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专访扎克伯格:谈移动互联网社交的未来趋势!
王根旺 王根旺

连线专访扎克伯格:谈移动互联网社交的未来趋势!

然而,短短几年,移动浪潮已经改变网络战场的局势,为了稳固龙头地位,扎克伯格势必要拿出对策并站上浪头的前缘,但近来我们没看见他迎合市场殷切期盼推出Facebook自制手机,反倒从软件下手制作主页程式工具Facebook Home,个中道理令许多人好奇。

来源:By Jasper Hsu via WIRED

“有时我们做的事情会受争议,犯错更是在所难免,但我们必须要愿意冒险。”一句话道尽扎克伯格的掌舵风格。

以“通讯录”概念出发,2004年正式上线, 今日的Facebook已经是个拥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的社交网站帝国,王国的主人扎克伯格运筹帷幄,至今推出产品、服务、更动难以细数,虽然每每引发巨大抗议声浪,但仍难以撼动其霸主地位。

然而,短短几年,移动浪潮已经改变网络战场的局势,为了稳固龙头地位,扎克伯格势必要拿出对策并站上浪头的前缘,但近来我们没看见他迎合市场殷切期盼推出Facebook自制手机,反倒从软件下手制作主页程式工具Facebook Home,个中道理令许多人好奇。

现在,社交王者Facebook正如过去所有的霸权一般,走到了必须停止耽溺在过往荣光,进而思考改革的时刻,这点多少也可从掌舵人扎克伯格近来的改变窥知一二。日前他接受美国《WIRED》资深记者Steven Levy专访,针对各项产品、政策背后的原由和愿景娓娓道来:

《WIRED》问(以下简称问):是什么促使你打造Facebook Home?

扎克伯格(以下简称答):Facebook在移动市场上的位置很有趣,我们不是操作系统,但也不只是个应用程式。手机用户有23%时间都花在Facebook上,过去一年半我们努力制作理想的移动版Facebook,但还是比不上桌面版,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问:为什么不制作一支手机?

答:我曾经很清楚说过,我不认为那是正确的策略。Facebook的社交有超过10亿人,但手机卖最好不过1到2千万支。如果我们真的推出手机,能触及的使用者只不过是我们用户的1%或2%,而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将每支手机变成“Facebook 手机”。

问:目前只与Android平台合作,这会不会与你的政策有些矛盾?(日前彭博社报导,Facebook目前正和苹果进行洽谈,要将Facebook Home推上iOS平台。)

答:我们与Apple合作关系良好,但他们不希望开放使用者体验这块;虽然我们与Google没有太多合作,但彼此间对开放平台的看法一致。

问:所以未来是有机会登上iPhone?

答:我当然这么希望,但Facebook处境跟Apple、Google、Amazon、Samsung和Microsoft不同,我们想建构一个社交网络,我们希望打造出最棒的跨平台使用体验给10亿用户,以期未来某天用户成长到30亿甚至50亿。

Android成长快速,我们也很开心它是个开放平台。因为很多人在意Facebook,可能也会因此选择Android手机,这对Google也有好处。就很多方面来说,Facebook Home是享受最好的Facebook体验的方式之一。

当然,很多人爱iPhone,我也是,很希望有天能把Facebook Home推上iPhone。

问:Facebook现在自称为“移动至上”公司,假设你今年才创办Facebook,会让它变成一家移动程序公司吗?

答:我不知道,可能以后我会在1年中挑1到2次,放自己几天假到处走走然后问自己:如果我今天从头开始,并且没有经营Facebook的话,我要做什么样的事业?我现在看到了平均的移动资讯分享量每年都在翻倍成长。察觉下一波的趋势能够告诉我们应该专注哪方面努力。

问:OK,那下一波趋势是什么?

答:我们现在看到的大趋势就是使用者分享资讯的群体变小了。

问:那你会怎么做?你会落实在Facebook本身还是其他程序?

答:两种都有发展空间。我们可以发展只针对用户与核心亲友沟通的服务,而且这样的服务以后会很普遍。但是也有其它的服务现在正发展得很好,如Instagram,它的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亿,虽然不及Facebook但我希望会有那么一天。

未来几年我们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厘清与Facebook一样具有社交分享使命的公司之间的关系。Instagram是我们团队的一部分所以可以一起想办法克服,也许这样的经验也能改善我们与Pinterest、 Foursquare和Twitter之间的合作。但目前仍有许多难题待解,一旦成功,网络所有的社交服务将会变得更有价值。

问:所以,你不希望Facebook变成一个封闭场所?

答:我们6年来的平台政策都是如此,专注改善News Feed、照片、讯息和地点分享程式等等,这是大??型社交平台的本质。大多数相关产品的公司一定会有些和我们竞争的服务,但我们不会过于大惊小怪,反而会尝试找出合作的方式。

问:最近几个月来,Facebook提升获利业务的动作越来越频繁,是因为挂牌上市迫使你这么心急吗?

答:两件事同时发生的时候很容易就被混为一谈,一件是上市,一件是使用者从桌面转到移动平台的趋势,后者才是驱动我们决策的动力。我们也可以靠着桌面版的边栏广告赚进大把钞票,但那只是逃避问题,不能真正解决整合广告与行动页面的困难,手机页面并没有太多余的空间放广告。

这使我们更专注思考如何塑造行动广告业务,但我想要反驳外界认为Facebook转向汲汲营利的说法,我们投入在消费者产品上的资金与资源比研究如何赚钱还要多。

问:Facebook的政策更动总是会引起挞伐,特别是隐私疑虑。但你们发表Graph Search让使用者搜寻亲友分享的个资时却没什么人反弹,这次经验告诉了你什么?

我们在很多地方都有改进,其中的原因之一是我们这次询问过很多人的意见,了解了企业及其他人的顾虑是什么。一般来说,我们会采不断改进的作法,但这次我们觉得在隐私方面,所有的东西必须一次到位。Graph Search其实去年12月就准备好上线了,但我们又多花了几个月添加隐私工具。

资深记者Levy在文中形容,扎克伯格近来在多个场合中,侃侃而谈、态度从容,气度已不同于昔日那位少年得志的“马克小子”;现代的他俨然已经是位领导者,也准备好带领Facebook蜕变成长。

facebook 扎克伯格 连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