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吹牛换来的好处比你我想象多得多
王根旺 王根旺

罗永浩吹牛换来的好处比你我想象多得多

在一片骂声中,罗永浩依然保持着自信满满。正如他的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来源:腾讯科技

  在3月27日锤子科技发布会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显得异常高调,但对媒体保持着高度的戒备。但是在发布会之后,罗永浩却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

“这几天回答的问题有90%的重复率,车轱辘话来回说。问的最多的就是你为什么想到做手机,为什么觉得这个事能成。”罗永浩告诉腾讯科技。他同时表示,这几天的采访他的记者也把几乎他能想到的问题都问了一遍。

事实上,以上一些问题罗永浩早已做出了回答。因为他从宣布做手机开始就非常高调,并且在高调的同时已经准备好应付各种谩骂和质疑。

在一片骂声中,罗永浩依然保持着自信满满。正如他的名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没钱高调 有钱低调

对罗永浩来说,保持高调其实就是保持他的本色。

“在营销上我根本就不用耍策略,我保持本色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争议人物了。如果非要说营销策略,那就是故意多发了几条微博。”罗永浩说。

不过在做手机这件事上,罗永浩的高调也有自己的无奈。作为一个完全的外行,罗永浩在手机行业没有任何经验,这很难为他争取到做手机需要的资金和人才。

对于任何产品来说,最惊艳的亮相都是低调研发然后突然推出让世人感到震撼。但罗永浩做手机只有保持高调才有可能获得更多关注,从而吸引到投资人和做手机必须的技术人员。

因为资金问题,他甚至不得不先搁置做手机的计划,先做一款ROM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和小米科技有点类似,但罗永浩认为,小米在做手机之前做MIUI是因为不自信,而自己从手机ROM Smartisan OS 做起是因为没有钱。

“他是没信心分两步走,我是没钱分两步做。做个ROM一千万足够了,但是你要让我做一个手机出来,这个至少要一千万美元以上才能启动,要不然启动都启动不了。”罗永浩说。

陌陌科技的创始人唐岩是罗永浩的天使投资人,在他的帮助下,罗永浩拿到了第一笔900万人民币的投资。

招人并不比融资简单。好在罗永浩有足够大的影响力,并且足够高调。从2012年5月资金到位开始招人,到7月人员基本到位,罗永浩一共收到了3000多封简历。最后他招到的7名工程师都是——用他的话来说——“听着我的录音长大的”。

不过接下来罗永浩可能用不着那么高调了。因为他第二轮融资很快就能到帐。目前已经有中国企业家愿意向锤子科技投资2亿人民币,而且也有美元基金在谈,但罗永浩需要的只是8000万人民币。

罗永浩表示,等这8000万人民币的投资到位了,他就会埋头做产品,等到手机到了要推广的时候再开始高调宣传。他甚至并不太在意 Smartisan OS 正式发布后市场反响如何,“我看的特别淡,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这轮钱到了就行了。”

  修正自己的产品观

“比预想的更容易。”这是罗永浩开始做ROM之后的体会。之所以比他想的容易是因为,他发现这个行业里有很多优秀的产品经理,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是“天才”。

目前的 Smartisan OS 里有50%的想法来自罗永浩本人,另外有30%-40%的想法来自两个产品经理,剩下约10%来自另一名产品经理。按照罗永浩之前的思路,他做的ROM几乎100%的想法都需要自己思考,产品经理只是执行者,最多帮忙填补一些漏洞。

因为一开始对产品经理的不信任,罗永浩表现的非常粗暴。锤子科技开会的时候经常会吵架,而一开始这种吵架往往以罗永浩要求员工闭嘴,按自己的想法执行而结束。

但通过越来越多的讨论,产品经理们为自己赢得了尊重,而罗永浩也开始慎重的对待他们的意见。“有时候我错了,有时候是对方错了,但是沟通上不那么粗暴了。”

比如有一次关于交互方式的讨论,罗永浩认为希望针对一个应用不同功能做不同的交互,已达到效率最优。但是锤子科技的产品经理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逻辑的一致性比操作效率更重要,因为逻辑一致性并不好,会让用户感到困惑。后来在请用户试用后证明,罗永浩错了。

罗永浩表示,自己过去在做产品上最大的不足就是缺乏一个完整产品全局观和缺乏逻辑一致性。“之前我有的都是一个个很好的点子,但是要串起来成为一个一体的东西,这个还是需要一点点训练,也就那么一点训练,我两个月全局性就已经想的很清楚。”

相比做ROM,做一款手机要复杂的多。但在罗永浩眼里,这似乎并不成问题。他已经找好了锤子科技手机硬件的主管,这位主管也正在招募自己的老部下。在老罗看来,每个重要位置找一个资深专业人士就能解决这个环节的问题,但是在产品上,他比谁都懂。

 产品经理的人文情怀

罗永浩自诩是天才产品经理,但在技术上,他坦言自己什么都不懂,只能完全信任自己的程序员。与此同时,他相信技术人员是可以通过钱吸引到公司来的。目前他愿意出100万甚至更高的薪水来招募一位技术总监。

虽然不懂技术,但是罗永浩认为技术是理性的,可以从客观上进行衡量。但是一个产品的设计是不是好看,这是完全感性的,需要老板有自己的判断力。

“一个老板要懂设计,要懂产品,要有人文情怀,品牌才能建立起来,打中用户的心灵。我没技术我可以请技术人才。你是个土包子,你能解决审美和人文情怀的问题吗?这是无解的。”他说。

在罗永浩眼里,小米科技的CEO雷军和魅族董事长黄章都是“土包子”。他并没有充分的理由来论证这一观点,因为这是“感性的”。

Smartisan OS 中有很多让人眼前一亮的小功能,这里面一项功能很难打动用户产生购买的冲动,但是一旦有足够多能够打动人的细节,罗永浩认为用户会感觉到,并且为此买单。

“这些人性化的设计在文青里面一点都不稀罕,但是在科技企业老板身上看不到。”罗永浩认为,这正是自己和其他科技企业老板的不同之处,他的情怀能够打动文艺青年,而在大众传播口碑的时候,尤其是在SNS时代,文艺青年是中坚力量。

这就又回到了营销的话题。

罗永浩自称在营销上是无敌的,这也是他敢在发布 Smartisan OS 的时候选择国家会议中心数千人场地的原因。不过罗永浩至今对3月27日那场发布会非常懊悔,他懊悔因为时间紧所以没有彩排,一场预计时长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发布会被拖延到了近三个小时。但他现在已经开始考虑自己硬件产品发布会的问题,“一定充分彩排,一定现场直播。”

  以下为专访实录:

腾讯科技:碰到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罗永浩:都是车轱辘问题,重复率是90%,你为什么想到做手机,你为什么觉得这个事能成,你不觉得这个变化太大吗,你怎么看前期网上那么多负评价,对你有没有打击。来来去去都是这些。

腾讯科技:这其中有一个蛮感兴趣,你怎么看负面评价?

罗永浩:其实负面评价有什么,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一定是打击新人,特别是新人还这么高调,一定是往死里打。

腾讯科技:有没有一些讲道理的分析您这个事做不成,这些你怎么看待?

罗永浩:讲道理的说这事做不成,讲道理的话这事成不成是没人知道的。还有人说我这么高调,应该低调。我所有的人和钱全是因为高调来的,我比谁都清楚,我这个高调换来多少好处。你要低调研发,突然拿出一个惊艳的东西这是最好的,这个我也知道。问题是我哪来的人和钱呢?我要不高调我没有人,这些人全是因为我高调才跟我做的,要不然他怎么知道呢。我只有900万的启动资金。这一轮谈的钱,美元基金大概没有敲定,但是中国这些个人企业家给的已经快2个亿了,我只需要8000万。

腾讯科技:你提到资金了,你当初决定做的时候,开始做的时候遇到的困难是哪些?资金、人?

罗永浩:最初没有钱,而且谁都说不行。投行的做VC的都说不行。我说你可以说你看不懂,你不要说不行。你们投过这么多企业,你们投过企业吗?他们说没有。我说你们是不投制造业的,你们VC看的那些商业模式都是非常简单,你们投的都是小团队,投的也没有做硬件的,也没有从事这种这么长产业链的东西。

也有很多是我朋友,他说对,确实看不懂。我说看不懂就算了,就拿不到钱,最后别人说你可以分两步。雷军其实做这个时候是不缺钱的,但是他没有信心,他先做了一个MIUI,做完了以后假装民间团队,发完了有好评了,才承认是自己做的。

他是没信心分两步走,我是没钱分两步做,做个ROM一千万足够了,但是你要让我做一个手机出来,这个至少要一千万美元以上才能启动,要不然启动都启动不了。我当时就想实在不行,我就分两步走。当时唐岩,就是陌陌的CEO,他是我朋友,我跟他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说我帮你想办法,他就给我弄了900多万,然后就启动了。

腾讯科技:这是你第一步搞定了钱,人这方面?

罗永浩:人我就公开招聘,而且到处吹牛,高调宣传。我要不高调就没有这么大的传播性,因为有这么大的传播性,我最多收了3000多封简历,然后选出7个人。这些工程师他们是挺难搞定的,这几个人基本都是听着我录音长大的,所以对我有一个信任,要不然我招理工男还是很困难的。我招设计师,找产品经理都比较容易。我们是文艺青年,他们是科学男,本来是不交集的,因为做这个企业,必须两股人交集,我就去找他们。

我现在凑齐这7个还不错,也有大企业过来的,都是因为高调。等到我这8000万进兜了我就不用高调了,我就埋头做,做到推广期再高调。

腾讯科技:您做产品的时候因为之前您也是没有经历过这个行业,您自己有些认识,做了之后有没有一些反差?

罗永浩:比想的更容易,从产品的角度是这样的,我原来我认为我就是一个天才的产品经理,但是我不一定能找到很优秀的产品经理跟我一起做。公司刚开的时候,产品会的时候,我的心态就是你们少罗嗦,我说完了你们执行下去就行了。我可能一个人想的肯定有一些漏洞,你们补一补边边角角敲敲打打就行了,这是我的心态。

但是开了几次产品会就发现,我们一共招了四个全职产品经理,实际上做产品经理的还有一个我的合伙人和一个设计师,一共六个人,加我七个人开产品会,过程中发现其中至少有三个作为产品经理也是非常非常聪明的。所以我就感到这事比我想的容易,我过去以为只能我一个人来,过程中发现有很多非常聪明的年轻人。现在我准备大规模的招产品经理,我有一个得力的负责产品的,他来替我面试,有没有这些经验没关系,产品经理不需要这些经验,我们精挑细选一些聪明的年轻有干劲的人,一块弄。

工程师这块,我本来想的很难,实际操作下来也果然很难。等下个月钱进账以后,我发了一个帖子年薪百万招一个主管,软件研发主管,把它做成合伙人级别的。让他给我组建一个团队就行了,这个领域你干了十年以上资深的,在圈里有人脉,有口碑的,他帮我组建一个团队。

腾讯科技:您刚才说自己是一个很优秀的产品经理,您觉得您的这个能力是类似天生或者之前培养,做了这个行业你去学习的?

罗永浩:一半是天分,另外一半不是学的,是玩的,我就是数码产品发烧友。在我看来大部分的产品设计的很蠢,我也天天去想这些事,但是这个没有预谋就是兴趣。

我过去对产品设计的想法里面,点子很多都是很牛的,但是缺一个人机交互的那些理论,有一个完整的一整套的成体系的还有逻辑一致性的这些是跟着他们开会和研究的过程中,因为有一个是做过很多产品的,他是有经验的。我们一起聊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很重要,之前我是没有全局观,都是一个个很好的点子,但是要串起来成为一个一体的东西,这个还是需要一点点训练,也就那么一点训练,我两个月全局性就已经想的很清楚。

腾讯科技:未来可能会要招到150人左右,这时候您需要上升为一个管理者。

罗永浩:我不会的,我去招一个职业经理人COO就行了,大的战略我来抓,日常的我不管,我一定是产品经理型的老板,不是管理型的老板,管理你找专业人才管。

腾讯科技:现在手机这边计划有什么样的计划?

罗永浩:我们到明年春天会推一个手机,最晚夏天吧。硬件的团队的头已经找到了,他也正在把自己老部下纠集过来。然后他再帮我招兵买马,我们硬件是研发,生产是到富士康这类的代工厂,研发是我们自己。

腾讯科技:我一直觉得做ROM是更可控的环节,自己研发。硬件的话涉及到供应链,涉及到合作伙伴。

罗永浩:所以你在每个位置上都找一个资深的专业人士,但是产品你比他们懂,生产你不懂,你要找人帮你解决生产问题。产品你比谁都懂,要不然这事就不要做了。

腾讯科技:一个比较空的问题,您觉得自己目前的核心竞争力在哪?

罗永浩:就是产品,用户体验。首先营销我是不用练的,我是无敌的。我跟你说实话,我甚至都没怎么营销,就是保持本色在台上,在公开的SNS上,在微博上保持本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喜欢谁就说谁好,讨厌谁就说谁不好,就这么一路过来的。我甚至都没有说策略性的营什么销。非说有的话,我高调的故意多发了几条,这样的话关注的人多一些,仅此而已,我根本就不用耍策略,我保持本色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争议人物了。

所以营销对我从来不是问题,我现在要解决的是把产品做好,因为有的人做好产品没能力营销,就死在巷子里。我们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其实根本不是。尤其现在社会,必须出来拼营销。营销无非就是拼产品,产品的话我们有信心比谁都做的都好。

腾讯科技:那你觉得卖点是什么?

罗永浩:我们的配置一定是市面的主流配置,如果人家的顶级配置是一百分,我们就80分,就能跑的流畅就行了,在这个基础上再多一点点性能,再多一点运算能力,全是浪费,因为这意味着耗电的上升。我们只要能保市面主流配置,中高端的主流配置就行了,我们绝对不跟人家拼跑分和天王这些东西,所有的精力和钱花在什么地方:屏幕一定要好,这是直觉的,影响到普通用户。跑分对普通用户是没有影响,屏幕一定要好,软件一定要好,这个是实实在在影响用户体验。

比如说摄像头,大家都用800万像素摄像头,都是索尼的,但是你让手机的CPU直接驱动和你为此增加七美元或者十几美元买一个专门驱动摄像头的一个专用图形芯片,那成像效果是不一样的,这种地方我们是舍得花钱和钻研的。

再加上我们软件体验做的特别好,好看、好用好玩都能执行,还有一些能打动消费者心灵的人性化设计,你把这些结合到一起去,给人的感觉体验就是不一样,跟别人家不一样,就他们家有。

腾讯科技:用户体验这个概念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虚,你说用户体验好,这个说用户体验好,真正使用的或者说很有品位或者很有感觉的人他才能够知道。

罗永浩:不需要,普通用户就知道。反倒是理工男们不知道,你看2007年苹果出来一个Pinch下面观众现场欢呼鼓掌,你知道手机行业里的那些理工男们说什么吗,这有什么稀奇,我这手机也行。他就拿出一个摩托罗拉,你看点一个加号就放大,点一个减号还能缩小,他说你看我这个加减号还能精确控制缩放比,因此他认为他那个比苹果牛逼多了。这样的人在替我们生产数码产品,你就知道为什么体验那么差了。

乔布斯可不是理工男,他就是一个文青,乔布斯60年代你看60年代的文青干的事,他一个都没落,吸毒、滥交、修禅宗、跑印度,听摇滚乐、吃迷幻药,那个时期的文艺青年,这些事一个都没落。乔布斯跟科技有什么关系,他不懂技术,这样的人你知道这种文艺青年是天生的左派。他们是排斥工业化生产,排斥资本主义,排斥企业的,乔布斯凑巧对资本主义工业化生产都不排斥,而且他又凑巧生在硅谷,打小跟着芯片长大,所以他对科技有天然的好感,这些东西落到一个人身上是一个低概率事件,所以造就了苹果的传奇。

腾讯科技:您是有意的去模仿他?

罗永浩: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比如说你要演讲的时候,尽可能不用文字,用图片。你要讲的主题脉络要清晰,其实那也是讲演讲的书里面共通的原理。那个原理从亚里士多德就开始有了,比如说你给观众演讲,一次要点不要超过三个,每一个展开的时候又不要超过三个,这是从亚里士多德世代就开始有了,乔布斯就是遵循了演讲的黄金定律。他做的好的地方是,他在大屏幕上,你看一个屏幕这么巨大,人站在前面的时候,站在观众的角度,看来人和幕布是一个整体的东西。

腾讯科技:从去年4月份差不多宣布的,到现在正一年,您觉得在研发做产品,有没有一些事情让您印象比较深刻具体一点的事情?

罗永浩:没什么特别,每天都很高兴,亢奋的跟打鸡血一样,别的没什么。

腾讯科技:能不能回忆一下你们的一次开会,一次讨论,那天发布会有一个细节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感谢一下麦当劳,这是很生动的一个细节。有没有其他的细节上面的小事?

罗永浩:老吵架,大家各执己见吵架,开始我很粗暴,我就说闭嘴,就按我说的来就行,我是老板嘛。但是后来为什么不敢耍淫威了呢,因为有好几个跟我吵架的,他意见非常高明,你假定他们不会拿出比你牛逼的意见的时候,你就很粗暴。但是过程中他们凭着自己的表现赢得了尊重,我就发现他水平很高。那下次他再说即便他的观点可能是错的,我也不敢这么粗暴了,因为你对他的评价就不一样了,你高看他,就会慎重对待他的每个意见,结果证明有时候我错了,有时候是对方错了,但是沟通上不那么粗暴了。我在产品会上没有以前那么强势了,有时候他们各执己见,我也各执己见的时候,有时候吵的面红耳赤,但是都不会影响感情,从工作本身来讲吵架是特别频繁。

腾讯科技:您是什么时候觉得他们好像也挺高明的?

罗永浩:一两个月。刚开始我特别不屑,我就想你们懂个屁,听我的就完了。

腾讯科技:有没有具体的事件,好像他说的比我有道理?

罗永浩:很多啊,比如说我去想一个交互方式,在一个软件里四个Tab切换之后,在这里是这样交互,在那里是那样交互,这个逻辑一致性是不好的,单个看都是效率最高的,所以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案。他就会提醒说对于一个小白用户来讲,你在这这样交互,切到那个Tab里是那样交互,虽然你选的两个方案都是最高效的,但是逻辑一致性不好,就会让一个新用户困惑。所以他认为逻辑一致性在这个结骨眼上优先级高于在那个Tab操作效率的一点点提升,他就坚持他的,我就坚持我的。会上吵完了没有结论,回去我找我老婆这些数码白痴,我去问她,你会怎么理解的时候,发现我们那个产品经理的想法比我对,我就意识到他的想法很重要。第二天我主动认错,我说我问了好几个女人,都是数码白痴他们认为那样会困惑,我之前以为不会困惑,事实上会的,然后我就开始越来越重视他们的意见,但也不是所有人。

我们找了6个能做产品经理的,最终只有三个人的意见对我来讲经常是有巨大的启发作用,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我们设计核心的东西一半左右还是我设计的。有另外两个人设计了其他的百分之三四十,还有另外一个人补了百分之十几。其他几个产品经理也有被证实是不胜任的,我们会让他们做别的工作。

腾讯科技:您开掉过人吗,或者有人自己主动走?

罗永浩:自己主动走的只有一个,家搬到南京去了,他们家搬走了。是发布会以后辞的职,其他人一个都没走。

腾讯科技:再聊一下具体的产品方面,我看你微博上说,如果能把图标或者UI颠覆,或者做的更好,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罗永浩:视觉上的成功就可以保证成功至少50%,你看手机历史上很多手机卖的好,软件设计的一塌糊涂,在非智能机时代,你比如说V3,摩托罗拉V3卖了一亿多部。那个手机纯靠长相,还有巧克力一点就红的LG,也是全球畅销几千万部,全是靠长相。所以说一个东西好看就有了这个基础,对我们不是问题,接下来第二部要实现易用性,还有一些能打动人心的东西。

腾讯科技:您招了比较优秀的产品经理过来,之前认为他们什么都不懂,聊了之后感觉非常好,您会不会觉得外面还是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人。

罗永浩:对,但是这事无解的是老板是个土鳖。一个老板要懂设计,要懂产品,要有人文情怀,品牌才能建立起来,打中用户的心灵,然后你要会营销,你要有本事弄到钱,这些全凑到一个人身上,通常是很困难的。一般一个企业家都是占几样,如果这个老板竟然还懂技术,那就完美了吗,我现在就差一个技术,我要懂技术这事就好办很多,我现在不懂技术。没有任何人做企业家是全能的,一定缺几项,我缺的技术这块,钱是何以搞定的。你是个土豹子,你能解决审美和人文情怀的问题吗?这是无解的。我没技术我可以请技术人才,技术人才都是理科男,你就是一个钱就能把他弄来,如果他不来,一定是钱还不够。假设说总监这个位置在正规的大企业、外企里值50万到70万之间,我给100万,如果100万不来,我200万是给的起的,200万不来我300万给的起,我要出到300万,你看这些外企里高高在上的说什么马上就过来,因为对他来讲很现实的问题。

我想说明的一点是,技术人才是能找来的。但是其他的难搞的是,这老板是个土豹子,这个企业有可能做出人文的东西,打动消费者心灵的东西吗这很难。

腾讯科技:你能够做到充分信任他们?

罗永浩:技术上我只能信任他们。我根据什么来判断他行不行?一个是他过去的资力,比如说他在英特尔,在谷歌这样的公司做技术开发带过团队,差不到哪去。而且我请的时候还会通过中间人打听口碑,这个差不到哪去。另外一个他来这干的活,一个程序代码量差不多,难度差不多,给这个人,给那个人速度差一倍,你就知道谁好谁不好了,这很容易。所以那个好就好在,他出来的东西是一个特别理性的东西,客观上可以衡量。可是一个设计好不好看,是完全感性的,你就要老板自己有判断力。

腾讯科技:最后聊一下人文情怀,发布会上小的细节。

罗永浩:这个在文青里面一点都不稀罕,在科技企业老板身上看不到。所以它可贵的地方就在这,如果说我做的是一个文化企业,我讲那些情怀是个文青年就有,它不可贵。可贵的是科技企业老板都是土豹子,结果你文青是在大众传播口碑的时候,他们是中坚力量,尤其是在SNS时代,文青是中坚力量。我能打动他们,但科技企业的老板打动不了他们,他们就是一群土豹子怎么能打动。

腾讯科技:您对这些小的功能,您怎么样想出来的?还是您使用过程中觉得这个不方便?

罗永浩:这两面有两种,一种是我需要的,一种是我知道他们可能没有想到,但是给他就会很满意的一些东西。

腾讯科技:我们如果就谈这个功能,这个也是我发布会后自己有一个感触。凭这么一个小的功能,能打动用户去买这个手机吗?

罗永浩:一个不能,四个、五个、六个、七个的时候,他就崩溃了,他崩溃的时候就说你看所有厂商都这么笨,这时候效果就达到了。你一个人性化的细节是不会让消费者选择你产品的,但是如果你每一版发布的时候,有10个以上给他惊喜的,他就已经崩溃了,特别是他用过一代以后。

腾讯科技:6月份开放下载,您有一个预期吗?比如说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肯定是论坛或者什么之类的吧,会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

罗永浩:我看的特别淡,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这轮钱到了就行了,外面铺天盖地的泼粪,造谣骂的狗血喷头不用理,等我产品出来比什么都强。ROM出来以后我会适配几种机器,但它的装机量和推广我看的非常淡,无所谓。而且我坚信我会打动很多小白用户,所以我在一线城市找合作商,你不是不会刷机吗,你到市里面,我们每一个大城市都有几个点,你到那给那个人30、50块钱就可以刷。我们网站可以免费下载一站刷机,对一个女人来讲,通常是你老公或者你弟弟帮你做这个事情。

腾讯科技:您的梦想还是在硬件上,这只是中间的一部分?

罗永浩:因为我们在硬件里面有硬件的创新,它跟我们的软件结合以后,才能实现非常好的体验。所以我们软件、硬件结合,出来产品的时候一定是灭掉别人的硬件和软件,同时灭掉。我现在有一些设计软件你实现不了,所以必须加新的传感器,距离传感器,有重力传感器,有陀螺仪,有光线传感器,各种传感器,我们会加新的传感器进去,这是别的厂商不会做的。

 

罗永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