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卖冰棍到创建硅谷食堂,看ZeroCater创始人如何创业逆袭!
老雅痞 老雅痞

从卖冰棍到创建硅谷食堂,看ZeroCater创始人如何创业逆袭!

120814074907-zerocater-monster

五年前,为了创业,我只身一人来到加州湾区, 除了心里一直很笃定的信念,和看过一些罗格雷厄姆(PaulGraham,硅谷创业教父)写过的创业文章,我并没有受过太多教育。对我来说,目标拥有着非常神奇的力量,我一直觉得只有有明确的目标,我就可以做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

很多人会说,创业是有风险的,但对我来说,一辈子只做一个工作才是最坏的事情。所以,创业在我看来反而是最不冒险的事情。我觉得,很多人口中说的创业者的“疯狂”,其实也就是一种不走寻常路的性格特质。

为了省钱,我卖掉了我的车,乘车去湾区。我在伯克利的公共图书馆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找住宿的地方。从一个退休牙医那里租了一个便宜的工作室。然后开始边寻找帮手边创业。

原来,一个21 岁且没文凭没经验的人是很难找工作的。这是十年里我过得最糟糕的的一个夏天。我每天挨家挨户敲开公司的门找工作,所得到的答复都很模棱两可。一个星期后,找到一个工作,就是Ben&Jerry’s,一个冰淇淋公司。

几天后,我在网上看到Justin.tv公司有职位空缺。我记得它的创始人曾把自己最后的一家公司卖给eBay,所以我就兴奋地给他们发邮件求职,很快就得到了一个面试机会。

我坐火车过去,在车上一直在思考到底我要怎样从众多申请者中脱颖而出。面试的时候,我拿着我的小本,他们说什么我都很认真的记下来,表现的非常严肃认真。并且我非常认真的告诉他们,工作一年后我就要辞职去创业。

在经过近三场面试后,申请者从当初的16个人剩下了6个。在第三场面试的结尾,Justin Kan问我想要的薪资,我说:“足够够基本生活就好,,我只是想要这样一种经历去学习。”那天晚上,我得到通知。对方说,我们希望招聘到的员工能够为我们工作一年以上。你的情况很特殊,我们想要为你提供另一个职位。

我的工作其实就是处理所有细碎的活,测试新网站,筛选求职简历,甚至,是为团队订餐。工作很琐碎,但我觉得在那里工作是特别好的事,我很幸运能喝一群优秀的人在一起共事,向他们学习如何经营创业公司,并且,我还遇到后来在创业时给予我帮助的朋友”(justin.tv 的两位创始人后来成为了 Zerocater 的投资人和顾问)。

在这样一个创业圈里工作,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每个人对创业的热情是难以置信的,大家互相激励,彼此支持,似乎有一条纽带联系着每个人。尽管各人经历略有不同,但每个人都能理解这其中的奋斗和挣扎。

在 justin.tv 待了一年半后,我还是没找到创业点子,所以我给为自己一个最低期限:半年内必须辞职。,为了激励自己,我甚至把各种账号登录密码都改成了 SixMonthsQuit。所以每次登陆都会提醒我。

午餐压力带来的点子

我和很多朋友讨论过商业点子,大概在那时,某天Justin Kan 偶然和我提到他另一公司的朋友要找我问问我关于团队订餐的事,看有什么常用的餐馆列表。我在想,也许我可以帮助他们呢?当时,订购午餐,要知道,原先那些琐碎的活里,帮团队订餐这件事是最让我头疼和烦心的。但一年下来不断试错倒也积攒了“财富”,是一份涵盖精华餐厅的清单。很快,我见到了Justin说的朋友把餐馆名单给她,她看起来很意外地舒了一口气。我发现团队订餐这事上是可以成为一个商机。这个公司的人把团队订餐交给我做了。他们成为了我的第一个客户。于是我开始找其他公司的办公室助理聊,就这样,很快便有了第二个,第三个客户。在自设辞职限令的三个月活,我决定辞职创业。

起初创业,我记得真是特别尴尬。自己在做的竟然是“没有一行代码,只靠收件箱和一堆堆的表格”的创业公司。最终,我从这尴尬中得到了教训,销售员首要条件是“脸皮厚”。如果有人在一个聚会上提到他们公司预订的食物,我会习惯性掏出手机记下他们的电邮。甚至,当我收到别人的推销邮件,都会很自然的回复:你公司是否考虑订餐?我是否能和订餐负责人联系一下,在听完我的介绍后,我我得到了我的尴尬和教训,正在毫无顾忌的第一条规则是一个推销员的销售。如果有人在一个聚会上提到,他们公司订购的食物,我把我的电话,并得到了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正确的。当我收到从销售人员的邮件,我会翻转脚本:他们的公司认为有食物送到吗?我想谈论谁作出这样的决定呢?如果你听了我的介绍,我也会想要听听你的介绍。

这样的展示慢慢成为一种条件反射。当我买手机,Verizon公司员工看到我的名片问我做什么,我会很自然的告诉他我是干什么的。“Zerocater 是想帮人们把订餐变得简单,你就只需要告诉我们团队有几人,有没素食的,哪天订餐。我们就会帮你处理后面所有事情,选餐订餐定时送达。”后来 在回到家后,我发现 Verizon 的旧金山公司开始登记 Zerocater,为员工提供新 iPhone 发布期间的订餐服务。

初期是最难的,只有一些客户,连租金都很难支付。但一年以后,公司开始慢慢发展壮大。我用来处理订餐日程的表格都直接涨到 500 行了,各种流程也开始分化。货款处理每周都需要 20 小时了。我开始去找一位技术合伙人不幸的是,我认识的大多数开发者都已经在一些有前景趋于稳定的创业公司工作了。

当然,最后我还是说服了一个开发者加入我的公司,我们很快得到了一个YC 的面试。幸运的是,保罗·格雷厄姆喜欢这个主意。尽管我们很紧张,但是最后还是接受了我们。临近 YC 孵化末期时,一个投资者想给我们投资,但这个好消息之后是一个坏消息,那位技术合伙人想退出团队。与我满怀信心做“10亿美元生意”不同,他对公司的热爱并不够。

作为一家正在融资器的科技创业公司,有两件事情是我不希望的,一,不想成为一个单一的创业者,一个人很难处理这么多事。第二,不能缺技术,人们都认为一个只有点子没有技术支持的人并没有太多价值。

就是这样。但这并不重要。我还可以创立一家公司。

为了在YC路演顺利进行,我写了好几份策划书,演示日的前两天,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对我的演讲提出一些建议:“越来越多公司开始要为员工提供餐饮,我们想扑向那股浪潮,美食浪潮。”我找了一个艺术家用一夜时间创作了一个主题图,以此说服在座的投资者们。

其实这个演讲,直我在底下练习了不下150遍。那天当我最终来到舞台,一个朋友走到我身边和我说“Arram,要知道,台上十分钟,台下一年功,你在底下做的那么多准备都是为了今天台上这么短时间的演讲。加油!”

有这样一句话:“有时候,奇迹就是当你付出比所有人的努力多的多自然而然产生的结果。”

那天的路演,ZeroCater得到在座投资人的高票通过。

其实不少投资者并不会投资一个单一的非技术的创业者,但幸运的是,大多数人都很有热情,所以我获得了150万美元——这远远超过我的预期。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我们建立了团队,并不断快速增长。现在,我们每月服务超过350家公司,拥有包括索尼,Zipcar,Yelp,和eBay等团队的客户。

保罗·格雷厄姆曾经说过,在创办Y Combinator后,他们发现目标是决定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这个甚至比智力更重要。

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著名的科学家,曾经一度迷失自我。试图进入商界的努力失败,三岁的女儿死于小儿麻痹症,他自己也想过自杀。最终决定希望做一些试验,设计能够为改变世界和造福人类做出贡献。在托尼谢(Tony Hsieh)把LinkExchange卖给微软2.65亿美元后,他成为一名天使投资者,,最终投资了一家处于挣扎境遇的鞋业公司并更名为Zappos的。在这家公司最终实现年销售额10亿美元以前,他曾投入巨资,曾经破产而不得不卖掉公寓。伊隆麝香(Elon Musk),在与美国航空局成功达成合作前,曾经不得不抵押自己公司,借钱交房租。他是这样叙述的:“那段黑暗时期,每天都像是身处在深渊,苦不堪言。”最糟糕的时候是忍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我曾经看过一次有关他的采访,其中被问到他是否想过要放弃。他很笃定地说:“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你创造出来的成就有多大就决定你要承受多大的痛苦,你的野心越大,你越要忍耐越多的苦涩。任何有一定智力,良好的体魄的人,可以做任何事 。我并不认为这里存在极限,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做的。你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有足够的坚持和相信。

最后,我想用Netflix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兰多夫(Marc Randolph)说的一段话结尾:

我一直在说,创业真的很艰难,每次当你爬过一道高坡,你才会看清随之显现出的更高的峰。这会持续很长时间。

Via TC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