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邮政局解释“份子钱”:城里的钱都被民营快递给赚了
王根旺 王根旺

国家邮政局解释“份子钱”:城里的钱都被民营快递给赚了

“邮政普遍服务基金”或将征收,引来了快递企业的抗议声,称该基金“合法不合理”,将危及他们的生存问题。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李卓

“邮政普遍服务基金”或将征收,引来了快递企业的抗议声,称该基金“合法不合理”,将危及他们的生存问题。

对此,国家邮政局普遍服务司相关负责人首度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基金的征收并非用于补贴中国邮政集团,而是用于全国59.8万个行政村近60万个“村邮站”的建设、运营和补贴。而且,国家邮政局只是负责起草、设计,目前还未上报国务院,何时征收、如何执行都尚无定论。

有分析认为,邮政普服基金一旦征收,快递企业将转嫁给消费者。昨日(5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家快递企业,他们表示,在目前“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中,实际上很难涨价,有的大型快递企业可内部消化这笔成本,小企业将面临亏损倒闭,还会更加陷入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

快递业务量首超邮政

近几年,民营快递业务井喷式增长,给邮政业务带来了巨大压力。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今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17.1亿件,首次超过邮政函件,快递服务业务同比增长64.3%,邮政函件同比下降8.7%。

邮政函件与包裹,都属于“邮政普遍服务”的范畴。有观点认为,快递公司帮助邮政普遍服务每年减少业务量,从常理上看,邮政每年亏损额应当呈现下降趋势。

“恰恰相反”,上述国家邮政局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盈利的城市市场被民营快递抢夺后,留给邮政更多的只是农村市场。而且,普遍服务是政府定价,快递企业却可自己定价。比如“一块二”一封信,从北京到上海可挣两毛钱,但如果是从黑龙江村落寄到青藏高原村落,成本却可能高达几十元。

“以前都是用北京到上海几毛钱盈利的积累,才能弥补这几十块的亏空。快递现在基本把北京、上海这些盈利的‘奶油’撇走,西部也仅限城市,在农村的覆盖率几近于零,国家对普服每年几十亿元的财政补贴,越来越不堪重负。”该人士指出。

该人士还表示,中国邮政也在做市场改革,“现在国际上成功的经验,就是要把它逐渐打造成政府主导的社区公共服务平台”,“但首先得有这个平台的硬件”,中央预算已投资近15亿元,还要求地方配套10亿元左右,分3年,累计安排补建空白乡镇邮政营业场所8440个,这部分建设是政府投资。

“但是,到了‘村邮站’的建设,政府就投不了资。”该人士表示,由于政府投资要形成固定资产,而村邮站置备的信筒、自行车、办公桌,以及存放邮件的柜子,都是易耗品,国家投资里没办法用这个钱,“基金相对就可以区别用于这上面”。

不用于补贴中邮集团

争论的焦点之一是,作为实施邮政普遍服务的主体,中邮集团被指通过整体盈利,弥补了邮政普遍服务的亏损,每年还有超过200亿元的盈余。

上述国家邮政局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称,该基金并非用于补贴中邮集团,而是用于建设 “村邮站”。同时,“普服”业务不会跟随邮政速递打包上市,因此,中邮集团也不可能将上市公司的盈利用来补贴“普服”亏损。

该人士说,基金的征收依据,主要是欧盟“97指令”。邮政补偿的三种主要方式为:一是划定邮政的专营业务或保留业务;二是建立普遍服务补偿基金;三是由法律规定特殊权利或政策优惠条件。

“专营业务”,通常就是一些盈利性较强的业务。新《邮政法》规定:“国务院规定范围内的信件寄递业务,由邮政企业专营。”但由于分歧大,邮政企业的信件专营《草案》被暂时搁置,除了外企,国内快递企业可继续经营快递信件寄递业务。

“现在对快递几乎没有限制,那就只能征收补偿基金。”该人士说,国家财政补贴用的是全体纳税人的钱,包括农村弱势群体,快递企业在新《邮政法》中已获得合法身份,享受到市场开放和国家扶植,征收“普服基金”来补贴农村不足为过。

对于基金征收的“时机”,上述国家邮政局人士表示,并不像外界所传言的那样在下半年就可能开征,国家邮政局只是负责起草、设计,目前还未上报国务院。至于什么时候上报、国务院什么时候批、批下来以后什么时候开始执行,都还没有定论,而且会公开征求意见,“要相信国务院会审时度势、通盘考虑的。”

该人士强调,如果确定征收该基金,基金预算将来肯定会透明,并且国家邮政局正在推进如何将财政补贴和基金一起“晒太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