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教父”汪建自述:我不守那些规矩
王根旺 王根旺

“华大教父”汪建自述:我不守那些规矩

华大基因总裁汪建解释自己为何不按套路出牌,为何有些疯狂的举动。他说:“我没见到过技术上很行、产业做得很好、还能做科学的。

【导读】华大基因总裁汪建解释自己为何不按套路出牌,为何有些疯狂的举动。他说:“我没见到过技术上很行、产业做得很好、还能做科学的。只有华大,全世界只有华大。再往前推的话只有贝尔,欧洲只有巴斯德。”

IMG_0134_副本

  华大基因总裁汪建

这次收购从(2012年)9月份宣布到今年1月才批准,我们这3000万美元(过桥资金)差点打水漂了。OK,不就是两个亿(人民币)嘛,就准备交学费。你老这么计算,人家不跟你玩。我们最擅长的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我们原来一分钱资本没有,谁来(谈投资)我们就财大气粗把人家骂出去。现在要收购,钱不够了,割点小肉出去,把子公司卖40%换了14个亿。

但是,除了我保证(融资子公司)达到今明两年利润目标、后年估值100亿元,其他的就不要管我了。不要管我运作,中间任何过程不要参与。他们(投资方)要求给高管点股份,说这样会稳定。我说少给我来这套,你看稳定了我就把他调到别的部门去了。他们没办法。我们非常强硬,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华大这么大,随便给它挤一点儿完成任务就完了,谁跟他玩儿那个游戏(对赌)。你要的是回报,对吧,你不要管华大内部的事情。

你要觉得你牛,你跟李英睿比一比呀?没人敢嘛。英睿19岁闯荡江湖的时候你在哪儿?英睿现在世界著名,你著在哪儿?我们世界最著名的王俊同志还不用拿出来,就把他们吓住了。王俊全球谁敢惹他?王俊随便在国际的商业大会、科技大会上镇得住几千人,你这几个小投资,投个十亿八亿还谈来谈去,你们烦不烦?(编者注:26岁的李英睿是华大子公司华大科技CEO,19岁大学未毕业即加入华大,已在国际著名杂志发表多篇论文;36的王俊是华大CEO,最近入选英国《自然》杂志的2012年度全球科技十大人物。)

我们谈不过人家的时候就开始智力歧视。智力歧视,他们心里都虚,我们就是气壮如牛。谈判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没有发言权。你觉得你比人家智力低的时候你敢说话吗?企业管理就你那智力你敢说话吗?科技你敢说话吗?他们算投资回报都没有王俊和英睿算得快。

什么叫规范公司?我能够把它做好了就是规范,我不守那些规矩。我跟他们说得很清楚,除了硬性的法律框框以外,其他的免谈。我们有我们的玩法,你们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拉倒,不要干涉华大的任何事情,你没有资格干涉。你投的不就是科技服务嘛,你后面还要不要别的?

后来谈了几次变成朋友,我们有点儿收敛,他们也有点儿收敛。有个协议,将来我们的健康服务开始融资,他们优先进来:我都被你欺负成这样了,后面那块儿不先给我订个席位?

华大要走“四部曲”。先做科学研究,树起旗帜来。科学研究做好了,科学家就愿意跟着我们走,科技服务就出来了。科技服务出来了,医生也愿意跟着走,就是医学服务。然后老百姓就自己做了,叫为人民服务。四部曲,现在第三步正在快速加速,今年可能就超过科技服务了。去年临床服务七倍增长,现在前两个月已经完成了三倍的增长了。

临床服务在政策上还没突破。这个新的东西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然后怀疑我们是坑蒙拐骗。大前年我第一次跟人家汇报的时候,他问我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我说最大的困难是无法无律可依,我想遵纪守法你没有,我要走你说我不能干。法律都是在维护既有秩序,我们在创造新的东西。你法律界应该主动学习,创造新法来满足社会创新发展的需求,你既不学习也不来实地调研,那我只有一条了:张嘴大骂。你要遵从法律去创新,你干脆回家歇着去吧。

华大从参加人类基因组开始到今天,从外表上看是不按套路出牌,有些疯狂的举动,但是骨子里面要是一步不符合规律,是走不到今天的。还有各地的政策,各个阶层的人士那种对成功对创造对创新的渴望、对我们的支持包容。但是我们也非常狡猾,这里不行换那里,我们随时可以漂流。

我就要做科学院,我就要做科学老大,而且要比任何现有的科学体系都更好,这是我们当时的初衷。从科学界出来就做企业,那说明你在科学界是一混混,我们今天要表明我们是科技老大,不是企业老大。企业是低智力的人做的,而我们现在也还基本属于低智力。

生物经济和工业经济是两回事,生物经济首先要解决的是科学问题,我们直奔科学。我们几个人从90年代初开始讨论人类基因组计划,我们追逐这个梦20多年。我可以用我的半生去献身科学,当科学突破的时候再转到企业界。做企业这帮小子大多是为了挣钱去创业,谁敢说自己生的伟大?我们牛就牛在这儿,我们开始就是想做好人。

科学问题后面就是产业问题。我们的提法就是先为人民服务,先为各国人民服务,然后让各国的货币为我们服务。我们的口号是“中国太小,宇宙太大,地球正好”。我没见到过技术上很行、产业做得很好、还能做科学的。只有华大,全世界只有华大。再往前推的话只有贝尔,欧洲只有巴斯德。

我们想活出一份精彩来,我们希望我们的人生在人类历史上可圈可点。比如说我希望在未来三五年之内,咱们的女同胞不再担心宫颈癌,我觉得我能做到。孩子出生了,不再有地中海贫血,中国的聋哑学校应该关掉95%,这是我马上想做的事情。你说我做完这个事情,我人民币会少吗?你不用去想人民币,它自然会来。

我想就像美国IT业都在加州那边,我们生物界能不能在东南沿海出现那样一个东西,出现一批英雄人物。我(个人)啥也不缺,我一双鞋一年穿到头。我叫四无,无领带,无表带,无裤带,无鞋带,你说我要什么?什么都踩不到我。你要豪华,你有我经历过的豪华多吗?你有我经历的国际社会的那种辉煌多吗?你有我经历的中国社会的辉煌多吗?你有我经历过的生死多吗?买一个裤带花20万,我买一根两毛钱的绳子不一回事吗?

外界对我们有争议我从来不去听,我不去听就没争议。网上在骂我们,我不看就没人骂我。所以我最开心,我走到任何地方,我从这儿走到万象,走到曼谷,走到吉隆坡,走到雅加达,走到新加坡,走到迪拜,走到耶路撒冷,有多少人?没人骂我。中国那几个人,方舟子骂我,我没看见,我没听见。你有本事你当面跟我骂,谅你没那胆量。

(注:根据《创业家》记者对华大基因总裁汪建的采访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华大基因 汪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