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宗庆后: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
王根旺 王根旺

“万岁”宗庆后: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

“万岁”通常只用于皇帝,某种程度上,宗庆后就是娃哈哈的皇帝,而且,是雍正皇帝——在不同场合接受采访时,宗庆后都谈到过雍正皇帝对国家的治理。

【导读】“宗老板万岁!”“万岁”通常只用于皇帝,某种程度上,宗庆后就是娃哈哈的皇帝,而在每次接受采访时宗都谈到过雍正皇帝对国家的治理。年营收678亿、员工3万余名的娃哈哈,至今没有董事会,董事长和总经理由宗庆后一人兼任,哪怕买把扫帚,都需宗批准。

以下为中国企业家报道节选:

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

作为一个实业家,宗庆后讨厌形式化,哪怕这形式代表着荣耀——今年春节前,他拒绝了英国女王和首相的宴请,“2月6号女王请,12号首相请,9号就过年了,让我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去吃餐饭回来,再坐十几个小时去吃、再回来?”在两会代表下榻的金鱼池酒店一间会客厅里,老硬汉宗庆后坐在沙发上,面对《中国企业家》记者,点上一根万宝路香烟,吐出一口带着浓烈浙江乡音的烟圈,“没什么意思。”

但拒绝了白金汉宫和唐宁街10号的宗庆后,却出人意料的出现在某时尚杂志举办的晚会上。他在不断闪烁的镁光灯中待了几个小时,领取了一个2012年度实业家的奖项,留下一张封面照片。在那张照片中,宗庆后身穿西装,打一条绿色领带,抱着膀子,身体略侧,以一种一览众山小的神态俯视镜头。照片上的宗庆后显得比真实年龄年轻得多,他换了一个更浓密些的发型,脸颊被粉和光打得过分光滑:这位身家116亿美元的福布斯2013年华人富豪榜内地首富,竟然是今年榜单上最富有华人中最年轻的。

这是宗庆后第一次有据可查的与时尚扯上关系。平时他衣着朴素,还有些不修边幅,一天只花140块钱,吃穿住用毫不讲究,唯一的嗜好是抽香烟。即使对时尚并非一无所知——在接受某时尚杂志采访时,宗庆后只摸了摸衣服面料,就准确地指出那是Cerruti1881——如无必要,他懒得在穿着上费心思。

此后不久,宗庆后亮相吴小莉主持的一档节目,当时他脚蹬黑皮鞋,却套着一双白袜子——这样的“黑白配”会令视秋裤如蛇蝎的时尚女魔头当场窒息,但宗庆后这个老爷们并不在乎。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宗庆后亮相芭莎时尚夜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推销他的新项目——娃欧商场(WAOW PLAZA)。

“宗老板万岁!”

尽管外界对娃欧商场充满疑虑,但宗庆后这一次仍然充满信心:“现在(去娃欧商场的)人比较少,但你通过不断宣传,好的东西进去,慢慢就会做起来了。”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娃哈哈员工是信了。特别是娃哈哈公司的老员工,他们对于宗庆后的信任毫无保留。司机老张在娃哈哈已经工作20多年,和许多娃哈哈员工一样,他持有公司股份,虽然不多,但去年的分红也有三万多元。办娃欧商城的资金是宗庆后向浙江和湖南两省的经销商募集的,娃哈哈员工没有参与,但倘若宗庆后鼓励员工集资,老张说,他会毫不犹豫从口袋里掏出积蓄。因为宗老板“从来没有失败过”。

娃哈哈人对宗庆后的感情,已经从信赖上升到了崇拜。据一位公司员工透露,在2012年10月举行的经销商年会上,一位来自东北的经销商喝了几杯酒后情不自禁的站起来振臂高呼:“娃哈哈万岁!宗老板万岁!”其他人也都跟着他一起山呼万岁,场面煞是壮观。

“万岁”通常只用于皇帝,某种程度上,宗庆后就是娃哈哈的皇帝,而且,是雍正皇帝——在不同场合接受采访时,宗庆后都谈到过雍正皇帝对国家的治理。

宗庆后的管理风格确实与雍正有些相似。他建立的管理方式,本人称为“大权集中,小权分散关键是,你很难界定大权与小权的边界。娃哈哈这个营业收入达678亿,拥有生产基地近60个、分公司150多家、工厂遍布全国各地,员工3万余名的庞大企业,至今没有董事会,董事长和总经理由宗庆后一人兼任。娃哈哈事无巨细,都需要由宗决定。外界熟知的老故事是,哪怕买把扫帚,都得宗庆后批准。他是娃哈哈的大脑、动力和推手,而其他人只是齿轮和螺丝钉。宗庆后将他的意志完全贯彻到了娃哈哈生产和经营活动之中,他的触角几乎深入到了娃哈哈的每个角落。

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被问到:“娃哈哈减去宗庆后等于什么?”宗馥莉的回答是:“等于零!”

宗庆后的武器

但娃哈哈的成功并非只赖于宗庆后的令行禁止,真正的武器,是宗庆后创造的纵横短缺时代的“非常营销”,把经销商和娃哈哈利益捆绑在一起的销售渠道“联销体”,他对效率无休止的追求、对细节偏执狂似的把控,以及把工作当做生活乐趣的作风。

特别是最后一点,宗庆后就是工作狂这个词的注释,在现任娃哈哈党委书记的吴建林看来,从娃哈哈创建到如今成长壮大,宗的这种风格一直没有变过。吴建林1989年从浙江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加入娃哈哈,按公司规定,大学毕业生必须先到车间锻炼,报道当天,吴建林就下了车间。当时正是娃哈哈营养液在市场上供不应求的时期,全公司只有四五十人,加班干活是常事,基本没有休息日。

吴建林没有抱怨,因为他发现,老板比他还要忙得多。午休时间,如果没有其他工作,宗庆后就会跑到车间,帮忙给营养液打包装;中午有外面的车子来拉货,他就跟着员工一起装货。办公到晚上11点,宗庆后还要开半小时车,到工厂转一圈。

宗庆后进车间不是做样子,他总能在巡视中发现问题。工厂买设备,他从来都是亲自把关,这让他熟悉设备的优缺点,生产中能发现问题,也能提出技术改进方案。做娃哈哈营养液,红枣、山楂等原料需要煎煮,分先后两次。第一遍煎好后,液体用于提炼营养液,煎煮锅里剩下的原料被视为废料。看到锅里煮过的红枣外观依然完好,宗庆后吃了一个,发现还是甜的,他很懊恼。还有甜味的“废料”,意味着原料使用不充分,也被宗庆后视为一种浪费,他立即要求改进技术。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娃哈哈,宗庆后比技术人员都熟悉机器设备,现在宗庆后完全可以称为机械专家了。“做一个部件,该怎么做,我都跟他们说的清清楚楚,因为我是从小做大的,自己首先要搞清楚才会做,”吴建林说,对这一点宗庆后当仁不让,“我是公司最内行的人。”

“老板很节约,哪怕浪费车间里的一个标签、一个瓶子,他都会很不舒服,”吴建林认为“娃哈哈就是这么‘熬’出来的。”

对宗庆后而言,成就娃哈哈是梦寐以求的事业,他沉浸其中、乐此不疲,宗很少休假,每年有大半的时间奔波在外。

跟老板出差,是娃哈哈员工的“苦差”。娃哈哈企业研究院副院长李言郡算是“苦主”之一。4月初,他刚跟宗庆后从外地考察回到杭州。出差3天,每天都是早晨6、7点出门,晚上11点回酒店,中间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考察间隙,还要去看市场,如果是周末,遇到大超市不营业,也要去看小超市。离开时,总会拎几袋样品回去。终于可以趁吃饭时间休息下,老板又交代了新任务——刚刚吃的菜泡饭不错,是不是可以研究下?在娃哈哈工作了17年,李言郡早习惯了宗庆后的做派,“他精力旺盛于常人。心里一个概念,就是工作。”

某种程度上,宗庆后是在弥补年轻时“被浪费”的岁月。18岁,为减轻家庭负担,初中毕业的宗庆后下乡到了舟山一个农场,数年后又转到绍兴的茶厂。在农村一待就是15年。1978年,宗庆后33岁,顶替母亲的工作返回杭州,在校办工厂做起了推销员。直到42岁,人到中年,他抓住机会,靠14万借款,从卖4分钱一支的冰棍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创业。

娃哈哈的大部分员工和老板一起,经历了企业从小到大的过程。宗庆后和接受采访的娃哈哈员工都说,很少有人主动离开娃哈哈。宗庆后拿出一部分股份,分给了大约一半的娃哈哈员工。“我现在给他们1块钱的股份,每年可以分8毛钱。”娃哈哈一直保持中国饮料企业中比较高的利润率,员工从分红中获利不少,有些员工甚至年收入的50%都来自于分红,但股份并非完全归员工所有,而是和娃哈哈员工这个身份捆绑在一起,“你离开就要退出,全还给你。”

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资料图)

宗庆后和《毛选》

虽然营收下滑,但利润创了新高,娃哈哈看上去仍然处在最好的时候。这样一家资产优质的公司为什么不上市?

宗庆后把原因之一归结为持有股份的员工不愿意,“下面没有人推着我上市,因为上市他们这些股东就要全退出来,上市只能有50个股东。”宗庆后称,已经有很多投行找过他了,“高盛最近还在找我,但我不需要上市,我有钱。”一位娃哈哈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娃哈哈不上市,一部分原因,是倘若上市成功,宗庆后就无法像现在这样掌控公司了,“你能想象皇帝成为一间上市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吗?”

宗庆后说,娃哈哈最有价值的,是人,是“员工队伍,包括经销商的队伍,”他的口气透露出一股来自《毛泽东选集》的味道,在浙江农村的15年间,他几乎将这套书翻烂了,他的思想资源,有一半来自于《毛选》,“有了人,什么都可以创造出来。”

除了人,对于宗庆后本人和娃哈哈来说,最宝贵、最不能浪费的资源,是时间。

宗庆后已经今年68岁,头发有些稀疏,但精神不错,看上去当然不像杂志封面上那么年轻,但也不比实际年龄更老,没有显示出精力下降的征兆。不过,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会叮嘱来访者,不要问关于身体或健康方面的问题。

宗庆后不承认娃哈哈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我再干几个十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他反问记者,又像是自问。

这个世界的微妙之处在于,未来充满了变化,没有两个一秒是完全相同的。过去的25年和未来的25年,长度相同,但内容上有可能天翻地覆。

“善变”宗庆后

宗庆后曾经在公开场合数次声称,不建议年轻人创业,因为自己所处的那个充满机会的短缺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不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能够复制自己的成功之路。

那么,在未来的二十五年中,娃哈哈还能复制自己的成功吗?宗庆后能跟上时代的变化吗?或者说,即将到来的时代,还能是属于宗庆后的时代吗?

宗庆后自己的答案当然是“能”。和一般人想象不同,他认为自己“善变”。

“如果感觉一个产品开发不成功,我马上就变了,”宗庆后拿产品举例子,“比如有段时间我开发产品太多了,没有集中精力去打一个产品,这个产品打不响,结果花了很多钱去投这个产品,增长比例也比较低,我就放弃了,然后重点打某一个。”

产品创新自然是“善变”的最好体现。快消品领域很难出现革命性的产品,宗庆后对娃哈哈在产品研发上的要求是“领先半步”。

走进李言郡的办公室,与隔壁办公室相邻的窗台上,摆满了娃哈哈的各种产品,其中许多是还在研发中的样品。饮料行业,消费者的需求既多变又多样,为满足这些需求,娃哈哈的新产品研发从未间断过。

在“领先半步”战略的指引下,娃哈哈的多数产品是模仿、跟进市场领先者的产物,当然,他希望能在模仿中超越对手。这种策略,让娃哈哈能够更灵活、迅速地对市场热点做出反应。在消费品行业,新概念被提出后,很快有人跟进,是很平常的事情。诸如“冰红茶”这样的产品名称,没有企业能据为己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要考虑如何保持领先优势,而后来者则设法用提供更好的风味等方式超过领先者。

过惯苦日子的宗庆后非常看重现金流和利润。不片面追求销量,他要的是效益,常说“企业不赚钱,你怎么发展”。为了保持高利润,宗庆后推动旗下工厂研发设备、技术,自主生产包括标签、香精在内的多种“辅料”,把所有环节的钱都装进娃哈哈自己口袋里。

不要小看设备、技术的改进。做饮料,包装瓶需求量巨大,如果同样规格的瓶子重量减少2-3克,就可以节约一到两成的原料成本,产品还未出厂,就已经获得了成本优势。

宗庆后的“善变”不仅体现在产品创新上,在最具争议的管理方式上,宗庆后其实也并非一成不变。

一位前娃哈哈员工林先生告诉记者,娃哈哈有一个专有名词,叫“黑板干部”。这个名词产生于上世纪90年代娃哈哈兼并杭州罐头厂后,为了镇住那些不服管理的前国企干部,宗庆后想出了一个狠招:在走廊上挂一面黑板,任免干部不需要走任何手续,只要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上“任命XX为XX职务”,该名干部就立刻上任或者下岗。作为一项人事制度,“黑板干部”没有因为罐头厂人员问题的解决而消失,而是被保留了下来,成为宗庆后在娃哈哈无上权威的体现——擦掉或写上一个名字,并不需要消耗太多体力。

但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宗庆后表示,“黑板干部”已经被取消了。“那是过去的做法,”现在娃哈哈和其他企业一样,每年按照实际业绩、管理能力等因素综合对员工进行考核,优秀的奖励,不合格的下岗,并非自己一言堂。

随着年龄的增长,宗庆后的管理半径比以往缩小了不少。以前他一年到头都在巡查市场,现在跑的少了,一方面是因为“基地有72个,一年跑一遍都来不及,”另一方面,也因为曝光率大增,微服私访肯定是奢望,“现在也不敢随便走,走出去人家都认识我了。

 

宗庆后 娃哈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