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的大熊:善意和恶意!
老雅痞 老雅痞

万能的大熊:善意和恶意!

hypocrite

昨天写了一个好像言辞激烈的批评“批评文章”,引发好大委屈,看意思说“出自善意的批评才是做媒体的价值。”又开始升华到“想到自己赢得名声和收入后,为社会做了什么的莫名流泪的高度?”这让人觉得很可笑,就好像某手机一样,你的名声和收入如果是因为靠蒙骗一帮2B得来的,然后你拿着这钱跑去做慈善拯救另一帮人,我确实也分不太清,什么是善意,什么是恶意了。

在我眼中的恶意绝不是什么言辞粗鲁,想必你的父母师长在骂你的时候,也未必就一定文质彬彬,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一个骗子,甜言蜜语的让你上了当,投了钱,浪费了时间,这是不是善意呢?假设不是一个骗子,而是一个傻子,因为他不明白事情,然后给你指错路了,让你掉到沟里了,请问又是善意还是恶意?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欺骗,而是误导。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阴险的坏人,而是2B的自以为的好人。欺骗是直接损失,误导是路线错误,虽然钱不是被他骗走的,但损失是一样的,而且还要搭上时间。坏人可以防范,猪一样的队友,那是真正害人不浅。所以,媒体的价值不是善意,而是警醒,更绝不是误导了。

所以李敖说自己最大的本事是,别人只会骂人是王八蛋,而我可以证明他是王八蛋。如果证明成功,还是踏实的承认,然后就地去反省自己的言论是否有错误,是否流毒无穷误导青少年,而不是说,你应该善意的批评我说,你应该叫我XX的儿子。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对所有鼓动让你做什么事情的意见领袖,一定要心怀警惕,去恶意的揣摩他到底是何动机。而让你不要做什么的人,则要心怀感激的去思考,为什么不让你做。从概率上说,在创业或者投资领域,做对的事情还是远少于做错的事情的。

就好像南怀瑾说“:真写一部书很难。世界上有几个人,释迦牟尼一辈子没写一个字,可全世界文化里面他的经典最多。第二个,老子,最反对写文字,最后被逼写了五千字。孔子最可怜,他的学生几乎没一个写书流传下来。古人拿一辈子经验学问,才留一两本书。现在人很轻率,读两年博士就写那么厚一本。万一不对怎办?”所以我们让谁去做什么的时候,说什么好的时候,都要想到这句话“万一不对怎么办?”

当然,大口一张说什么“说XXX的都是外行”就更可笑了。你入过行么?凭什么说别人是外行呢?和你观点不一样就是外行?起码你要证明自己在这个行业做过,才好说内行外行。至少从投资领域和移动互联网领域来看,只能说我们是同行,或者你是外行。当然,我外行的领域我一定会承认。

为什么我说媒体人不适合做自媒体?因为媒体人是一个信息的加工者,不是一个行业的实践者,你没有实践过这个行业,仅仅去观察,就和电商观察员一样,都是流于表面的,既然是流于表面的,那么你的判断就很容易是错误的,如果这个时候,你还要说什么行情非常好,快去参与吧,那就是不负责任的,最后,恐怕就会成为坑爹的。就好像那个故事说,公主在头上放个苹果比武招亲,第一个射中苹果的说“I’am 后羿。”第二个射中苹果的说“:I’am 罗宾汉。”第三个把公主射死了,说:“I’m sorry。”人都死了,道歉有意义么?

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大家听到好听的话,一定要警醒,是不是要麻痹你,听到难听的话,一定要深思,是不是真有问题。尤其在微博的环境中,尤为如此,公知就擅长此道,哄得大家都觉得自己生活的窘迫尼玛原来是一个社会问题制度问题,而不是自己无能的问题,大家就会群情激昂,觉得有钱人的财富都是掠夺自己的,恨不能去抢回来。喧嚣过去,日子依旧。

我对任何人都没有什么恶意,我只对2B的行为有恶意,尤其痛恨那些把自己的声名价值收益建立在别人的弱智的基础上的。保护傻瓜是每一个善良的聪明人的天职,就和社会分工不同一样,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有些人容易被骗一些,我就会帮助他们,也许他们现在无法理解,可能还会咒骂我什么的,当他们死机重启的哪一天,终究会发现,原来我是个好人。

什么叫自媒体,这就叫自媒体。

本文作者为i黑马专栏作者 “?慢思考,快行动的?@万能的大熊?”,微信公众平台:zn10961242。

宗宁:驳斥《驳斥打车应用十大争议热点》

万能的大熊 善意 恶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