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前的最后一次演讲:感恩和敬畏技术!
李阳林 李阳林

马云退休前的最后一次演讲:感恩和敬畏技术!

【导读】5月6日上午消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周六在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参加“对话硅谷精英”活动。此次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吸引更多海外人才回国加入阿里巴巴。这是马云在辞任CEO之前最后一次公开演说。5月10日,马云将辞去阿里巴巴CEO职位,留任董事局主席一职。

来源:新浪科技

马云在斯坦福大学参加对话硅谷精英活动

以下为演讲实录:

马云:我是昨天在洛杉矶参加大自然保护协会(TMC)会议,今天(这次活动)可能是我在当CEO没几天了,离职之前最后一次,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刚才坐在下面在想,没有硅谷,可能就没有阿里巴巴,还有这里的老朋友,我们很多朋友都相处了十多年了。

我自己坐在下面在想,这真是很有意思的时代,王坚刚刚在讲我那个的故事,这是真实的故事。记得在96年、95年,我是晚上骑着自行车上班,在杭州文二街。看到几个人在偷窨井盖,我也没有什么武功,一看人家个子那么大,我看打不过人家,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处去找人,看有没有警察。大概五分钟以后,没找到警察,因为我脑子想到那个窨井盖,前几天有个孩子掉进窨井盖里,在窨井里淹死掉了。

人家说你帮助小企业,怎么去搞金融呢?我告诉大家,阿里做阿里小微金融,我们真的不是去挣这个钱,中国不缺银行,中国有的是银行,而且银行个个都很大,但是我今天,我记得刚刚成了一家公司,叫海博翻译社,为了三五万块钱的贷款,我把我们店里所有的东西拿去抵押,还托了很多关系,可是还拿不到钱,今天如果说我们能用技术,让无数的小企业不用担保,不用抵押,凭信用就可以贷款,让信用等于财富,这是我们阿里经营的使命,这个社会人们点点滴滴的行为都变成信用的时候,而这些信用都变成财富的时候,社会才走向正能量。

刚才讲一块钱贷款,一块钱是什么?我信任你,我相信我们公司很多同事说乞丐也可以贷款,为什么乞丐不可以贷款,只要从今天开始,我愿意注重信用,但是你真做这个,你背后是需要大量的技术,大量的思考,大量的人力在里面去支持它。所以今天很有意思,以前改变世界需要用枪火、炮火,今天改变世界是用想法加技术,技术是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我最得意的事情是我去吃饭,有人过来说,有人帮你买单。我在一个酒店门口坐车,过来一个小伙子给我打开门,说谢谢马云,我在这里打工,我老婆开了一个淘宝店,挣的钱比我多。我吃饱饭,有人过来递雪茄,谢谢你,在淘宝阿里上赚了不少钱。尽管我觉得很内疚,我啥也没干,我只是带着大家伙往前冲。

这是很有意思的时代。所以阿里也好,希望能够做这样。像他们一样,无数的公司前赴后继,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人的生活。中国和世界一样,未来30年,我相信世界动荡变革激荡的30年,大家有真正的想法去做的时候,我相信在这个动荡变化的过程中,这是年轻人的时代。

我今天到这里来,就想感恩,第一个人我感恩硅谷,我感恩每天晚上的路灯,感恩这个交通堵塞,刚才说杭州交通差。人总会找到解决方案,只是不是今天,如果你真想去解决,总会有一些方法,我看到硅谷餐厅里聊天,半夜在谈的人,没有这些人的鼓励和坚毅,就不会有我们今天。所以阿里到目前为止发展的不错,我们到美国来,我们会到美国来,我们希望加大这里的投资,不是要和谁竞争,我们还很感恩,没有这里,因为这个火花,美国的梦想在这里不仅仅点燃了美国人,也帮助无数中国人,在中国有无数的美国天使,而我感恩,这个世界上有的时候硅谷这个地方给了多种,但有些火种放在硅谷点,可能会点大,但是有那么多竞争,可能火点不大,那就点到杭州去。

有的时候雅虎这个交易,很多人说马云你这个雅虎中国买的真的不是时候,买的那么贵我觉得一点不贵,重新来过,我还会买。真心话。有的人或者很多时候,我马云做事,为自己的错误掩盖,但雅虎中国,雅虎对我来讲,我们只是没有想办成传统一样,买家公司进来以后,他越来越大地发展。我们只是把雅虎吃了,消化了。没有雅虎这个交易,没有工程师的思考,没有雅虎当时的思想,就不可能挤到广告平台。因为这个东西,我那个时候放在搜索引擎,放在雅虎中国这个子宫里太小,必须放在淘宝的子宫里才能长大。今天很多的idea,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市场不可想象淘宝一天有一亿多的消费者冲进来,有半个美国人冲进来买你的东西,你能想象中国内三四线城市巨大的成长,你有没有想过在这里很多担心,这个担心你没跨过河总是担心,跨过去总是跨过去了。

我们希望在美国多做点事情,不仅仅是为了竞争,有的时候竞争是商业的必须,如果害怕竞争,你就不要做商业,做商业怎么可能,做企业不要害怕竞争。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到美国来,我们希望我们能够为美国中小企业做些什么事情。我们希望为这儿的火能够点得更燃一点,能够这些火,老毛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把创新的idea在全世界铺开,这才是我们。今天在座的工程师,如果你们能够有一天希望做这个事,希望做件不同的事情,也许中国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我不是今天讲这个话,我是替大家讲这个话,我后来选择在一个变化的地方,才是我发展的地方。欢迎大家来阿里巴巴。在这里工作也可以,杭州工作也欢迎,北京也可以。

第二个,我们敬畏技术,我们敬畏未来的发展,如果我们已经够运气了,对阿里来讲,我们够运气了。今天我们需要把这些运气种到更多的人身上去,种到更多的地方去,因为只有这样,人不能太贪,我们已经得到了超越我们所有的东西,今天我们是很辛苦,但是我们还是超越了,远远超越。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来。未来的时代是变化多端,如果你今天想试一试或者想去战场上试一试,在新的地方尝试新的尝试方法,对于年轻人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我跟很多朋友以前都讲过,明天跟我出发去创业的,今天晚上一想哎呀,不太好,我要等明年。去年我去见到他,后面的脸都是青的。当然,没有人能有保证是赢,当然也没有人能保证都是失败,很多人都保证我会失败。所以我不太想说听天有命,但是这辈子去努力一下,去尝试一下,去尝试改变,没有什么坏事。

谢谢大家,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们交流一下。

主持人:谢谢马总的精彩发言。马总的演讲我听了13年,每一次还是那么心潮澎湃,每次都能学到新的灵感。我们在注册的时候搜集了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我自己来问一下,想让马总回答一下。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可否谈谈现在回到中国的人才在未来十年的发展的机会。

马云:讲真话,很好,讲假话,也很好。我相信全世界机会都很好,未来十年。但是中国变化的十年会特别大,今天中国的机会会在于内需的市场在发生变化,需求在发生变化,原先中国人基本上是卖东西,现在中国人开始自己消费东西,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第二个互联网在前十几年的发展是一个中国很多东西在发生变化,社会、生活、制造,大家都在发生变化。所以这种变化过程中,海归人员回去,只要你愿意改变自己,适应当地的,一定有机会。我一直觉得海归要淡水养殖,土鳖要海里放养。海归在海外没有机会,土鳖在国内也没有机会,必须要放养,基因变动变动。

主持人:我们现在就开始让听众提问题。

提问:马老师您好,像您的口才和多年的创业经历阅历,如果您将来不回到高校,来跟各位学生分享,太可惜了。我想问的是有没有可能到我们浙大管理学院?分享一下您多年的创业经历。这不是我个人的想法,我刚请示了我们院长。

马云:最近我们提出教育改革,假设如果能够做点事情,对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东西我还有兴趣。换句话说,去学校里少说话,人家也烦,台上的人也烦,台下的人也烦,我们喝酒吹牛有可能,如果真到学校东讲西讲,除非我们是同类人大家聊聊天,有的时候年轻人没有一种经历,很难讲。我记得有一次我到北大去讲,学生听得很高兴,以为我们在讲单口相声。有几个创业过的眼泪哗哗都下来。共鸣的人帮助很大,所以管理学院,最主要是我们人心的管理,如果有经历,讲起来更多。我们以后会多在创业群体里多混混,我们因为都吃过很多苦的人,不像祥林嫂一样,讲的故事都一样。学生先去在市场上混两年回来,我们可能交流可能会好一点,我会考虑,谢谢你!

提问:我在国内干了20年,这一年在斯坦福做访问学者。前两天让我参加巴菲特的股东会,我没去,巴菲特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看看中国能不能出巴菲特。你们看能不能出巴菲特。我的问题是巴菲特从一个保险公司开始,最大的成功在于如何利用好保险公司的现金流,做好投资。就你刚才谈到的问题,现在阿里巴巴也成为现金储量非常大的公司,这些钱怎么用好?能不能也能够像巴菲特那样成为能够用好现金的公司。刚才说的阿里小贷,这可能是用好现金的重要方向,就这个问题想听听您的看法,也希望这个问题您回答好了,成为中国的巴菲特。

马云:这个问题我来回答。谢谢你的问题,中国有没有巴菲特?巴菲特是时代的奇迹,要想诞生奇迹,是很累的,有的时候是一个结果,我们这些人第一我本来没想过当巴菲特,当不了巴菲特。但是这是一个好问题,首先我们的钱是哪里来,我仔细想过,我太太是多年前刚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穷得一塌糊涂,我跟太太说,你希望你老公成为中国首富,还是希望成为真正做企业的人,我老婆二话没说,当然要受尊重。那句话对我影响很大,到今天为止,我都没有想过当杭州的首富。因为当时太累了,什么叫首富?你有一百万人民币的时候,一百万美金的时候,这个钱是你的,你有幸福感,你有二千万美金的时候,一千万美金的时候,你感到麻烦,怕人民币贬值,美元降值,就投资,结果都失败或者担心失败。这就是不幸福。

你有一两个亿,十个亿以上,你觉得钱是你的时候,这不是你的钱,是别人给你的,是社会给你的,这是对你的信任,你可能干得够好。我想明白,阿里巴巴养这样的公司,腾讯也好,阿里也好,谷歌也好,微软也好,他们有那么多现金,是社会相信你们这些人拿的这些钱,投资的效率比别人高,创业的机会比别人大。所以我自己觉得阿里这些钱拿来以后,我不知道做不做得到,我的想法是咱们得把钱花出去。因为我们不花,别人会替我们花,那些混蛋会替我们花。银行拿你的钱去替你花,我们来干,怎么干?还没想好,但是我们肯定要干一干。多做一些投资,多帮一些别人,我投也会失败,人家投也会失败,为什么这个失败不留给我们,不留给我们自己公司?最倒楣是赵本山说的,你死了钱还在,别人在花。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活着的时候,我脑子还不错的时候,不做CEO,该去花花钱,这个花是去替社会去花,去替信任你的人去花,只要这样做,至于那能不能成为巴菲特,太难了,这么多钱,我跟巴菲特比,我可以跟盖茨比谁退休退得早,我比他早几年。巴菲特是靠钱,我们是靠人,靠组织,靠互联网,完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玩法,跟乔丹打球,一点意思都没有,要跟他下围棋。

提问:你以前也是学术界的,我想问一下阿里巴巴对学术界的支持,我本人在学术界当老师,我的科研和教学是用数据分析,技术方面我们都是有,但是在学术界,我们没有任何数据。阿里巴巴作为平台,有很多数据,从学术界可以分享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对科研和教学,你讲一讲阿里巴巴在中国和在全球怎么样支持学术,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本人想做这方面的研究,这就是我的领域,有什么样的机会去落实?

马云:我们这儿有几个同事,王坚都在,一会把你的名片给我们留下,数据时代和信息时代重大的差异,信息时代、数据是拿来分析的,数据是拿来分享,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数据只要保证安全,保证隐私的情况下,让更多的人拿去对社会有贡献,这才是我们的贡献。但是关于安全和隐私的问题,这是很复杂的问题。你刚才讲,阿里巴巴对学术,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在学术方面可能支持的不是太多,换句话说,我原先讲阿里巴巴作为一家公司,我们做到今天,我们对社会的贡献,对社会进步的贡献,如果这个企业,这个生态系统能够对社会字贡献,我们做得太少,所以我们以后对学术方面会有支持,尽管我们也参与了很多,包括学术的探讨,学术学校里的投入,今后可能会做得更多一点。当然有时候一下子造成学术很宏观,我们听得很糊涂,就像诺贝尔经济学家他们讲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他们可能支持的不是我们,国内很多经济学家讲话,我都听得懂,可能技术是错的。太学术,可能对企业来讲,发展有点累,但是我们慢慢来,我听见你的建议。

提问:第一次听你的演讲,也第一次看到你非常有感染力,影响力上升。我自己也是做移动方面的,做了十多年,创业也有五年了。我的问题可能是跟移动方面有点关系,因为看到你最近做阿里云,我就想知道你们在战略上是怎么想的,好像稍微跳了一些,这里有什么想法吗?

马云:无线是PC互联网最大的挑战,也是互联网最大的支持。我们这些人很多人没搞清楚PC互联网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进入移动互联网,而且移动互联网一定是不一样的方向,我们为什么很多传统企业在PC互联网时代,从传统行业看PC。今天我们PC互联网面临巨大的挑战,我们看移动,和PC看移动,我们这些人看互联网,是从互联网角度看传统行业,无线互联网是从无线角度看互联网,对全球所有互联网公司来讲都是巨大的挑战,谁变化了自己。第二,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机会,比PC互联网还要大。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中国的农村跨越PC时代,每一台手机,它已经把PC代替了。我个人觉得手机将来会成为数据消费器,它真正改变了是生活方式,如果PC改变了我们工作方式,生产制造方式,无线互联网是生活方式的变革,中国未来会因为无线互联网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这个,我们都很关注,我们其实三四年以前,我们最开始,公司内部做了讨论,做了很多部署,我们从OS,从数据做了很多工作。今天来讲,中国在无线互联网上的应用还比较不算很丰富,但是有很了不起的,像腾讯做的微信,这是应用层面,我们会层出不穷。但是在基础投资上面,在数据,在计算,这方面,我觉得阿里在这儿投资的更多,我们希望是建立一个平台,还像淘宝一样,我们自己不卖货,我们帮助那些有应用的人卖货,所以我们今天在OS,在数据层面,在平台上面,大量投入,去支持那些能够得到更多的数据支持,技术支持,这方面的人才和市场上的支持,这是我们的策略。腾讯可能不一样,它有微信以后,等于自己家开了大店,那也很好。我也希望无数在淘宝三四百万,大家打的方向不一样。

提问:5月11号之后,如果您看到阿里巴巴集团路的前方有一个大坑没有井盖,您又觉得可能跨不过去,但是您的下一任CEO觉得可以跨过去,您会提醒他没井盖甚至把他拉回来?

马云:5月11号以后要从12点,前面有个坑,也许我眼睛花了,你要跳,就跳吧。兵权已经在人家手上,你还得抢他的手,你要信任,何为信,何为任,信和任是两个概念,一我信你,我不认你,我任你,以前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现在要讲究用人要疑,疑人要用,信任是结合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和用人要疑,疑人要用这四个。我是信任的,因为我们这个年龄跨不过去,说不定他能跨过去。所以有人跟我讲,无线没希望,因为字太小,我说,你看着小,年轻人看着很大。年轻人比我们厉害,你东担心,西担心,不要跳你要摔死,你要摔死,年轻人不会摔死。

连续提问:马老师您好,我看过一个纪录片,讲的是扬子江的巨鳄,说的你是当年带领淘宝把eBay赶出中国的英雄事迹,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快十年了,我们重新回过头看十年前的鏖战,你觉得淘宝把eBay易趣赶出中国的胜利的秘诀在哪里,扬子江的巨鄂在大牌里,应该怎么打法呢?

马云:感谢大家,不好意思,你们先坐一会。阿里有一点好处,因为我在公司里唠叨不少,所以他们跟我讲话都差不了多少,虽然我还没有退休,把他们烦死,烦到所有讲话走路都跟我差不多。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扬子江的巨鳄,第一不是我们打跑,是他们自己的策略,那场称之为鏖战,我们自己是不知道,比堂吉诃德还可怕,那个目标很大,大概20多亿,带来860亿美金,我们总共凑起来三千多万人民币,开打。打着打着这不是鏖战,鏖战是两个势均力敌,我们是根本没法打,但是我们把打变成一种乐趣,ebay是被乐趣搞掉,不是鏖战打掉,ebay是自己后来吓坏掉,真正的想法不是free,free总共是三千万人民币,人家是860亿美金,把你free掉。

其实中改变长期的思考,那个时候我们做出判断,整个中国在网上购物的人,加起来是800万人,800万人占了90%的市场,中国将来有八千万人,有一亿八千万互联网上网的人,所以对电子商务的做法,你要作为长期战略,因为我知道那种判断,eBay输掉,可以彻底离开中国,我马云输掉,连滚我们家都不敢去,必须得赢。你要想清楚,慢慢搞。我觉得这个会成为很有意思的案例学习。很多MBA喜欢把别人成功当成案例,阿里巴巴的成功,不要把阿里巴巴跟eBay战争的成功不要当成成功,要学习和思考,这里是所有跨国公司竞争,去任何地方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也在反思,怎么美国公司到中国全失败了?

以为中国好,是两个概念,中国公司到美国来都不敢来。中国公司到美国来,也不会失败,所以这是一个全世界跨国跨文化,任何都是很艰难的事,都必须积累。放弃是最容易的,可能再扛个两三年,我们也被他们扛昏过去了。所以我们是很运气的,eBay突然宣布彻出中国不打了。运气当然是雅虎帮我们很大忙,10亿美金,没完没了打下去,很多人认为打仗是靠钱,靠的是创新,直到今天为止,阿里做任何事情,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五年会不会成功,十年会不会成功,如果十年会成功,我们才干,如果明天就成功的事情,一定不要干,创业是一样的思考。

今天的反思,eBay和那个关于我那个时候我说我们是扬子江长江里的扬子鳄,扬子鳄其实不大,他们是海里的鲨鱼,只要在长江里打仗,我们有机会。只是给士气鼓一鼓而已。所以今天我们也没敢多到海里跟他们打,今天在世界上的海里,你只要找到好的方法,蚂蚁是可以把大象搞翻掉,如果你懂得有办法,赌得好,还是有机会。不要看对方有多少钱,不要看对方企业有多大,搞死对手都是小企业,搞死你企业的,一定是你今天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跟得上的人,你看得见的都不是对手。他要跟我打,我不跟他打,他怎么打死我,你要跟他打,你就死掉了。其实所有的市场战胜过程中,企业有时候做大以后,太把自己当成回事,把乐趣丢掉。

我觉得影响还是不小的,我回过去,骑着自行车,人还跨在自行车上,大说你们把它抬回去,他们几个人看着我一眼,我估计这个时候他们冲过来,我要跑。但是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我还是说你们给它抬回去,这个时候突然来个人,你说什么,突然有人帮忙,我说他们在偷窨井盖,必须给它拿回来。我聊着很激动,后来才发现边上有摄像机,他们(电视台)在做测试。那天晚上据说我是杭州唯一一个通过这个测试的人。(全场大笑)

我想想这个还是蛮有意思的事情,有的时候世界上发生变化,如果你自己不采取一点小小的行动,这个变化跟你没关系。如果你参加一点行动,你就可能是这个变化的受益者。所以那天,后来他们拍了以后,放出来的结果,杭州电视台放了,现在这个片子还找得到,放出来的结果,所有人说马云看起来像坏人。(全场笑)那是第一次上电视台,没经验。第二次上电视台,现在外面好像有部片子,第一次上中央电视台节目,是东方时空叫《老百姓的故事》,我是一家家跑国家部委,希望他们用互联网,被拒绝了。那个片子拍完以后,现在那个人已经过世了,是东方时空的制片人,在审片的时候导演讲,这个片子不能用,第一互联网很敏感,第二马云看上去像个坏人,所以不能用。(全场大笑)

这么多年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说过我能干,说过我聪明,说过马云你有一天会做成什么事,但我真觉得很好奇,居然可以走那么多年,而且居然还活着。我从1995年年初,1994年底就开始做互联网,比瀛海威早半年,中国做互联网应该是第一。当初在北京中关村写着“中国人离高速公路有多远”这个牌子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创业啊了半年,我去看了看,他在北京创业的时候什么大楼里,当然有钱,我们那个时候才五万块钱。跟他聊了半小时,我觉得互联网第一一定有希望,但是希望一定不在他身上,因为我觉得如果死,他一定比我死得早,我只要成为死是最后那一个,我觉得有机会。

稀里糊涂走了那么多年,我是觉得感恩这个时代,感恩互联网,感恩这个路上很多很多的朋友,但特别感恩的是硅谷给了我很多启发。95年在中国做互联网的时候,所有人认为你是骗子,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当然我是说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因为我不懂计算机,完全不懂技术,但是每次到这里来,感觉到周末,所有停车场里,车都堆满,每次晚上回去,都堵车,甚至周末你在所有的大楼看见的全都是灯光通明,跟人家讲,每个人眼里充满了未来的遐想。所以回到中国,总觉得哎呀,人家在干那么多,我们应该弄点什么,最后做互联网。

以至于感激越来越大,我记得第一次去哈佛讲,那个时候还以为自己很成功,哈佛请我去讲,去哈佛,肯定很成功了。所以我第一次在哈佛比这个场地还大的地方讲为什么在中国互联网,我们活下来,2001年讲活下来,现在想好幼稚,无知者无畏,讲三个原因为什么活下来,三个原因真有道理。第一个我们没有钱,第二个我们不懂技术,第三个我们从来不规划。当然那个时候哈佛的教授听了很生气,学生听了很高兴。那个演讲我估计有录像,我还没说另一件事情,我申请哈佛都被拒绝掉了。第二个活下来是真的,因为没有钱,我们真的没有钱,那个时候做互联网,我一直当老师出身的,后来去自己创业,然后在外经贸部工作,也是拿了四千块钱工资,那算是临时工。

开始创业的时候只有5万块钱,我们花任何一分钱都可能会死掉,我的竞争对手各个比我强。我后来明白一个道理,很多创业者死掉,而是因为太多的钱,因为你觉得用钱去解决问题的时候,你的问题就来了。我认为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钱只是去解决问题的一个重要的手段而已。所以很多人说我有钱,我可以干这个。这天开始就是失败开始。

到今天为止,阿里巴巴可能是中国互联网,也是全世界互联网现金储备算比较多的公司,我们依旧保持这样的风格,我们希望我们应该懂得,我很多年前讲过,一家公司的钱就像一个国家的军队,不能轻易动,但是一旦要动,必须得严。钱不能乱花,以为有钱就解决问题。第二我们没有技术,我不懂技术,我真不懂技术。我到今天为止,还不明白coding是怎么回事,我到今天为止,还是不懂互联网到底技术怎么搞出来,不懂技术不等于你不尊重技术。在阿里里面可能技术人员跟我吵架,我觉得唯一14年中没有吵架,没法吵,我们没法吵架,我觉得阿里来讲悲剧是CEO完全不懂技术,最幸运的事也是CEO不懂技术,如果CEO很懂技术,天天坐在你边上,你肯定干不好,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干,所以我很敬仰着看着他们。

到今天为止,我对我们公司工程师非常敬仰,因为没有一条代码是我写的是我检查,但是今天它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人,我觉得是他们,把我们的空想变成了现实。我真的非常尊重,是工程师你们改变了这个世界,所以工程师在我们公司里,一直以来,所有人认为阿里巴巴是没技术的,原因是我不懂技术,实际上我们公司工程师受了很多委屈,但是我觉得也有人问过我这句话,马云你不懂技术,我说王石你是房地产公司,你会造房子吗?

那不是一个概念,外行是可以领导内行,关键是尊重内行,因为不懂技术,我变成公司里面技术产品的唯一一个检测者,我能检测这个东西管用不管用,因为80%的人跟我是一样,我们敬畏技术,我们害怕技术,只要管用就行。如果马云说不会用,这个事再好,也瞎掰。前提阿里巴巴的产品,我们帮助中小企业做电子商务,如果好复杂,要看说明书,根本没法活下来。所以我那个时候是产品测试员。

其中的原因我为什么退休,我现在连测试都不会测试了,真是发展太快了。我相信更多的年轻人测试也干得比我好,你干嘛还当这个CEO,我真的老了。不懂技术,尊重技术,欣赏技术,敬畏技术,特别是技术重要,但是技术背后的那些人显得更为重要,因为没有信仰,技术只是工具,如果有利用的人,这些技术就变成生产力,就变成创新,变成影响社会。所以我们不懂技术。我有另外的心态,我相信中国、世界不缺技术,缺的是对技术的欣赏,对技术的敬畏。

第三个,我们没有计划。我真的没有写过商业计划,就一次在硅谷,回国去,就写了一个商业计划,被一个风险投资说NO,你得给我写份正式的,从那开始没有写过,因为95年、96年、97年,让你写互联网的商业计划,要么你在欺骗投资者,要么你在欺骗自己,你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些风险投资让你写得很详细的商业计划,怎么可能?我自己都不知道,找斯坦福的MBA可以写这么漂亮的(计划)管用吗?

不管用,用行动写出来管用。我后来是计划不要写,我们人生就是计划,慢慢地执行。拥抱变化,变化是最好的计划,但是你自己不要丢掉你自己的方向感。我们这么多年来坚持的这些,但是今天,我要告诉大家,很多人听话听一半,我在哈佛说,I never plan,但是没有说我们 never plan。我们所有公司其他人有很好的plan。

我从没想过马云会有今天,我从未想过阿里巴巴会有今天,更没想到淘宝有今天,支付宝有今天,我更没想过中国互联网有今天,真心实话,今天把马云的财产99.9999%拿走,我觉得都拿走,剩下0.0001%,对我来说也是很多。因为我这个人是没有机会成功。做阿里巴巴,我们会有追求,但是我没想过会这么大,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所以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为什么有今天,其实我们处在很好的时代,尽管今天这个时代很有意思,这个时代是抱怨最多的时代,我们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个时代没有人是欢乐的在中国,在世界上可能也差不了多少,你比一比会好很多,跑到美国,你觉得美国这不对,那不对,中国更好。

在中国,这不对,那不对,美国更好。在中国是政府不相信人民,人民不相信政府,媒体不相信老百姓,老百姓不相信美国。在美国也是这样,穷人不高兴,富人也不高兴。为什么?我们处在变革的时代。前3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也相信邓小平30多年以前下这个决定,也没有想过中国会变成这个样子。30年以前的企业家根本没有想到今天他们还居然能够这个样子,中国会这个样子,现在中国已经发生了惊讶的变化,30年前的中国比今年的北朝鲜好不到哪去。更糟糕。但是这30年发生的变化。这30年我们也没有想到经济这么快,这30年没有想到环境搞到破坏,没有想到人变得那么浮躁,没有想到人永远,有钱的人开始希望更好,没钱的人希望更有钱,未来30年中国也处在变化的30年了。

但是任何一种时代的变化,任何社会的矛盾,都是年轻人的机会,如果不变化,在座的人你们一点机会都没有,如果不变化,工业时代将走下去,人家就论资排辈,轮不到你什么机会。只有变化才是年轻人的机会。我这个人性格之中喜欢挑战变化,我爸从小希望我专注一样东西,但是我永远没专注过,我认为不专注就是最大的专注。写书法,我是甲骨文式的书法,我是自己自成一套,因为我实在太难看,我的字写得画画一样,因为正规的写法永远写不过别人,就画画,画画可以。原因是什么?我们必须适应变化的时代,你不变化一定死,没机会,你变化了也许有机会。所以我是感谢这个了不起的时代。

我们有时候很后悔,男生小时候总是想我怎么没生在战争年代,那个年代我可能是将军,那我能干什么。其实想想看,战争真好吗?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战争,但是我们今天可以不通过战争,通过经济的发展,中国自己的创新,你就可以影响一个时代,影响一个社会,今天你可以不当总理,不当部长,不当省长,你可以影响成千上万,一个小小的软件,小小的功能,小小的idea,只要你真心认同这个idea去做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发生变化,这是很有意思。

所以我对创意其中有一个想法,假如马云能够成功,80%的年轻人都能成功。我是真想证明这一点,小学我读了七年,真的,因为我们小学太差,没中学要我们,多读了一年,杭州有个中学只成立了一年,叫千水中学,可能历史上都没有这个名字,有一年我们学校毕业出去,没人要,老师说学校就变成中学吧。我高考考了三次,很多人都知道。斯坦福,我连想都不敢想。走到今天为止,我们觉得有的时候自己努力,生活在一个好时代,加上一些好的朋友,加上一些好的机会,运气非常重要,没有运气,你做不了这项。

但是运气怎么来的?是走着走着,运气自然会来,运气很有意思,运气就像种在外面,每个人这个世界上运气和财富,有人相信上帝,有人说那人这一辈子注定的,你能挣多少钱,你超过这个钱,你这一辈子挣一百万,你超过两百万,你就要倒霉开始了,别人运气就有五个,你有第七个,你倒霉就开始了。如果你运气多的时候,把它分享给别人,种在别人这,这个运气就像今天种下去的豆子,有一天会长出来,你再有可能多一点。

阿里从第一天起,我们真有这个想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就想帮助创业者,没什么,因为我自己创业太累了,真累,没想过,每一天都在担心有钱吗,每一天都想自己有没有客户来买我们的产品,这比亲爹还亲。知道小企业太辛苦,尤其是在中国,当然全世界小企业都辛苦,中国最辛苦一点。所以我们觉得今天如果用互联网的技术能够帮助这些小企业成功,互联网是有机会帮助小的idea变成现实,没有互联网技术,哪来的谷歌,哪来的雅虎,哪来的facebook,哪来的腾讯。

今天如果把这种技术能够变成每个小餐饮老板,把它变成每个人有小的idea的东西,到今天,阿里巴巴什么帮助小企业,你们都变成淘宝,变成了消费者,我在离开杭州,到美国来之前,我跟公司管理层再度强调,阿里巴巴不是一家消费者的公司,我们第一天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做消费者知道小企业需要消费者,如果你要成为一家消费者公司,我个人觉得阿里巴巴的DNA并不是很好。

提问:我的问题是以您的经历在创业前夕和创业中后期,您觉得选人和用人的标准的准则应该是什么?

马云:回到刚才的问题,创业之前的文化和创业后面的文化,有什么区别?告诉大家没有区别的,永远对你所认同的事情特别感兴趣的人,而不要找最懂的人,尤其在做一个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的时候,你要找到好这口,愿意学习的人,而不是我最懂这方面的人,几乎都瞎掰,就像中国今天有多少互联网,特别是电子商务的专家和分析师,谁是专家,谁是分析师。这个行业才诞生几年工夫,就出来专家。我们跟谷歌有点不一样,谷歌喜欢世界上一流的人才,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一流的人才,世界上只有存在一流的人才一定是学习能力,谦虚,把自己当平凡的人,阿里巴巴喜欢平凡的人,无论昨天、今天、明天,你只要认为你是一个平凡的人,我就愿意学习,这是我们要的人才。因为我们做的是前人没做过的事情,大家都一起来学习,一起来努力。

你有个博士学位很好,这只证明你爸妈给你付了那么多学费,你要十年以后,在社会上打出来一条鳄鱼,一定要记住,找到合适你的人,不要找最好的人。我们都犯过这样的错误,有了钱以后,马上找一些顶尖的某某大公司出来的,基本都完,一个拖拉机装了一个波音747的引擎,结果拖拉机一启动,它就完蛋。我第一个起来的电子商务,我那个时候才500万美金,那哥们说我从来没有做过,他第一次给我做的商业计划是800万美金的规模,说我从来没有做过一千万以下,这是谁错,是我错了,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公司大了以后,也千万记住。所以我们在中国找人,我是希望民营企业里的正人君子,跨国公司中的叛逆者。跨国公司都是讲流程,我要找到叛逆者。民营公司都比较野,你要找正人君子,国营企业根本不要找。跨国公司你要派他到其他地方工作的时候,很多公司派到中国工作是制造快乐。我跟我的同事讲,跟我不欢乐,没关系,我每天有很多事情不快乐,我才不在乎不让我快乐,你们只要让同事快乐,我就快乐。这才是要点。

提问:首先要感谢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听免费的单口相声,比央视春晚精彩多了,这是我第一次听马云演讲。我作为在硅谷工作十几年主要是工程师,中间也创业过几次,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应该像马云说的一样,要回中国大陆,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可是在中国,机会可能也有一些,比如说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可能都是很好的选择,甚至是小的创业公司,作为像我这样背景的工程师,您觉得阿里巴巴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马云:我是觉得公司文化,我们都说过这样的话,我们希望成为全世界最优秀文化的公司,这世界上没有最优秀的文化,只有最好的,最适合你们这个行业和你们公司这些,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大家聚集在一起,是气味相投。我并不认为这世界上有最好的文化,这世界上只有你们诞生出来,就像俩夫妻一样,属于你们两个人最好的东西,这才是最优秀,最合适的。文化是慢慢磨合。我们阿里巴巴的公司,我们希望理想主义者,但是我们希望务实跟理想的结合,光有理想而没有行动,就是空想,光有务实没有理想,那走得太远。这两个的结合,这样的人,平凡的人,有理想的人,脚踏实地,把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我们慢慢磨合,希望这个公司像各种各样的动物一样,我希望把公司变成动物园,一定要有纪录,但是不能把记录严明,有的时候你把一个公司当成农场,一群鸡,一群动物,公司各种各样的动物,美国的创新好,不是因为硅谷好,而是美国的基础工程做得很好,在这个上面可以做很多。

一个公司也一样,如果你招进来的人,向往创新,会有行动,会有理想,那你们的创新,自然的人以类聚起来,刚开始是铁板一块,有的老板说员工从来不创新,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设计。阿里来讲,你们enjoy我们,我非常感谢,有人喜欢我们的时候,告诉我你想干嘛,我帮你干嘛。我说我不想干嘛,你想干嘛,我没东西想干,退休了,没退休就不想干了,你想干嘛,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因为今天阿里有了资源,可能是中国没有几家好,阿里用文化,我们公司可能是全中国最讲究公司文化,我们不是最好的文化,告诉大家我们员工是注册数,员工数过六万,我们有两万四千员工不到,也就是说有将近三万多名员工已经不在了,那是他们不对,阿里可能不对,而且阿里不对可能性大,适不适合自己,但是我们两万三千多名员工,我们很快乐,因为所有呆在公司里一天的员工,我们都把你工号留着,感谢你为这公司哪怕付出一个小时的时间,直到今天为止,我不知道人家公司怎么样,今天阿里在外面的员工,我觉得是最漂亮的,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员工生病了,外面的人说,原来退休的阿里员工,你们忙你们吧。

因为我们真的变成很有意思的文化体系。那个时候我们招人很难招,我们那个时候2000年初的时候在街上,只要不太残疾的人都招回来了,没人相信互联网,没人相信阿里巴巴是奇怪的公司,谁相信因特网,中国没有关系做生意,哪来的依靠,我们没有找一个理由会活的,所以你怎么招到人,后来好的公司都被公司请去了,自己创业去了,没人要的工人在公司,结果他们都成功了,原因是我们喜欢这个文化。

所以公司没有最好的文化,只有最适合你的文化,让你的员工开心,我们创造的文化就认真生活,快乐工作,工作不要太认真,生活要认真一点。一个工作不好的人,他生活一定不好,生活好的人,往往工作不错。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同事认真地去生活,快乐地工作,工作不快乐,哪来的创新,天天老板盯上你,天天绑在哪儿怎么办。马云你是CEO,你说得轻松,不是制度让你这样,而是内心你真相信你这样做,工作和生活一定分不开。

如果你第一天起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开,你第一天就是分裂,脑子是分裂的,在你工作这一天起,记住生活和工作永远不可分,因为你分了,你就开始痛苦。我讲的是实话,我们公司有一段四五年前在一起讨论,马云你总讲生活和工作分开,你讲半个小时,这个分开,那个分开,这是我讲得最糟糕的一次,我说我讲的是假话,因为我从来没分开过,我们就讲真话,不要想分开,有一天你不分开,自然就分开。因为你照顾到自己,又照顾到家人,又照顾朋友,又照顾了天下人。所以你先把自己家照顾好,把朋友照顾好,把同事照顾好,你才可以考虑照顾天下。

提问:我在硅谷也是创业,我们对阿里巴巴研究的非常清楚。我问您早期创业的问题,第一个创业公司的文化,一个公司的成绩跟竞争力是公司文化,我们是中国人在美国创业,阿里巴巴公司文化跟一般美国公司文化的差别。很多人在硅谷人找到答案,你早期最早的时候,你们十几个人,最早期阿里巴巴腾飞十几人,让它成功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马云:第一阿里巴巴最早期从来没成功过,只是我们现在还活着,我只是觉得全世界谁敢担保你今天是成功的,哇塞,微软太可怕了,还没搞清楚,怎么拼。雅虎来了,互联网谁不对雅虎敬畏,雅虎也有今天。这世界上变化的都不敢说,只是我们在合适的时候做了一些我们认为正确的决定。阿里有一点,可能在座所有不相信这个话,中国很多人不相信这个话,觉得马云你太虚,使命和价值管,没有这两个东西,其他的都是空的。可能我们公司不敢想,在中国,我们做的任何事情,你去问一下,骨子里,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尽管很多人批评我们,你们说天下没有难做的事,我们在你们公司上运作并不好,这是两个概念,我不能够让你活好,共产党也做不到,上帝也做不到,上帝能让全世界一样富吗,不可能。我们只是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围绕我们的使命,因为所有的是使命和价值观。对阿里来讲,到今天为止,我们感恩最多的是我们坚守这些原则和底线,哪怕在最痛苦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幸福感的,甚至看到别人送了一支雪茄,我可以开心三天,尽管马上没有工资发,我还是很开心的,人家喜欢我们这个东西,最幸福的是什么?被人信任,公司里最幸福就是被人信任,被老板信任、同事信任、客户信任。做人最幸福的是有新鲜的空气,美好的水吃,没有这些东西,基础都没有。对阿里来讲,以前到今天,我们还活着,我们就守住这个,我最怕失去的有一天阿里巴巴失业了,五年看得到,十年看得到,你要说马云,80年以后,或者60年以后,阿里巴巴不行了怎么办,死就死掉,不行太好了。但是你能够在你有生之年能够把这个东西做下去。

提问:对企业展望的问题,关于阿里巴巴未来是否IPO,如果有这个打算的话,你的时间轴线是什么?

马云:关于IPO是全世界都知道的问题,我的答案也很简单,IPO对我们来讲不那么吸引人,我们这家公司结过婚,也离过婚,我们在阿里巴巴最初在香港上过市,如果上市是结婚,下市是离婚,我们结过婚,离过婚,我们知道什么是婚礼,什么是婚礼,婚礼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我们今天不关心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们关心的是我们这个婚姻能够多美好,能多持久,给自己,给别人带来快乐,在这方面我们花的时间多一点,所以结婚这个仪式,在哪儿结婚,就像在哪儿办婚礼一样,我们最担心的是结了婚以后,婚姻成了爱情的责任。但是这些问题,我们自己觉得有点疏忽了,我们会争取,我们想感谢所有关心支持我们的人,所有参与每一天阿里巴巴的人,因为只有这样,这个公司才能走得久,只有这样,这个公司才能活得有意义,谢谢大家!

我最后也想感谢大家对阿里的支持,在中国今天这个时代,诞生了我们这批互联网公司,很多人抱怨的东西很多,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我今天跟大家讲,我从来不抱怨任何人,抱怨没有意义,我只抱怨自己该做自己的事,该坚持的要坚持,在座的每个人,人这一辈子,你们衣食无忧了,如果你衣食有忧,你不会坐在这里。如果衣食无忧,你已经有保险,为什么不改变自己,尝试一下,去中国,去其他公司,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有一天,一个老头跟我说过,死的时候,马云,我一辈子一定会因为我没过什么而后悔,绝对不会因为我做过什么。

所以你们也一样。不一定到阿里巴巴来,来了我会很高兴,反正我也不是CEO,但是只要参与对社会有积极进步意义的事情,只要参与改变自己人生,所以去做,我好像还记得刚才问题里,永远找最喜欢这个工作的人,去享受它。永远找自己最开心的事情去做,创业的原则就两条,做自己最开心的事,第二从最容易的做起。也有人认为自己品格是差的,说我品格不太好,我自己觉得品格进来的一般的人说我品格不太好,但是公司里会出两个问题,年轻的HR经常把品格和性格搞混,一讲话是性格的问题,他品格不太好,硬生生的。但是你相信,在一个所有的人差不多的情况下,一个品格不好的人很难呆下去,一个优秀的文化是学会淘汰。这个问题,第一我讨厌品格差的人,人不会承认品格差,这个文化是慢慢筛选。

这世界变化多快,你很难了解消费者真正的需求,我们的小企业更了解他们的客户需求,所以我们做一切的努力,我们所有的策略是让他们用技术去帮助无数的小企业更强大,更适应未来消费者市场的变化。我们希望那些小企业能够用技术跟大公司抗衡,原先大公司有钱,有影响力,有关系,我们希望每个年轻人只要你有idea,你不需要有关系,只要愿意努力,你都有机会能够成功。

我们说的容易,马云能够成功,大家都能成规,但是你真的要给大家成功的机会。今天很多年轻人动不动爬到屋顶上,说要政治体制改革,改革了就有机会。其实跟你们真没关系,我说这个话绝对有人批评,马云你怎么不讲政治体制,你们改不了它,改了又怎么样。而且说这些话的人,绝大多数都有外国护照,是说跑就跑。把自己的梦想变成社会的梦想,国家的梦想,有的时候国家的梦想很成功,但是跟你有关系吗?也未必,让每个人梦想的成功,这个社会的梦想才会成功。

所以我们希望,我们这辈子这代人,我们应该讲阿里巴巴跟谁在竞争,以前说跟ebay竞争,跟雅虎竞争,我们到处竞争,后来发现我们在跟上一代人在竞争,和未来在竞争。我们这些人怎么看待未来,我们希望社会怎么样,我们希望我们关心、帮助的人变成怎么样,如果你这么去做,这个世界可能会走得更好。

有的时候活动是政治家干的,绝大多数活动是企业家干的,是年轻人干的,所以我们现在假设阿里能够在进步过程中,做出我们能做的事情,更为现实,你不管有多大的理想,自己能干是最关键,自己能做好,所以阿里巴巴变成这家公司,今天的梦想还是这样,我们要做市场,如果从商业来讲,从理想来讲,希望社会进步,从商业来讲,今天这个市场太大了,中国有无数的小企业,美国有无数的小企业,非洲有无数的小企业,只要有小企业的地方,我们会有机会。第二,如果没有小企业,我们把大企业搞小。(全场大笑)

这世界未来,工业时代是靠规模取胜,信息时代,数据时代是靠创新取胜,靠个性化取胜。大数据会直接把大企业搞小,搞惨搞破,把小企业搞灵活。那是个性化的时代。所以我觉得我很高兴我们活在这个时代。我们公司很奇怪,从多年开始到现在为止,所有我参加的活动,我们公司内部的活动,我们都有记录,都有DVD录在那里,以备失败了被人家当案例查,成功了也被人家觉得当时这个决定怎么做,我说过很多话,阿里巴巴可能会失败,但是走阿里巴巴这条路的人一定会成功,我们失败,可能我们不聪明,我们没有变化或者我们变化错误,但是有人走这条路,一定会有成功,会帮助无数的小企业。

马云 阿里巴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