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雅安抗灾看互联网公司竞争力
丁辰灵 丁辰灵

从雅安抗灾看互联网公司竞争力

1 (1)

来源:i黑马 网 ?作者:@丁辰灵

雅安地震,神州悲恸。在震后救援“黄金72小时”,互联网企业以迅捷反应和技术产品,深入参与到救灾当中,成为政府之外最重要的民间力量。

72小时过去了,在褒扬赞叹之外,我们也需要冷思考:未来政府和民间如何更好地协作?互联网企业怎样才能更有效地发挥作用?

通信与传播:从信息交流到知识共享

和五年前的汶川地震相比,我们获取信息不再仅仅依靠电视、报纸、广播和互联网门户网站,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甚至大数据挖掘等技术驱动的互联网企业首次成为中国社会的新脊梁。

地震发生后,最先发布信息的是UGC社交媒体:震后不到1分钟,就有网友在百度贴吧的雅安吧和芦山吧里发帖报告地震消息;震后6分钟,微博名为“meaningless_批话多”的网友发布微博:“我以为我要死了!震中肯定在芦山县!我家房子已垮!”

当通信网络因电话量激增而瘫痪,电话打不通,短信发不出时,基于数据通道的微信却畅通地把灾情进展源源不断地传了出去。

与五年前人们只能依靠电视、报纸、广播和互联网门户获取信息相比,雅安震灾开始有微博各类大V、官V的全线追踪,他们以鲜明的专业知识,帮助人们梳理纷繁复杂的救灾信息,把最优质的信息快速、大范围地传播出去。

竞争力PK较传统电信企业和传统媒体,互联网企业和新媒体完胜

冷思考:社交媒体具有双重性。波士顿爆炸案发生后,一个Twitter用户发表了被大量转发的评论,该评论称:“在灾难发生的5分钟之内,Twitter的作用是最好的,但过了12个小时之后作用是最差的。社交媒体符合用户对碎片化阅读的需求,但其对大量血腥图片和真假信息不加甄别地传播,降低了传播效率和质量。

知识型媒体的价值却因此而越来越彰显,危难之中的人们更需要能指导行动的知识:百度经验上线灾区人民求生知识指南;百度知道全面展示灾区情况示意图、救援信息,直播现状;百度百科联系地质专家、心理学家、防疫专家急奔赴灾区。知乎、果壳中也有非常多有价值的问答:“在这次雅安地震中,有哪些谣言?实际真相又如何?”“地震后普通人或机构如何去灾区救灾?”“如何对地震灾民做心理疏导?”等等。

寻人:从各自为政到全面聚合

4月20日下午四时,谷歌率先上线“谷歌寻人四川雅安版”。谷歌反应速度最快,可能是因为谷歌寻人在卡特里娜飓风和海地地震都成功开发并运营过这样的产品。

尽管国内之前没有类似经验,各家互联网公司还是火速推出了各种寻人平台。比如4月20日当晚八点,百度贴吧上线“贴吧寻人”功能,不到一小时就有一名网友在平台上找到身处灵关镇的老公。同日晚间,百度、腾讯、360、搜狐等国内大站都开通了寻人平台。

然而,平台众多、数据繁杂,反而让用户无所适从。虎嗅网在21日下午呼吁,各家互联网平台都适用PFIF格式,360率先响应,周鸿祎表示会与竞争对手共享数据。周的表态引起搜狗王小川等互联网公司高层的响应。王小川说:我从不转周鸿祎帖子,这次例外。

新问题出现了,各家的系统技术实现都不一样,如果要进行接口对接,开发、调试工作量很大,肯定会错过黄金救援时间。

百度站出来牵头,它没纠结于各家如何打通,而是用搜索引擎技术直接抓取各个平台公开的寻人数据并解析,并最快地将内容整合呈现在搜索的明显位置。历时不到20小时就宣告上线的全网寻人平台,整合了百度贴吧、搜狗、一淘、360等多个平台的寻人资源,还有开发者利用百度开放的API自己开发出微信应用,这些都让更多用户第一时间触达信息。

截至目前,基于PFIF的平台共享仍没有真正实现。但危难当前,我们需要最快解决问题的手段,而不是最完美的手段。

竞争力PK:在寻人这样牵扯到亲友生死存亡信息的产品上,互联网公司完全胜过传统媒体平台。传统纸媒寻人完全被互联网公司打败!

冷静思考:这次互联网企业难得的大协作,弹出绝妙的和谐曲。原来的竞争死敌迅速成为协作者。但未来互联网企业是否也能在社会性大事上尽可能避免重复工作,而给用户带来更多便利呢?比如百度发挥搜索优势,承担寻人平台责任;捐款都去支付宝;通信就都用微信……

捐款:从企业认捐到全民动员

可能很多远离震区睡懒觉的人们在微博上刷到的第一个消息不是雅安发生地震,而是互联网公司捐款汇总:百度捐了500万,腾讯500万,阿里500万……此时,大量传统企业因为周六不上班,还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第一个上线的专用互联网产品是支付宝的雅安地震捐赠平台。除支付宝通道外,新浪微博的微公益平台也迅速行动,截至21日19时就募集到约8000万元捐款。

我个人投资的天上友嘉游戏公司身处成都,获知灾情后第一时间就通过微信群,高管和我们这些董事一起沟通讨论,决定采购价值十万元的物资,并由CEO带队送往雅安。

竞争力PK相比传统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司募集资金在速度上领先了几个身位。

冷静思考:虽然红十字会在这次地震中由于用户对其丧失信任遭受到质疑;但长远来讲,传统慈善机构依旧有其专业优势,包括遍布全国的网点,救助站等。未来如何把互联网企业的募资优势和传统慈善组织的覆盖性进行更紧密的结合,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话题。

五年前我们依靠电视和网站获取信息,今天我们还依靠微博微信、依靠意见领袖。五年前政府主导寻人,今天百度、腾讯、新浪等互联网公司解决寻人。五年前我们捐给红十字会,今天我们捐给微公益,或直接通过社交平台捐给需要的人。

五年前汶川地震,政府几乎在引导和解决一切。而今天,互联网公司代表的民间力量,因为社会化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迅速崛起并改变着社会的思维和行为方式。

雅安地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