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没落裁员30人 冯军走火入魔?
李阳林 李阳林

爱国者没落裁员30人 冯军走火入魔?

【导读】“冯军现在有点走火入魔了。而云存储、平板电脑等,曾经是曲敬东主导爱国者时计划的方向,但后来都被冯军给驳回了。冯军对此的回应是,他希望中国民族品牌能够存在,带给中国消费者实惠,即使有产品亏损,也必须死守着。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李娟

?

位于北京中关村(5.31,0.00,0.00%)广场的理想国际大厦依旧挺拔矗立,楼体上方“爱国者”和“新浪”两个硕大字牌各占一边,醒目程度不相上下。

只是接近度仅限于此。而今的新浪早已成为国内科技互联网界的一面旗帜,是掘金纳斯达克[微博]中概股中的佼佼者。而早于新浪5年成立的爱国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国者”),却在经历了传统数码的短暂辉煌之后,至今仍在苦苦找寻突围路径。

事实上,这家被创始人兼现任董事长冯军誉为“民族数码制造业一面旗帜”的公司正身陷泥泞。从今年3月份开始,伴随着新任总裁的空降,爱国者内部一场涉及多个部门的裁员正式开始,其中仅支持部门就有近30名员工相继离职。与此同时,一系列公司架构的调整同步展开。

对于爱国者来说,类似的“动荡”并不陌生。从2009年开始,伴随着中高层的频繁更迭交替,这样的架构调整和改革反反复复。每位新任掌舵者都期待能够寻找到帮助这家老牌数码产品制造企业再度崛起的良药。

然而,对于一个已经走过20年历程、拥有成型的管理做派和公司文化、继而依赖惯性前驱的企业来说,这样的尝试注定将充满不易。

新官“三把火”

从2013年3月份开始,爱国者多个支持部门员工相继接到中止劳动合同的通知,裁员范围涉及审计部、企划部、法务部、商务部、人力资源部等多个部门。

以法务部为例,其原有编制为9人,而有8人被裁掉,企划部则由原先的6人削减为5人,以上支持部门裁员总数达到30余人。调整后的剩余人员被安排进入一个统一的大支持部门。

此外,业务部门方面也进行了不小的调整。以前爱国者的核心产品都是事业部制,如数码相机事业部、音响事业部、数码相框事业部等,而目前在新的业务框架下,则是建立全国性的大产品中心。产品中心下属几个业务小组,负责跟产品有关的所有工作。

4月26日,在理想国际大厦11层,爱国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李银修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专访时证实了裁员消息。他解释称:“裁员其实是一种误会,我们现在进行的是架构调整。”很显然,这位今年年初走马上任的新总裁尽管已经烧起了“三把火”,但并不希望产生太过激烈的反弹效果。

李银修称,现在调整后的爱国者划分为三大中心,即产品中心、客服中心、法务中心,此外,还包括其他支持体系,如财务人力资源办公室等。而在业务体系方面,则包括大客户部、渠道事业部、电商事业部、国际事业部4个。他解释,调整的目的在于减少内耗、提高效率,因为“目前爱国者的内耗成本太高,如果一天就出了问题,肯定是被自己拖死了”,相比之下,新的架构则能够非常快速地响应市场和客户。

以产品中心为例,原来爱国者事业部林立,每个事业部像一个小王国,这带来的最大的问题是内耗大、流程复杂,所有支持的相关体系必须要多,效率因此降低。此外资源也没有得到最优化利用,出现了很多重复性的工作和职能。李银修称,“说得直白些,原来5个事业部可能需要5个商业体系去支持,但现在调整以后,一个商务体系,甚至或者两个人就够了。”

李银修通过这些调整希望使得爱国者公司架构变得简单,“本部门能做完的事情不要跨部门,本岗位能做的事情不要跨岗位。”

李银修原任三荣电梯总裁,2013年初被爱国者董事长冯军空降至爱国者。他称在自己正式加盟爱国者之前,“曾和老冯沟通过很多次”,老冯“相对直率”地表示对于爱国者现在也有了很深的反思,无论是管理上和战略方向上。

“爱国者现在一方面需要战略方向和定位的调整,如果连方向都回答不清楚,企业就很容易走弯路。另一个就是执行层面的调整。”李银修称自己目前做的正是执行层面的调整,而前一方面的调整则“需要和董事会请示”。

李银修不是第一个梦想将爱国者拉出泥泞的职业经理人。一位在爱国者供职超过3年的被解聘员工对经济观察报称,近几年来随着公司中层和高层的频繁更迭,类似的调整已反复多次。

最近的一次即发生在2010年。当时被冯请来的原三星[微博]高管曲敬东[微博]上任之后便启动了一系列大手笔的改革,主要内容就是将事业部改革为区域平台制,削弱事业部的权限。

在上述离职员工看来,曲的改革是按照职能划分,而李银修则是按照做企业流程划分,但二人诉求殊途同归。不幸的是,这场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改革最终伴随着在2011年底的曲的黯然离职无疾而终。“冯曲婚变”当时一度被外界热议。在业内看来,曲意图在一个家长式管理的企业当中推行现代企业管理的尝试遭受挫折也算意料之中。“冯是一个极其自我的人,他和谁都有一段蜜月期,但都过去很快。”该员工称。

身陷泥泞

如果你是80后,在那个MP3盛行的年代,你一定听说过“月光宝盒”。

爱国者曾一手缔造了这个神话。事实上,在爱国者成立的最初的十年里,其发展势头一直不错。

冯军从键盘和机箱销售起家,随后涉足U盘、外置硬盘制造等领域。2002年,爱国者开始生产MP3,正是依靠这款名为“月光宝盒”的MP3将爱国者推上了巅峰。

和当时大多数需要线和驱动的MP3相比,“月光宝盒”可以直接插在电脑上使用,且其推出正值《大话西游》流行,于是很快在年轻人中打开了市场。数据显示,在上市8个月后,这款MP3就超越了三星,成为了行业第一名。

即便是进入本世纪初,爱国者的移动存储产品也一度连续10年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显示设备和其他外设产品稳居国内市场第一集团,MP3更是连续保持了3年的销量领先。

然而顶点的抵达只是一瞬,之后,爱国者便急速进入了另一条转弯道。

进入数码相机领域是转折点。2003年,日本企业数码相机垄断了整个市场,后来者惠普[微博]、戴尔[微博]、柯达等开始纷纷选择撤退。而此时,冯军却带领着爱国者一往无前地闯入了。

对于数码相机,冯军有着一种难以理解的偏执。在相机业务亏损6年的时候,冯军曾称不舍得退出,原因是:“爱国者不做数码相机,中国就没了这个行业;如果联想做,方正做,我立马就撤,再不做董存瑞。”他称,正是自己的坚持才导致日系数码相机不断降价。

爱国者曾高调推出一款号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哥窑相机,这款相机配置平平,只是因为其外壳使用了哥窑烧制的陶瓷,冯军便固执地将其定义为“科技艺术品”,可打造为“和钻石一样的奢侈品”。他一次次宣布哥窑相机提价,直至飙升到最后的26666元。

哥窑相机并没有挽救爱国者。数据显示,在2012年之前爱国者相机每年亏损约3000万,直接拉低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相机之后,爱国者还一度推出过MP5多媒体播放器和MP6云播放器。但此时的科技市场已风云变幻,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新产品一夜间遍地开花,成为消费的主流。

这原本是一次可以翻身的良机。最早提出平板电脑等业务发展想法的正是2009年底加入爱国者担任总裁的曲敬东。曲一手主导了爱国者的架构调整,并将平板电脑以及电子书等新业务的发展提上议程。但伴随着曲的离职这些努力最终付诸东流。

曲敬东在后来接受采访时称,当时冯军认为平板电脑等都是投入级产品,不能马上换来收入。

“爱国者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转型时机,这是最致命的一击。”爱国者前述离职员工感慨道。

在爱国者11层办公大厅,正对着前台处的是产品展示厅。这里陈列着多媒体播放器、USB存储卡、数码相机、手机、电视机、平板电脑、电子书、太阳能充电器以及儿童玩具熊等一系列产品。

一位公司中层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其中只有电子相框、移动存储器等优势产品还勉强支撑着爱国者的运营,相机、手机、电子书业务都一直处于亏损。

冯军的新“理想国”

4月末的冯军格外繁忙,在爱国者办公大楼内已经难得看见他的身影。“冯总现在在忙国货精品馆的事情”,爱国者的工作人员解释说。

事实上,近两年来,无论是在自己微博上还是媒体面前,冯军很少谈及爱国者产品和核心业务,爱国者国际化联盟、国货精品馆则成为了他热衷提及的话题。

2011年3月,在冯军的号召下,“爱国者国际化联盟”成立。这一被冯军定义为“帮助中国的民营企业走出去”的组织,旨在以“抱团投资”形式走向国际,建立起中国的民族品牌。其通过收取中小企业会员的加盟费和会员费获得收入。

一位爱国者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以上会员企业的收费标准为39800元,联盟提供的服务包括邀请企业家、知名讲师授课以及以企业集群方式争取国外当地政府支持等。该联盟目前已经集结了上百家会员企业。

打开爱国者官网,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国际化联盟的推荐。而在其网站简介中,国际化联盟亦被大书特书,而2010年以后列入其中的电子产品仅仅是哥窑数码相机。

国货精品馆则是挂在国际化联盟下面的一个重要项目。按照冯军的设想,爱国者国际化联盟计划在全国开5000家国货精品馆。

根据规划,国货精品馆将每个商圈仅开一家,统一标识,统一供货,统一标准。每家精品馆则精选50家国货精品品牌,每个品牌供一款最畅销精品和特惠精品。

“简单地说就是爱国者搭一个台子,找愿意合作的加盟商来‘唱戏’”,一位接近国货精品馆的人士对本报称,目前国货精品馆主要以收取加盟费模式赚钱,加盟费目前为139800元,爱国者内部的说法是目前已经有超过300家加盟商预交了前期的费用。

据悉,目前来自国际化联盟和国货精品馆的收入已经相当可观,爱国者更是为以上两个项目单独注册了相关公司。

种种迹象显示,国际化联盟和国货精品馆有望成为爱国者的核心业务。在传统消费电子复苏无望的情况下,这会是爱国者的一条崛起之道吗?这一答案只有交给时间去检验。

【导读】“冯军现在有点走火入魔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现在的冯军有点不务正业,同时爱国者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经理人接手做更务实的事,尽管爱国者的品牌本身有一定价值,但市场最终还是要看产品说话。

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作者:慕寒

说起冯军,其实还是个比较争议的人物,有的人说他打造中国的民族品牌非常了不起,而有的人也表示,冯军骨子里还是个顶着爱国者名头的商人而已。

“冯军现在有点走火入魔了。”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认为,现在的冯军有点不务正业,同时爱国者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经理人接手做更务实的事,尽管爱国者的品牌本身有一定价值,但市场最终还是要看产品说话。

 

爱国者

“以爱国者的优势产品移动存储为例,现在存储业务升级换代,云存储开始兴起,爱国者的新产品没有跟上时代,这是需要反思的事情。现在的爱国者似乎已经缺乏创业精神,建议冯军重新回到一线发挥聪明才智,爱国者现在正面临二次创业的问题。”李易说。

而云存储、平板电脑等,曾经是曲敬东主导爱国者时计划的方向,但后来都被冯军给驳回了。曲敬东对记者表示,当时冯军认为这些是投入级产品,不能马上换来收入。

曲敬东曾是冯军正式启动上市计划中的重要角色。2010年年初,曾担任过联想集团副总裁、三星电子大中华区营销副总裁的曲敬东,出任爱国者电子总裁兼CEO。他曾公开表示,希望爱国者电子2012年在境内上市,并在未来两年实现业绩50%的增长,五年达到50亿规模的战略目标。

时间证明,爱国者的上市冲刺并不顺利。一位曾在爱国者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告诉记者,此后不少爱国者老员工陆续离开,在理想国际大厦的办公室,人最少时曾有半层楼的位子都空了,而大家离开的原因是已对冯军失去信心。

曾有人评价,冯军的做法以民族主义为旗帜,以价格战为利刃,攻占日韩企业曾经占据的市场。冯军常常对外津津乐道的,是在如今的国内数码相机市场上,爱国者以一己之力对抗着索尼、佳能、尼康、松下、三星等近十个国外品牌。多年来,在很多媒体场合,冯军总是喜欢把爱国者“三防”数码相机抛向空中,相机落地,完好无损。

一位曾与冯军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评价称,冯军是个极为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他能看到许多商机,一直在打游击,但缺乏定力,且用人混乱,还常常充满一种虚幻的民族主义情怀。

比如,他曾扬言要在2013年,把爱国者的哥窑相机专卖店开在法国香榭丽舍大街的LV总店的对面;2011年9月9日,冯军在微博上宣布裸捐,成为继陈光标之后的中国裸捐第二人。

目前,电子相框、移动存储器等优势产品支撑着爱国者的运营,相机、手机、电子书等都面临亏损。其中,相机业务已经亏损七年之久。

此前,冯军对此的回应是,他希望中国民族品牌能够存在,带给中国消费者实惠,即使有产品亏损,也必须死守着。他曾不止一次对媒体坦言:“爱国者没有退路了。”

而目前,冯军已不再更多谈论爱国者的产品,而把主要业务放在“爱国者国际化联盟”上。而这项业务也成为爱国者较大的利润来源。

爱国者国际化联盟成立于2011年6月,由爱国者董事长冯军倡导并联合黄鸣、董明珠、朱新礼等国内十余位在各行业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民营企业家共同发起成立;声称致力于搭建民族品牌与国际化对接的平台,通过走出去建立海外孵化器并实现中国品牌的国际化发展。据悉,会员的主要活动是与国外市场资源交流,进而产生合作诉求,而联盟起的则是搭桥作用。

据了解,爱国者国际化联盟联合的国内50个民族精品品牌,每个行业只允许一个品牌加入。对于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冯军认为抓住消费者核心竞争力在于“诚信带来的增值服务”。

而这或者是冯军二次创业的开始。

冯军 爱国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