?巨额公共资源收益流失谁之过?这依然是一个混沌的江湖,充满了真实的谎言和幕后的利益。

京城停车业两巨头

停车业大佬贾维

贾维,现年49岁,北京石景山区人,1984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土木工程系道路与桥梁专业。 2010年11月被有关部门带走前,他是北京市公联公路联络线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公联公司)总经理,正局级。公联安达是公联公司全资设立的国有停车企业。从2003年起,贾维也负责管理公联安达。受贿行为开始的2006年8月前,他已身兼公联安达董事长之职。

关于贾维的背景,业内人士有各种猜测,多人称其“大有来头”。但贾维为人和做事均不高调,平时对公联安达事宜并不上心。但是公联安达经营着北京数十万个停车位,是北京停车业公认的龙头老大,约占有整个行业20%-30%的份额。

马路权贵祁力

祁力,现年44岁,北京西城区人。1988年至1992年,他曾在北京轻工学院攻读四年,之后从商。其从商经历也堪称传奇。毕业前后,祁力开办了他的京恩系企业。

祁力最早从北京路边停车计费的咪表业务中,首次尝到了停车业的甜头。之后通过买卖华夏银行股票斩获过亿元资金。最终依靠贾维,成为北京路边停车位的垄断者。

业内人士认为,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祁力的“京恩系”企业已经完成在京城停车业的完美布局。随着北京路边停车收费价格一再提高,他的京恩顺达正迎来黄金时期,收获季已然来临。如果不是贾维案东窗事发,属于祁力的又一个春天即将来临。

然而,在贾维案冲击之下,他的“马路王国”能否持续,被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京联顺达 公联顺达 停车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