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说:我们360不完美,不酷,但真实!
老雅痞 老雅痞

周鸿祎说:我们360不完美,不酷,但真实!

001792011

前一阵子一位360的股东在网上给我写了一封长信,看得出来,他是真心为了360的发展。信写得语重心长,很诚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周总,可别再干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了,别人卖手机赚不赚暴利,管你什么事儿?人家卖虚假医疗广告,没有伤害到你,你非得跳出来干嘛?

真的是这样,看各种对360和我的报道,好像我们都是一帮吃饱了撑的,天天跟人打架玩儿的刺儿头。这个股东的信,我看了好几遍,也在想这个问题:要是360不干安全这一行,比如要是做游戏,那该多好。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我只管正儿八经地赚自己的钱,也甭管别人的钱是怎么从歪门邪道上来的,大家一起happy。可谁让我们2006年的时候一不小心干了安全软件这一样呢?安全软件不仅要防范病毒、木马的进攻,还要控制某些软件的不规范行为,这就可能断别人的财路。有的软件就要是开机启动,这样才能给用户弹广告,它才不管电脑是不是变得跟老牛似的。这种事360也要管,明显是损人不利己,结果一管互联网里就可能要打架。

我觉得这位股东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当360和互联网同行发生冲突的时候,行业里的朋友包括媒体的朋友,经常电话短信劝我:你为什么老跟别人过不去呢?跟别人过不去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我刚开始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但后来一想,360干的是安全,要是我跟同行们都过得去,那最后肯定变成了跟用户过不去。中国人现在没有安全感,不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在做灰色的事儿吗?当年国内的奶业同行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都过得去,结果集体跟消费者过不去。要不是那家新西兰牛奶厂揭开这个盖子,消费者可能还在喝三聚氰胺。

因为干安全,这些年360干了不少断人财路的事儿。查杀流氓软件,让流氓软件没法弹窗赚钱了。查杀木马,让木马制作者没法偷网银和游戏账号了。推免费杀毒,让那几家杀毒厂商没钱挣了,上不成市了。推360搜索,让搜索巨头的市值掉了100亿美元。市值掉就掉吧,你还公开宣称不接受医疗广告,搞了一个360搜索保镖把虚假医疗网站和钓鱼欺诈网站全给标出来了,又搞了一个360良医让用户搜索到真实的医疗信息。你这不是打人家脸嘛!我觉得人家可能连买凶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些事儿干的,都是损人不利已。我们确实断了不少人的财路,自己还没捞到好处,但谁都没法否认这样一个事实:360这些事儿干的,让用户受益了——不再受流氓软件骚扰了,装正版杀毒软件不用买了,聊天工具不再偷偷扫描硬盘了,上so.com搜医疗信息放心了。但用户是什么人?他们用你们产品用得好,那是理所当然,很少站出来表扬你。但他们一旦用的不爽,就会骂你。所以,一些同行,他们的利益被损害了,他们就骂我骂360,再加上一些用户的骂声,好像我和360成了互联网的公敌。

特别是一些互联网巨头控制着流量和用户,不想让360发展起来,千方百计要遏制。我一贯认为面对巨头,绝对不能模仿,只能采取颠覆式打法,不能按常理出牌。腾讯要用它擅长的抄袭加捆绑的方式把360挤出去,那我就出一个扣扣保镖可以过滤掉QQ的强制性广告,让QQ既安全又好用。用户很欢迎,但腾讯没法抄。结果腾讯怒了,搞了个二选一。360的这种颠覆式创新的打法,把巨头撼动了,像一根针一样把巨头刺痛了,那巨头肯定会调用一切资源来打你,制造舆论,把你塑造成一个十恶不赦、万劫不复的恶人。

在不少人眼里,360浑身是缺点。互联网公司都很酷,但360不酷。别的企业是内圣外王,外圆内方。360是直截了当,简单粗暴。确实,在我领导下,360真的不酷,而且也装不出酷来。酷是一种气质,像奢侈品一样得靠时间养,中国的计算机才出现多少年呀,更别说互联网了。但360有一个可贵的地方,就是敢于挑战。即使被巨头打得满地找牙,在精神上也是站着的。即使被巨头按在地上狂揍,360也能再站起来对他们吐口唾沫说“不”。

我是360的创始人和CEO,我的气质和个性不可避免地投射到360上,就是有些二,不怕打。我从小性格属于比较硬,个子小,也很瘦,老受人欺负,但我不会被打服,个性使然。因为是70年代生人,那个时候看到的全是战争片,到处是战斗英雄,岁数虽小但却雄心勃勃地要“拯救世界”。这些教育现在看起来可能可笑,但会给你的骨子里注入理想主义色彩,注入一些个人英雄的梦想。然后,我还喜欢看硅谷的故事,喜欢看奥威尔的《1984》,喜欢看黑客帝国、《兄弟连》、《肖申克的救赎》,社会主义的中国战斗英雄和资本主义的美国个人英雄混合起来,就混搭成我这种互联网里不愿意受巨头欺负,不想依附巨头生活的英雄主义情结。

360上市以后,很多人跟我说:你的企业都做这么大了,你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怎么样怎么样了。想来想去,真的是左右为难。确实,我们在一些方面不成熟,不善于平衡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有些企业家,坏事没少干,但他们包装得特别好,都是伟大的革命领袖,是年轻人顶礼膜拜的对象。我是干安全这一样的,本来就是惹是生非的行业,再加上我这不讨人喜欢的个性,同行不喜欢,有棱角,刺儿头,我想我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没法把360包装成一个完美的、讨人喜欢的公司,在中国语境下很难成为一种成功企业的典范。后来,我就进行阿Q式的精神按摩,心想,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都努力奔向完美公司的时候,如果有一个像360一样优缺点明显的互联网公司,其实也挺好。再说,世界上哪里有完美的公司?当一个公司看是看起来完美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平庸的公司了,没有了颠覆的野心,没有了创新的冲动。

我觉得我们更愿意做一个真实的公司,我们更愿意像初生的婴儿,光着屁股,看起来浑身缺点,但是它好奇,它会成长,它有活力。所以,我想,360还是做真实的、与众不同的公司更好些吧。

来源:周鸿祎微博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