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内部邮件!任正非:家族成员将永远不会接班
王根旺 王根旺

华为内部邮件!任正非:家族成员将永远不会接班

4月28日下午消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日宣布其家族成员将永远不会接班,华为5-10年内一定不会上市。

来源:i黑马

【i黑马导读】4月28日下午消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今日宣布其家族成员将永远不会接班,华为5-10年内一定不会上市。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

以下为总裁办电子邮件全文


电邮文号【2013】56号 签发人:任正非

任任正非在持股员工代表大会的发言摘要

2013年3月30日 

在各项决议表决后,任总离题说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关于公司上市的传闻问题;二,关于接班人传闻问题;三,关于我与媒体的关系问题。

一、关于公司上市问题的澄清

任何公司的发展是不是只有上市一条路,允不允许一些企业缓慢地积累增长。这些企业是以管理经营为主,而不是以资本经营为主。外界对我司上市问题议论纷纷,我负责澄清一下。董事会20多年来,从未研究过上市问题,因为我们认为上市不适合我们的发展。最近徐直军向某运营商高层的讲话,是代表了董事会意志的。徐说:“未来五~十年内,公司不考虑整体上市,不考虑分拆上市,不考虑通过合并、兼并、收购的方式,进入资本游戏。也不会与外部资本合资一些项目,以免被拖入资本陷阱。未来五~十年,公司将致力于行政改革,努力将公司从一个中央集权的公司,通过将责任与权力前移,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呼唤炮火。从而推动机关从管控型,向服务、支持型转变,形成一个适应现代需求的现代化管理企业。”我是完全支持这个意见的,因此关于公司要上市的传闻是没有依据的。

二、关于接班人问题

外界关注这个问题已久了,我负责地澄清几点质疑:

1、公司不是我个人的,因此接班人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大家说了算。外界神化了我,其实不是这样。创业之初,我是自视自己能力不行,才选择了任人唯贤,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早些年公司就被历史淘汰了。现在公司这么大了,不会再倒回去选择用人唯亲。由于公司是集体领导,许多成功的事,大家不知道帽子该戴在谁的头上,就摁到我的头上了。其实我头上戴的是一顶草帽。

2、今天的轮值CEO运行得很好,不见得明天的轮值董事会主席就运作不好。华为的董事会并不完全代表资本方,也代表着劳动方(目前董事必须是员工)。前面的25年的成功,我们平衡发展得很好,不见得未来20年就找不到更好的发展平衡方案。我们这三~五年将努力推动行政改革,三~五年后,我们会推动治理结构及运作方式的改革。改革太快了,容易撕裂了艰难建立起来的管理,有了沟壑,行进会更加不顺利,欲速而不达。大量的资本流入,会使华为盲目多元化,而失速。

3、我的家人有四人在华为公司上班。我以前讲过,廿多年前,有一个人在兰州用背包带,背着小交换机,坐火车到各县、区推广的是我的亲人;在西乡工厂做过半年包装工,穿着裤衩,光着上身钉包装箱,后来又在四川装机搬运货物,损伤了腰椎的是我的亲人,……;临产前两、三天还在上班,产后半月就恢复上班的是我的亲人,他们都是凭自己的劳动,在华为努力工作。他们仅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员,决不会进入接班人的序列。我对大家讲清楚是为了少一些猜疑,以免浪费了你的精力。

华为的接班人,除了以前我们讲过的视野、品格、意志要求之外,还要具备对价值评价的高瞻远瞩,和驾驭商业生态环境的能力。

华为的接班人,要具有全球市场格局的视野,交易、服务目标执行的能力;以及对新技术与客户需求的深刻理解,而且具有不固步自封的能力。

华为的接班人,还必须有端到端对公司巨大数量的业务流、物流、资金流……,简化管理的能力;……。

这些能力我的家人都不具备,因此,他们永远不会进入接班人序列。

三、我与媒体的关系

对于媒体来说,我几乎是全透明的。廿几年来,我写了多少文章,除了在欧盟的发言,全部都是我思考和执笔的,完全代表我的心声。不一定非得面对面接受采访才算透明,以文会友也是可以的。这些文章,是全开放在公司网上,外部也能透明看到的。我认为文章是全公开的,因此,我也算书面接受了媒体采访。我常在互联网上看大家关注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实际上我在文章中已经回答了。

二○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

报送: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

抄送:公司全体员工,全公开

【解读】理想主义的任正非与他的接班人情怀

来源:i黑马 ?作者:吴澍

“任总再伟大,也逃脱不了中国传统的“父业子承”的观念。在他的心中,他一手创建的华为帝国的最理想的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任平。”这是也前华为副总裁刘平在《华为往事》中所谈到的,此外书中还说:“极其崇尚IBM管理理念的任正非,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等待“小沃尔森”的成长。”

但从今天开始,恐怕这句话很难再出现媒体的纸端,因为,虽然华为真正的接班人并未出现,但可以肯定的是任平和孟晚舟在未来,均不会把“华为总裁”的名号印在名片上了。


1

曾经的“流言”

早在2010年11月,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的中国国际通信展上。一张年轻的面孔,走向了前台,虽然不为外界所知,在内部人眼中却是一个微妙的信号,只因此人正是任正非独子,任平。

彼时,任正非更有意将33岁的任平引入华为核心管理层——经营管理团队,并让女儿孟晚舟接任公司CFO,而这遭到了公司多位高管反对。其中反对派高管中的代表则是董事长孙亚芳、分管产品与解决方案体系的徐直军等。

而后续的连锁反应则被认为是高层“大清洗”的前兆。在当年的9月底,华为管理层正式公示,由丁耘接任徐直军分管产品与解决方案体系总裁;余承东接任胡厚崑,担任战略与市场体系总裁。有媒体揣测这意味着徐直军、胡厚崑“正式出局”,而此时孙亚芳的地位也似乎岌岌可危。

但谣言在次年的4月不公而破,在华为2010年财报中公布,之前传闻将进入华为EMT(经营管理团队)、有望接班的任正非儿子任平,没有出现在华为管理层名单上。而四位副董事长中徐直军、胡厚崑却依然依然在列。

不过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还是进入新一届董事会,并出任华为CFO一职,成为核心管理人员。在当时来看,也许这只是一次妥协。与之相对的则是,至今任平一直低调的在华为旗下一家提供酒店和票务预订服务的子公司工作。

二号首长归来,是劝太子归隐?

而为此铺垫的是,此前不久,华为历史上的传奇人物郑宝用悄然回归。

早在华为建立之初,公司很缺研发骨干,任正非也不懂技术,因此如获至宝,当即任命郑宝用为总工程师。郑宝用带着几个人苦干一场,开发出了华为第一款自主研发的产品——HJD48小型模拟空分式用户交换机。与之对应的是,华为实行工号制度之后,任正非的工号是1号,郑宝用是2号;此时的他统管研发,确实也是名副其实的“二号首长”。

他没有任何架子,与下属打成一片,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开他的玩笑,他也经常邀请下属到他家里去吃饭下棋。由于江湖豪气,郑宝用在华为内部的绰号是“阿宝”,他在老华为人中拥有超高的人气和威信。更有意思的是,郑宝用还是任平的老师。任平很调皮,经常闯祸。每当劝说无效的时候,脾气火爆的郑宝用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会对任平皮带“伺候”。

在2013这个华为接班的关键节点上,让老首长回归,无疑是在为接班人的事情做铺垫。因为在接班人这个节骨眼上,不仅是任正非对于“父业子承”这一光荣传统思想上的颠覆,同样需要迈过的,还是从小就听爸爸讲未来“接班”故事的任平,心里的那道坎。

如今看来,郑宝用的回归,也似乎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最终的接班人还要有很久

“任正非是一个不愿表达自己想法的人。”一位在国际上都富有盛名的投资人谈到过。而华为也正如他的创始人一般不愿透露想法。

“四年前的华为甚至比现在更神秘。在这家快速增长的全球性企业中,既便是中层管理人员,都不知道最高层高管的姓名。”一位华为前欧洲籍高管表示:“我们甚至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公司高层做出最后的决策。我们只知道一些名字,但我们始终不知道谁是负责人。”这种不确定性,也许带来的则是管理者的恐惧,而这位欧洲籍高管后来也跳槽至华为的竞争对手。

他在隐藏什么?

风险。任正非也不喜传统CEO制,按他说法,那是将公司命运系于一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华为由小团队轮值CEO,和而不同,决策由集体做出,可避免个人偏执带来的僵化,并规避意外风险。

精神。中国是一个缺乏精神寄托的国度,因此公司创造者身上多少背负了朝圣的属性。如马云之于阿里,柳传志之于联想,都是永远的精神领袖。而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更曾对媒体说:“我的个人色彩对联想来说过于浓重,我希望大家多关注联想而少关注我。”这种领袖在精神层面的剥离,是最难的,马云选择了“假退真做”,而柳传志则选择了“扶上马,送一程”。相比之下神秘的华为,这个缓冲显然需要更久一些。

财务。当下可不是好年景,华为经历了连续两年低速的发展,甚至此前还爆出过裁员的声音,此时若交接不慎,任何一块业务的下滑都有可能带来整体崩盘的风险。

有人评价这个国际巨头和他的创始人,这样说道,“理想主义者的任正非和堂吉诃德式的华为”,理想主义者喜欢用直觉去认识世界,运用情感去对世界作出判断——也许这边是为何这则“本应”在16:30出现的的消息,推后了一个半小时才发布。

而最终的接班人,恐怕要等更久。

华为 创业 任正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