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有毒,勇敢戒断你会更快乐!
老雅痞 老雅痞

新闻有毒,勇敢戒断你会更快乐!

large_3957433747

请仔细回想,过去 12 个月以来你看过的新闻中有哪一则使你受益?有哪一则新闻对你的人生重大抉择、职涯或事业发挥了作用,让你做出更好的选择?

英国《卫报》节录瑞士作家 Rolf Dobelli 的著作《思考的艺术》(Die Kunst des klaren Denkens)一书关于新闻媒体的章节。Dobelli 反思现今新闻媒体已不再可信,直指“新闻有毒”,宛如垃圾食品般诱人美味,但对人体身心造成危害,奉劝人们远离新闻,有益健康。

他认为,新闻的“新”与“关联性”如今已经脱钩成两码子事,大多新闻新是新,但与大众利益毫无关系,偏偏大众又很难分辨何者与自己切身相关,以新旧来判别事情简单多了。

新闻媒体设法要观者相信,多看新闻是竞争优势的保证,很多人也深信不疑,三天不看新闻便觉面目可憎心焦不安。事实上以现在的新闻内容而言,连传达正确信息的基本功能都有缺失,少看一点说不定有益无害。

况且,新闻本该以正视听,却老是误导大众。他举了一个大家非常熟悉的例子。

驾驶开车行经某座桥面,桥突然垮了。

大批赶来的媒体记者播报的重点是什么?

车子?驾驶?驾驶从何而来?驾驶原本的目的地?若驾驶幸存,历经这场惊魂记他有什么感觉?

不过以上通通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重点是陆桥的结构稳定性,即使这次意外暴露出潜在风险,而且其它桥梁也可能藏有相同危险性,但是新闻置之不理。应该深入追究的信息被隐埋,焦点变成车子与驾驶,它的画面生动,具体不抽象,毋需绞尽脑汁翻找资料,成本便宜效果好,戏剧效果浮夸的车与人轻松打败严肃耗时的工程检验,成为唯一的新闻主角。

新闻带着观者走进错误的风险地图。因此,恐怖主义的危险性被高估,精神压力被低估。雷曼兄弟垮台彷彿经济末日,政府财政责任失能轻描淡写。太空人好了不起,护士日夜操劳无人闻问。

在电视屏幕上目睹一架飞机坠毁,即使飞行事故发生机率极低,仍已在观者脑海中烙下惊恐印象,而很可能导致错估其危险性。别太相信自己能以理性判断是非,因为连银行家与经济学家都无法倖免于被新闻误导的状况。

而新闻同时也失去了解释能力,我们现在看到的新闻,大多只剩告知讯息信息的功能。媒体不断积累琐碎的事实,观众咀嚼的仍是同样的事件,但这无助于他们理解世界。重要的报导其实不是报导,而是记者以其经验与判断诠释新闻意义,过程虽然缓慢但力量强大,且产生转化效果。新闻事实吞嚥再多而无法消化,永远无法看清事件全貌。

有些记者会在叙述了一堆新闻事实后,结尾突然作结:“爆炸案的发生可能是由于X原因”,没错,这是解释,却是肤浅轻率的解释,这种不经缜密逻辑思考与证据辅佐,几乎是天外飞来一笔的推论,反而可能影响观众产生认知错误。

不仅如此,新闻扼杀思考,需知思维得经时间检验,然而浅薄的新闻把我们变成浅薄的思考者。长期记忆透过对短期记忆的理解和思考而来,不过快速流动的新闻阻滞了短期记忆转换为长期记忆的通道。观者的印象变得支离破碎,所有记忆皆成过眼云烟。

Dobelli 林林总总列出十大项新闻有害的论点,除了如上所述,还有看新闻浪费时间、让人悲观沮丧,连续剧式的报导又像喂毒一般要观众上瘾?相信大家对此种种早就了然于胸,有太多例子能够印证所谓“新闻有毒”的说法。清大彭明辉教授在三月底的文章“人群中有一种病,很深,深到…………中是这么说的:

我们的媒体病了,非常地深,深到欧美国家无法想像。如果我们的学术圈有能力把它分析透彻,绝对可以超越所有后现代文化批判的分析架构与深度,让全球学界震惊。

而今我们看到瑞士人眼中的瑞士新闻景况尚且如此,或许可以稍稍安慰自己,媒体生病的现象非中国独有(当然,病情轻重程度不一),不少国家都出现检讨大众媒体的声浪,荷兰新闻网站 De Correspondent 成立,就是一群怀抱理想主义的精英记者主动出击希冀打破浅碟文化,而从美国前记者 Allyson Bird 自述新闻梦碎的文章中也可窥见美国新闻产业境况。

Dobelli,或者多数阅听众,固然不满大众媒体现况,但是请注意,他并未否定新闻之必要。新闻仍然不可或缺,只是必须彻底翻修。社会全体永远需要深度的调查性报导,永远需要勇于检视政策与揭露真相的媒体。

不过回到主题,在媒体尚未振作之前,Dobelli 带来他逃脱新闻四年的第一手报告或许能够带给我们一些启发:干扰与焦虑不再缠身,多了时间深化思考与洞见。割舍新闻台或报纸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实在值得。

其实早有不少人提倡拒看烂新闻或关机运动,媒体改革也喊破喉咙,然而成效似乎不彰。况且不若 Dobelli 所谓精英懂得透过其它来源获取资讯,新闻台或报纸仍是市井小民接收讯息的主要管道,博客 Fred 于 2011 年发表的文章3写道:

作为庶民的资讯来源,再怎么综艺化、再怎么小错连篇的新闻台,都同样扮演着告知的功能,每个观众也有自己的判断和分析能力;并不一定“知识分子”们说很烂就是很烂。

对于中国的新闻媒体,我们能期待的或许是,先从降低乌龙新闻、传达正确资讯开始,慢慢找回媒体公器自觉。接着如同 Dobelli 所说,深度新闻或调查性报导并非一蹴可几,但媒体,社会依然需要您负起责任。少了监督者角色的舞台,恐怕会演变成更危险的毒害。

Via inside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