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化”企业家的弱者和投机心态
王根旺 王根旺

“明星化”企业家的弱者和投机心态

把企业家人格化(甚至神格化)的个人品牌作为支点,让企业由此大力撬动外界资源,是一种低成本、高回报的无形资产经营杠杆。当年曾经有一位企业大佬传授秘笈:一寸新闻超过一丈广告。

来源: i黑马

把企业家人格化(甚至神格化)的个人品牌作为支点,让企业由此大力撬动外界资源,是一种低成本、高回报的无形资产经营杠杆。当年曾经有一位企业大佬传授秘笈:一寸新闻超过一丈广告。

据说讲笑话和点歌一样,最容易暴露当事人的真实年龄。不过,窃以为有些古老的笑料放到今天来依然可以焕发青春,比如出自20世纪80年代某《小学生笑话选》:为什么诗人是“人”,而作家却是“家”呢?答案大抵是诗人太浪漫了所以没法子成家之类的。那么,姑且不论对小朋友们谈“浪漫、成家”等究竟是否符合儿童心理学的原理,本着与时俱进的原则,请听题:为什么职业经理人是“人”,而企业家却是“家”呢?

之所以有上述区别,主要是由于职业经理人只需对自己负责,管好自己即是最大的交代,别管再高的级别,有好处时是一人盛名一人享,即使出了什么纰漏也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属于真正的“有限责任”。而企业家则需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一大家子负责,稍有不慎,就殃及池鱼,各界友好、麾下员工甚至一家妻小(有几房算几房),统统拉出来陪绑。史玉柱当年重出江湖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为前巨人集团的楼花债务埋单,只有了断了这段恩仇,才具备再次开香堂立码头的某种资格。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想当老大,首先必须做好承担“无限责任”的心理准备,才当得起这一个“家”字。

企业家既然有此重任在肩,照理说,更应当修身养性、善自珍重才是。而当下怪现象在于,财经媒体已经恨不得纷纷要开娱乐版,企业家们则拿出了抛头颅洒热血般的决绝用来四处抛头露面。这就使得这个群体逐渐变成了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观众面前。除了不断制造和传播一个个“中国梦”的财富故事会之外,企业家自己则面临着聚光灯下的自我塑造、当众整形的新挑战。

近距离观察那些喜爱把自己“明星化”的企业家们,不难看出两种心态交织产生的驱动力:一曰弱者心态,二曰投机心态。

首先,所有乐于此道的企业家,基本上分布在三种状态里:苦、牛、傻。因此分别受到三个欲望小鬼儿的支配:表白欲、表达欲、表演欲。一万小时的苦之后如果未如期见到牛×闪闪,人本能地需要找到宣泄情绪、推卸责任的出口,晒伤口、拉垫背、诉冤情是常见戏码。这时人往往变身祥林嫂,表白,没完没了地表白,试图给人们的观察“纠偏、翻案”,倘若再辅之以当众“哽咽”甚或“落泪”,就是一个绝佳的封面报道。如果幸运地走上了牛×的道路,那么不禁意气风发起来,觉得自己的经验教训简直已经炼出了一部九阴真经,岂可埋没在一家公司里,必须放之四海而皆准,因此对兄弟企业、公共事务、社会热点充满了表达的热情,凡事都忍不住侃侃而谈,指点一二,“民主正义、绝对理性、普世价值”等大词儿是成建制使用,有了微博之后表态和站队更是实现了零成本扩张。若是真相信了自己的牛×,那么必遭雷劈,不出一年就会变成舆论生态中的傻子,表演欲望越来越强,表演痕迹越来越重,俨然成为抢戏的戏霸,让人忍不住温言相劝:戏过了,戏过了嘿!不论是表白、表达还是表演,说白了还是一个士农工商忝陪末座的弱势心态,周身充满了不自信,急吼吼地要向谁证明自己是一个比自己更好的自己。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实在的投机心态在驱动着人们,也就是经营运作手法里所谓“抄近道儿、干俏活儿”的公关技巧。短时间内捧红一个具体真实的领军人物,当然比塑造培育一个理性抽象的企业品牌要容易得多,成本也低得多。把企业家人格化(甚至神格化)的个人品牌作为支点,让企业由此大力撬动外界资源,是一种低成本、高回报的无形资产经营杠杆。当年曾经有一位企业大佬传授秘笈:一寸新闻超过一丈广告。因此这位大佬多年来亲自抓公关,曾经炮制过上到新闻联播下到盗版书摊的各种新闻热点,多少次在危急关头凭借“四两拨千斤”的PR技巧将舆论焦点转向,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金光闪闪的“中国好榜样”。不过,持刀杀人者必将死于刀下,当你像孔雀一样美丽开屏的同时也就把丑陋的屁股暴露在人前,不到三年时间,这家企业已经成为中国最臭名昭著的公司之一,大佬也变成了公司背负的最大的品牌负资产,留给后来者的信誉修复难度简直令人绝望。

让我们更有建设性一些。不论从在中国做商人天生的弱势心态,还是现实中“多快好省”的投机心态出发,倘若企业家的公众化、明星化趋势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必须时时默念一句明哲保身的符咒:十分红处变成灰。烈火烹油,繁花似锦,且莫喜大红灯笼高高挂,岂不闻古今中外老少咸宜的普世性真理一句:红灯停,绿灯行?前方红色警戒,敬请小心绕行。

如果我是一名在中国做生意且希望善始善终的企业家,那么我会对五种红色保持高度的敬畏和敏感:

?顶子红

一位高层领导曾私下善意地忠告某位大佬说:政府里最讨厌三种企业家:一是被扶持起来之后,当组织希望你有所回报的时候,你表现得很小气;二是被扶持起来之后,想要“捞过界”,自以为是“胡雪岩”瞎掺和官场上的事,自营保护伞、培植代言人;三是被扶持起来之后,四处当教父,指指点点,妄图输出意识形态。看到没有,他们看企业的唯一共同前提都是——“你们”是被“我们”扶持起来的。此一前提,回味无穷。上述三种人,年年都有倒霉蛋,大家可以自行对号入座。此路凶险,山高风疾,行不得也哥哥。

?小桃红

过去香港的八卦杂志经常会爆出某某董事局主席、某某企业太子爷密会女明星的新闻,想不到如今内地企业圈也蔚然成风。说到底这档子桃红色的事儿,属于极度个人隐私,但是一放到企业家身上,就不一样了。除了对个人声誉的影响之外,过去一段时间,因为小桃红闹大最终搞成了“血染的风采”的也不在少数。就原配夫人们来说,内地的女权主义思想可比其他华人地区普及多了,彩旗一飘,红旗就倒,夫妻反目、子女喧闹、财产分割、股权战争、资产冻结、股票下跌,搞到法庭甚至刀兵相见的比比皆是。最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被突破,这事儿谁也别觉得自己比别人高明,守好裤腰带比什么都重要。当然成功男士们是重灾区,女企业家也难说就躲过一劫,香港小甜甜龚如心的身后龌龊,难道还需要再次提醒吗?

?狗血红

我曾经好奇地去问一位企业高层: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媒体的话,在你心目中是什么颜色?这位高层沉默良久,咬牙切齿地说:红,那种嘈杂的、混乱的红,就是狗血的颜色!今天谈媒体,已经不是电视、报纸、杂志,这是一个“自媒体”盛行的时代,媒体的功力简直无处不在、无远弗届。企业当然要和媒体保持良好的合作,这里所说的警惕狗血红,是指超越了合作的界限,企业内心深处那种想要利用媒体、操纵媒体的欲望小火苗。是的,也许媒体正在越来越被商业化的利益安排所影响,但是要知道它始终是不可驯服的野兽,媒体最爱的是收视率、收听率、点击量、发行数,从这一点上来说,就像鲨鱼见血,谁都有可能是操盘者,下一分钟谁也都可能变成被消费的对象。因此,建立一个清晰的边界就变得非常迫切,要想清楚在一个什么样的范围之内与媒体积极互动,超出了边界就要守口如瓶。

?钞票红

商人趋利,钞票就是商人的选票,是企业成功与否的第一个标志。但是钞票的红色也往往会遮蔽理性。国有企业不论,仅就民营企业来说,企业里的亲人部属甚至企业家本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搞什么利益输送、利润转移,借用企业平台大搞体外循环的,比比皆是。特别是当企业股权结构开放以后,想一想凭什么所有的钱都要和别人一起分享,难道大爷我不能先独吞一块儿?因此,自己变成了自己的蛀虫,什么设个关联公司啊,组个洗钱机构啊,变戏法左兜儿揣到右兜儿啊,都成了令投资人心惊肉跳的噩梦。再进一步,因为戏法变得出神入化,空手套白狼也能玩儿转了,所以野心更大,干脆再拉几个投行界的野心家一起玩儿,大家抱团打天下,于是,霹雳一声震天响,中概股来到您身旁。

?朱砂红

旧社会刑场上杀人,是要拿朱砂批的。踩红线过了界,违法犯罪,就要批朱砂。企业家手里有了钱、有了势力,最要紧的是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说狠话。因为围绕着你有一个利益群体,这个群体甚至是会为了你的一句狠话去搞桌面下的事情的。走多夜路终遇鬼,吃天大的亏也比吃牢饭容易下咽。特别是如今我们的立法执法弹性还是颇为可观,在你的计划里,也许只是踩踩红线玩玩儿灰色地带,但是千万记住此一时彼一时,朱砂红是你hold不住的,弹性系数随时会变,灰色地带一秒钟变黑色,而且保管你一点都幽默不起来。

说到底,原来,企业家,最怕见红。

注:摘自《公司的坏话》一书

企业家 明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