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退休了:他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王根旺 王根旺

史玉柱退休了:他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其实不用站在这么高的道德立场如此这么苛责媒体没有社会责任感了,其实对于史玉柱这样比马云等人更具争议性话题的人物来说,大家都乐于去做自己心中那杆秤的评论了。

 

来源:i黑马 作者:@吐一槽

史玉柱退休的消息不亚于马云卸下阿里巴巴集团CEO带给业界的震动。

随后我在各式各样的媒体上看到了对这件事的各种报道,大家似乎都想挖出点或分析点或评论点与众不同的东西出来,这让我对现下国内的媒体感到担忧,难道没有别的事儿可以报道了吗?在H7N9这个当口多报道报道关于如何预防等不是很好吗?

不过我们这里向来如此,那里热闹往哪里钻,对于H7N9这样的事情媒体们一概是一笔带过,略略的说一下。当然我所说的媒体中有那么几个媒体是个另类,对H7N9的报道以专题形式呈现,并且每天在要闻区呈现H7N9的实时动态。

其实不用站在这么高的道德立场如此这么苛责媒体没有社会责任感了,其实对于史玉柱这样比马云等人更具争议性话题的人物来说,大家都乐于去做自己心中那杆秤的评论了。

史玉柱(资料图)

史玉柱的过往

大概知道史玉柱这个人是上高中的时候,在一些杂志上面看到他是脑白金的老板,而知道脑白金要早一些,因为经常看到今年过节不送礼,送就送脑白金的广告,而且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脑白金很牛逼,是什么灵丹妙药,搞得我经常想长大以后有钱了给爷爷买脑白金吃,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另外关于史玉柱我知道的就是大型网游征途了,是一片金融分析的报道,当我看到关于巨人网络的资金运作的时候,我当时一口断定巨人网络的资金运作是违规的,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而且特别阴谋论了一把,跟身边的人讲这人如果没有关系,他这么玩儿迟早要被抓紧去坐牢的,他们说你想多了,事实证明我的确想多了,人家玩儿的还挺好,直到成为被人追捧至偶像。

再关于史玉柱的过往就是媒体报道他的人生经历,这一点太符合当下屌丝们的心态了,记得国内曾经兴起一股成功学的热潮,大家都在讨论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人,而往往在描述的时候不忘记带上史玉柱这样的案例分析,看人家小时候怎么怎么样,然后如何奋斗成功等等。

史玉柱的争议

关于史玉柱的争议,更多的是关于脑白金这个白痴一样的广告、征途如何坑钱、史玉柱午餐以及关于银行的一些事儿。

争议是怎么来的?我想在我们这里但凡稍微有点儿名气的人都会产生争议,哪怕你在包装上再怎么完美,都会有的。这里如果再动机论一把,那就是产生争议的背后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当阴暗面拿出来说的时候,往往会被贴上羡慕嫉妒恨的标签,而羡慕嫉妒恨是争议的对立面拿来指责不想奋斗的理由和借口。

为什么会如此?这也是一直困扰我很久的一个问题,直到最近才明白,这得感谢罗永浩,这是一个生活的非常痛苦的胖子,这是他说的,而就是这样一个痛苦的胖子扇了中国人一巴掌,而且扇的忒狠。在罗永浩的锤子ROM发布过后,网络上的言论一边倒,骂声一片,估计是个正常的人都会崩溃,这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嘛,聚美优品的陈欧就是,面对指责崩溃了,缴械投降了。为什么会扯这么两个与史玉柱毫无关系的人,是想引出我的一个判断:我们这里极度匮乏对他人的欣赏与赞扬,但到处充斥着指责与批评甚至于谩骂。

同样的,对于史玉柱我们现在或多或少都会看到很多的媒体和评论都是靠在指责那一边的,欣赏与赞扬的那边寥寥无几。虽然我很不认同史玉柱,但我还是想赞扬这样一个人,因为他很多地方值得任何人学习,而他不被认可的一面也是值得借鉴,从这一点上说我们应该感谢史玉柱以及更多的企业家。

史玉柱留下了什么?

谈论史玉柱留下了什么也是我非常欣赏和赞扬他的原因。

1、广告

今年过节不送礼、送就送脑白金,这个广告在今天看来,极为白痴,也极为恶俗,甚至在很多从事广告的人来说,这是上不了台面的一份广告文案。但正是这样一句让人有些反胃的广告在我看来迄今为止国内还没有那个广告能够超越它。其实我一直想问问史玉柱先生,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这个广告语的。

这个广告文案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引领了中国广告业20年的风向,说这话可能那些做广告的就不干了,这等于抹杀了这帮人这20年来的辛苦,但我们这些广告人不该反思一下这是为什么吗?因为到现在我们都在模仿脑白金的广告,而且这个广告到现在还在放,观众也没有反感,这比那个嘴闲着特危险的广告好多了,说起嘴闲着特危险这个比脑白金广告恶俗了不止多少倍,也脑残了很多很多,甚至引起了观众投诉,但最后猫哆哩还是成功的实现了这个病毒传播。这就是史玉柱留给我们关于广告该怎么做。

2、游戏

一个女的,长的一般,一阵狂笑之后,来俩字儿:征————途!这是征途的广告,跟脑白金那个广告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史玉柱留给广告界的反思说过了,那么这里我想说一下关于游戏这档子事儿。在巨人网络推出征途之前,盛大的传奇世界算是国内网游的NO.1了,但这一切在征途出现之后改变了,史玉柱以其另类的思维将征途推至中国大型网游的巅峰。而关于这个极为坑爹的游戏也让不少玩儿家痛斥,也让媒体不怎么待见,大多都是批评的声音。

但无论如何,史玉柱在游戏这个行当开了一个先河,那就是做之前需要做市场调查,跟玩儿家面对面的交流,游戏上线后自己充当GM,以期能够最真实的看到玩儿家的诉求,然后不断的满足玩家。这应该是国内最早做用户体验的人了,在互联网产品发展到今天,对于用户体验这事儿在说了千百遍之后,再也没有看到谁能像史玉柱那样去做用户调查和用户体验了。难道巨人网络的成功只是因为那个游戏极其的坑钱吗?我想史玉柱做的很多事情在今天乃至未来都会有非常深刻的影响,市面上那么多的产品经理、产品总监,有谁能做得到这一点?这是史玉柱留给我们关于游戏该怎么做。

其实我赞扬或者欣赏史玉柱就是因为这两点,一个不属于传媒的人,可以把传媒玩儿的这么的透彻、一个不属于互联网这个圈子的人,却把用户体验做的这么好,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欣赏和赞扬呢?

【相关阅读】那些退休的“史玉柱们”

来源:i黑马 作者:@王采臣

史玉柱这次的退休可能是真的退了,不太会像柳传志、李宁一样复出。

他其实已经退出好多年,这次不过是正式宣布、有个说法而已。

他退与不退,巨人都在那里,有刘伟坐镇多年。更早之前,巨人网络还不是网游公司只是个卖脑白金的公司时,刘伟的位置是陈国坐着。

创业家们大都有自己的左膀右臂,阿里巴巴的马云有“十八罗汉”,联想的柳传志有“左右手”(杨元庆、郭为),巨人的史玉柱有“四个火枪手”(陈国、刘伟、费拥军、程晨),而万科则特别一些,是王石和郁亮的“二人转”。

史玉柱素有“洞悉人性”的评价,不仅为商如此,连管理都绑着人性,他也散财聚人,但不像一般人那样散,他说“中国人合作精神本来就很差,一旦有了股份,就有了和你斗的资本。造成公司结构不稳定”,“后来我就给我的高管高薪水和奖金,就是给比他应该得到的股份分红还要多的钱。我认为,这个模式是正确的,从此以后,我的公司就再没发生过内斗。”因此,大家都看到,在中国诸多大公司中,史的公司历来都是比较稳定的。

老史用人,只用部下,从不在外面选,他把这点做得很纯粹。他用人的法则:德才不能兼得时必选德。陈国、刘伟、费拥军、程晨都是从老史创业时就跟过来的兄弟姐妹,陈国更是史玉柱大学时“睡在上铺的兄弟”。老史相信,给他5年时间,他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德性。他还说,“我需要充分信任的人不用多,四五个就够了。”

可惜,史玉柱的知足仍让老天爷妒忌,史最信任的陈国于2002年遭遇车祸去世。史玉柱后来形容“这件事是仅次于巨人倒掉的打击,全公司把业务都停掉处理后事,那是一种痛失左右手的伤痛。”此后,他定一规矩:“干部离开上海禁止自己驾车。”

柳传志、马云都尝试过从外面选人,求国际化的时候,甚至不惜用“空降兵”,联想从IBM、戴尔先后“挖”来两任外籍CEO(沃德、阿梅里奥)。更甚的时候,马云不惜让部分元老以学习的名义离岗休整。但无论是柳还是马,最终都回到内部选人。柳传志退又复出,扶定杨元庆,三代接班定刘军,以至于业界有评说,联想接班人像极了某国政治的局。而马云,最终落定陆兆禧。

万科的王石,在接班人问题上,给出一个不同于上述企业家的答案:我不培养接班人。他说:“我生于20世纪50年代,经历过新中国历史上很多重要的事件,我知道培养接班人向来是不成功的,把传承对象建立在某一个人身上是有很大风险的。我在1999年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时曾总结,我给万科留下了什么?我选择了一个行业、建立了一套制度、培养了一个团队、树立了一个品牌。万科培养的是团队、建设的是制度,而不单单是一两个接班人。第一把手当然重要,假如实践证明接班的不胜任,但有制度保障,纠错换人还是比较容易的,所以制度建设比培养接班人更靠谱。”

他甚至不推崇台湾首富王永庆的做法——后者因93岁临死前还在亲力亲为打理企业,同样迟迟不肯退休的还有香港的李嘉诚,这两者都因老而勤勉常常被大多数的企业家和媒体推崇。王石有他不推崇的理由:“你93岁还在亲力亲为,年轻人怎么有好的发展机会呢?”

但他又选出了郁亮。于是,王石早早放手让郁亮管理,游学美国去了。后来还有人拿柳传志复出的事情问王石,万一万科不行了,你会出马么?王石答:“我出马无非是两个结果,一个是老将出马果然不错;另外一种就是我出来了仍然不能扭转局面。先说第二种。如果我出来了仍然不行,我干吗要做一个证明我不行的举动呢?倘若是第一种情况,又是和我的宗旨相违背的,因为这只能证明我这些年放权、对团队的培养是不成功的。”王石最终的答案是:“所以无论我出来成不成,我都不会出来。”

再说回到史玉柱。老史好玩,他的微博从开通之日起就充斥着吃喝游玩的内容。早在2010年的时候,他就喊“闲”,他解释“1.保健品业务:抽身已8年,一年参加一次年度会。2.网游业务:我唯一的工作是测试游戏,人事、财务、管理等早已交给刘伟总裁负责。他们做得比我好。3.投资业务:主投银行,投完后更没事做。近期在体验其他公司游戏。今天刘伟说我可以玩征途2了,团队已不担心挨骂。如果我去,微博又要长草了。”

于是,史玉柱玩得不亦乐乎,过得逍遥自在。但他退而不隐,时不时在微博上和粉丝互动,“显摆”他的生活。说他早已退休一点不为过。

史玉柱的“闲”得益于他的用人正确,他很早就把公司的管理充分授权给各路副手。

在2001年时,巨人还在卖“脑白金”,史玉柱已经开始做“甩手老板”,把公司的日常管理让给陈国。史只做战略方面的事,他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战略家,所以只喜欢战术人才:“战略人才多了,大家整天就会在一块夸夸其谈,不干实事。”战术人才是能把事情做成的人。

陈国之后,稳重、理性的刘伟成了史玉柱的首席“战术家”,同样成为战术家的还有费拥军、程晨——费一度负责行政、政府关系,程晨则负责投资。

而自2007年9月巨人宣布刘伟任公司总裁后,史玉柱就垫定了今天退休的基础。只不过,史玉柱这次的退休可能是真的退了,不太会像柳传志、李宁一样复出。史现在的盘子足够大,一旦网游业务不行了,大不了砍掉不做——不再像珠海时期的巨人了。

但他的那句话,大家只可半信:“以后你们很难见到我了,拜拜了。”——以他素来“大嘴”、爱以“屌丝”自居的性格,微博上见到他应该不难。

悬而未决的问题是,除了刘伟之外,还有谁将有可能成为巨人网络的新CEO?创始派还有费拥军、程晨,新生派有纪学锋、丁国强。也许很快就能见分晓。

史玉柱退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