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我在网络游戏行业十年从业记
王根旺 王根旺

王峰:我在网络游戏行业十年从业记

没有好身体,千万去创业。创业就是上战场。但比战场还惨烈。每周干七天,还昼夜难眠。计划随时改变。战场上,兄弟们跑了你去投敌,你可以把他拉回来直接毙了给手下看。

 

蓝港在线王峰随笔:我在网络游戏行业的十年从业记

没有好身体,千万去创业。创业就是上战场。但比战场还惨烈。每周干七天,还昼夜难眠。计划随时改变。战场上,兄弟们跑了你去投敌,你可以把他拉回来直接毙了给手下看。但现实创业中,兄弟们跑了来找你叙旧,你还要相逢一笑。创业还需要好心态。

来源 i黑马 作者:蓝港在线CEO王峰

写于2013年4月27日晨。

昨天。与北京游戏移动游戏行业最牛的人一起吃饭。回来路上,略有些感慨。在此总结我在蓝港创业六年的一些侧面。

后面有些唠叨,是那种忘乎所以的唠叨。

蓝港活了六年。从最火热的端游上市潮中获得2000万美元投资。后来经历端游的寒冬、页游的兴起和手游的爆发。我都被卷入其中。我们开发发行过大型端游西游记、佣兵天下和目前每月流水近1000万的端游「黎明之光」,出品过飞天西游、火影世界和目前每月过1000万的「三国演义」,也做了就在这月过2000万流水的「王者之剑」。

往事如风。

在此之前,我在金山干过十年。从50人到离职时的1500人,我经历过饱含梦想的创业公司的所有痛苦和欢欣。

我从2003年起,在金山担任负责游戏业务的SVP,连同游戏工作室、运营服务和市场营销,最多管过1000人。

2003年非典期间,雷军和我在他办公室里天天抽烟,忧心重重,怕金山软件再度遭遇互联网生死一线天的抉择。决心做网络游戏,至今我还记得我在公司全员大会的慷慨激昂。那时,我有为公司绝地重生凤凰涅槃之决心。

在此之前,我在2001年后负责金山毒霸事业部,我当总经理,今天金山「剑网3」的技术核心陈飞舟,那时是我的技术总监,「暴风影音」创始人冯鑫,是我的市场总监。

昨天是4月26日,我问同事有知道这一天是什么重大事件日?看没人回答,我说是CIH病毒爆发日,那一天很多人PC的主板以病毒入侵BIOS被毁。

这些画面,我永远难以在脑海中消除。管杀毒的时候,我和专门买病毒库的人江湖大牛打交到。和公安部网监专业人员交朋友。我可以直接打电话威逼利诱各地经销商。杀毒大战时,我被对手买凶逼命。那几天,看见卡车急速经过,我常常感觉是冲着我来的。那是真的江湖。

2002年九月,金山毒霸2003版零售市场买疯。全国各地经销商来北京约了西蜀豆花庄,我一入进饭局,所有代理商为我起立鼓掌,高喊牛逼!牛逼。

1997年至2000年,我担任金山词霸产品经理,监管营销中心,研发经理是雷阳,所有代码他一个人写完。他后来很低调,在我微博好友中。没人知道他是金山大功臣。

我们的合作,从97年到2000年金山词霸2000。28元的金山词霸2000,我们以「红色正版风暴」之名在三月销完110万套盒装。

我大学写过BASIC,但加入金山时,我的Word,确是一个同事手把手教的。

算起来,从2003年年底,我金山毒霸转岗到网络游戏,再到创办蓝港在线,至今十年。我已然成为一名游戏人。

我曾问我前老板,为何在我做杀毒如日中天的时候要我做游戏?答案是游戏让金山找到互联网战略入口。

我又问,为什么是我?答案是领导力、事业激情和学习能力。

我从未想过会离开金山,我曾说我是事业经理人,为事业成就为战。但即将三月满十年的那一天,我还是走了。永远不回头的走了。

就此别过。就像我1995年七月离开重庆教书的中学,永远不再回头。北京多年,我和过去同事仍有联系。但我从未打算衣锦还乡。我在中学教书的那个班,是全重庆市优秀班。我是班主任数学老师。

我在我自己创办的公司做什么?这问题,我常被同行和VC问到。

一、产品工作。

其中,涉及到产品体验、产品规划、产品进度。而这三点,如果失去第一条,其他任何一条都不成立。不仅仅是自己的游戏,也包括别人的游戏。CEO要有随时拿出自己体会和产品部门讨论质疑的能力。

昨天,我对一位项目负责人说,手机游戏的UI要和主美平级,要向制作人直接汇报。

二、组织和人才。

涉及研发团队、商业运营和市场营销的人选、如何有效整合公司人才队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我害怕失去或者错过任何一个有理想有才干的人才,所以我打心里关心他们的成长,苦口婆心。

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大都被我抱怨和狂批,当然我也被多次牛顿第三定律伺候过。有时,我也被同事的误解和背叛,气得睡不着觉,心痛不已。

三、未来做什么?

新技术趋势,新商业模式,新营销模式。我鼓励同事去研究学习HTML5游戏,Unity3D最新版本的变化,日本卡牌游戏,COC的设计哲学。

我的新浪微博有110万关注,腾讯微博250万关注。说到微信,我加入了业界最好的所有大群,也自建过公司内部组织讨论的专题群。无论其中草根亦或精英。

我始终坚定地认为,如果一个CEO仅仅忙于眼下,毫不察觉外部市场的变化,新产品趋势,请你告诉我,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以上三点,皆我六年来创业心得。三点排序,紧迫程度从上至下,重要程度从下至上。

我始终认为,游戏公司要买的不仅是游戏,也包括文化和价值观。但我们游戏做不好,别人不信你说的后两点。要想活命,第一条接地气非常重要。你甚至可以无耻山寨不怕官司去侵权。但要想让你公司搞大、被玩家和同业尊敬,后两点简直就是天。

关于我的精力。

我能轻易地告诉你,我认识的至少100以上著名记者、编辑和社长总编。

我可以随时拿出来,我玩的任何一款好游戏的角色名和等级。做移动游戏给了我很多交流便利,我把常玩游戏截图微信给同事,及时语音谈我的看法。

我几乎和所有同行CEO吃过饭。

看见有才干的业界新人来找我请教,我都会和他聊过2小时以上,根本不计较他们的职务头衔。360移动游戏业务总监王芳,91游戏老大何云鹏,都是我在他们很早期的时候聊过的。

我常逛逛书店和报摊,我知道最近畅销书书名作者,著名商业或生活杂志的Coverstory。

我一年看超过50场电影。

我手机里装的游戏,从竞速、三消、音乐节奏、酷跑、塔防到SLG、FPS以及重度MMO,全有。

没有好身体,千万去创业。创业就是上战场。但比战场还惨烈。每周干七天,还昼夜难眠。计划随时改变。战场上,兄弟们跑了你去投敌,你可以把他拉回来直接毙了给手下看。但现实创业中,兄弟们跑了来找你叙旧,你还要相逢一笑。创业还需要好心态。

最近,我常对同事说两点:

一、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

二、所谓极客,就是集中一个点充满兴趣的完美主义者。

以上不解释。但可以以后有机会见面细说。

我没有城府。会骂人但不会整人。从金山到蓝港。我知道我很容易被利用,常常在被人当枪当炮,但我从不后悔,反倒从中得到快乐。

万科创始人王石在中国企业家年会说,在中国,活五年的公司只有5%,我竟然打败了95%的竞争者。我相信,蓝港活了六年,肯定还会继续活六年。

我算是广结善缘的人,我天使过10位游戏行业创业者。

最成功的是做「七雄争霸」的游戏谷和「我叫MT」的乐动卓越,投资的时间,游戏谷2006年12月,乐动卓越好像是2011年10月左右,两位创始人都是我前金山下属。他们有共同特质,理想、勤奋、勤俭、谦虚。我喜欢这样的创业者。

我投资过的创业游戏公司,有些被新浪投资,有些被腾讯投资,有些被360投资,还有被启明、联想投资、北极光和创新工厂等大VC直接A轮投资。其余八家,没有一家倒掉,目前都很健康。

我严格遵守了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契约关系。

每个季度一次的董事会。我会准备好三张表。损益表,现金流表和资产负债表。

第一张PPT的概述里,永远是当前现金存量、游戏DAU和员工人数。新提升的高管,我会介绍他们和董事会成员见面。我会亲自演示公司下个季度发布的新产品,讲明产品特色和市场机会,

我现在的董事会里,有公司联合创始人廖明香和张玉宇、北极光邓锋以及IDG的过以宏和张震。

2007年,IDG以200万美金占了我40%股份。后来邓锋和蒋小冬进来,拿走20%。IDG被稀释到32%。我自己占28%,其余被联合创始人和员工期权所持。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我亲手苦苦经营六年的游戏公司,我必须找到这样的人接替我。

别急。寻找比我更适合的人做蓝港CEO这个位置,这个时间表是五年内。现在不是时候,现在请人来,是请人往火坑里跳。

我的手下,有一年拿走从百万和几百万奖金的。我从2006年,我前老板求伯君卖给我他2000年的宝马5后,没有再买过新车。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说,「大千世界的不解之谜,是一切皆可解性。」小时候,为解那套「中等数学习题集」中的数学题,我曾茶饭不思,昼夜不眠。

我习惯记大量的笔迹。整整齐齐理清思路。工整地用行楷摆放。熟悉我的同事知道,我对表格和拓普图有狂热的追崇。我始终关心问题解法和答案,会议上,碰到数学反应慢的人,我常急躁。

但经历这么多年,我越来越绝望,尤其是人性。我已经开始笃信,很多事情是无解的。

中国文化不同于西方,尤其是美国。我们的技术尤其是互联网已经与硅谷趋于同步。

但我们的公司、产品和创始人气质差异很大。中国人以佛教和儒家混搭的文化气质自居。但现实的中国,大部分成功的创业企业主都有极强的魔性,而不是佛。

不可否认,我的心魔也一直存在。这个心魔就是要一定赢。我不会请一个吃素念斋的人和我共事。

我的人生从来就是屌丝逆袭。还会继续屌丝下去,还会有逆袭的机会。

去年年初,我曾赤裸裸在微博袒露过我内心。引来好多笑谈。今天来个浓缩版,解释如下,八个字。好胜。好奇。知耻。知遇。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听说,这是水瓶座O型血的男子气质。

这就是我的创业人生。

王峰 创业者 手游 蓝港在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