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职业经理人是怎样炼成的?
李宏涛 李宏涛

中国式职业经理人是怎样炼成的?

人一走茶就凉

来源:i黑马网 ?作者:??李宏涛?

? ? ? ? ? 人一走茶就凉

开始的时候李家明还以为是朋友开玩笑,对方说话慢条斯理但显得很成熟老练,“请问你是青岛开发区的李家明先生吗?”

“我是啊,你是哪位?”李家明开始有点不以为然,他每天会接到很多电话。

“我是青岛市纪委的,你现在有时间的话请你来一趟,有些情况需要找你了解!”

“你是计生委的吧?哈哈,你到底是谁?别装了!”之前经常有朋友冒充公安局或是彩票中心的,互相开玩笑,李家明以为又是谁在恶作剧。

“我是青岛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你可以看来电显示!”对方一字一顿的说着,语气显得不容置疑。

这个时候,李家明有点紧张了,他听出对方不是在开玩笑,更重要的是,他看到对面的刘主任也接了一个电话,而且表情严肃,神色紧张,他预感到要出大事了。

两个人接完电话,目光接触了一下,不约而同的走出办公室。谁都没有先说话,刘主任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的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又问李家明,“来一支?”

李家明本来是不抽烟的,但他脑子已经有点混乱,就机械地接过来,也叼在嘴上。刘主任又摸出火机,自己点上,深吸一口,又长长地吐出了烟圈,把火机递给了李家明。

李家明从刘主任前后判若两人的动作已经判断出:他应该已经知道区长被纪委调查的事情了,否则他一定是先给自己点烟的。李家明的脑子一下子从短路恢复了正常,他摆摆手,没有接火机,拿出叼着的烟,说句:“我不吸烟,我有点急事,我先走了。”

李家明进办公室前,把香烟不动声色地捻碎撒在垃圾桶里,进去让秘书周军继续了解情况,做好记录,自己向其他人打个招呼,就冲出门外。

身后的刘主任又深吸一口烟,仰天长啸后马上打电话把情况报告给了物资公司的孙总。电话那边的孙总其实昨天就知道王区长出事了,所以今天才没有出面。

走到门口的时候,物资公司的司机小谢看到他(来的时候也是他接的自己),一如既往地笑脸相迎,“李主任,您要出去,我送您啊!”

“不用了,兄弟!”李家明的兄弟二字脱口而出。

小谢有点一头雾水,之前李主任都是叫他小谢的,怎么今天改称兄弟了。小谢心情大悦,看着李家明行色匆匆地走远,情不自禁地吹了几声欢快的口哨。

2

经历了在出租车里五颜六色和七上八下的各种情况的猜测和分析,真正坐在纪委询问室的时候,李家明反而平静下来。

对方也是一个年纪相仿的询问员,李家明这时候早就把外交的职务对等的陈规陋习抛到九霄云外了,事后他意识到,能够到这里的官员的级别都应该比自己大很多。

询问的过程并不是很复杂。

“我姓张,张代波,是青岛市纪委的询问员,现在就青岛开发区区长王虎被举报的相关事情进行调查。请你如实回答,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你清楚吗?”

“清楚。”

“李家明,你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室主任,对吗?”

“是的!”

“你以前认识王虎吗?你们两人是否有亲戚关系?你是怎么进入管委会的,又是怎么从秘书被提拔成办公室主任的?”

听到这个问题,李家明隐隐约约感觉举报的人一定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全面开花:包括任人唯亲或收受贿赂等。

李家明松了一口气,不慌不忙地回到:“我和王区长没有任何亲戚关系,我是通过公开招聘进入管委会担任秘书工作的。工作一年以后,因为原来的办公室主任被提拔为副区长,我被管委会常委会集体通过,成为办公室主任。”

“这期间,你是否给王虎行贿过?或者他有没有向你索贿过?”

“没有!”李家明很坚决地否定了,并补充道,“本来,我被提拔成办公室主任的时候还想向王区长表示感谢,但区长要求我要努力工作,为区内的企业服好务,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听到李家明义正词严的回答,张代波脸上露出不易被察觉的一丝微笑,一边记录,一边继续问到:“那你知不知道其他人和他之间的非法活动,比如贪污受贿、权钱交易和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等?”

“我的工作主要是上传下达,沟通内外,完成办公室的服务工作。其他事情真的都不了解。”李家明这时候有点庆幸自己的“涉世未深”了。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如果你想到什么问题,要随时向我们报告。你看下询问笔录,如果没有问题,请签字并按上手印。”

李家明认认真真地看完笔录,按下了他人生第一个也是印象最深刻的手印。

这一刻,让他的心灵终生深深地烙上鲜红的烙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绝对不能做任何作奸犯科的事情!

3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王虎区长的事情很快就在区内风声四起,除了任人唯亲(房地产总经理是他的小舅子,副区长是他的同学,财务经理是他以前在四方区的财政局局长等)和乱搞男女关系(和几个工会主席以及外面酒店的女老板关系暧昧)外,最大的问题出自收受巨额贿赂。

据知情人透露,王虎交待:因为自己掌握着开发区内土地的批租权,就成为很多开发商“攻关”的对象。表面上看,土地开发程序极为复杂,但实际上各个环节的一把手说了算。我是全区的一把手,自然说一不二。他承认,自己先后为十多个开发商谋利并因此受贿。

青岛有个地产开发公司,其董事长首先在土地批租上对王虎发动“腐败攻关”。为“尽快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和“建设物流中心”等项目,先后给他送了三次“重礼”,共计128万多元!

王虎坦言,开发商的“土地攻关”防不胜防。“1992年前后的招商引资的开发热潮中,大批开发商看到了制度缺陷和暴利空间。当时开发区土地部门成摞的呈批件送到我的办公桌上,让我难以分辨,加上有各级审查意见,我一一签名,让人利用。”

王虎说,开发商向官员“攻关”还有一个特点,即先托人牵线,请吃饭,交朋友,铺路子。他坦言,这是一种渐进式的“攻关”轨迹:由陌生变熟人,最后成为过从甚密、失去原则办事的朋友。回头看,以成本核算为天性的开发商,即使是朋友,也决不会把钱往水里扔。王虎承认,一些部门领导在政绩、人情和谋利心态的驱动下,容易被开发商“俘获”,与开发商结成利益集团。

“我到开发区担任领导工作时,地产市场秩序已很混乱。开始我试图清理整治,结果得罪了一些开发商。当然,正因自己本身不廉洁,才授人以柄,最终自取其辱。”

“告倒我的这家开发商1986年低价拿到大量土地,多年来圈地、晒地并以贷款和拖欠为主,形成大量的合同纠纷和烂尾工程。有一次我去台湾开会,该开发商跟到台湾,硬塞给我10万美元,说是在外购物的零花钱,我推辞,他又说暂借,在当时情况下我收下并带了回来。”

“回来后,该开发商找到我,说要对原地块进行重新启动或评估后由政府回购,并承诺如果我审批就将利润分给我10%。”王虎解释说,所谓重新启动,是指变相将地转卖给其他开发商;所谓政府回购,是指将未开发的土地评估作价2亿元,再反卖给政府。“我当时拒绝了他的要求。”

恼羞成怒的开发商,到北京请了两位律师。“他们以合作伙伴身份找我,提出威胁,要么答应条件可能因此获得几千万元的好处费,要么身败名裂。当我把对方在台湾给我的10万美元退还时,他们第二天即以此为罪证告我,同时威胁说,答应‘合作’就撤案,否则将置我于死地。”

“之后,他们很快就以土地违法批租为主要罪状举报了我。”

王虎反思说,开发商以影响政府的行政行为为特点寻租牟利,“从那些道貌岸然的不法商人可疑的谦恭后面,我看到了他们从牙缝里发出的残酷无情的冷笑!”

王虎的传闻很快就变成现实,涉及的相关人员纷纷落马,一时间,开发区内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李家明受到了双重打击:一是先前高大伟岸的领导形象轰然倒地,让自己的价值体系土崩瓦解;再就是幻想在王区长的带领下,通过自己努力工作飞黄腾达的梦想彻底破灭,他感到无所适从!

他没有料到的是,对他来说,危机才刚刚开始。

4

半个月后,开发区来了新的领导,市纪委的副书记高大宝走马上任。他是部队干部转业,做事情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上任伊始,他就召开了开发区中层干部会议,他的发言底气十足:“同志们,经过市纪委的调查取证,原开发区区长王虎同志的重大违纪案件已经比较清楚,会移交司法部门继续严肃处理。在此期间,开发区的干部职工,特别是中层干部大部分都能够恪尽职守,努力工作,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你们的辛勤工作表示衷心的感谢,也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努力开创开发区各项工作的新局面!”

李家明非常惊讶于台下还是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他原以为大家都像自己一样担心前途未卜,至少也会有兔死狐悲的物伤其类,但现实告诉他:在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如果一人得道鸡犬可以升天,那人一走茶也就一定会透心凉的!这一刻,他对体制内的官场文化心灰意冷。

但许多年后,当李家明饱经沧海的时候,却有了相反的观点:抛开人情冷暖的感情因素,从制度上就要人走茶凉。这是从人治到法治的基础!

制度的重要性通过一个小故事可见一斑:

从前有七个人曾经住在一起,每天分一大桶粥。要命的是,粥每天都是不够的。一开始,他们抓阄决定谁来分粥,每天轮一个。于是乎每周下来,他们只有一天是饱的,就是自己分粥的那一天。后来他们开始推选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出来分粥。强权就会产生腐败,大家开始挖空心思去讨好他,贿赂他,搞得整个小团体乌烟瘴气。然后大家开始组成三人的分粥委员会及四人的评选委员会,但他们常常互相攻击,扯皮下来,粥吃到嘴里全是凉的。最后想出来一个方法:轮流分粥,但分粥的人要等其它人都挑完后拿剩下的最后一碗。为了不让自己吃到最少的,每人都尽量分得平均,就算不平,也只能认了。大家快快乐乐,和和气气,日子越过越好。

开完大会的第二天,高区长就在管委会办公室召开了小范围会议:根据工作需要,李家明出任开发区内部事务协调办公室主任,主要是负责前期遗留问题的处理,直接向区长汇报;办公室主任由高区长带来的原纪委办公室副主任吴小燕担任。

虽然高区长高屋建瓴,热情洋溢地告诉李家明这个工作的巨大现实和历史意义,但李家明已经不再是头脑简单的菜鸟了。他心知肚明,自己已经被打入冷宫,要逐渐被边缘化了。

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且道貌岸然,冠冕堂皇,自己就像办公室文具里一个小小的即时贴一样,可以被轻易地贴上,揭下,没有人会在意你的喜怒哀乐,甚至存在。

李家明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体制内的种种弊端和自己的人生目标,像因为缺氧要被窒息而死的污水里的小金鱼,他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当晚他很想找人喝酒唱歌,竟然发现,区里没有一个像他大学同学马长青一样的兄弟。

他在一瞬间醍醐灌顶:是不是自己以前太急功近利,只是希望步步高升,忘记了做事先做人,没有很好地交往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个教训刻骨铭心,他没有办法,只能给他高中最好的朋友王建顺电话。这是一个“苟富贵毋相忘”的真心朋友,两个人在高中一起踢球、逃课、打架,可谓臭味相投。

王建顺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做起了导游。接到李家明的电话,有点喜出望外,“你小子当官了,就把这些同学忘了,多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想你了,兄弟,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吧?”李家明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说起。

当王建顺知道李家明的遭遇后,反而淡然一笑,说“兄弟,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我觉着也不是坏事,你利用这个机会学学做生意吧。年纪轻轻的在官场这个大染缸,早晚也要吃喝嫖赌,同流合污,不如早点出来!”

兄弟就是兄弟,不但会雪中送炭,有时候还是指路明灯。他的话让李家明稍感安慰的同时也有点拨云见日的感觉,但毕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有点郁闷的李家明在酒后还是拉着王建顺在好乐迪KTV里鬼哭狼嚎地唱起了《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当所有的人靠近我的时候

你要我安静从容

似乎知道我有一颗永不安静的心

(我)容易冲动

我终于让千百双手在我面前挥舞

我终于拥有了千百个热情的笑容

我终于让人群被我深深地打动

我却忘了告诉你你一直在我心中

王建顺是一个很平和幽默的人,他听着李家明如泣如诉的演唱,坏笑着说:“兄弟,你需要找个女朋友了,你这个年龄不能只是工作,你也到了发情期了!”

李家明自我解嘲地哈哈大笑,“兄弟所言极是,我也希望职场失意,情场得意了!”

李家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地很快就得到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恋爱机会,但他最终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却主动放弃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李宏涛,立达培训咨询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曾任百事可乐山东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销售主管,欧莱雅公司全国项目经理,宏梦卡通集团公司消费品事业部授权总监/品牌总经理。此文可看作他的自传体职场小说。

职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